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老煌说《通鉴》

  • 首页
  • 上一页
  • 118
  • 下一页(末页)
  • 页码:
  • 作者:剑魔烨煌 时间:2018-11-08 21:15
    二百四十三、朱云折槛

    卷第三十二 汉纪二十四 孝成皇帝永始四年(前13)~绥和元年(前8)

    成帝刘骜倒也不是真的彻底把一切政事都交给娘家人,毕竟他智力上并没有什么问题,基本的政治智慧还是有的。比如说在元延元年冬十二月辛亥,大司马、大将军成都景侯王商病死,按照成帝的尿性,下一个当首辅的该是老六特进红阳侯王立了——然而并不是。

    其实吧,按说应该是他的。当年王商当上卫将军的同一天,王立就被升为特进、领城门兵,这明显是要接班的节奏。然而,王立和陈咸交好,而陈咸却和当朝丞相高陵侯翟方进不对付。元延元年秋,王立举荐陈咸为光禄大夫。此事被翟方进搅黄了,老翟同时还弹劾了举主王立。当时成帝只是罢了陈咸的官,并未处罚王立。

    然后王商刚一病死,丞相司直孙宝就跳了出来,揭发王立以前卖田给公家时,以权谋私,卖贵了一万万有余——得,这下王立的将军也就别想当了。所以最后成帝以老七光禄勋曲阳侯王根为大司马、骠骑将军。

    然后这位王根,又和儒臣系统的前丞相,特进、安昌侯张禹发生了龃龉。张禹老了,请求在平陵的肥牛亭赐块地给他当墓地;王根说此地正当平陵之寝庙,应该换块地。最后成帝还是赐给了张禹——这下王根可不爽了。按说此事无关紧要,当初王根跳出来反对都有些没事找事。但王根还处于新官上任三把火的阶段,结果被一个(在他看来)已经过气的老头子比了下去,是可忍孰不可忍!于是此事之后王根开始变着法地诋毁张禹。 | 834楼 | | | |
    作者:剑魔烨煌 时间:2018-11-09 21:19
    不过,这张禹乃是成帝的授业恩师,成帝对他还是颇有感情的,因此尽管王根不断使坏,成帝反而对张禹愈发敬重。有次张禹生病,成帝亲自探问,还对张禹行弟子礼。说话间,成帝发现张禹老是瞅站在旁边的小儿子,他明白过来这是老师放心不下自己这没有官职的儿子,于是当场拜其为黄门郎、给事中——其宠待如此。

    然而,张禹恐怕要令在朝的儒臣们失望了。当时有不少人借那几年发生的各种天灾,上书抨击说这是王氏专权所致;成帝也有些动摇,于是跑到张禹家,屏退左右,向老师问计。但是,张禹已经不是当年的热血青年了,他现在考虑更多的是自己的家人。为了防止自己死后家族被王家报复,此时的张禹决定向王家示好,于是回复成帝,说天灾云云,圣人亦罕言,何况现在的这些新学小生呢?陛下勤修政事就行了。

    言下之意,自然是说王氏辅政并没有问题,因此成帝由此不疑王氏。果然,王根等人听说后,立刻就改口说起张禹的好话来。

    张禹背叛了自己的集团,自然引起儒臣们的不满。后来,故槐里令朱云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对成帝说道:“今朝廷大臣,上不能匡主,下无以益民,皆尸位素餐”“臣愿赐尚方斩马剑,断佞臣一人头以厉其余!”成帝问谁是佞臣,朱云回道:“安昌侯张禹!”成帝大怒,令御史将其拿下;朱云攀住殿槛,大呼:“臣得下从龙逄、比干游于地下,足矣!未知圣朝何如耳!”没想到这老朱力气还挺大,宫殿之栏杆都被他拉折了。 | 835楼 | | | |
    作者:剑魔烨煌 时间:2018-11-10 21:06
    传说中,关龙逄、比干分别是夏桀、商纣王时因劝谏君主而被杀的忠臣,朱云这是把成帝比作桀纣了!成帝还从来没发过这么大火,脸色铁青。眼看朱云就要性命不保,还是左将军辛庆忌站了出来,为朱云求情。辛庆忌就是昔年和营平壮侯赵充国一同平羌的大将,颇为匈奴、西域敬惮,被时人评为国之“虎臣”。此时老辛早已头发斑白,却跪在地上不住叩头,以致额头流血,成帝见状,这才答应不会追究朱云之罪。

