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老煌说《通鉴》

  • 首页
  • 上一页
  • 10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剑魔烨煌 时间:2018-08-10 21:56
    呼韩邪单于终于击败了屠耆单于部,但很快,他的内部也像当初的屠耆单于部一样,闹起了内讧。当年冬十一月,呼韩邪单于的左大将乌厉屈与其父呼遫累乌厉温敦见匈奴大乱,干脆也投了汉朝。此时,右校王李陵之子又复推乌藉都尉为单于,也想搏一把;呼韩邪单于终于做掉他们后,回归单于庭,但经历了连番的大战、背叛,其兵力已减少到数万。屠耆单于余党、其堂弟匈奴休旬王自立为闰振单于,占据呼韩邪单于的西边;呼韩邪单于之兄、匈奴左贤王呼屠吾斯见弟弟势力大衰,干脆自立门户,为郅支骨都侯单于,在呼韩邪单于的东边——“五单于”变成了“三单于”。而呼韩邪单于刚打败屠耆单于,自己又落入了和他相同的窘境。

    匈奴家里打得不可开交,老对手汉朝又做出什么反应了呢?当时朝廷里不少人认为应该趁机灭掉匈奴,御史大夫萧望之反对,认为咱大汉是文明人,应该“以德服人”,莫如“遣使者吊问,辅其微弱,救其灾患”。其实,这里面有一层隐含的逻辑,萧望之没说出来:对汉朝来说,最佳策略并不是灭掉匈奴,而是维持一个分裂的匈奴!自然,想彻底解决北方边患,占据征服草原才是治本之策。但以冷兵器时代的技术水平又做不到这一点,所以即使今天灭了匈奴,明天又会有新的匈奴冒出来,没完没了,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让草原无法统一,从而让他们丧失入侵中原的能力。

    不管萧望之是真心相信“以德服人”那套,还是只是拿这作为一个高大上的理由,宣帝刘询应该是认识到了上面说的这些的,所以他就同意了萧望之的建议。 | 761楼 | | | |
    作者:剑魔烨煌 时间:2018-08-12 22:08
    二百二十三、呼韩邪称臣

    经过五单于争位事件后,到五凤二年,争霸草原的玩家减少为三单于,分别是西边的匈奴闰振单于、中间偏南并占据匈奴单于庭的呼韩邪单于、东边的匈奴郅支骨都侯单于,三家的地盘大概呈一个品字形。五凤四年,闰振单于首先沉不住气了,攻击郅支单于,结果被郅支单于反杀;郅支单于整合闰振单于的部族后,力量大增,乘胜攻击呼韩邪单于。呼韩邪单于相当于一打二,当然打不过,灰溜溜地又撤出了单于庭。

    这对呼韩邪单于来说,已经是第二次了——每次都是差一点就要一统草原,结果被敌人翻盘,呼韩邪单于怎么可能不郁闷?而且现在郅支单于势大,呼韩邪单于的生存都成了问题,那该怎么办呢?匈奴左伊秩訾王劝他,以现在的形势,咱们只有找帮手才能翻盘;然而西边的乌孙和东边的乌桓现在都被郅支单于挡住了,剩下来的选项,那也只有南边的汉朝了!

    但是,汉朝和乌孙、乌桓不一样,那两家都曾是匈奴的小弟,汉朝可是匈奴的“敌国”——不光指敌对,还表示两国的地位是平等的。而且现在的匈奴,即使不分裂也不是汉朝的对手了,汉朝的大腿,怕不是那么好抱的。如果没有足够的诚意,凭什么让汉朝帮你?

    什么算“足够的诚意”? 左伊秩訾王说了,那就是称臣、入朝!——这可就是个大难题了。此前匈奴不管怎么被汉朝压着打,怎么厚颜卑辞地向汉朝求和,但在内心里,他们还是认为和汉朝是平等的;而如果入朝称臣,那就意味着甘愿伏低做小,对于纵横草原数百年的匈奴来说,心里的这道坎可没那么容易迈过去。 | 762楼 | | | |
    作者:剑魔烨煌 时间:2018-08-13 21:56
    果然,呼韩邪单于一向大臣们询问此议,就立刻遭到了几乎所有人的反对,甚至还有人声称,就算咱们最终输了,草原的统治者不还是匈奴人吗?若是投了汉,那就真的卑辱先人了!然而,形势比人强,比起“草原统治者”这样的虚名,呼韩邪单于更在乎的是自己以及自己部族的生存,所以最后还是劝服了众人。呼韩邪单于率部众向南方边塞迁徙,同时派出儿子匈奴右贤王铢娄渠堂入侍汉朝——这是示好,同时也是人质。

