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老煌说《通鉴》

  • 首页
  • 上一页
  • 85
  • 页码:
  • 作者:剑魔烨煌 时间:2018-05-15 22:06
    但上官桀已经失去了理智,他一面请鄂邑长公主出面请霍光喝酒,在席上刺杀霍光;一面派人和刘旦串联;一面招揽郡国豪强。刘旦得信后,心说前几天冒出一个大哥的冒牌货,都差点威胁到昭帝的皇位,咱这个正牌的要是出马,那还不是一呼百应!于是也暗中积蓄力量,准备一等上官桀发动,自己这边就出兵。

    上官桀已经够莽了,他儿子更莽——车骑将军桑乐侯上官安觉得,都是我们父子在这里打生打死,刘旦那老小子什么都没干就能当皇帝,凭什么?干脆把刘旦也做掉,让我爹来做这个皇位(当然以后也是我的)!——这就更异想天开了,完全无视这件事的可操作性。

    这帮人的计划太过夸张,鄂邑长公主一个门客的父亲稻田使者燕仓知道后,觉得这帮人铁定没前途,就向上司大司农杨敞告密;杨敞人比较怂,知道了这一天大的秘密后,竟然吓病了。但他也憋得难受,就悄悄告诉了来探病的谏大夫杜延年。杜延年比杨敞有担当,立刻上报朝廷。昭帝、霍光一听这还得了!元凤元年九月,上官桀、上官安、桑弘羊、丁外人等一党全部被捕,旋即族灭;鄂邑长公主自杀。

    消息传到燕国,刘旦犹豫数日后,最终放弃了出兵,选择了自杀。也因为这样,朝廷最后没有赶尽杀绝,赦免他的太子刘建为庶民。

    至于上官皇后,因为年纪小,加上又是霍光的外孙女,所以还是皇后——不过,这个小女孩父亲那边的亲戚,就此死光光了。

    终于,在上官桀的不断作死下,霍光虽然不是出自他的本意,但还是成了大权独揽的“辅政大臣”。
    作者:剑魔烨煌 时间:2018-05-16 21:30
    二百二、霍光时代

    上官桀和桑弘羊被大将军博陆侯霍光做掉了,他们留下来的位置就得有人补上。霍光环视一圈,发现朝中除了自己,以及没啥本事的丞相富平侯田千秋,竟然已经没有武帝时代的老人了,那就只好从新人里找。

    霍光最后挑中的,是两个人。一个是光禄勋张安世,此君乃是“酷吏”张汤之子,不过张汤因为自己的行事得罪了一票同僚,结果被人阴死,所以他的兄弟子侄们吸取教训,做官都小心谨慎。霍光看中了这一点,提拔张安世为右将军,成为二把手,主要抓各种政策的具体落实。

    另一个人,是谏大夫建平侯杜延年。此君之前告发上官桀阴谋,霍光认为其忠心可嘉,提拔其为太仆、右曹、给事中。他作为三把手,主要职责是审核各种人士提交的议案;另外霍光执政是比较严厉的,这种情况下,杜延年还起到了缓冲和润滑的作用。

    至于田千秋,仍然是一个空头丞相——就这样还差点被霍光整了。原来之前桑弘羊出事的时候,他儿子桑迁逃了出去,逃亡中得到了父亲的老部下侯史吴(此人姓“侯史”)的帮助。后来桑迁还是落网,侯史吴得知后惴惴不安,刚好在元风二年夏六月,朝廷大赦天下,他就抱着侥幸之念自首了。

    负责审案的廷尉王平与少府徐仁,认为桑迁本人并未谋反,而是因父亲谋反而连坐,那么侯史吴就不能算协助反贼,只能算协助逃犯,此等罪在赦令中,故应将其释放。审完后侍御史复核,认为桑迁也是读过书、受过圣人教诲的,并不是无知小儿,明知父亲谋反,本应挺身劝阻;他没这么做,那就和谋反无异,所以侯史吴仍是协助反贼;何况他还有官身,因此其罪不在赦令内。
    作者:剑魔烨煌 时间:2018-05-17 21:39
    倒霉的侯史吴,刚有点希望,又被当头一棒;王平与徐仁这两个倒霉孩子也被侍御史弹劾“故纵反贼”,被拉下了水——要知道,在这件事上,霍光可是“宁可错杀一千,不能放过一个”的。

    徐仁乃是田千秋的女婿,田千秋为了捞他,那就要想办法先把问题源头的侯史吴捞上来。他也知道自己没啥实权,为了给霍光压力,只好发动舆论——他召来中二千石官员、博士会于公车门,询问对侯史吴案的看法。这帮人都是人精,当然知道田丞相的心思,但他们更不敢得罪霍光,纷纷表示侍御史判得还轻了,侯史吴分明是大逆不道!田千秋没想到这一招也没奏效,但他既然如此大张旗鼓,找了这么一大帮子人,也不能说当这事没发生过,第二天只好硬着头皮把大家的意见报了上去。