    朱云此事,后来成了一个典故,也就是“朱云折槛”。而“尸位素餐”“尚方宝剑”之语,也都是从这里来的。

    其实,成帝内心未必就不认为朱云说得有理。后来宫人来修栏杆,成帝见了就说道:“勿易,因而辑之,以旌直臣!”——当然,也可能是给自己一个台阶下。

    虽说还是让王氏辅政,但此事之后,成帝引少府许商、光禄勋师丹为光禄大夫,班伯为水衡都尉,并为侍中,每有大事必引此数人与公卿参议。这三位都是当时大儒,而当朝丞相翟方进偏向儒臣,御史大夫孔光干脆就是儒家的嫡系——他乃是孔子之后。成帝似乎也玩烦了,减少了一些游宴,又把经书捡了起来。看来朱云那一骂,对他还是有所触动的,这也算是儒臣们的一次小小胜利吧! | 836楼 | | | |
    作者:剑魔烨煌 时间:2018-11-11 21:40
    二百四十四、定陶与中山

    话说在宣帝刘询时期,乌孙分成了大小昆弥,其中乌孙大昆弥是公主刘解忧的血脉。到了成帝刘骜时,现任乌孙小昆弥安日被降民所杀,其下诸翖侯大乱——所谓“翖侯”就是部族、部落之意,相当于匈奴的某某王之类。汉朝向来以乌孙之岳丈自居,乌孙有乱,自然要出面主持公道,遂派出了前西域都护段会宗为左曹、中郎将、光禄大夫,赴乌孙调停,并立安日之弟末振将为小昆弥。

    但汉朝显然看错了人,末振将刚上台,就因为忌惮大昆弥雌栗靡,暗使贵人乌日领诈降,暗杀了雌栗靡。大昆弥是更倾附汉朝的,汉朝扶植起来的小昆弥却把他给做了,这不啪啪打脸吗?于是汉朝想出兵讨伐,但准备工作进展颇慢。没奈何,汉朝先让段会宗扶立刘解忧之孙伊秩靡为大昆弥。

    没想到这伊秩靡倒超勇的,很快就联合翕侯难栖干掉了末振将,安日之子安犁靡代为小昆弥。可见这次汉朝没有选错人选,甚至好过头了——因为这样一来,汉朝在这场乌孙之乱中似乎并没有出什么力,反而让伊秩靡大出风头。虽说这位也是刘家的血脉,但无论如何,汉朝也是不希望出现一个能够一统乌孙的强人的。

    为了展示肌肉,汉朝还是决定出兵揍个人,问题是揍谁呢?伊秩靡是肯定不能打的,不然面子上不好看;正好,末振将的太子番丘还在——那就决定是你了!元延二年夏,汉朝征发戊己校尉诸国兵,以段会宗为将征讨番丘。段会宗怕大军一到,把番丘吓跑了,遂只挑选了精兵三十弩,径至番丘之所,号称奉旨问罪。番丘见段会宗人少,若推脱不见,就堕了己方士气,只好硬着头皮去见老段。哪知大汉的这帮西域都护,都有种亡命徒的气质,段会宗亦不例外,结果一见面,段会宗便亲手将番丘击杀!

    由于汉朝在西域颇讲信用,说杀全家就杀全家,因此番丘手下虽见老大被杀,却敢怒不敢言,只能眼睁睁看着段会宗等三十人扬长而去。 | 837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118
  • 下一页(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剑魔烨煌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605天 / 跨度770天】
    • 开贴:2016-10-09 19:54
    • 更新:2018-11-18 21:09
    • 阅读:29613 回复:942 楼主:1469
    • 字数:约560千字
    • 图片:1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