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老煌说《通鉴》

  • 首页
  • 上一页
  • 102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剑魔烨煌 时间:2018-08-15 21:52
    二百二十四、解忧公主

    上回里提到了乌孙,其实对这个国家,汉朝这些年也是下了不少功夫的。在武帝朝时,汉朝嫁过去一位公主刘细君,后来刘细君病故,汉朝又嫁过去另一个公主刘解忧,嫁的是乌孙昆莫岑娶。昭帝时,岑娶病重,他本想让儿子泥靡(不是刘解忧生的)继位,但泥靡年幼,他就传位给叔父乌孙大禄子翁归靡,并约定将来再把王位传给泥靡。

    翁归靡即位后,号为肥王,按照游牧部落的习俗,续娶了刘解忧;这两位似乎感情不错,刘解忧给他生了三男两女。后来在刘解忧的牵线下,乌孙大破匈奴,也就是本始三年的那一次。

    神爵二年,翁归靡也走到了生命的尽头。由于妻子的原因,此人现在已经成了铁杆“汉粉”,于是不愿遵守当初与岑娶的约定,决意立和刘解忧生的大儿子元贵靡为昆弥。他也知道此举定然招致国中反对,遂上书汉朝,请求再嫁一个公主给元贵靡,亲上加亲——同时也是挟汉自重。宣帝刘询当然明白其中的门道,付之朝议,大鸿胪萧望之认为乌孙绝远,可能会有反复。

    但宣帝不会轻易绝了这门亲,就派出刘解忧的妹妹刘相夫作为和亲公主,由老外交官常惠送亲。谁知道汉朝还是晚了一步,刚走到敦煌,翁归靡就病死了,乌孙贵人已经立了泥靡为昆弥,号为狂王。常惠见情况有变,留下刘相夫在敦煌,自己跑到乌孙把乌孙人训了一顿;乌孙人虽然不敢把他怎样,但这王位可也不会轻易让出。消息传回长安,失望的宣帝只好又把刘相夫接了回来。

    话说这乌孙的王号,又是“肥”又是“狂”的,还真是奇葩。 | 765楼 | | | |
    作者:剑魔烨煌 时间:2018-08-16 21:53
    不过这“狂王”,倒真挺狂,为政暴恶。他虽然按照惯例又续娶了刘细君,还生了个儿子鸱靡,但他本就对翁归靡多有不满,因此夫妻两人也是互相厌憎。甘露元年,汉朝派卫司马魏和意、副侯任昌出使乌孙,刘解忧就和他俩合谋,准备趁酒宴刺杀泥靡。然而行动失误,泥靡带伤逃走,其子细沈瘦(当然也不是刘解忧所出)率兵把刘解忧、魏和意、任昌围在了赤谷城。数月后,西域都户郑吉率军解围,汉朝为了抚慰乌孙,派人给泥靡医治,又把魏和意、任昌抓回长安处决。

    魏和意、任昌要是真干掉了泥靡,那就是大英雄;但问题是失手了,泥靡还是乌孙的领袖,乌孙显然会转为敌视汉朝,这便是“赔了夫人又折兵”,魏和意、任昌当然要背负这个责任。

    不过汉朝并没有就此失去乌孙。泥靡被刺时,场面混乱,翁归靡的儿子乌就屠(其母为匈奴人)吓得逃到北山,扬言娘家会出兵帮他,因此一大票乌孙贵族跑去投靠他。没多久,乌就屠袭杀泥靡,自立为昆弥。泥靡只是敌视汉朝,还不至于完全倒向匈奴;但乌就屠显然就是匈奴派的,这下汉朝不能接受了,遣破羌将军辛武贤至敦煌,准备出兵讨伐乌就屠。

