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一次同学聚会后惹上的今生麻烦~~

  • 首页
  • 上一页
  • 108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大洪山花鼓城 时间:2017-08-08 15:19
    作者:大洪山花鼓城 时间:2017-08-08 16:09
    作者:大洪山花鼓城 时间:2017-08-08 16:59
    作者:大洪山花鼓城 时间:2017-08-08 20:59
    作者:大洪山花鼓城 时间:2017-08-08 21:41
    作者:大洪山花鼓城 时间:2017-08-08 22:44
    作者:大洪山花鼓城 时间:2017-08-09 08:57
    作者:大洪山花鼓城 时间:2017-08-09 10:05
    到了中午,湘菱哭喊着“饿了”,胡筱戏只好带他们一起去吃饭,文小誓远远的坠在他们后面,像一个鬼鬼祟祟的、失魂落魄的饿狼。
    胡筱戏带着孩子,穿过解放路,走码头街,来到襄王路,在路尽头靠近汉江大堤的地方看到前面有一家僻静的餐馆,门牌上写着“楚艺来香馆”,她不由得带领孩子走了进;只见干净的店铺内,墙上挂满了花花绿绿的各种楚剧脸谱,录音机的大喇叭里正放着《秦香莲》的楚剧,于是就走进去坐下,点了两个菜,眼泪禁不住先流了下来。
    孩子们没吃早饭,一个个像下山的猛虎似的,一阵狼吞虎咽。胡筱戏吃不下,就静静坐在位置上看着孩子们大快朵颐,脸上透着的幸福的笑意;她暗想自己前途未卜,不知道这次能不能冲破了家庭的羁绊,和心爱的人长相厮守了。
    文小誓悄悄站在店外的一棵香樟的树后,拿眼睛的余光,透过窗户玻璃往里面瞧,透过玻璃看到胡筱戏脸上朦朦胧胧的眼泪,不禁又一次心如刀割,泪流满面;他忍不住抬起袖子擦了一下四溢的眼泪,但他这个带有戏剧基本功的熟悉的动作,在胡筱戏明亮的大眼睛不经意的向窗外的一瞥中给敏捷的捕捉到了。胡筱戏不禁轻呼一声“小誓”,起身就往店外飞快地走出来。文小誓见胡筱戏突然好像发现了自己,不禁狠下心,轻轻一闪就失魂落魄地憋进了身后的一条小巷子里的电线杆后面。
    胡筱戏一出店就跑到香樟树下四下里张望,嘴里望着四周的背影,忙乱地喊着:
    “小誓,小誓,文小誓,文小誓……”
    胡筱戏狐疑地四周看了个遍,可哪里有他的影子?这时道情从餐馆里走了也来,胡筱戏不得又走回楚艺来香馆。文小誓便又从巷子里钻出来,站在更远的一颗香樟树的树影里向“楚艺来香馆”张望,胡筱戏假装起身,文小誓便紧张的躲了起来,胡筱戏便再不起身,只是失魂落魄地照顾着孩子们吃饭。
    作者:大洪山花鼓城 时间:2017-08-09 11:24
    作者:大洪山花鼓城 时间:2017-08-09 14:58
    作者:大洪山花鼓城 时间:2017-08-09 15:53
    作者:大洪山花鼓城 时间:2017-08-09 16:54
    作者:大洪山花鼓城 时间:2017-08-09 21:07
    作者:大洪山花鼓城 时间:2017-08-09 22:54
    作者:大洪山花鼓城 时间:2017-08-09 23:07



    作者:大洪山花鼓城 时间:2017-08-10 09:49
    她实在是欲火难禁,她使出浑身解数,可“翰墨先生”仍然没有反映,她无奈地骑在翰墨的腰间,手用扶住他的下体,对准自己下体疯狂做着前后耸动的动作,来满足自己无法遏制的欲望……
    “吖子,别弄了,我已是个不中用的男人了。”
    “翰墨先生”忽然语调清晰的说道,原来在“翰墨先生”迷迷糊糊地看到湘菱在面前露出她娇美性感,弹性自由的年少身体,碰到她细腻嫩滑的晶莹肌肤时,他的酒已经全吓醒了。这样的身体让他无法拒绝,所以他不由得任湘菱在他身上挑逗,玩弄;但他不得不承认,这么些年自己的身心疲惫,已经彻底让他丧失了性的兴趣,甚至自卑,恐惧,失去了动力;就像一架已经没了燃料的机器,想让他打打火就突然突突突突地开动起来, 那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
    听了“翰墨先生”的话以后,湘菱轻轻扑倒在翰墨的怀里,轻声问:
    “原来你真的不行了,可是,为么事咧?”
    “我的身体已经有二十年没有启动过了,要想它在运转起来,谈何容易。”
    “翰墨先生”轻轻拥着怀里的湘菱,像拥着孩子般叹了口气说。
    “那是为了么事,能告诉我吗?”
    湘菱像一个不懂事的孩子,把头侧靠在“翰墨先生”的胸口,听着他敲得嘣嘣直响的胸膛。
    “我的往事,那也许那只是一个酸菜坛子,在你没打开它的时候,你会充满着期待,而一旦打开,你却发现只不过是一坛旧时代的烂腌菜。”
    “我这也有一坛,我们交换着吃,好不好。”湘菱同病相怜地说。
    激情过去,归于平淡,湘菱那难于遏制的欲望砰然撩起又翕忽过去,湘菱惊奇地发现,自己忽然变得和从前任何时候都不同了起来了,她内心里充满了另外一种能量,一种以前和任何男人在一起都没有过的轻松而踏实的安全感,她心底忽然燃起一种以她怪异人生来说全新的生活希望,于是她轻松地开起玩笑起来。
    作者:大洪山花鼓城 时间:2017-08-10 11:01
    作者:大洪山花鼓城 时间:2017-08-10 16:43
    作者:大洪山花鼓城 时间:2017-08-10 17:27
    作者:大洪山花鼓城 时间:2017-08-10 21:26
    作者:大洪山花鼓城 时间:2017-08-10 22:03
    作者:大洪山花鼓城 时间:2017-08-10 22:49
    作者:大洪山花鼓城 时间:2017-08-10 23:02



