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谈情解爱]曾经剩女的我恋上的那个男人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香橙橙2099 时间:2011-06-29 15:07
    2005年,是27岁的我职业生涯中的灰色岁月。
    当时被指控受贿,公司放了我一个月假,停止我所有的工作,派人调查我,据说被派来调查我的人是从美国FBI退役的。
    我真是荣幸。
    无所事事地在家中晃悠,加重了父母的担忧。
    老人每天忧郁地看着我,担心这个唯一的女儿真的会被抓去坐牢。
    打越洋电话给我的同事ANDY诉苦,老ANDY就说:“我的好姑娘,你在家里呆着干嘛呢?你还没有男朋友,要抓紧这个机会出去玩,去,找个地方旅游去,或许会和某个帅哥有艳遇 。。。”,BLABLA一大堆,倒没看出他对我被人调查有什么担忧。

    也是,白赚来的一个月长假,干什么不好,在家里和父母大眼瞪小眼,瞪来瞪去也没瞪出个媚眼来。

    走吧,我计划好,在这阳光灿烂的日子出发去西藏。将我的QQ签名由半死不活的“真理总是掌握在少数人手里”改成“仰天大笑出门去!”
    从常玩的一个自助游网站,找到一伙相约去西藏的驴友,像JACK幸运地得到铁达尼号的船票一样,共有8个人一组的自助游,因为某个人的临时退出,我幸运地被这帮人收留了。
    这个是一个由4男4女组成的自助游队伍。
    4女里面有貌美如花的喜羚,貌似娇俏可人实际却是自我腹黑的晴子,历尽沧桑阅人无数的李琦,还有就是长的歪瓜裂枣的香橙我了。
    4男里有貌不惊人却是满腹经纶的头驴满珈;还有帅得有点像王力宏的沉谙,一个极度自恋又有轻度狂想症的人;还有,闲着没事干专门搞笑的如花先生;最后出场的就是一脸阴郁而自命不凡的仲唛。
    他们在几个月前已经开始组队,为了去条件艰苦的西藏,他们已经拉练过几次。也就是说他们之间已经是颇为熟悉了。


    作者:香橙橙2099 时间:2011-06-29 15:22
    %2,
    八卦TX们:
    因为时隔多年,具体对白已经变得模糊。情节是真实的,除了一些重要对白,其它大部分对白有艺术加工的成分。我会尽量以考古学家的精神去修补回忆,但不担保100%精确。这次旅游我曾经写过一篇游记,这里不想重复,所以这也不是一篇游记。大家闲着没事可以将它当做爱情小说来读。

    我们走的是青藏线,第一站是坐飞机去西宁。

    在机场集合时,当打扮的很专业的驴子仲唛酷酷地闪亮登场时,李琦就开始打击如花:“你看看人家,肌肉是肌肉,线条是线条的,你看你,白白胖胖的,哪里像个驴子…”如花自嘲:“靠~~~,胖又不是我的错,何况能长这么胖容易嘛我?”
    仲唛走过来对我们冷淡地点点头,(甚至感觉他的眼睛的余光都没有打量我一下),就开始玩手机。
    对于冷漠的人我一向兴趣缺缺。所以一路上我和如花他们混的滚瓜烂熟都没有仲唛先生有任何眼神对视或语言对白。

    我们从西宁租了一部车,走青藏公路到拉萨。
    青藏公路车辆很少,一路感觉天是那么蓝,除了一直沉默的仲唛,大伙欢歌笑语路途没有丝毫的寂寞。
    到格尔木的时候,我就开始感觉胸闷和头痛,高原反应开始了。随着海拔不停地升高,刚刚还幸灾乐祸的如花和晴子也开始沉默起来,在昆仑山口的时候,除了满珈和仲唛,集体高原反应时刻来临。

    六月的高原黄昏时刻还是有点凉。当车子到达5000米海拔的唐古拉山口的时候,抛锚了。身强体壮的满珈和仲唛顶着寒凉帮着司机修车,我们则穿上厚衣服躲在一边平息排山倒海的头晕,特爱臭美的喜羚和沉谙还华丽丽地狂吐起来!

    满珈和仲唛帮着司机推车,车终于发动起来了。
    几乎到深夜时,我们才到达安多,找到一早定好的旅馆。

    作者:香橙橙2099 时间:2011-06-29 15:29
    3,=================================================================
    我和喜羚睡一个房。这天早上勤劳的满珈GG居然没来催起床,破天荒地让我们睡到自然醒。
    我和喜羚刚洗漱好,李琦和晴子就开始敲门。

    李琦神色凝重地告知我们仲唛昨晚深夜因为严重的高原反应被送到附近医院去了。

    跑到设施简陋的医院,仲唛奄奄一息地在床上输液,睡的很沉,俊秀的脸看起来有点黯淡。
    满珈将我们集体叫出去,说起了仲唛的病情。
    仲唛来之前就感冒,明知道感冒进入高原区会有危险,由于西藏之行计划很久,不愿意临时改变计划。本来像他这样感冒进入高原区就应该保暖,但昨天在唐古拉山口车跑抛锚时他又帮司机修车,可能着凉了,更加加重了病情。

