看看十库kksk.org

老煌说《通鉴》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剑魔烨煌 时间:2016-10-09 19:54
    自从13年开始看二十四史,转眼三年过去了。看了这么多史书,不留下点什么总觉得遗憾,姑且就写些东西。要说的是除了史书中的内容,其它文字都出自我的联想、臆断、脑洞……,总之是完全主观的东西,权当是茶余饭后的闲扯淡,看着图个乐呵就行。
    那么就从《资治通鉴》开始,理由吗,因为我正在看……
    要说读这种古书,上来第一个头疼的问题不是看不懂,而是不知道看哪个版本。由于作者可能连灰都没了,自然不会来收版权费,出版商太多,也造成版本太多,对有选择困难症的人来说不啻为灾难。比如有便宜的,一套128,里面是这样的——




    简体、横排,无注解,一百多也就这样了。
    也有一万八一套,本人非土豪,买不起……
    所以最后就看的这套——




    繁体、竖排,有注解,有B格;中华书局出品,权威。关键也不太贵,780就能拿下。
    至于白话翻译,其实史书的古文因为是记叙文,又有一定的套路(一位公公确立的),一般正史作者文字功底都不错(比如某唐宋八大家),有高中水平的文言文能力很容易就能习惯了。如果有白话翻译,由于是现代人翻译的,反而会给人先入为主的看法,还不如不看。遇到实在看不懂的地方,那就跳过去。人生苦短,又不是做学问,没必要皓首穷经跟丫死磕,挤占我打游戏的时间。
    一般人都知道《资治通鉴》很长,但大概多长呢?一共294卷,约300多万字,另有《考异》《目录》各三十卷。所记历史起周威烈王二十三年(前403),迄后周世宗显德六年(959),前后共1362年。是天朝记录时间最长的史书了。一般都知道作者是司马光,但其实还有刘攽、刘恕、范祖禹、司马康(光叔的儿子)这几个人是共同作者。宋英宗时期,司马光就写了一部分秦汉纪,皇帝看了就让他继续写。到了英宗的儿子神宗,皇帝检查作业,一看,好棒好棒的,大笔一挥起了书名,还写了篇序。历经19年,神宗末年才写完,哲宗朝才出版——可惜赵顼没看到印刷版的。
    后来宋末元初,有个叫胡三省的学者为《通鉴》做注,质量挺高,因此后世学者看的多是带胡注的版本。
    叽歪了这么多,也得介绍下作者了。一般人知道司马光是宋朝人,他小时候砸过缸,写的这本《资治通鉴》很长;稍微知道多一点的可能还知道他和王安石不对付。光叔作为山西人,因为反对江西人王安石的变法,被赶到洛阳去,也只好专心编书,不然19年可能真不够用。因为他治学相当严谨,他定的编书要求,是先写长编。长编的要求就是巨细靡遗,哪怕是隔壁家老王养的公鸡生了个蛋,只要史书有载就得写下来。最后由他本人删节、校订、润色、合稿。要知道,那个时候可没法ctrlC/ctrlV,是要一笔一划地抄哟,还是毛笔哟,还是繁体哟。据说长编最后总共800万字,让光叔删到现在这么多。可惜长编现在已经散佚,没法膜拜光叔的手稿了。
    那你一定认为司马光是个古板的老学究咯?下面摘一首他的词,感受一下:
    西江月
    宝髻松松挽就,铅华淡淡妆成。青烟翠雾罩轻盈,飞絮游丝无定。
    相见争如不见,多情何似无情。笙歌散后酒初醒,深院月斜人静。
    光叔你个老骚货
    作者:剑魔烨煌 时间:2016-10-09 20:09
    二、史书的套路
    据说在上古时期,史官是可以参与朝廷决策的,地位那是相当高。到了周朝,虽然没那么大权力了,但地位仍很超然。文丞相提到的“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说的就是当时的史官一言不合就硬怼当朝扛把子的事迹。所谓左史记言,右史记事,以一国之君为例,会有专门的人把国君每天的一举一动都记录在案——比如白天看儿子们踢了场球,晚上找皇后happy,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都不会放过。然而这些原始记录都是一条一条零零散散的,除了专家,应该没人愿意看这些东西。所以每隔一段时间(通常是皇帝老儿一命呜呼以后),会组织专人把这些记录整理成连贯的东西,此所谓“实录”。实录当然是编年体的,但对一般人来说,还是太冗长了,谁在乎皇帝老子晚上happy的时候用的什么姿势啊!而每当历史过了一个阶段,也许是过去了将近一百年,也许是一个朝代灭亡了,这些“实录”就会成为原始材料,成为史家修史的依据——一般人接触到的史书就是这么来的,最经典的就是被视为正史的二十四史。