    作者:大洪山花鼓城 时间:2017-08-12 09:01
    “可以啊,不过,要经过组织考核,角色遴选。放心,一定有刚好适合你去的角色的,只要积极争取,我想你一定能行地。”“翰墨先生”鼓励道。
    “可是,我就是不晓得经不经得过我妈这一关。”
    “你妈,她么样了,现在都么时代了,还凡事要听妈的意思?”
    这时林正娇正好做好早餐,把早餐端了出来接过话头说。小鄂菱跟在妈妈的身后,见到梅亭,大叫道:
    “樱桃姐姐,樱桃姐姐,抱我,抱我……”
    因为小鄂菱看过梅亭演的一出《打樱桃》的戏,所以总是爱喊她樱桃姐姐。看到鄂菱,梅亭不禁蹲下,张开双臂一把把向她扑过来小鄂菱抱在怀里说:
    “昨天有冇想樱桃姐姐啊?”
    “想,又冇想。”
    小鄂菱说的众人哄堂大笑。
    “么样的时代?”“翰墨先生”接过林正娇的话说。
    “现在到了,父母要倒听子女地时代了撒!现在哪个父母不是尽量在满足子女的要求,毛主席说过地,这个世界终究还是我们的!”林正娇洋洋自得地说
    “师妈,您驾难道也支持老师下乡不成。”梅亭笑着说。
    “支持啊,支持啊,我十二分的支持,到乡下‘改造’,‘改造’,今后回来才大有前途啊。”
    “我要是在乡下干得好,我就一辈子不回来了。”文小誓感叹的说。
    “小誓,快别说了,这话要被我妈听到了,那就惨了。”梅亭紧张地说。
    “么样?”文小誓不解地望着梅亭问。
    “我妈是农村地,自从跟爸结过婚以后,就再没去农村去过了,更何况,我们家就我一个女儿,要是我到农村去,那是一百个不同意地。”
    “就我们去还是不行地,还得有个重量级的人和我们一起去才行;你们要是真的想去,就必须去说动文正香老师,他是名旦,没了她,我们的楚剧无法唱。”“翰墨先生”对文小誓和梅亭说。
    作者:大洪山花鼓城 时间:2017-08-12 09:33
    作者:大洪山花鼓城 时间:2017-08-12 10:40
    作者:大洪山花鼓城 时间:2017-08-12 11:23
    作者:大洪山花鼓城 时间:2017-08-12 15:04
    作者:大洪山花鼓城 时间:2017-08-12 15:51
    作者:大洪山花鼓城 时间:2017-08-12 16:41
    作者:大洪山花鼓城 时间:2017-08-12 17:24
    作者:大洪山花鼓城 时间:2017-08-12 20:48
    作者:大洪山花鼓城 时间:2017-08-12 21:33
    作者:大洪山花鼓城 时间:2017-08-12 22:21
    作者:大洪山花鼓城 时间:2017-08-12 23:09
    作者:大洪山花鼓城 时间:2017-08-12 23:59
    作者:大洪山花鼓城 时间:2017-08-13 09:20
    到了第二天,又是一个星期天,一大早,“翰墨先生”和林正娇他们一如既往的还在熟睡,就听到门外传来敲门声。“翰墨先生”知道一定是文小誓和梅亭他们,于是不知道该如何对他们俩说;他心情沉重地悄悄穿好衣服,沮丧地打开门,把文小誓和梅亭让了进来。
    文小誓见“翰墨先生”满脸的沉闷,不禁问道:
    “老师,是不是发生么事哒?”
    “下乡的事,我就不去了。”“翰墨先生”开门见山地无奈的公布道。
    “可为么事?”
    文小誓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禁冲口而出。
    “上面不批。”
    “翰墨先生”无奈的说,文小誓不便再问,这时梅亭说:
    “那我们能去吗?”
    “没结婚的可以。”
    文小誓说:“可文正香老师要是不去,我们去了也冇得用。”
    “老师,您能不能帮我们去劝劝文老师的爸爸,让他允许文老师和我们一起下乡去?”
    “虽然我不能去,但这个忙我可以帮你们,至于文刚爹爹答应不答应就不要怪我了呵。”“翰墨先生”保证说。
    “翰墨先生”见自己不能下乡,怕冷了年轻人的心,又加上自持和文刚交情深厚,就爽快地答应了;他二话不说,拉起文小誓他们就出门向梨园医院而去。
    “翰墨先生”和文小誓他们来到文刚的病房时,文刚一小时前才刚做了一次透析手术,长年不断的透析把他折腾的苦不堪言;他虚弱地躺在病床上,身体像一片虚弱的落叶无力地躺在大地上熟睡,向自然努力保持着生命的晚霞中的某种英雄本色。
  • 首页
  • 上一页
  • 108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大洪山花鼓城
    • 来自:天涯-天涯杂谈 前往来源
    • 【活跃137天 / 跨度155天】
    • 开贴:2017-05-12 21:51
    • 更新:2017-10-15 09:19
    • 阅读:123801 回复:1516 楼主:1421
    • 字数:约390千字
    • 图片:98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