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拯救女二的一千种方法 爆笑

  • 首页
  • 上一页
  • 10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素沫儿姑姑 时间:2017-11-24 19:41
    1
    作者:素沫儿姑姑 时间:2017-11-24 21:05
    !!
    作者:素沫儿姑姑 时间:2017-11-25 00:20
    1
    作者:素沫儿姑姑 时间:2017-11-27 19:03
    抚琴事件过后,小姐一直萎靡不振,有时候还发很大的脾气,比如我刚进来,她就说,谁让你进来的?于是我默默的出去了,她又说,谁让你出去的?我很有眼力见的靠在门框上,一边嗑瓜子一边等着下一个冤大头,梁山伯。
    小姐说自己想吃李记的包子,于是梁山伯屁颠屁颠的翘了课,花了两个时辰揣着包子回来了。小姐看了看包子,嫌弃的说自己又想吃桂花糕了,于是梁山伯又花了两个时辰去买来了桂花糕。小姐又看了看桂花糕,嫌弃的说自己又想吃枣泥糕了,于是梁山伯又花了两个时辰往返了山下一趟,这次没带来枣泥糕,当然了,谁家的糕点铺子半夜开门啊?
    这样的事件层出不穷,我劝小姐不要太作。小姐反问我,我这是作吗?旁边的梁山伯赶紧回答,当然不是,英台只是挑剔了一点……小姐一瞪眼,梁山伯马上改口,英台只是真性情了一点……于是,真性情的小姐让梁山伯去把一个破了口的空缸填满,还必须在日落之前。梁山伯很纳闷,这是为啥呢?小姐又是一瞪眼,我真性情啊,你不想干吗?不干我要生气了!
    于是,苦逼的梁山伯开始研究怎样违反大自然的规律,让水在破洞之前不再流动,还没等他研究出来,自己就被水浇成了落汤鸡,继而发热感冒,足足喝了一个月的汤药才好。梁山伯一病倒,小姐就找不到发泄的对象,于是,屋里的瓶瓶罐罐,汤汤水水,笔墨纸砚就都遭了殃。我劝小姐悠着点,这都是真金白银买来的,坏了多可惜。小姐考虑了半天,觉得我说的很有道理,于是就连着折磨了我三天,美其名曰,这样坏了就不可惜了。
    唉,自作孽不可活啊!
    转眼日子到了七夕,牛郎织女相会的日子,书院里一派蠢蠢欲动的气息,男男之间暧昧的气氛流动的格外的欢快,大家都心照不宣的在某处私密的小院集合,跟随不同的姑娘进入不同的房间,后面有妈妈欢快的招手绢,客官吃好玩好啊,记得下次再来呦。
    梁山伯那天得了几个姑娘的香囊,让我很是意外,后来想想,他虽然家世不行,但人长得不错,更兼性格随和,课业上也算上进,总的来说,是个潜力股,很有升值的空间。可是,他从早上一直郁郁寡欢,像是存了不见光的心事,呆呆的一个人出神,眼睛随着小姐进进出出,但只要小姐一看过去,马上像是惊弓之鸟,弹跳力绝佳,能从窗户直接弹跳到外面的石头上,然后被光荣的摔了个狗吃屎。
    我有点看不过去了,少年怀春虽然很浪漫,但不利于剧情开展了,若是梁山伯一直搞暗恋,不戳破那一层窗户纸,那最后的两只蝴蝶该怎么办呢?
    我说:“梁公子,过节的日子怎么不约我家少爷出去逛逛呢,听说后山新开了一种花,红红的喜人,茎上带刺,当地人唤作月季,其实那是玫瑰,是爱情的象征,听说两个相爱的人……”
    梁山伯红着脸打断我对玫瑰的推销,“过节,过什么节,中秋节还没到,小蓝你是不是记错了?”
    我撇嘴,梁山伯啊梁山伯,何必欲盖弥彰呢?大家心知肚明,就不要搞你猜我猜那一套了,何况,刚过去的那个人分明对你说,梁山伯,今个七夕,要不要一起去找姑娘?包场有优惠哦……你能当没听见吗?
