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拯救女二的一千种方法 爆笑

  • 首页
  • 上一页
  • 38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素沫儿姑姑 时间:2017-06-19 20:32
    @雪莱肉丝面 2017-06-19 19:51:19
    评论 素沫儿姑姑:萧景石会不会把云三错认为丁浅浅了?
    -----------------------------
    不是,是云香要暴露了
    作者:素沫儿姑姑 时间:2017-06-19 21:18
    55555
    作者:素沫儿姑姑 时间:2017-06-19 22:08
    55555
    作者:素沫儿姑姑 时间:2017-06-20 00:31
    55555
    作者:素沫儿姑姑 时间:2017-06-20 10:15
    55555
    作者:素沫儿姑姑 时间:2017-06-20 11:26
    @虚空闪电 2017-06-20 10:33:49
    楼主,写得挺好的,加油努力不要放弃。
    -----------------------------
    前一秒我真的打算放弃来着……
    作者:素沫儿姑姑 时间:2017-06-20 12:08
    我问霄九他们俩去哪儿了?
    他说:“孤男寡女,干柴烈火,我哪知道他们去哪儿了?”
    得,你不知道就不知道吧,干嘛前面加那些定语呢,搞得好像他们俩去偷情去了?
    想到这里,我忽然一激灵,看向霄九的眼光有些怀疑。
    霄九顶着我怀疑的目光安然的吃菜,喝酒,丝毫没有受一丁点的影响。
    也对,依着他的厚脸皮,就算他当场被媳妇捉奸也会慢条斯理的穿衣服的。
    云香忽然扯了我一下衣袖,悄悄的说:“我刚才看见萧公子是被人拖走的。”
    很明显,能在这里明目张胆的拖人的肯定不是一般人,很大程度上就是这家的主人,昌济门的主人,老侯爷,的属下。
    霄九叹了一口气,说:“好吧,告诉你吧,他们把他俩放到隐蔽的房间,又点了一根催情香,那房间通风效果很差,估计这会催情香已经起作用了,他们把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了。”
    我怒道:“你们怎么这么无耻!”
    霄九悠然的咂了一口酒说:“现在你知道了,如果阻止还来得及,不过我提醒你,那间房间外面有六个壮汉,都有人命在身,你到时候仔细着点,别被他们打死了。”
    我的气焰一下子下来了,心里安慰自己:“算了,就当自己没听见,刚才我要干什么来着,对,要剥螃蟹,我多吃一个螃蟹,他们这里就穷一点,估计害人的时候就没有这么目中无人了。”
    我一边剥螃蟹一边抖,抖着抖着衣服上就沾满了油渍。
    我看向玉香,她咬着嘴唇说:“姑娘,对不起,我手抖了。”
    好吧,我原谅你了,你把一整盘子的菜汤都倒在我身上,手真是抖的厉害。
    玉香要陪我回去换衣服,我说无妨,等吃完以后再换吧,一点油渍不算什么的。可是她坚持要换,我看她似乎有话要说,于是就顺水推舟的陪她一起走了。
    她果然有话要说,她给我讲了一个故事,那个故事的女子是个童养媳,后来被卖了当丫鬟,再后来就被主子看中了,要暖床。那女子拼死不从,最后被人下了迷药生米煮成了熟饭,主子安慰她要纳她为妾,她拼死不从,最后上吊自杀了。
    我听了很难过,这主子是有多丑才能让人宁愿自杀也不愿意做他的妾,难道是丑绝人寰的丑?
    玉香一愣,对我说:“姑娘,重点不是那主子丑不丑,而是那女子最后自杀了。”
    我知道啊,那还是因为主子丑嘛,不丑为什么要自杀呢?或者是因为,他床上不举让这女子对以后的生活太绝望了?
