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老煌说《通鉴》

  • 首页
  • 上一页
  • 109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剑魔烨煌 时间:2018-09-24 22:02
    毁庙只是元帝更改宣帝之政的一个外在体现,对朝局影响更大的一个表现,是在继承人的选择上。相比于皇后王政君和太子刘骜,元帝更偏爱的是傅昭仪及其子济阳王刘康。但是,太子那可是先帝看上的人,他的表字“大(太)孙”,就是宣帝亲自取的。太子少傅匡衡看到了其中的危险,上疏元帝,以尊礼为名,劝他“尊適而卑庶”,“以定群下之心”。元帝打出来的旗号是崇儒,废嫡立庶乃是儒家最大的忌讳,真要干出这事那就是自打耳光,因此元帝也就息了这心思,之后至少是在表面上,对太子的重视又超过了刘康。

    为什么说是“表面上”呢?建昭四年夏六月甲申,中山哀王刘竟薨。刘竟乃是元帝小弟,由于年纪小,其实是和太子一块养大的。然而在吊祭时,太子并未显露哀容,元帝见后大恨道:“安有人不慈仁,而可以奉宗庙,为民父母者乎!” 驸马都尉、侍中史丹当时是太子家卫,立刻向元帝谢罪,说这不怪太子,是臣看到陛下伤心,就嘱咐太子不要把悲痛表现出来,免得陛下见到感伤,伤了自己身体——都是臣之罪!元帝这才释然。

    由此管中窥豹,看来元帝心里对这个儿子,其实并不如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疼爱。

    说起这元帝的后宫,那可比他爹的要精彩得多。建昭元年冬,元帝带着后宫到虎圈看斗兽,结果发生意外,一头熊跑了出来,突到了殿上,元帝左右贵人,包括最得宠的傅婕妤,全都吓得四散而逃,元帝也被吓愣了。眼看熊就要扑了过来,危急关头,冯婕妤挺身而出,挡在熊跟前。熊被冯氏吓住,犹豫了起来,结果被侍卫们反应过来,将其格杀。

    事后,元帝问冯氏,难道你不怕熊吗?冯氏回道,猛兽其实也是怕人的,妾害怕熊伤到陛下,故以身止。——原来这冯氏乃是左将军冯奉世之女,乃是将门之女,所以对这些野兽的性子有些了解,胆子也大。当然,这无疑也体现了她对丈夫的爱,因此元帝对其愈加敬重。而这也引起了傅氏的嫉妒——毕竟她也是那个丢下元帝逃跑的人。于是此后,王政君、傅氏、冯氏,就成了后宫中的“三巨头”。而此三人的恩怨纠葛,在元帝身后仍然纠缠不休,甚至一直延续到西汉的灭亡。 | 793楼 | | | |
    作者:剑魔烨煌 时间:2018-09-26 22:01
    二百三十三、大师京房

    对于算卦有所了解的朋友,可能听说过《京房易》这本书。这里的“易”指《周易》,而“京房”则是个人名。虽说现在大街上的算命先生也会白话几句“周易”“八卦”之类的,但其实《周易》并不仅仅是用来算命这么肤浅的,它其实是先民试图通过数字来解释世间万物,严格来说是本哲学书,并不能简单地看做封建迷信。不过《周易》是在先秦写成的,文字太过简洁,难以解释,因此后世有不少学者对此提出自己的理解,京房就是其中的代表人物。

    而这位京大师,正是活跃在元帝刘奭时期。

    京房本姓李,他除了研究《易》之外,还喜欢研究音律学,并且大力推广他师父研究出来的六十律相生法,以完善传统的十二律音律法。也因此,他自改姓氏为“京”——大概是因为研究音律的都集中在京城吧……

    这位传授他音律学的师父,叫焦延寿,同时也是传授他《易》学的师父。焦延寿之说,“长于灾变,分六十卦,更直日用事,以风雨寒温为候,各有占验”。在焦老师的弟子中,京房是悟性最高的,但老焦私下里却经常说:“京生虽得我之道,然将来必以此亡!”

