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连载】异闻新解——操鬼弄神背后那些事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李狗嗨sean 时间:2017-03-26 13:17
    作为裸浅N久看了很多灵异怪谈的我,终于在几位朋友的支持下,鼓起勇气来注册一个账号,把自己的文章发到莲蓬了~~~

    新人的处女作品,没啥文字功底,没啥写作经验,全凭喜好和瞎想,各位多多指教轻点拍砖~~我能保证的,就是每天必更,绝不太监!

    各位资深天涯Er,我来了!

    ++++++++++++++++++++++++++不怎么正经的分割线++++++++++++++++++++++++++++++++++++++++++++

    异闻新解--操鬼弄神背后那些事
    作者:李狗嗨


    第一章 刑警队长谭大壮

    “姓名?”
    “肖思。”
    “性别?”
    “我说警察同志。。。。”
    “例行程序,配合一下”
    “男”
    “籍贯?”
    “山东济南。”
    “年龄?”
    “34岁”
    “职业?”
    “无业。。嗯,不过马上就业”
    “说说吧,来沈阳干嘛来了?”
    “哎,我说警察同志,我是受害者,我被人打了,头上还老大一包呢,怎么感觉这会跟审我差不多呢?”
    “同志,麻烦你配合一下,咱这都是办理案件的流程……”
    “流程我理解,是不是先让我孬好的包一下?我这都淌血了。”
    “你这淌点血算啥,那边还死一个呢”
    “啊?死一个?别啊,我这刚下火车没俩钟头,咋还摊上命案了啊?”

    …………

    哐当一声,询问室的门开了,一个四方大脸得有快两米高的警察“挤”了进来:“行了小马,这个笔录我来做吧,你去调查一下那几个动手的人”

    “好来,谭队”小警察站起身收拾东西出了门,那个四方脸警察一屁股坐在了我的对面。

    我斜眼看着他,嘴里阴阳怪气的说着:“矮油,谭队了啊。我说谭队,就算不给个纱布包包头,至少也得给根烟抽抽吧,您这待客之道可不咋地,人家下车奔饭店,我这下车奔局子”

    四方脸嘿嘿一笑,边抽出烟递给我,边答道:你少来,来也不吱一声,要不是出这案子,我还不知道你小子来沈阳呢。

    这个四方脸警察叫谭海文,土生土长的东北人,家里往上翻八辈子都是农村种地的,到他这辈了,他爷爷给取了个“文”,意思是好好读书,做个文化人,没成想这大哥一口气长到了一米九多,四方大脸,粗眉毛。按照当时开玩笑的说法,给他发际线、眉毛、鼻梁、下巴颏涂上墨水,弄张白纸糊他脸上,拿下来就是个标准的王字,他就是国字脸的范本。一张四方脸也就罢了,这爷还虎背熊腰的,离远了就跟拿俄罗斯方块拼成一个人形的样,就这么一副尊容外加快两米的大个, 文是肯定是文不了了,家里人就送他去部队当兵,一混混到了侦察连,一呆就是六年,天天练他那身腱子肉,别人练格斗还有个技巧招式啥的,到他那就三个字:撞、抱、砸。他个子高、胳膊长,一般人还真躲不开,这家伙下手又没啥轻重,平均一年撞断别人八根肋骨,到后来不管老兵新兵,谁都不爱跟他对练了,还给他起一外号:谭大撞,后来口口相传的变成了谭大壮。。

    这家伙转业下来也不安生,直接分到了刑警队,没想到几年没见,混到了队长,虽然有点对不起他爷爷给他取这名,不过也真对得起这一米九多的大块头了。

    “我说谭大壮,我这一下车就被人打了,咋还牵扯人命了呢?”

    “滚蛋!你要是敢在队里这么叫,我还真敢弄你48小时信不信?”

    “得得得,谭队长,谭警官,给说说呗,你知道你四哥好奇心重~~”

    谭海文苦笑一声,“这事真和你没啥关系,按说刚才那个小马问个差不多,没啥问题,就该让你走了,我是从外面认出你来了,才进来跟你说两句。这案子弄得不小,这里不方便说,晚上一起坐坐吧,这是我电话号码……”

    走出刑警队的大门,抬头看看东北的天空,已经是初秋,太阳仍然和东北人的性格一样,直勾勾的晒着,北边飘来的一丝乌云,似乎在预示着这次东北之行的不平静。


    已经快下午四点了,我直接在附近找了个快捷酒店,开了房间等老谭下班,其余的事情等明天再说吧。

    我是闯关东的山东人后代,到了父母这一辈,他们又闯回了山东老家,我和谭海文是战友,当兵六年回来,户口还在东北,也没分配到什么好工作,索性回了山东在父母身边打打下手,这一折腾就是七八年,可这年头生意不好做,老跟着爹妈身边蹭吃蹭喝也不像话。就在这时候,一封信寄到了我的手中,信里写的明明白白,又给我分配了一个工作,在一个社区服务中心做主任,待遇还算不错,反正这些年我也孤家寡人一个,于是就背着简单的背包重新踏上了东北这片黑土地。可谁成想,刚下火车就遇到了这事,好好的吃顿饭还遇见了打架的,打就打吧,一个愣头青小子还一瓶子砸了我一大包,现在我真的有点怀疑自己重回东北的决定是否正确了。

    快六点的时候,收了条短信,老谭发来的“下楼,黑色CRV”。拿上手机钱包,径直下楼,一辆脏乎乎的CRV停在门口,见我出来响了两声喇叭,我也没废话,拉开车门坐了上去,老谭嘿嘿笑着“好久没喝喝了,今晚痛快痛快,带你去个好地儿”

    赶上下班高峰期,路上车堵,老谭慢悠悠开着车,我们俩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谭队长,这几年混得不错啊”
    “队个屁,就是个副队长,专门负责出差、出现场,就差出台和出柜了,好在咱不出轨”
    “不能吧,当年全连对抗拿了三次冠军的人,在这里混不上个队长?”
    老谭没有反驳,深深的吸了一口烟,又慢慢的吐出来,这才慢悠悠的跟我说“四哥,当兵回来才发现,有时候能力和位置不是成正比的,或者说咱这方面能力强,但别的方面能力就弱了”
    听了他的话,我也沉默了,部队的生活简单直接,虽然有时候出任务也面对一些毒枭人贩的大奸大恶之人,但那些事情比起现在身处社会,反而简单了太多太多。老谭的性格脾气和他的外形有一拼,都是那种直愣愣的,有啥说啥,这种性格放在社会上,确实容易吃亏了。
    一路上,我们几乎再没有说话。
    作者:李狗嗨sean 时间:2017-03-26 13:43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李狗嗨sean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40天 / 跨度146天】
    • 开贴:2017-03-26 13:17
    • 更新:2017-08-20 08:58
    • 阅读:163074 回复:2749 楼主:543
    • 字数:约537千字
    • 图片:5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