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拯救女二的一千种方法 爆笑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素沫儿姑姑 时间:2017-02-16 19:11
    我叫丁浅浅,是个卖馅饼的,之所以从事这个职业,是因为这个时代对女人打压很厉害,不允许她们抛头露面,所以,我就卖馅饼了。
    好吧,我承认这其中没有必然的关系。
    其实是因为,我没有文化,看不懂之乎者也的文字。
    这好像也没有什么必然的关系。
    好吧,其实我是可以卖汉堡包和炸鸡翅的,只是这个时代没有这种叫法,他们一般叫肉夹馍和烧鸡的翅膀。
    我养了四只宠物,个个唯我马首是瞻。
    一个叫东林,总说自己是个仙。
    我说,你能把我变美了,我就承认你是个仙人。
    于是他给我做了造型,又连夜缝了一件紫色披风,最后用糯米把我的头发固定住。
    结果,一连几个月,我只能坐着睡,因为头发太硬,翻一个身就会导致脑震荡。
    忘记说了,他总爱穿紫色的长袍,我的那件披风就是他的长袍改的,最后成了鸡窝的帐篷。
    另一个叫霄九,总说自己是个九尾狐。
    我说,你不要这么不要脸,我听说九尾狐最擅长迷惑人的心智,凭什么我每次见你的时候都那么清醒。
    他很苦恼,为了证明自己的魅力,走上了青楼的不归路,成了远近闻名的小倌。
    还有一个是个老神棍,总说自己是上天入地最后一个神。
    我问他叫什么?
    他给我写了他的名字,一个鲲字,接着想开始吟诵诗歌,据说是庄子的逍遥游。
    我打断他,既然你是神,又名叫棍,以后就叫你神棍。
    他大惊,没文化真可怕!
    最后一个是个小乌龟,最爱吃的是我做的馅饼。
    听说他是神棍的坐骑。
    我很好奇,以小乌龟的速度,从我家厨房爬到大厅都要一周,神的思维总是很难懂。
    至于他们为什么会在我家,吃我的饭,睡我的床,这是很长的一个故事,所谓说来话长,所以我们以后再说。
    有一天,我去赶集,刚把馅饼摊子撑起来,城管就来了。
    这个时代不叫城管,叫捕快,集抓贼和抓良民于一身。
    他们说我是无照经营,卫生质量很不达标。
    我说,官老爷,我是小本买卖,隔壁卖臭豆腐的都卫生达标了,凭什么单为难我一人。
    他们说,隔壁卖臭豆腐的是县太爷七舅母家隔壁的私生子,你说他的卫生达不达标。
    于是,他们把我摊子收了,顺带的把馅饼都没收了。
    回到家我很气愤,说,这么欺负人,不就是看我没后台吗?
    东林安慰我,要不你去攀个亲,听说太子爷门房的二傻子要娶亲,你去给村里的翠花保个媒。
    我说我不害人。
    东林说,你倒是想害己呢,可是人家根本瞧不上你。
    他奶奶的腿的,我二八年华,大好的青春,凭什么瞧不上我?
    晚上的时候,我在油灯底下算账,越算越心慌,止不住长吁短叹。
    霄九说,丁浅浅,我明早还要开工,你不要影响我睡觉。
    我说,霄九,你能不能借我点钱,馅饼摊的资金快要周转不开了。
    他给了我一个白眼,说皮肉钱你也敢打主意,真是丧良心。
    什么皮肉钱,他这个既不卖身也不卖艺的大混蛋,每天只要点个卯,就能拿到一大笔的出场费,却吝啬的连个烧鸡都没往家里拿过,真丧良心的那个人应该是你吧。
    只有小乌龟和我亲,慢慢的靠近我说,他以后少吃一点,就当减肥了。
    我还没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神棍不乐意了。
    凭什么我们要少吃,瞧你的肚子,都瘦了一大圈了。
    小乌龟不好意思的把自己浑圆的肚子藏起来了。
    这几个货,看来指望不上了,我只能自力更生。
    我上山去采药,听说有一种草药能治百病,引得村里的人都蠢蠢欲动,纷纷放下手里赚钱的营生,组团去山里当药农。
    我本来有些怀疑,可是看到所有人都纷纷出动,于是赶紧拿上锄头和斗笠,唯恐再晚一步整座山被他们挖空了。
    挖了半天,除了挖出了几十条蚯蚓以外,基本上是一无所获。
    后来我知道,这个骗局是一环套着一环,一个富商要开发山里的房地产,可是又不想出开发费,于是借着这个骗局把山里的土都翻了一遍。
    回到家的时候,我又渴又累,可是家里的床上却躺着一个女人。
    女人很美貌,美貌的我都有点自惭形秽,女人很高贵,高贵的我的小屋仿佛要蓬荜生辉。
    我问霄九,这人是谁?
    霄九摇摇头说不知道。
    不知道,干嘛把人抬到我的床上,我这又不是大众旅店。
    霄九说,人是我从村外捡到的,本来不想管的,可谁让她的衣服这么有特色,我想问问布料是从哪个铺子进的,也好给自己做一身。
    我说你的衣服已经够多的了,怎么平时不多想着点我?