    玉香咬牙切齿的说:“姑娘,那女子自杀了,她自杀了,现在你们把云三小姐和萧公子放在一起,云三小姐是个烈女子,一定也会自杀来证明自己的清白的!”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心里冒出久违的一股侠气,转身就想找霄九问清楚他们人关在哪里,然后我和玉香前去送死。
    可是,我一转念,萧景时好像说过,他也想洞房,可是始终没洞房成,那是不是说明,云三小姐也很安全呢?



    作者:素沫儿姑姑 时间:2017-06-20 12:43
    55555
    作者:素沫儿姑姑 时间:2017-06-20 13:36
    55555
    作者:素沫儿姑姑 时间:2017-06-20 14:40
    55555
    作者:素沫儿姑姑 时间:2017-06-20 16:37
    55555
    作者:素沫儿姑姑 时间:2017-06-20 17:28
    55555
    作者:素沫儿姑姑 时间:2017-06-20 18:16
    55555
    作者:素沫儿姑姑 时间:2017-06-20 20:18
    见我犹豫,玉香没有继续坚持,说回去为我沏茶醒酒,就匆匆忙忙的走了。
    我很内疚,能不内疚吗?玉香作为局外人都能打抱不平,我却……
    走着走着,我忽然醒悟,我他妈的算什么局内人,人家绑人的时候又没跟我打招呼,我这么一大活人被人家赤裸裸的无视了,所以,我内疚个什么劲,又不是我的错!
    我极力这么说服自己,自己给自己洗脑,等走到房间的时候,心情已然好多了。
    玉香没有在房里,只看见一盏茶,还冒着热气,应该是刚沏的。
    我边喝茶边等玉香,想等她回来再安慰一下她,女人和女人不一样,男人和男人也不一样,说不定云梦华和萧景时春风一度后就相互看对眼了,两厢衷情,分也分不开,我们何必杞人忧天,庸人自扰呢?
    可是,我没有等到玉香,因为我睡过去了。
    我睡着前的最后一个念头是,这是什么茶,怎么比酒的后劲还大,才喝了七八口就能不由自主的趴下?
    等我醒来的时候,天忽然变得很亮,前面坐了一圈的人,左边两个是东林和神棍,右边两个是霄九和侯爷,中间还有一个太师椅,上面搁着一个人,之所以说是搁着,因为那个人肚子上插着一把刀,头上还冒着血,想必是刚死不久的。
    之所以说是刚死不久,因为整个屋子里都是血腥气,为了遮挡血腥气,连着摆了十个香炉来掩盖,但还是掩盖不住。
    我很纳闷,为什么不把人抬出去呢,难道摆着是为了凑人数的?
    而且,这里这么小,却点了数十盏灯,稍微一个倾斜了就能酿成一场大火灾,真的有必要点这么多吗?
    如果说前面的一切很诡异,但更诡异的是,我的脖子前面横着一把钢刀,锃明瓦亮,是把好刀。
    天啊,我又被人挟持了,这已经是这几天的第四个了,如果说前面的三个还有情可原,可这第四个挟持我是为什么,我刚才明明还想安慰她来着?
    东林对我后面的人说:“玉香,哦,你应该不叫玉香,玉香应该早被你给杀了吧?不得不说你们走了一步好棋,借着丁浅浅打入我们内部,想着趁势瓦解侯爷的昌济门,只是你太心急了,还是怪你太贪心了,在还没有完成自己任务的时候就想着立功,想打乱我们撮合云梦华和萧景时的计划。所以,你在还没有查清你们的人是不是暴露了就急着接头,被侯爷发现正好一网打尽,这怪不得别人,只怪你太急功近利,更怪你选错了人,让丁浅浅勾搭萧景时,你怎么想的?简直像是用家里的烧火丫头勾引正房的少爷,胜算在哪儿呢?”
    我前面听得糊里糊涂,可是后面我听懂了,东林是在嘲笑我,要不是我现在骑虎难下,我怎么也得回敬他一下。
    这时,我听到一个沙哑的声音,正在我的脑袋上方,她说:“今天我进了你们设的套,我认栽,可我不明白,你们是从什么时候怀疑我的,难道就因为我让丁浅浅这蠢丫头接近萧景时,你们就开始怀疑了?”