    在这个时候,事情又出现了转机。原来刘解忧有个侍女,叫冯嫽;这位冯小姐不简单,通读史书,习晓汉朝与西域诸事,因此刘解忧对其颇为器重,还经常派她出使西域诸国,诸国尊号之为“冯夫人”。冯嫽后来和乌孙右大将看上了眼,就由刘解忧牵线,嫁给了他。这右大将又和乌就屠是发小,郑吉就请冯嫽去劝降乌就屠。 | 766楼 | | | |
    作者:剑魔烨煌 时间:2018-08-17 22:00
    冯嫽果真了得,真把乌就屠唬住了,他当即表示:“愿得小号以自处!”宣帝听郑吉回报后,将冯嫽征回朝中问询。了解情况后,宣帝遣谒者竺次、期门甘延寿为副,护送冯嫽回乌孙,持节立元贵靡为大昆弥,乌就屠为小昆弥——冯嫽遂成为了中国第一位女性大使。如此,乌孙问题和平解决,辛武贤也不用出塞了。

    但是,乌孙人心里还是多偏向乌就屠的,对汉朝来说,这始终还是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

    甘露三年,元贵靡和鸱靡皆病死。眼见亲人们逐渐凋零,刘解忧上书宣帝:“年老土思,愿得归骸骨,葬汉地!”这位公主,远嫁到绝域,连续嫁给祖孙三代,又积极将乌孙向汉朝拉拢,可以说超额完成了任务。而现在,她在乌孙已经举目无亲,宣帝非常怜悯,便把她迎回看娘家,并待之如公主——要知道,刘解忧其实并不是正牌的公主,而是楚王刘戊这个罪人的后代,这显然是出于宣帝对这位姑奶的敬重。

    两年后,刘解忧如她所愿,病逝于长安,享年七十二岁。

    刘解忧的闺蜜冯嫽,则继续活跃于乌孙政坛。元贵靡之子星靡继位大昆弥,冯嫽上书,愿再次出使乌孙,协助星靡,宣帝批准。在她的辅佐下,段会宗为西域都护时,终于稳住了星靡的大昆弥之位。 | 767楼 | | | |
    作者:剑魔烨煌 时间:2018-08-19 21:58
    二百二十五、宣帝群臣

    自从霍氏倒台后,宣帝刘询朝廷中再没有发生大的风波。但这些官们之间的小动作倒是搞得挺多的,本回就来说说。

    颍川郡太守黄霸在郡前后八年,政丰人和,郡中屡有凤皇、神爵出现,时人均称颍川清化,故有祥瑞现世。神爵四年,宣帝将黄霸调回中央,任太子太傅。

    颍川旁边的河南郡太守严延年为政阴鸷酷烈,“众人所谓当死者一朝出之,所谓当生者诡杀之”,部下吏民们根本摸不清这个上司的脾气,私下给起了个外号——“屠伯”。严延年向来对黄霸的治政手腕嗤之以鼻,结果黄霸比他先升官,因此极其不爽。当时河南闹蝗灾,府丞义领命考察灾情,回禀严延年时,严延年讽刺道:“这些蝗虫不正好给(隔壁颍川的)凤凰吃吗?”

    义年老,没明白太守这没头没尾的话是在讽刺黄霸,还以为是针对自己,听了后惴惴不安。本来严延年和他当过同事,对他其实不错,经常送他东西。但这样义反而更加害怕——鬼知道这个“屠伯”安了什么心思!惊疑之下,义干脆搜罗了一堆上司的罪状,把严延年给告了!更搞的是,他刚提交了诉状,自己就服毒自尽,搞得严延年想找他对峙都没办法……当年冬十一月,严延年被处决,这也算是他杀人太多的因果报应吧!

    黄霸根本没出手,一个竞争对手就因为一句牢骚,莫名其妙地被干掉了。 | 768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102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剑魔烨煌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603天 / 跨度766天】
    • 开贴:2016-10-09 19:54
    • 更新:2018-11-14 21:21
    • 阅读:29541 回复:940 楼主:1467
    • 字数:约558千字
    • 图片:1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