    其实这些匈奴贵族,心里未尝不愿称臣,只是不愿背负这个历史责任——因为若从匈奴的立场来看,呼韩邪单于这已经处于“匈奸”的边缘了!不过,匈奴和汉朝不同,其本质是一个部落联盟,没那么强的民族意识,这方面的心理建设还是很容易做的——呼韩邪单于做此决定后,并无人背叛,即为明证。

    甘露二年,呼韩邪单于拜访五原塞,表示自己愿意来年正月入朝参拜。汉朝君臣当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打了一百多年,匈奴人终于低下了他们傲慢的头颅!整个朝廷对此异常重视,还为怎么安排单于的座次吵了起来。最后宣帝刘询还是采纳太子太傅萧望之的意见,令单于座次在诸侯王之上,赞谒时称臣而不名。

    甘露三年春正月,呼韩邪单于来朝,整个长安都沸腾了,大家都争相一睹这个百年老对手的风采。是日,上登长平阪,诏单于毋谒,其左右当户群臣皆得列观,及诸蛮夷君长、王、侯数万,咸迎于渭桥下,夹道陈。上登渭桥,咸称万岁。——这应该是汉朝自开国以来,皇帝最荣耀的时刻! | 763楼 | | | |
    作者:剑魔烨煌 时间:2018-08-14 22:05
    二月,呼韩邪单于归国,同时恳请允许他们居于漠南光禄塞下,有缓急便投保受降城。宣帝首肯,同时遣长乐卫尉高昌侯董忠、车骑都尉韩昌率骑兵一万六千,以助呼韩邪单于;同时输送三万四千斛谷米,以赡其食。在此之前,自乌孙以西至安息诸国,皆畏匈奴而轻汉,呼韩邪单于朝汉后,咸以汉为尊。

    曾爷爷奋斗了五十年没有做到的事情,宣帝做到了,兴奋之下,宣帝命人将十一位功臣之相,图画于麒麟阁,供后人瞻仰,这十一人是:霍光、张安世、韩增、赵充国、魏相、丙吉、杜延年、刘德、梁丘贺、萧望之、苏武——后世皇帝多有仿效此举,比如唐太宗的凌烟阁。功上麒麟阁,遂成为人臣奋斗的最高目标。

    这里面有个小插曲。这十一功臣皆书姓名于上,惟霍光只书“大司马、大将军、博陆候,姓霍氏”,看来宣帝对他,还是有些想法的。

    呼韩邪单于抱上汉朝的大腿,郅支单于也不想惹汉朝,也派人入侍、朝献。但他还用老眼光看问题,以为呼韩邪单于和以前的一些匈奴贵族一样,是投降了汉朝,已不足为惧,于是自己放心地向西平定匈奴右地。当时匈奴屠耆单于的小弟在右地收集哥哥的余部,自立为匈奴伊利目单于,被郅支单于攻杀。郅支单于正得意,惊闻汉朝这次竟不按常理出牌,居然出兵帮呼韩邪单于夺位,这还打个鬼!

    郅支单于也是行事果决之人,身后的地盘果断不要了,带着兵往西跑,欲与乌孙“联合”。乌孙人也不傻,知道他来者不善,小昆弥乌就屠派兵迎战,结果被郅支单于击败。郅支单于乘胜北击乌揭、坚昆、丁令,吞并此三国,都于坚昆。

    当年匈奴把月氏、乌孙赶着往西跑,这些人在中国北方虽然是败者,但到了西边后却咸鱼翻身,在当地称王称霸,这样看来郅支单于似乎也想复制他们的翻身之路。

    但他真的甘心当中亚人吗?或者,汉朝会对他放下心吗? | 764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10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剑魔烨煌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630天 / 跨度800天】
    • 开贴:2016-10-09 19:54
    • 更新:2018-12-18 21:08
    • 阅读:30169 回复:972 楼主:1494
    • 字数:约578千字
    • 图片:1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