    半夜仲唛就开始剧烈的呕吐,口唇指甲发紫。
    满珈他们担心他会发展成高原肺水肿,所以半夜就将他送进医院。
    医生诊断仲唛由于感冒引起严重高原反应,但没有肺水肿,脑水肿。医生的建议是让病人休息两天,然后送他回平原区。

    满珈作为领队,他认为自己有责任看护仲唛,送他回平原区。他这个决定一说出来,众人默默,只有晴子强烈反对。因为所有攻略都是满珈做的,还有沿途车的安排,食宿的安排都是满珈订的。如果满珈退出,剩下的人行程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听晴子说完,其它人也都沉默起来。我看着无奈的满珈,知道他其实也不甘心这样就回家。

    我想了想说:“其实我是最闲的,行程也不用那么紧张。要不我在这里看着仲唛,到时送他回平原区。”

    我说完这句话,感觉众人都松了一口气。

    就这样,他们先走,我留下来照顾仲唛。

    作者:香橙橙2099 时间:2011-06-29 15:45
    4
    话说人和人之间的缘分很奇怪。
    姐本来是超级工作狂外加天煞孤星一枚,神马风花雪月,花圆月好,郎情妾意都通通和我绝缘,我妈都说了如无意外我是注定要孤独终老的。
    本来姐姐认命了,好好工作,天天为公司卖命得欲仙欲死,忘乎所以,自得其乐,岂料遭奸人所害,所以迫不得已挥泪离开自己心爱的事业,背井离乡来到这个鸡不生蛋鸟不拉屎的地方。
    唉,说着说着,感觉自己很牛顿起来。

    一句话,姐和仲唛先生原本是两条平行线相互看不上眼的机会都木有,但偏偏姐姐这个路人甲,无意摊上了和这个落难的万人迷共渡时艰的机会。
    姐表示很淡定。不就是一个长的好一点的男银吗,不就是这个男银看不上姐,白眼都没有给过姐吗?姐姐我是个善良人,最擅长做的事就是以德报怨。

    这个虚弱的男银醒来,估计没看到美人环绕,有点失望。

    作者:香橙橙2099 时间:2011-06-29 15:47
    换个地也没人看吗,真失败。。。
    作者:香橙橙2099 时间:2011-06-29 17:45
    5
    =========================================================
    我这次也终于拿正眼看着他,宣布别人都要赶路,美女们更加没空和你玩相依为命,唇齿相依的游戏,只有姐姐我闲着也是闲着,陪你走走停停,学七剑下天山送你回到平原区,然后姐再亡命天涯。你不用感激涕零,更无须以身相许,姐姐我天生圣母,做好事都不留名的,天使们看了我更是回避三舍,自叹不如。你现在有什么想吃的要用的,告诉姐,姐给你找去。
    仲唛冷然地听着我胡说八道,果然一点都不客气地说:“我饿了,想吃粥。”
    姐果断地翻山越岭将粥买回来给喂给病号吃完,他又阴郁地沉沉睡去。
    斜眼看着稍微恢复了一点点元气的男人,想着姐这辈子还没喂谁吃过东西呢。再想着想着开始荒谬地预感和这个男纸将来似乎会有斩不断理还乱的情丝啊啊啊啊啊。
    然后我告诉自己,这么多年姐从万径花丛过,白的黑的黄的,黄皮白芯,白芯黄皮的什么男人没有见识过,姐心似铁,没为任何人停驻过。
    姐姐我这辈子脚踏实地,克勤克俭,又是这样一个温文尔雅的淑女,难道这次会因为这样一个冷淡俊俏的病号,晚节不保英名尽丧?所以艳遇这种不切实际的事还是留到下辈子做吧。

    唉,话说在高原区侍候一个病号真的是很累的一件事。因为本来自己就有高反,头晕脑涨。还要照顾他,晚上也不能丢下他自己一个人睡,只能伏在他床边稍睡一会。

    作者:香橙橙2099 时间:2011-06-29 17:54
    看帖不回帖的TZ,良心大大的坏。

    作者:香橙橙2099 时间:2011-06-29 18:04
    6,

    第二天,眼看着仲唛脸上开始有点血色,吃过饭,又睡过去了。
    六月的高原还是早晚凉,中午热,温差很大。也没空调,风扇。
    看着睡梦中的仲唛脸上沁出细汗,我怕他又发烧,摸摸他额头,体温尚可。
    看着他持续汗流浃背,我左右也没找到扇子,就将他前面的衣服卷起,一边嘴里吹气给他降温,一边用手帮他搽汗。
    唉,在这种资源贫乏的地方,只能用吹气降温了。
    姐发誓,姐当时为他吹气降温,用手搽汗的时候,心中如小白兔般纯洁无暇。但是据此人造谣说(我在倒腾时,他当时已经醒了,硬是忍着不做声。),我那时候已经爱上他的,要不,怎么会为一个男人做这样的事。
    天涯的男人们,你们评评理,一个善良无邪的女纸为你这样降温,你会忍心污蔑她用心不良吗?

