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白话历史人物—在轻松幽默的氛围中了解名人

  • 首页
  • 上一页
  • 10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caniforget999 时间:2018-10-24 23:26
    南朝宋武帝刘裕——一个时代的开创者(三十)
    刘毅与刘裕,既有明争又有暗斗。徐道覆破何无忌,刘毅置刘裕好心劝慰不理,执意起兵讨伐,结果却大败而归,面子里子全输了。刘裕主持建康保卫战,后又在雷池、左里两战两捷,都和刘毅没半毛钱关系,这已经让刘毅在和刘裕的争斗中处于下风的下风。就这样,刘毅还不甘心失败,积极寻找机会咸鱼翻身,同时嘴上还不肯示弱。
    刘裕从左里凯旋回京,晋安帝在建康城西池举办大型酒会,为刘裕庆功。席间晋安帝要求大家赋诗。这种场合大老粗刘裕显然刷不到存在感,而刘毅却露了一手,他赋诗道:“六国多雄士,正始出风流。”言下之意你刘裕是六国,打仗你厉害;我刘毅是正始,有的都是名士、文化人!不过刘毅似乎没弄明白一点,文化人要和大兵斗,怎么打得过?
    这次西池会之后不久,刘毅召集一批朋友到自己家做客,刘裕也来了。酒足饭饱之后,大家乘兴玩两把,掷骰子赌钱,一把几百万输赢。
    当时的掷骰子赌钱,估计是这样的:一把掷五个骰子,骰子可能和现在的一样都是正方体;每个骰子上有一面名为“卢”,图案可能是龙虎之类,表示最大;有一面名为“雉”,图案可能是山鸡,表示第二大;其他几面名为“黑犊”,图案可能是黑色小牛,表示什么都没有。有卢的就赢了,大家都有卢,就比谁卢的数量多。大家都没有卢就比雉。都是黑犊就打平。
    前面几个掷骰子的全都是黑犊。轮到刘毅时掷出了雉,刘毅开心地把外衣都脱了,起身离开座榻,围着坐席绕圈,手舞足蹈,还挑衅般地对其他人嚷嚷道:“不是我掷不出卢,只是根本不需要卢就能赢!”
    刘毅似乎得意得太早,他忘了刘裕还没掷呢。
    刘毅夸张的表现让刘裕很来气,不过刘裕不动声色,拿起骰子攥在手心里摇了很久,对刘毅说:“那就让老兄我来试试吧!”说完掷出骰子。有四个骰子都是黑犊,还剩最后一个,在场子中转个不停。只见刘裕大喝一声,骰子停了下来,偏巧就是一个卢!
    刘毅气得脸都黑了。不过刘毅肤色黑,生了一张黑脸,所以再怎么生气也看不出脸色有什么变化。刘毅强忍着怒火,用缓和的口气说:“我就知道靠几个雉赢不了你啊!”
