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20岁见鬼险丢半条命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路小黑 时间:2017-04-04 23:01
    不知道在座的各位小时候有没有被大人耳提面命过各种禁忌?比如说不能在屋里打伞,否则长不高;比如说不能玩麻雀,否则手会抖;还比如说筷子不能插在米饭中,因为这样像是上香,只有死刑犯的辞阳饭才这样插筷子……而现在,得益于时代的进步,文明的发展,这些民间禁忌都随着封建迷信的破除而消失殆尽了,也许只有在偏僻的农村或是少数民族地区还保留着少许,而在城市中几乎听不到也没人会当真了。
    然而,凡事都有例外,比如说我们家。
    我是一个孤儿,说来不怕大家笑话,我从小是被一个“阴阳先生”,也就是人们认为的“江湖骗子”给收养的,并且据说当时是被他从鬼门关给救回来的。他让我叫他“师父”,然而却从来没有教过我一招半式,而他的那套把式,我也是从来不信的。我是一个正经八百的大学生,从小到大接受的是正统的唯物主义教育,对于这些坑蒙拐骗的东西嗤之以鼻。但因为师父对我莫大的救命之恩和养育之恩,这二十多年来对我的全心呵护,我确实相当尊敬他、爱他,也信他对我说的每一句话。这个一码归一码。
    也就是我的这位师父,从小就给我定了一个非常奇怪的禁忌:绝对不能靠近水井。
    作者:路小黑 时间:2017-04-04 23:10
    对了,我要说明一下,为了叙述方便,后面所有的事情都会以第一人称叙述。


    “我”叫毛小米,今年22岁未满,是一名医学生,现在正在念大三。至于是哪个学校,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不能说出真名。但对我接下来要讲的经历感兴趣的,可以从我后面的讲述中轻易看出来。不过对于这些信息,您心知肚明就行,就别在留言中提及或是询问了,在此先谢过。
    而我在此记录的,就是从我20岁生日以来,发生的一切。而这一切的发生,都是因为那个恐怖的禁忌,而我的生活轨迹,也因此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甚至直接影响了我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现在我打算将我经历过的以及正在经历的逐一写出,当是对自己人生的保存,也是对我竟然还好好活着的一个见证。而诸位看官可以仅当一个荒诞诡异的故事看看,切莫嘲笑或是纠结真假,再次谢过。
    为了表达方便,我接下来要记录的,确实是一个故事,一个我经历过并正经历着的故事。
    作者:路小黑 时间:2017-04-04 23:15
    “我”今年大四了。手误,莫怪
    作者:路小黑 时间:2017-04-04 23:43
    如果我有一双上帝之眼,一定能够早点发现“人生”这张网相互结节。因为,哪怕一件看似无常的小事,极有可能会改变人的一生。
    所以,从那口古井中传来“嗡嗡”的声音时,我并没有意识到接下来会……。
    ******
    我面前这个叽叽喳喳欢蹦的女孩叫米小雅,她正拉着我的手,缠着让我带她去深溪古镇。如果你有这么一个拥有天使面容,魔鬼身材,喜欢撒娇却又大大咧咧,善良可爱的女朋友,自然也不会拒绝她的任何要求。
    所以,我们准备好充足的零食饮料之后,就背着背包出发去深溪古镇了。
    这不是我和她的第一次旅行,就在前不久我生日那天,我们坐了连夜的火车去南边海滩看日出。说起那次,千万别认为日出之时有多浪漫。熬了通宵有黑眼圈不说,当时我可是结结实实地冲着那颗又大又圆的咸蛋黄打了六个喷嚏。
    不过这次的深溪古镇之行就大不一样了。我们要在古镇小客栈住上两天,两天两夜的朝夕相处,说不定我和她之间能发生点什么。所以,还是很值得期待的。
    作者:路小黑 时间:2017-04-05 00:22
    小雅翻看手机,脸上难掩喜悦和兴奋,“小米小米,你快看,这个攻略里说深溪古镇那有一口年代久远的古井,据说跟趵突泉似的很有些名气,是他们那里的地标性景点,到时候我们一定要去看看。“
    “古井?”我的心脏条件反射般的收缩了一下,情绪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
    米小雅是个善解人意的丫头,一眼就看出了我的心病。她凑过来说,“怎么,你还在忌讳你师父说的那件事情吗?不用担心啦,你的生日不是前几个礼拜早就已经过了吗?安啦。”
    她凑得很近,身上散发出来专属于她的芬香,有些醉人。再加上那把软糯的声音,绝对属于S+级别的治愈系。想想也是,我二十岁的生日早就过了近一个月了,师父说的那件事绝对不会发生。我应该好好享受我和她的二人时光。
    深溪古镇并不大,只是因为有政府扶持,这两年种了很多荷花,到夏天来赏花的人越来越多,也算是游人如织。渐渐的,深溪万亩荷池的名气倒是大过了深溪古镇的名气。至于古镇里面,青瓦白墙,青砖石板,从狭小的巷子两侧伸展出参天枝条,宽厚的树叶屏蔽了外界的嘈杂,确实有着古镇的风韵气息,是我真正喜欢并称之为情怀的东西。
    作者:路小黑 时间:2017-04-05 09:18
    那什么~ 有人在看吗?~
    作者:路小黑 时间:2017-04-05 09:27
    一到深溪,米小雅就拉着我到处找特色小吃,对于有个吃货女朋友也是挺无奈的,总觉得在她没长胖之前一定是我会先长胖。因为她买来的那些东西吃两口之后,百分之七十都进了我的肚子。
    古镇不大,没多久功夫我们就来到旅游攻略里说的那口古井。
    “哇,感觉真的好深哦。”米小雅趴在古井的旁边往里探头,大惊小怪地说。
    “别再往里面看了,你小心掉下去。”我有些胆战心惊地说。
    “没关系的。小米你看,这井水感觉好清澈哦,荡上来的风都是甜甜凉凉的,可惜够不着,不然我真想喝一口。”
    “馋猫,狗屎你吃不吃?”