    现在常有人说史书被人篡改过,其实了解了这个过程就会发现,篡改史书实在是件逆天的工程。比如李世民如果想完全抹黑李建成,不光要改实录(怎么着也有个一百多卷,而且至少两套,注意那时可没有电子版,得一页一页翻),还得把起居注全改了。这中间涉及的官吏怎么着也有个百十来号,万一碰到一个硬气的,就前功尽弃了。如果再算上当时人的各种见闻、笔记之类的,根本是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除非再来次焚书坑儒——那这皇帝的名声也就彻底臭了。
    话说回来,写史书也是有一定套路的。二十四史作为正史,全是纪传体,套路就是由司马光的老本家司马迁确立的。至于纪传体的体例到底是怎样的,等以后有机会写写《史记》的闲话时再说。
    纪传体是太史公首创,在此之前的史书都是编年体,知名度最高的当然是二爷经常读的《春秋》。纪传体就像单元剧,每个单元都有一个主角,即传主。纪传体的好处是一个人的生平能讲得非常清楚,但如果文笔不好,就容易丧失历史的连续感。编年体则像连续剧,好的剧本能引起人一口气看到结尾的欲望,但问题是写得不好,经常会冒出“这人是谁?之前出现过?”的疑问。幸运的是司马光是在这个问题上处理得最好的。






    从这前两页,基本上《通鉴》的体例就能看得很明白了。司马光名字上面那一串是他当时的官名,应该是“朝散大夫、右谏议大夫、权御史中丞、充理检使、上护军、赐紫金鱼袋”,兼的官还挺多。左面那个天台的胡三省,就是元初给《通鉴》做注的啦。正文开头的“周纪”,是司马光以当时能够代表中国的政权国号来划分历史时段。不要小看这个,虽然现在看不出来,但到后面三国、南北朝这些大分裂的时代,用哪个国号,就表示史家心目中的所谓“正统”是哪个。这“正统”涉及到政权的所谓“合法性”,还牵扯到一套神秘的系统——五德终始说。这也是个好玩的东西,以后有机会再细细白话。
    第一页那些小字显然不是正文,而是胡三省的注。其实这注解帮助甚大,带注解和不带注,完全就是两本书了。老胡的注主要是注音,不过应该是宋末开封官话的发音。像“分,扶问翻”,就是注音。除了注音,老胡对地名沿革、姓氏起源、引文出处等等都有注解,完全是百科全书。
    第二页才出现大字的正文。可以看到,先是王的谥号,然后是年份,这就是古代的标准纪年方法。以后还会出现庙号、年号。但短短一句话后,马上就来一句“臣光曰”,这就是光叔在评论历史。在司马光看来,写史实的部分应该尽量不带入个人的好恶,因此如果有感想要写,就得与史实部分明显分开。后面还会有这种论赞形式的文字,有的是司马光自己写的,有的是引用前人文章。
    然而,估计也有人注意到“周纪一”下面的《通鉴》第一句话:
    起著雍摄提格,尽玄黓困敦,凡三十五年。
    这什么鬼啦!
    这就得王教授上场了。
    在王力教授的《中国古代文化常识》一书中说道,这其实就是天干地支的正式说法。因为木星每12年运行一周天,所以就以木星纪年。木星又叫岁星,所以才有“岁在甲子”这样的说法。天空又被划分为十二个区域,摄提格、困敦之类的就是其名称。人们假想出一个运行方向和木星相反的行星“太岁”,当太岁运行到哪个区域,这一年的天干地支就定了。后来人们觉得,什么摄提格,有三个字这么麻烦,于是就出现了缩写,才有了甲乙丙丁、子丑寅卯。
    不过说起来,中国古代天文学中,充斥着这种充满迷之中二气息的名词,简直可以直接拿来当招数名了:
    燃烧吧!赤奋若!
    土遁!大荒落之术!
    从地狱苏醒吧!屠维大渊献!
    当今的武林,没有人能躲过我这招“重光执徐”,你也不例外!
    ……
    至于光叔为什么不用缩写版的?这么写多有B格啊!