    作者:素沫儿姑姑 时间:2017-06-20 20:21
    55555
    作者:素沫儿姑姑 时间:2017-06-20 20:22
    我本来不想说的,可人一天天减少是为什么?为什么?
    作者:素沫儿姑姑 时间:2017-06-20 20:27
    还有整天发广告的,简直快气死我了,本来人就少,他们还整天要我花钱买流量,花钱顶帖,我这个小说有这么需要用钱买点击量吗?有吗?
    作者:素沫儿姑姑 时间:2017-06-20 21:30
    55555
    作者:素沫儿姑姑 时间:2017-06-21 11:06
    55555
    作者:素沫儿姑姑 时间:2017-06-21 12:59
    东林摇摇头说:“当然不是,你还记得刚见到你时我看见的那幅画吗?整个屋子的摆设朴素单一,但只有墙上的那幅画,虽说不上价值连城,却称的上颇有收藏价值,如果我没有猜错,那是御画国手晏道子所做,你却说那是从集市上几个铜板换来的,这种欲盖弥彰的做法真的算不上上策,你大可以说这是你在宫里的时候,晏道子倾慕你的姿色,硬塞给你的,因为他十分爱好女色,这一点可以说的通的。”
    后面的人顿了好长时间,那沙哑的声音才又响起:“你就是因为这个才怀疑我的?或者那幅画是赝品也说不定,你怎么那么肯定那就是晏道子的真迹?”
    东林还没说话,神棍插嘴了:“他有一段时间喜欢晏道子的画,花重金收藏了一幅,后来发现是赝品,所以,就修炼了一门法术,专门鉴定画作的真伪,我不敢说他的鉴定绝对正确,起码到现在还没有错的,为此他砸了好几家古董行的招牌,现在人家还写着他和狗免进呢。”
    东林咳嗽一声说:“说正题!”
    神棍很委屈:“我一直说的就说正题啊。”
    好吧,在揭人短处,落井下石这方面,神棍可是当仁不让的专家学者。
    东林为了维护自己的形象,继续发挥自己的口才优势,他说:“那幅画的真伪只是让我怀疑你,真正肯定你不怀好意的恰恰是那幅画所做的图景,你应该记得,那幅画是在望月楼所做,画的是雨后初晴的一塘荷花,水光潋滟,山色空蒙,花色鲜明,他在用色方面极为大胆,用了三种颜色就把山的飘渺,水光之色,荷花与绿叶之间的分别画的清清楚楚,而且他的技法使用了最新的一种叫做抽象和现实结合的画法……”
    这次轮到神棍咳嗽了,他说:“说重点。”
    好吧,东林明显跑题了,现在我知道那几家古董行为什么这么嫌弃他了。
    东林正了正身子继续说:“晏道子有个习惯,凡是入画的,他必然会写实,比如牡丹上飞来一只蜻蜓,就算只停留了一会,他必然会把它画出来,而且一分不差,好像后世把这叫做强迫症,强迫症是一种病,它分为轻微,严重和非常严重三种,像晏道子这种,已经到了严重的地步,万一这只蜻蜓在他画的时候飞走了,他一个月都会提不起神来,看见蜻蜓都会停下来仔细研究研究,是不是当时飞走的那个。”
    这时候,座位上的侯爷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见众人望他,他不好意思的说:“强迫症,不好意思,听到不感兴趣的内容都忍不住打哈欠,对不住了,我已经很想控制了。”

  • 首页
  • 上一页
  • 38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素沫儿姑姑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17天 / 跨度188天】
    • 开贴:2017-02-16 19:11
    • 更新:2017-08-23 23:44
    • 阅读:59099 回复:2154 楼主:1165
    • 字数:约291千字
    • 图片: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