    米小雅冲我做了个鬼脸,我的视线偏了偏,看到古井的旁边立有石碑,上面写着“沉龙溪”。米小雅绕着井走了一圈,笑着说,“攻略上说的这井可神奇了,大旱之前它会涨水,暴雨之前它会退水,所以当地的人们都把这口井当成天气指向标。”
    我不置可否地笑笑说,“你就听他们说吧,哪有这么神奇。”
    “哎呀,你来看嘛,来看看嘛。”米小雅硬拉着我往古井边上凑。
    作者:路小黑 时间:2017-04-05 21:21
    其实我的内心依旧是拒绝的。师父从小就叮嘱我要远离水井,尤其是二十岁之前千万不能靠近,否则就会有危及我性命的大事发生。这些话看上去有些怪异,但偏偏就好像有魔力般在我的脑海中绕着圈,禁锢着我的行为,让我对“水井”有一种本能的排斥。好在现在想要在市区里找一口井也是不可能的,所以到今天为止,我并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
    “我这是瞎担心什么啊,师父说过只要过了二十岁我想到哪里都没问题。我的生日早过了,真是的。”我在心里自嘲地笑道,随之也就释然地和米小雅一起趴在井口处,感受从深井中飘传上来的微凉带着甜味的风。
    “小雅,这井里面的声音真奇怪。”我说到。
    米小雅一脸懵逼地看着我,“声音?什么声音?没有听到啊。”
    “不对啊,从这井里明明传来好明显的声音,嗡嗡嗡的,像是有好多蜜蜂。”
    米小雅又往下凑了凑,仔细听了听,“没有耶,你耳朵有问题了吧?不会是昨天游戏撸多了的后遗症吧?”她大大咧咧地嘲笑着我。
    我的心情可没有她这么轻松,隐隐有些发毛。那声音如此明显,小雅居然说她没有听到。虽然只是“嗡嗡嗡”的回声,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充满了哀怨,让人心情很是憋闷。我突然有些烦躁,直起身想劝米小雅去其他地方逛逛。
    谁知,就在我摆头的瞬间,看到米小雅的身后站着一个身穿青衣的女人!她正想要把米小雅推下井去!
    作者:路小黑 时间:2017-04-06 21:42
    “你干什么!”我厉喝一声,一把拉住米小雅!
    “啊!”小雅一声惊叫,身体往前一耸,真的差点就跌入井里!
    我再回头时,那个青衣女人不见了!难道是我眼花了?不可能!那个女人伸出来的双手苍白瘦削,甚至能够看到凸出来的骨节。可转眼之间,她跑到哪里去了?我左右寻了一下,周围游人来来往往,可是没有一个穿青色衣服的。
    “小雅,你怎样?”米小雅蹲在地上,捂着脚踝疼得呲牙咧嘴。她脸色苍白,哭丧着说,“我没有注意到这地上有青苔,差点就滑到井里去了,吓死我了。”
    她的说法让我很奇怪,“你是自己滑到的?”
    “是啊,我没有站稳,滑了一下。小米,还好你抓住我了,不然我要掉下去了,你可怎么救我啊。”她边揉着脚踝,边后怕的说,“算了,咱们还是快走吧,还是应该听你的,不该到这里来的。”
    作者:路小黑 时间:2017-04-07 09:12
    我拿开米小雅的手,看了一眼她有些红肿的脚踝,扶起她离开沉龙溪。可是我还是很奇怪,难道真的是自己眼花?走出去几步,我忍不住又回头看了看那口古井,耳边依旧还缭绕着“嗡嗡嗡”的声音,像是一个女人在哀怨的哭泣,又像是一个婴儿在阴沉的笑。我甩了甩头
    可是,在转回头的刹那间,我的余光感到井上有着什么。我心里一惊,再次回头去看,井上空无一物!