    为了让梁山伯打消对小姐男人身份的顾虑,我劝他说:“其实节日都是一种借口,目的是为了拉动经济增长,顺带着活跃一下民众的气氛,你比如劳动节是为了劳动吗?中秋节是为了吃月饼吗,国庆节是为了放假吗?哦,国庆节真的是为了放假的,所以,七夕节就只能为了爱情吗,不,是为了找个由头相聚而已,当然还有消费,你没看到今天的荷包都卖断货了吗?这都是七夕节的附加产品……”
    梁山伯听的云里雾里,两眼发直,但本着不能轻易不耻下问的读书人的高贵气度,他并没有向我追问,什么是国庆节,国庆节为什么放假,消费为什么能拉动经济增长,经济增长那么重要吗这些问题。最后,我成功的说服了他,也不能这么说,只能说我们心有灵犀一点通,他成功的摧毁自己最后一点良知,去约小姐过七夕了。

    作者:素沫儿姑姑 时间:2017-11-27 19:08
    1
    作者:素沫儿姑姑 时间:2017-11-27 20:55
    !!
    作者:素沫儿姑姑 时间:2017-11-27 22:03
    !!
    作者:素沫儿姑姑 时间:2017-11-27 23:07
    作者:素沫儿姑姑 时间:2017-11-30 11:07
    然而小姐却不在房里,而且不在她可能去的任何地方,这让梁山伯很沮丧,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快要抽没了,我忙给他鼓劲,你看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丝毫没有落雨的迹象,天公如此作美,你道是为何?这是上天在给你……
    我话还没有说完,上空“霹雳”一声雷响,紧接着大雨哗啦而下,瞬间就让屋子旁边的我刚种的小白菜夭折了,我目瞪口呆,下半句想咽回去已来不及了,“在给你加油打气呢……”
    梁山伯却脸色一变,拿起身边的伞就冲到雨里,大声对我说:“我去给英台送伞!”
    “哎……”我想叫住他,可他的速度委实太快,我的“哎”还没开始叫,他已经窜到一百米开外了,要是旁边有障碍的话,他已经平了刘翔的记录了。
    我很是纠结,梁山伯随手拿的伞正是小姐的,这倒不打紧,打紧的是这是小姐装逼的太阳伞,上面都是蕾丝小花边,如果装逼的话是一百分,挡太阳的话是六十分,如若是要挡雨,那就是傻子神经病加二百五了。
    想了又想,我还是决定去给他们送伞,原因无他,如果小姐被淋了雨生了病,本没有什么,因为还有梁山伯病床前嘘寒问暖,熬药煮粥,和我的关系不大。可是如果他们俩个都淋了雨生了病,那就关系大了,嘘寒问暖我可以省略,但熬药煮粥却是躲不过去了,所以,为了自己,我拿起另一把伞冲到了雨里。
    人生中最爽的事我不知道是什么,但自己撑着伞优哉游哉的走,旁边的人抱着头乱窜着躲雨,这让我心情大好,对着前面的人喊道:“别跑了,前面也在下雨,不如……”我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十个人冲着我的伞而来,瞬间就把我挤成了纸片,他们一边挤一边跟我道谢:“你真是个好人,好心的提醒我们前面还在下雨,让我们进来躲雨。”我欲哭无泪,大哥们哪,你们的动作太快了,脸皮太厚了,我本是想说,前面也在下雨,不如你们享受下雨的过程……
    好不容易离开了是非之地,我抱着胳膊搂着伞艰难的前行,没办法啊,胳膊被挤疼了,腿快被挤折了,伞,拿不动了。
    雨水很密,我走着走着就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满目的竹叶在雨里沙沙作响,幽静的屋子里传来几声琴声和棋声的碰撞,外面摆着竹椅石凳,旁边还放着一只小乌龟,正在树叶下闲闲的躲雨,见到我,弓起身子冲我打了个招呼。