    他说,丁浅浅,我既不是你的爹又不是你的祖宗,凭什么要管你。
    这个自私的家伙!
    恰在这时,女人醒了,眼睛一睁开,眼波流转,真的是气象万千。
    我说,你醒了。
    她点点头。
    我问她喝不喝水?
    她摇摇头。
    我说,姑娘你叫什么,家住哪里,家里还有什么人,是否婚配,丈夫可是京城人士,我们把你送过去是否有赏银拿?
    她闭上了眼睛。
    我推推她,姑娘,醒醒,最起码你要告诉我们你是想睡觉还是不小心昏迷了。
    她说,你要再吵,我让人把你活剐了。
    我闭嘴了,心里很气愤,这是在我家,她凭什么这么颐指气使的。
    霄九安慰我,不要跟她一般见识,她跟你又不是一路人。
    我说,虽然我很高尚,但她也不能如此嚣张吧。
    霄九说,谁让人家比你美,比你高贵,连用词都比你大气,你就认命吧。
    等到我们吃晚饭的时候,女人自己醒过来。
    我说,既然醒了就走吧,家里菜不够,就不留你了。
    她不走,眼睛在我们的晚饭上逡巡。
    东林看不过,给她盛了一碗粥。
    她端着碗,犹豫着要不要吃,最后还是放下了,霄九一把接过去,呼噜呼噜的全吞下去了。
    她很鄙夷,说,瞧你长得芝兰玉树的,怎么吃相这么粗鲁。还有你,她指着我说,做这种食物出来,你这厨娘是怎么当的。
    我说,大小姐,你要是走我不留,你要是留,我就要动用武力了把你撵出去了。
    混账!她气吞山河一声吼,震得我的小屋抖三抖。
    东林和霄九赶着拍自己身上的灰,神棍端着粥喝的有滋有味的,丝毫没看见碗里新添了一味作料。
    我对霄九说,你捡来的,你送走。
    霄九为难的看看她又看看我,最后使了个隐身诀,遁了。
    我于是对东林说,你是仙人,把她给我移到郊外的乱坟岗去,听说昨天刚运到一批尸体,让她去跟他们做个伴。
    东林说,丁浅浅,我很为难,毕竟这样做有损阴德。
    于是,他也遁了。
    我朝神棍转过头,他抱着小乌龟已经没影了。
    这三个货,关键的时候一个也指望不上。
    我只好亲自出马。
    待我把气势做足的时候,女子却低眉顺眼的跟我赔不是了。
    不知道姐姐这里是仙人府邸,适才是瑾儿冒犯了,还望仙人不要介怀,瑾儿在这里给您赔不是了。
    说完,她朝我深施一礼。
    我有些懵,但本着吃软不吃硬的原则,于是很淡然的说,无妨,无妨。
    她说,姐姐这里这么粗陋,我本以为是寻常乡野农家,却有眼不识泰山,刚才对姐姐不住,可瑾儿有难言之隐,姐姐可否一听?
    我对咬文嚼字向来没有免疫力,因为听不懂,总有种想睡的冲动。
    但是,看她楚楚可怜的样子,想必故事很曲折,一般曲折的故事说书的要说个三天三夜的,我可不想陪她呆个三天三夜,于是对她说,你长话短说。
    她也不生气,自己找了个凳子坐下,开始文言文轰炸的节奏。
    通过蒙和猜,我明白了故事的大概,故事里她是折子戏中的女二,除了作妖促进男主女主故事发展之外,整个一个炮灰。
    我们的国家叫梁,上一代的君王膝下有三子,各有各的特色,各有各的阴谋,其中有一个,长的格外风神俊秀。
    一般风神俊秀的男子感情之路总是颇为曲折,因为他们总在爱情和事业之间摇摆不定。
    这个男子也不例外,除了拥有一个青梅竹马之外,还有一大堆的爱慕者。
    我们的瑾儿就是其中一个。
    她的父亲原本是二皇子的支持者,可是她却瞧上了风神俊秀的三皇子,于是她与父亲之间开始了第一轮无声的较量。
    最后,她用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把情报间谍工作做得滴水不漏。
    我觉得她把自己的吃里扒外形容的格外高尚,于是很不悦的哼了一声。
    她说,我原本有些动摇,毕竟这关系到我整个家族的命运,再说,父亲待我如掌上明珠,我如此对他,确实不该。
    我端着一杯水,听的很入戏,问了一句,既已知道不该,为什么还是做了呢?