    京房因为自己的这项技能,举了孝廉,当上了朝廷最基层的郎官。他屡次上疏预测灾异,命中率颇高,引起了最高领导元帝的兴趣,元帝遂数次召见他。我前面既然说《易》并不是狭隘的算命秘籍,那么研究它的京房当然也不会是向栾大那样的一介神棍,他可是有自己的政治抱负的。于是他便趁皇帝召见的机会,奏上考功课吏法,说若实行之,必可平息灾异。 | 795楼 | | | |
    作者:剑魔烨煌 时间:2018-09-27 22:04
    这“考功课吏法”,说白了就是绩效考核——考虑到京房的数学背景(研究《易》和音律都需要一定的数学功底),这很有可能是最早的数字化绩效考核办法。不过元帝把这套办法拿出来讨论后,不论是朝廷公卿还是州部刺史,全都认为太过烦碎,不可行;只有御史大夫郑弘、光禄大夫周堪开始说不好,后来又转变了态度——其实很好理解,这帮人当官当得好好的,你突然说要考核他们,他们当然不愿意了!

    当时的朝廷,说话最算数的是中书令石显及其友人尚书令五鹿充宗,儒臣们心里对他们很不爽,但奈何元帝就是信石显,尝试怼过石显的人,诸如萧望之、周堪等,纷纷不得好死,因此大家都不敢再捋虎须。

    京房对石显也是不爽的,为了提醒元帝,两人进行了一番中国历史上非常有名的对话——

    京房问元帝,为什么会有昏君?元帝说那是他们用了奸佞之臣。京房又问,然则昏君认为奸佞就是奸佞吗?元帝回答,当然不是,他们认为奸佞是贤臣,所以说是识人不明。京房说,既然如此,后世为什么知道这些“贤臣”是奸佞呢?元帝说很简单,用了这些人后,便“时乱而君危”。

    京房又说,那么社会动乱,就是因为用了奸臣咯!自陛下即位以来,水旱螟灾,民人饥疫,盗贼不禁,刑人满市,陛下认为是治世?还是乱世?元帝不好意思地承认,是乱世。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会是乱世,用的奸臣是谁?

    听到这里,元帝终于反应过来了。但他还是不愿相信,说也不一定就是因为这个人。京房说道,周幽、厉王任用奸邪,以致亡身;齐桓公、秦二世亦尝嘲笑此辈,结果呢?“臣恐后之视今,犹今之视前也!”

    元帝听后,默然良久,问如今谁才是奸邪?京房回答:

    谁是你最信任的人?

    谁是你的运筹帷幄之臣?

    又是谁,替你进退天下之士的?

    这还不够清楚吗? | 796楼 | | | |
    作者:剑魔烨煌 时间:2018-09-28 21:54
    到此地步,元帝再木,也该明白这就是指石显了!然而,即使如此,他还是一如既往地信任石显,京房如此地循循善诱,结果全都打了水漂!司马光在此吐槽道,这元帝真是“诲尔谆谆,听我藐藐。”

    当然,对考功课吏法,元帝还是想推行的。但石显等人不想京房在中枢,就建言不宜操之过急,莫如任京房为一郡太守,先在一郡中试点运行。于是京房被任命为魏郡太守,在魏郡中实行考功法。京房知道,自己上面的那番议论,肯定被石显知道了,如果自己离开皇帝身边,石显肯定会趁机搞自己。于是他事先给元帝上眼药,说近来“太阳侵色”,必会有小人隔绝臣与陛下;还请求允许他年终乘传奏事。

    但石显搞事情,手腕可比京房老辣得多;京房还没走,元帝就派阳平侯王凤传诏,不准他乘传奏事,京房立刻明白这下要跪了。果然,他才走一个月,就出了事。淮阳宪王刘钦的舅舅张博,一直在想办法把刘钦整到京城——刘钦是元帝的弟弟,如此行事,搞不好是对皇位有什么想法。张博是京房的学生,同时也是他的老丈人,因此京房每次见了皇帝后,总是会把自己和皇帝的对话告诉张博。

    京房可能觉得只是在落家常,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谁知张博全都悄悄记了下来,转头就告诉给刘钦,等于是为刘钦在京中找到一个眼线。无处不在的石显,很快发现了这一小动作,遂告发京房与张博通谋,非谤政治,诖误诸侯王。这可是犯了帝王的大忌,结果京房一代易学大师,于建昭二年秋被处决,享年四十一岁;和他交情不错的郑弘也被牵连,贬官为民。

    到此,正应了他老师焦延寿的那个预言;不知道对于这个结局,京房是否算出来了呢? | 797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109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剑魔烨煌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627天 / 跨度794天】
    • 开贴:2016-10-09 19:54
    • 更新:2018-12-12 21:21
    • 阅读:30081 回复:968 楼主:1491
    • 字数:约576千字
    • 图片:1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