    我很惊奇,书院几时有如此装逼的地方了,我以为大家都会在空地里种点小白菜,向日葵什么的,就算装逼也种点月季,夹竹桃来观赏,没想到,有人会种满湘妃竹,这倒没什么,个人爱好么,关键是这地我没来过,换言之,我迷路了,怎么走进来的不知道,怎么走出去更不知道,不过,幸好,这里有一个熟人。
    只见青石的台阶前,小姐寂然而立,凄然的脸上都是水,不知是泪水还是雨水,身上的长袍被雨水打着,像是在免费洗衣,但跟洗衣相区别的是,人还在里面。我心里一惊,赶紧把伞移过去,想要提醒小姐,下雨天莫要搞行为艺术了,会伤风感冒的。
    小姐对我忠心救主的行为根本是视而不见,自顾自念叨着什么。我凑近仔细听,只听到一句话:“既然你如此无情,为什么先前在庙会上要来找我说话,你知不知道,当时我有多欢喜,我以为你对我有意,所以我求爹爹让我来这里读书,我拼着女儿家的名誉不要,想要来见你,我以为你也是欢喜的,可是,你,你却……”
    后面的话我没有听清,但我明白了,里面的肯定是小姐的心上人,梁山伯的情敌,书院那个教抚琴的夫子,小姐口中的“你”。
    学生立门前,我只想到一个成语,程门立雪,但人家是为了求学,尊敬师长,小姐好么,泼天的大雨里立于夫子门前,完全是为了爱情,这让我浑身有些发抖,因为雨大了,我半边淋湿了,再加上一阵小西风,我手臂上都快起鸡皮疙瘩了。
    我劝小姐:“咱……咱走……走吧,快冻……冻死……啦……”不要怪我忽然结巴,实在是太冷了,但小姐依然无动于衷,也不是无动于衷,她一把夺过雨伞,盖在了她自己的头上,任凭我抖在风里雨里。
    唉,奴才的日子不好过啊!万恶的封建社会啊!
    就在我快要抖成癫痫的时候,前面的门忽然开了,一个人走了出来,长身玉立,一身的青布长袍,手里拿着一枚白色的棋子,他的脸掩在阴影里,看的不是很真切,但可以感觉到,这是一个美男子,丝毫不逊于那个霄九的美男子,与别人不同的是,他一身的气质让人神清气爽,感觉前面立着谪仙人。
    只听他开口:“外面冷,进来吧。”声音很是清越,有灵石相撞的清越,让我一把推开他闯进去,奶奶的,都淋死我了,还讲什么客套和审美!
    万没想到,屋里还有一个人,他看见我进来,嘴巴鼓成O形,手里拿着一枚黑色的棋子,饶是这样,他依然算得上我见过的最帅的中年大叔,比赵文瑄有味道多了。
    神棍:你才中年大叔,你全家都是中年大叔!



    作者:素沫儿姑姑 时间:2017-11-30 11:12
    1
    作者:素沫儿姑姑 时间:2017-11-30 12:45
    1
    作者:素沫儿姑姑 时间:2017-11-30 19:03
    就在小姐手端茶杯,以标准的淑女坐姿优雅的品茗的时候,我还拖着长长的水渍在地上行走,心里对小姐光速的优雅很是羡慕,同时心里也很纳闷,她是怎么在几秒之内把衣服甩干的?后来,当小姐离开的时候,她所坐的竹椅下有一滩可疑的水渍,这更让我佩服了,小姐真是能忍啊!
    我打量了一下在炕上对弈的两人,黑子白字交汇间,两人的模样都是极其的出挑,动作都是极其的装逼,用一句古龙的话,风云交汇间,二人坐着不动,只闻有风吹过,衣袂眼角过处,都是高处不胜寒的寂寞。我又看了看小姐,她正痴痴的朝着棋盘望,不说话也不动,也不知是在看棋还是在看人,眼角眉梢过处,都是世人不懂我的寂寞。
    我决定帮小姐一把,虽然她的眼光堪忧,没有瞧上那个开门的绝色小鲜肉,反而对坐着还嫌累的那个糟老头(神棍:你才是糟老头,你全家都是糟老头!),不,是中年大叔情有独钟,但我还是决定帮她,原因无他,小姐再不走,就要错过饭点了,在一天两顿的情况下,错过一顿,我的胃会以整夜的疼痛来折磨我的。
    我对着那个中年大叔作了一个揖,说:“夫子,可否借一步说话?”
    他很惊讶,一手指着自己的鼻子,另一只手去捞马上要掉到地上的棋子,然后以高难度的姿势斜着看我,诧异的说:“你是在跟我说话?”
    废话,我不跟你说话跟谁说话,但本着别人的地盘别人做主的原则,我笑着回答:“当然,这屋里还有另一个夫子吗?”