    司马老爷子你还说自己不是个骚货
    作者:剑魔烨煌 时间:2016-10-09 20:11
    三、三家分晋
    卷第一 周纪一 威烈王二十三年(前403)~烈王七年(前369)
    司马光写《通鉴》,是从周威烈王二十三年开始的。话说这周威烈王在位一共24年,问什么司马光不从此人即为开始写,也不从他死开始写,偏偏挑这么一个年份呢?因为本年度发生了这么一件事:
    初命晋大夫魏斯、赵籍、韩虔为诸侯。
    这就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三家分晋”事件,历来史家都把这件事看做“春秋”与“战国”这两个时代的分界线。
    要说起晋国,也是个老牌诸侯国。周武王伐纣灭商后,不到两年就死了。他儿子周成王继位后,把自己的小弟弟封到一个叫“唐”的地方当老大,后来改国号为“晋”,就是大概今天山西那片。所以后来历代以山西起家的政权大多都会称国号为“晋”。
    说起来晋国也是王室后裔,根正苗红,从地图上看地盘也挺大。但其实大家不要被地图骗了。这可是近三千年前,以当时的人力和科技水平,一个政权能够有效控制的区域其实很小。在周朝早期,能控制方圆一百里的就算是大诸侯了。城与城之间,出了大路,就到处是盗贼野蛮人;有时候甚至连盗贼都没有,只有大象老虎、鳄鱼犀牛——那个时候河南也是有大象的。
    所以周天子才要封建诸侯。在周代,只有天子的嫡长子,也就是王后所生的最大的儿子才能继承王位。那其他的儿子,包括一堆小妾生的怎么办?周王看一个小儿子快成年了,就拿来地图,找个地方一划,这片就归你管了!虽然地图上的名义上都是周王的地盘,但也仅仅是名义上的,很多时候是欺负当地的土著没文化,一通鸡同鸭讲后就宣布这块地归我老周了!至于儿子封出去了以后怎么办?如果是喜欢的儿子,可能还给他点兵啊钱啊什么的。感情差点的可能就一穷二白的上路了。不过这样,周王基本也不会怎么管各诸侯国的具体事务,当然他也没实力全管。只要按时上贡不捣乱,那就由得你折腾。
    所以说从地图看,老晋被分到北边,别看现在山西就是个内地省份,那时候直接挨着匈奴,就是国境。开荒种地的闲暇时光还要和少数民族兄弟打打架,所以也不是啥好地。
    不过,在数方势力混战的局面中,有一种理论,叫“得边缘者得天下”。春秋时期的四大国——齐、楚、秦、晋,正好对应华夏之境的四个边缘。其实这很好理解,有一个稳固的大后方作为根据地,发展起来自然事倍功半。这四家虽然都要跟周边的蛮夷打交道,华夏之民彼时虽然实力有限,但比起那些个蛮夷来,水平不知道高到哪里去。所以蛮夷其实就是来送经验值的。相反,处于中原的那些个国家,包括周,虽然初期过得挺滋润,但很快就后劲不足。一是都处于四战之地,二是实力都差不多也很难吞并对方。自从春秋首任霸主齐桓公小白死后,齐国连续发生君位纷争,实力下降,之后的整个春秋时期基本上就是晋楚两国对掐,齐秦围观,其他国家打酱油。
    但“得边缘者得天下”,也意味着在中心地带也得有地盘。如果只是纯边缘,那就永远只是边缘了——比如整个春秋时期都不在线上的燕国。再比如吴、越,虽然都抓住机会小爆发了一把,但很快都被摁回去了。
    如果就这么发展下去,很可能出现一个“晋始皇”或者“楚始皇”。齐国虽是姜子牙之后,但自从小白死后,无心争霸,转而专注于做生意——开玩笑,打仗那么累那么辛苦,做生意多轻松愉快!秦国倒是有些想法,奈何一直被老晋堵着,只好埋头往西边发展,从少数民族兄弟身上找回点平衡感。而楚国虽强,但有一个致命的弱点,所谓“楚人剽轻”。楚人基因中的浪漫因子略多,你看《楚辞》里动不动就兮啊兮的,跟《诗经》四字一句的一板一眼比起来,更有一种轻飘飘的感觉。浪漫了就喜欢追求自由,结果就拧不成一股绳,总是关键时刻掉链子。虽然我是楚人,但也不得不承认“晋始皇”更有可能出现。
    然而最后,却是嬴政这个私生子达成了“中华祖龙”的成就。这一切,其实在三家分晋的那一刻就已注定,“晋始皇”永远成为了一个梦。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剑魔烨煌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469天 / 跨度587天】
    • 开贴:2016-10-09 19:54
    • 更新:2018-05-19 21:58
    • 阅读:22079 回复:759 楼主:622
    • 字数:约457千字
    • 图片:9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