    她说,三皇子说他最看重的品质是坚持不懈,我如此半途而废,岂不是让三皇子笑话。
    这脑回路,可真够清奇的。
    作者:素沫儿姑姑 时间:2017-02-16 19:15
    接着出现了一个大事,三皇子要选妃了,瑾儿作为候选人,兴奋的等待翻牌子。
    可是,三皇子像是失了忆,把瑾儿的存在完全忘了,选了自己的青梅竹马。
    瑾儿很灰心,准备放弃了,最后问三皇子是为什么。
    我不问也知道三皇子定是花言巧语,说一些虽然你不在我身边,但是我心里永远有你的位置这样的屁话。
    瑾儿说,三皇子当时很诚恳,把自己对青梅竹马的爱情说的地动山摇,然后说此生只爱她一人,生同寝死同穴,白首不相离。
    我很惊讶。
    然而让我更惊讶的是……
    瑾儿说,她听完之后忽然豁然开朗,誓死追随三皇子左右,再也不会出现灰心丧气等负面情绪了。
    我说,这是为什么啊?
    她说,因为三皇子重情啊,现在他这样对别人,等有朝一日,他一定会这样对我的。
    这脑回路,可真的够离奇的。
    这个时候,青梅竹马的男二出现了,痴情男化作抢亲小分队,把三皇子的准王妃给绑了。
    三皇子日日愁眉不展,发誓要踏平男二的大本营。
    瑾儿这时候落井下石了一番,把青梅竹马给三皇子的信件截留了。
    我说,你总算干了一件对的事。
    可是,瑾儿很苦恼,三皇子日日对镜思人,眼看人比黄花瘦了。
    于是她日日洗手作羹汤,争取早日把女主给取代了。
    只是,女主和三皇子历尽一番千辛万苦终究是团圆了,瑾儿截留信件的事也东窗事发了。
    这时候,三皇子要杀了瑾儿以泄私愤,被善良可爱的女主拦住了。
    女主说,瑾儿姐姐虽然做了错事,但是她已经知道错了,在我不在的时间里,都是她陪着你的,我还是十分感激她的。
    三皇子说,永远不会有别的女人能取代你的位置,对我来说,没有你的陪伴,我日日如同行尸走肉。
    两个人情话说的肉麻,忽视了趴在一边听的肠子都要打结的瑾儿。
    瑾儿说,她当时恨不得三皇子一剑把她杀了,也好过把心给一点点的凌迟了。
    最后,瑾儿入了空门,带发修行,准备四大皆空了。
    可是,三皇子的局势很不利,瑾儿的父亲准备发生政变了。
    这时候,女主来求瑾儿,姐姐如能保住三皇子,她愿意把王妃的位置腾出来让给她。
    瑾儿心动了,再次做起了间谍工作,把她父亲的军事部署图给偷了。
    最后,毫无悬念的,三皇子赢了,瑾儿的父亲连同全部的叔伯兄弟们都英勇的献身就义了。
    瑾儿以为她的牺牲足以唤起三皇子对她的爱了。
    可是,三皇子说,你只是一个摆设,我永生永世都不会踏进你的闺房半步的。
    三皇子说话很算话,真的没有踏进瑾儿的闺房半步,瑾儿作为王妃成了一个笑话。
    而且,三皇子日日在寻找自己的青梅竹马,连节假日都没停息过。
    瑾儿这时候怀孕了。
    我很惊讶,没有男人,女人难道可以自己受孕吗,这是不是叫做自体受精呢?
    瑾儿说,三皇子不过来,她可以过去啊,三皇子不喜欢她,可是身体还是需要女人的,一杯酒,一包春药,足以让三皇子播下种子了。
    我说,这的确是立竿见影的好办法。
    怀孕的瑾儿得到了三皇子的一点优待,具体就是让厨房炖汤的时候多给她一碗,碰巧偶遇的时候,说几句天气很好之类的废话。
    就这样,瑾儿已经满足了,满心欢喜的等着做孩子他妈。
    可是,女主这时候回来了,依旧是善良的小白兔。
    她哭着对瑾儿说,姐姐,我舍不得三皇子,只要能让我留在他身边,我做什么都愿意。
    瑾儿当然不同意,身边放一定时炸弹,我是想死还是想活?
    可是,女主暗度陈仓,买通下人做了三皇子府上的一个使唤丫头。
    三皇子和女主还是有心灵感应的,在女主有意无意的犹抱琵琶半遮面后,终于相见了。
    三皇子觉得瑾儿阻拦他和女主见面是人神共愤,天地不容的,于是想废了瑾儿的王妃让她滚粗了。
    三皇子对瑾儿说,她为我付出了那么多,你为我做过什么,竟然妄想占着她的位置。
    三皇子你是失了忆吗,瑾儿为你做地下工作,死了一户口本,你竟然说她“你为我做过什么”,这么歪曲事实真的好吗?
    女主很善良的说,怎么说她也怀了你的骨血,王妃的位置我不稀罕,只要你生生世世陪着我,我就知足了。
    于是,三皇子把瑾儿禁足了,然后和女主花前月下,月下花前了。
    时间一晃过去三年了,瑾儿的儿子三岁了,女主的儿子也三岁了。
    不要对时间吹毛求疵,反正三皇子的儿子们都是亲生的。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素沫儿姑姑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14天 / 跨度184天】
    • 开贴:2017-02-16 19:11
    • 更新:2017-08-20 00:59
    • 阅读:56962 回复:2110 楼主:1131
    • 字数:约284千字
    • 图片: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