    我反问的理所当然,在我的印象里,夫子哪怕学问不高,但年纪一定要高,尤其是声名在外的半山书院,夫子平均年龄五十九,在这个年纪越大越值钱的书院,面前的中年大叔还拖了平均数的后腿,所以,我极其的肯定,那个小鲜肉绝对不可能是书院的夫子。
    可是,出乎我意料的是,那个小鲜肉斜觑了我一眼,竟然对我说:“当然,还有一个。”
    我很惊讶,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中年大叔就抬脚向外走,见我不动,愠怒的朝我回头:“丁浅浅,你刚才说借一步说话,还不跟上!”
    我忙急急地跟上,一边走一边纳闷,他怎么知道我叫丁浅浅的?
    中年大叔很理所当然:“你不叫丁浅浅吗?”我是叫这个名啊,可你怎么知道的呢?
    他再次理所当然说:“这重要吗?你的名字很见不得人吗?”
    胡说,你的名字才见不得人,你全家的名字都见不得人!
    “这就是了,名字就是被人叫的,你不用感觉自卑。”他一边靠在廊柱上,一边掏出一包瓜子,然后递给我,“五香味的。”
    我捡了一颗放进嘴里,味很正,然后又捡了两颗,三颗……,再然后,我就忘了他刚才说的那句话,好像还有别人这么说过,到底是谁呢?
    我一边嗑着瓜子一边想着该怎么开场,想了半天,决定先拿花木兰举例,我问他知道花木兰吗?他点点头说知道。
    我说:“花木兰替父从军,可谓是千古佳话,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你说为什么花木兰从军这么多年,没人发现她是女的呢?”
    中年大叔很快的给出答案:“很简单,她长得丑喽……”
    我怒了,花木兰可是我偶像,你怎么能这么侮辱她?
    中年大叔又很快的给出另一个答案:“很简单,其他人要么是近视,要么是白内障,要么就是瞎子,或者他们集体癔症了,一癔症就是好多年……”
    我又怒了,从军的都是十七八的小伙子,怎会有那么多人近视白内障,欺负我没有常识么?
    中年大叔也不淡定了,“丁浅浅,你到底要跟我说什么,别拐弯抹角了,你没那本事!”
    好吧,我开门见山,问他:“你觉得祝英台怎么样?”
    “祝英台?”他迷惑的皱了一下眉,说,“你说的是欧阳霁月吧,她改名了?”
    果然,他知道小姐是女的,这就好办了,我决定直接出击:“你喜欢欧阳霁月吗?”
    他摇摇头,“不喜欢。”
    我急了,你怎么能不喜欢呢?他反驳我,我凭什么要喜欢呢?
    你为什么要不喜欢呢?
    我凭什么要喜欢呢?
    你怎么能不喜欢呢?
    我为什么要喜欢呢?
    ……
    最后,我们两个靠在廊柱上呼呼喘气,不喘不行啊,重复的话说了几百遍,是个人都会口干舌燥加力不从心的。
    我沙哑着嗓子继续劝他:“你瞧,小姐那么喜欢你,抚琴的时候你没感觉到吗?那天小姐的手都磨出血泡了,可是养了好多天才好呢,今天,她为了你在雨中淋着,你就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的感觉么,虽说她的官配是梁山伯,你可能只是个炮灰,但现在小姐对你正在兴头上,你就回应她一些,不然她不走,我没法吃晚饭的……”
    中年大叔打断我:“欧阳霁月喜欢的是屋里的那位,东林,我是督学,督学,来检查工作的高官,丁浅浅,你没看出我的高官气质么?”
    靠,原来张冠李戴,弄错对象了,我回头看了一眼,小姐的眼睛就差胶在屋里那位的身上了,连眼珠都舍不得眨一下,果然,小姐的眼光还是在线的。
    不过,这位高官,你的气质真的隐藏的很深,还有,你见过有哪位高官靠着廊柱嗑瓜子的,还都是五香味的。
  • 首页
  • 上一页
  • 10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素沫儿姑姑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223天 / 跨度341天】
    • 开贴:2017-02-16 19:11
    • 更新:2018-01-23 19:44
    • 阅读:114670 回复:3239 楼主:1791
    • 字数:约478千字
    • 图片: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