    因为扭伤了脚,米小雅接下来的游逛都有些力不从心。而我更是心有余悸,心中莫名地涌起强烈的不安和烦躁,索性两个人早早地回到了小客栈。我把电视的声音开得大大的,以压制心中那些不好的想法。
    可是无论外面怎么嘈杂,电视中的综艺节目怎样搞笑,古井中“嗡嗡嗡”的声音就是挥之不去。到了晚上,我发烧了。
    作者:路小黑 时间:2017-04-07 09:13
    米小雅心疼地给我烧水倒水,到古镇的小药店里去买药,跛着脚跑进跑出地照顾我。看到她忙碌的身影,我心中暖暖的,病好像也好了一半。
    看看时间,已经晚上十一点了,小雅洗澡去了。我犹豫一下,还是掏出手机,拨通了师父的电话。
    “你小子这么晚打电话给我干什么,”师父的声音还是惯常的慵懒,他整天都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都已经十一点多了,按照套路,你现在不应该是在啪啪啪吗?”
    “师父,我生病了。”
    “生病?你不举吗?”
    “我发烧了。”
    师父坏笑道,“看来你还得继续保持童子身啊,如意算盘打翻了吧。”随后,他好像突然意识到什么,语气一下子变得严肃而担心:“不对,你在深溪是不是遇到什么了?”
    “你怎么知道的?”
    “少废话,快说,你是不是靠近水井了?!”师父严厉地吼道。
    作者:路小黑 时间:2017-04-07 22:04
    我被他给吓了一跳,后背竟然即刻浮起一层薄汗,潜意识中似乎意识到会有什么要发生。我忧心地说,“师父,你让我二十岁之前不要靠近水井,我可是很听话的。我二十岁生日上个月不是已经过了嘛,小雅说这个古镇中的那口井是个特色景点,天旱的时候……”
    “听话个屁!你的生日……”师父厉声打断我,声音因为焦急而愤怒,“你的生日过了个屁!我真是让你气死了!”
    “不是已经过了嘛。”我弱弱地说,拿着电话的手心中已经渗出汗来。
    师父没有说话,但我能够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他又深又粗的喘气。我心提到嗓子眼,不敢再说什么,只能呆呆地等着他说话。
    好一会工夫,师父终于开口了。然而他说的这句话,让我整个人仿佛掉进了冰窟窿里:“难道你忘了,你的阴历生日是明天吗?!”
    在中国民间,阴历生日才是真正的生日。可是现在的人都流行过阳历的生日,还有几个人会记得阴历生日?……
    我彻底僵掉了。
    电话那头,师父长久才叹了口气:“唉,宿命难逃。”
    作者:路小黑 时间:2017-04-07 23:13
    放下电话,我的脑袋还在嗡嗡作响。师父过激的反应让我很是慌乱,甚至我能够听到心脏剧烈跳动的咚咚声。师父让我明天一早即刻回家,我稳了稳神,坐起来开始翻找着行李。此时米小雅从浴室走出来,只裹了一条浴巾,湿漉漉的头发搭在双肩。她身上的热气还未完全褪去,往上飘渺着混了体香的白烟,白皙的双腿笔直而纤维,浴巾下的双峰更是高高耸起。
    这样充满香诱的模样要放在平时,足以让我的荷尔蒙暴走,随后我们的世界里就只剩下香喘吁吁。可是现在的我却很想哭。
    “你怎么起来了?”小雅边擦头发边问,“在找什么呢?”
    她关切的眼神让我的心猛地悸动,我一把把她拉过来搂在怀里。我把头深深埋进这副软糯的身体,就像一个无助的小孩。显然她感觉到我浑身颤抖,轻拍我的后背,柔声问到,“小米,发生什么事了?”
    作者:路小黑 时间:2017-04-08 08:59
    “我刚刚给师父打了电话,他说我的阴历生日是明天。”
    米小雅愣了愣,傻乎乎地问,“那有什么影响吗?”
    我被这个整天稀里糊涂的傻甜妞给弄得哭笑不得,苦笑着说,“你忘了我的忌讳了?师父说明天才是我的生日,在民俗中,阴历生日才是中国人真正的生日。”
    米小雅扑闪着无辜的大眼睛,傻愣愣地说,“那又怎样?”说完这句话,她突然幡然醒悟,大声叫出来,又赶忙用双手捂住嘴巴,瞪大了双眼惶恐地说,“哎呀,今天你靠近古井了!”
    我苦笑着点点头。
    她眼眶一下子红了,拉着我的手委屈地说,“都怪我,非要让你到这里来。可是小米,到底你在忌讳什么?你只是一直告诉我,在二十岁之前不能靠近水井,不然就会有不得了的事情发生。那个不得了的事情究竟是什么?”
    我继续苦笑,无奈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
    米小雅一脸懵逼。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路小黑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378天 / 跨度389天】
    • 开贴:2017-04-04 23:01
    • 更新:2018-04-29 22:59
    • 阅读:100858 回复:2027 楼主:1226
    • 字数:约396千字
    • 图片:36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