    卢循被平定后,刘裕用庾悦做了江州刺史。刘毅想东山再起,就得在军队上做文章。经过朝中同党的运作,刘毅获得了都督江州诸军事的职务。刘毅来到寻阳,因原来刘毅没发达时,曾和庾悦有过节,就借机公报私仇,说江州南部还有很多不服官府管理的蛮族,自己主动要求镇守豫章,就把江州全部的部队都划拉到自己的麾下,还趁机把庾悦幕府中的所有官吏全部带走了。庾悦气愤难平,生气上火,背上长了个疮,不久就病死了。
    就在刘毅和刘裕关系微妙的节骨眼儿上,一个看似能让刘毅翻身的机会出现了。
    义熙八年(公元412年)四月,荆州刺史、刘裕的弟弟刘道规突然得了重病,无法坚持工作,刘道规上疏朝廷,请求解除荆州刺史的职务回建康。
    这真是天上掉馅饼,缺什么来啥。刘毅虽然有江州的军权,但他不是刺史,没有行政权,人事、财政全管不着,不能只手遮天。如今比江州地位更好的荆州有了空缺,刘毅当然不能让机会溜走。通过朝中谢混等人的帮助,刘毅成功得到了荆州刺史,都督荆、宁、秦、雍四州诸军事的职务。
    在这一过程中,刘裕的表现十分耐人寻味。
    荆州刺史意味着什么刘裕难道不知道吗?怎么可能!但是刘裕为什么不阻止呢?虽然朝廷中保皇党有一定的实力,但以目前刘裕在朝廷中的影响力,以及他那些党羽在朝廷中的势力,想要阻止刘毅的任命还是完全能够做到的。刘裕是希望刘毅可以回心转意,不要彻底滑向和自己作对的深渊?还是刘裕在欲擒故纵?就像当年郑庄公对待共叔段那样,等他“多行不义必自毙”?从现存的史料来看,还真不好得出结论。
    朝廷正式任命下达后,刘毅还不满足,他一方面上表要求把广州和交州的军权给他,另一方面表奏郗僧施为南蛮校尉和自己的后军将军司马,表奏毛修之为南郡太守。
    这种公然建立政治集团的作为,刘裕居然也同意了!
    刘毅又上表,表示自己将要去远方赴任,请求回一趟京口老家祭奠先人坟墓。刘毅从豫章回到建康,刘裕特地邀请刘毅一聚,双方在倪塘相会。按理说,这应该是一出很好的鸿门宴,但刘裕并没有这样做。
    刘裕已经久经考验的铁杆部下胡籓就对刘裕说:“大人您认为刘毅将来会甘心居于您之下吗?”
    刘裕沉默了很久,说:“那你说该怎么办?”
    胡籓说:“论战场上指挥千军万马,刘毅不如您;要论文化修养,您就不如刘毅,所以文人士大夫是倾向于刘毅的。我看刘毅肯定不会屈从于您,不如在这次宴会上杀掉他!”
    刘裕说:“刘毅和我有复兴晋室的大功,他还没有表现出什么严重的过错,我们怎么能自相残杀呢?”于是和刘毅欢宴而散。
    以刘裕这番言行来看,似乎刘裕还对刘毅抱有幻想。但是仔细推敲一下,连胡籓都看得出来的东西,刘裕还不明白吗?这还真是细思极恐啊,刘裕就是要等刘毅表露出可以运作的把柄,好有借口给刘毅致命一击呢。
    刘毅呢,可能前面的操作,自己要什么刘裕就给什么,让刘毅放松了警惕,以至于飞扬跋扈起来。刘毅不但把自己原来豫州刺史的属官全部带走,路过江州时还把江州的军队一万多人也全带走了。到了江陵,刘毅把荆州各级官吏来了个大换血,把自己的人安插到了各个位置上。这简直就是作死的节奏。
    巧的是,刘毅刚到荆州不久,水土不服,突然得了重病。刘毅身体似乎一直都不好。徐道覆打到寻阳的时候,刘毅原本早就想起兵讨伐,可那时也突发重病,所以一直拖到刘裕从山东前线返回建康后,身体稍有好转才率军出发。这一次的情形和那次差不多。
    刘毅这一病不要紧,刘毅的那些铁杆跟班不淡定了,都害怕一旦刘毅病逝,自己会被刘裕清算。郗僧施就劝刘毅把堂弟刘籓调到荆州做刘毅的副手,刘籓此时的官职是兖州刺史,驻扎在广陵。刘毅同意了郗僧施的建议,上表朝廷请刘籓来荆州。
    事情发展到这一地步,刘裕觉得戏演的差不多了,刘毅已经表演得足够了,是该收网了! | 604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10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caniforget999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267天 / 跨度771天】
    • 开贴:2016-12-12 13:17
    • 更新:2019-01-22 21:31
    • 阅读:29034 回复:736 楼主:685
    • 字数:约655千字
    • 图片:2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