    作者:香橙橙2099 时间:2011-06-29 20:35
    这个吹气降温的细节对我们后来所有种种狗血的情节起了关键性的作用。
    不是这个,他不会以为我暗恋他,这样他也不会露出登徒子本色来调戏我,他不调戏我,我也不会开始春心荡漾单相思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切的一切,只缘于一件简单的小事。

    现在看到我儿子热了,也会撩起他的衣服,吹气给他降温,难道我也爱上了我儿子?

    。。。。

    是也不一定。。。。
    作者:香橙橙2099 时间:2011-06-30 09:34

    -----------------------------
    @九茎考验 2011-06-29 22:40:43
    FBI,楼主不怕怕,这是红土地,不怕不怕啦,大不了咱来个火线如D,管他什么FBI、CIA,竹签子是竹子做的,D员的意志是钢铁。
    呵呵,加油更新啊~~~~
    -----------------------------
    又见故人啊!
    谢谢九茎考验。
    咱不是党员,咱的意志比钢铁还坚韧!

    唉,今天又要出差,讨厌出差啊啊啊啊啊啊
    作者:香橙橙2099 时间:2011-07-01 16:00
    7
    鼓起嘴巴吹气忒累了。唉,还不如拿个湿毛巾给他降温。
    抬起头,忽然看到他的脸上起了可疑的红晕。姐姐我当时还没学会温柔,伸手拍拍他的脸,没什么动静。
    给他搽完汗,我顺便膜拜了一下这个几天没刮胡子的阴郁男的脸。眉毛长长的,稍微有点弯,鼻梁很直,鼻子有点大。唇角微微翘起,唇形很美,唇色像女孩子一样,是淡红色的。柔软的头发被修剪得时尚但一点都不张扬,很低调地时髦。几天不梳洗非但没有降低他的可欣赏性,还呈现出一种颓废的美。
    真是美男啊!
    但姐有自知之明,实在见色起意会打盆水给自己照照(真是罪过呀罪过,高原用水这么困难,香某人没事还拿水照镜。所以一般照完镜子这盘水就会废物利用给仲公子檫身。):鼻子像被打焉的茄子,大嘴巴,笑起来还有点歪,当然有很多国际友人说我歪嘴扭鼻笑起来很性感,但咱是中国人不是?一般老外说好看的女纸,国人一并引以为耻,统称“丑女”。

    照完镜子姐姐我就像张牙舞爪的IQ博士一样忽然变成一个正常人。

    作者:香橙橙2099 时间:2011-07-01 18:29
    8
    已经整整四天过去了,在我不眠不休24小时如日夜百服宁的贴心侍候之下,仲唛先生的身体状态看起来越来越好。看着日渐变得唇红齿白的他天天理所当然将我像个丫鬟指来使去,姐姐我的心态开始不平衡鸟。

    所以这天我并没有如平常般爬起来给他买吃的,侍候他吃药梳洗,而是趴在他床上故意睡得人事不醒。
    他叫我几声,见我不应,拍拍我的头,还是没反应,然后我感觉这厮将手放到我鼻子下探我的气息。
    他奶奶的,老娘我虽然天天衣不解带,日渐消瘦地为你这个白眼狼奉献了百无聊赖的4天高原青春时光,但我们新时代的女性是什么,是风,是雨,是天,是地,是百炼钢,也是绕指柔,是Woman,有时也可以很Man,偏偏就不是古代补个孔雀裘就die了的晴雯。

    当我再度感觉他趴在床上对着我的脸呼着气研究时,姐姐我一跃而起,眼睛甩给他一个卫生球:“看什么看,前世今生没看过美女么?”
    唬得这厮跳起来,但很快镇定自己,阴阳怪气地说:“美女见得多了,没见过长的像你这样鬼斧神工的。”
    各位看官,这就是在我辛勤照料下从鬼门关拉回来的仲某人对我说的第一句贴心话,后来此人不肯回平原厚着脸皮要和我一起结伴去西藏,源源不断的毒舌之语简直日新月异令人应接不暇。

    话说,我可以自嘲自己长的歪瓜裂枣,长的很科幻,长的很抽象,但是这些词只能我本人御用的,别人这样一说,就马上成为我的世仇。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香橙橙20992
    • 来自:天涯-情感天地 前往来源
    • 【活跃64天 / 跨度1843天】
    • 开贴:2011-06-29 15:07
    • 更新:2016-07-15 20:26
    • 阅读:1509490 回复:7516 楼主:748
    • 字数:约275千字
    • 图片:5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