    霍光抓到这个把柄,说丞相绕过朝廷,私自召集官员,导致“外内异言”,因此决定逮捕王平、徐仁。此言一出,朝堂上惶惶不安,难道这次连田丞相这个老实人也要进去了?杜延年见状,赶紧找到霍光,说道:“官吏故纵就是官吏故纵,说侯史吴大逆不道,未免言过其实。另外丞相并不是故意针对朝廷,他只不过素来喜欢找人议论罢了;当然这次召集中二千石官员,做得也有些不妥,但这也不是什么大错。丞相毕竟是先帝老人,既无大错,不可弃之。还有,最近民间颇言刑狱过严,若丞相因为狱事受牵连,影响上恐怕不好。”
    作者:剑魔烨煌 时间:2018-05-18 22:01
    霍光听后,亦觉有理,思索一番后,最终决定,王平和徐仁还是得抓,但就此打住,不再追究田千秋。元凤三年夏四月,徐仁自杀,王平腰斩,田千秋最终无事。

    但女婿死了,田千秋真的能说“无事”吗?霍光在这件事上这么咄咄逼人,是因为他看出来了,这其实是旧派官员,看到霍光、上官桀这些新贵们内讧,想趁机抢夺权力,所以他的反击才如此犀利。富民定侯田千秋受此打击,于元凤四年春正月甲戌病逝,从此这些武帝“老人”们,彻底退出政治舞台,汉朝完全地进入了霍光时代。

    这段时间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元凤三年春正月,泰山上一块大石头突然立了起来;上林中有枯死的柳树重新发芽,叶子上面还被虫子吃出几个字——“公孙病已立”。符节令眭弘上书说,这是有庶民将成为天子之兆,或许是有曾经败落的姓公孙的要复兴?皇帝应该找到这个人,将皇位禅让给他,以顺应天意!——当然,这位大哥不出意料地,因为“妖言惑众”被砍了脑袋。

    看来这眭弘估计是读书读傻了,发了癔症。

    然而区区虫子,真能吃出字来吗?

    如果这一切不是“自然”现象,那么这眭弘,真的是读书读傻了吗?

    ——因为这个“公孙病已”,还真的存在!
    作者:剑魔烨煌 时间:2018-05-19 21:58
    二百三、乌桓崛起

    进入昭帝时代后,为了恢复元气,汉朝的对外政策整体收敛;但这种收敛与文景时代不同,现在的战略优势,已经在汉朝这边,因此汉朝是游刃有余的。武帝刘彻开启大规模对匈奴战争之前,汉朝每年都要在北方边境部署重兵,以防备匈奴入侵;而现在,情况却反了过来,匈奴每年都要在受降城一线部署重兵以防备汉朝——高帝刘邦当初在白登山上喝西北风的时候,如果知道还会有这么一天,一定会泪流满面吧!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中央帝国”再也不会受到北方游牧民族的威胁了。毕竟,北方那片草原、荒漠,一直就在那里,受农业时代的生产力所限,以农耕为基础的中原王朝是不可能征服这片土地的。即使不计代价的派人入驻,由于生产生活方式的迥异,经过几代后,这些人也会和中央王朝撕裂——这种事在历史上可是发生过多次的。

    所以,即使名叫“匈奴”的这拨人被搞死、搞没了,还会有新的“匈奴”填补空位,中原王朝永远不会缺对手。

    而在匈奴式微的此时,这个新上位的对手,倒和老匈奴也不无关系。匈奴强盛始于冒顿单于,当初他西逐月氏,东破东胡,控制区域从大兴安岭一直延伸到西域。月氏人往西逃到了中亚,东胡人往东边再跑就要掉海里,只好乖乖管匈奴叫爸爸。

    后来,东胡分成了两大支,其中靠近汉朝一边的,叫“乌桓”。武帝大破匈奴左贤王后,匈奴势力整体西移,汉朝就和乌桓搭上了边。武帝把这些人迁到了上谷、渔阳、右北平、辽东郡塞外,命他们帮汉朝监视匈奴,还设了个“护乌桓校尉”。武帝等于是乌桓的“解放者”,加上当时乌桓势力弱小,所以他们对依附汉朝,倒也甘之如饴。
  • 首页
  • 上一页
  • 85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剑魔烨煌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469天 / 跨度587天】
    • 开贴:2016-10-09 19:54
    • 更新:2018-05-19 21:58
    • 阅读:22079 回复:759 楼主:622
    • 字数:约457千字
    • 图片:9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