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这十年我错过的女孩——纯若白莲污如渣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杨一筒 时间:2017-05-08 21:25
    站在人群挨个看,一百个女人里,你可能认同有那么三五个算漂亮,然而你会愿意和其中五十个上床,但如果说要结为夫妻相随一生的话,你可能一个都不会选。
    这是我在这个城市混了十年后得出的一个重要结论。
    然并没个卵用。
    大家好,我叫杨晨,个别同志说我在职场和泡妞方面有很高的天赋,我没法反驳,这可能和我在山东一个极度信仰权力与金钱的村庄长大,在西安一所十分盛行扣女和撩汉的大学毕业有关。
    从07年进入职场到现在,不觉我已在深圳撸起袖子天天向上了十个年头,从职场菜鸟到地产高管,从借钱生活到实现亿元小目标,或许,我该满意我所取得的成就。但是,我仍然没有媳妇,尽管我可能和不下于三十个女性产生过感情或发生过关系。
    回忆这十年的点点滴滴,我发现我干过很多令人不齿的事,我背叛过领导,潜规则过下属,打过女人,害死过朋友,惹过黑社会,进过局子,收过黑钱,嫖过娼……
    步履维艰,蹒跚前行,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一路走来,我到底是一个好人还是坏人?
    如今我又一次赋闲在家,决定把这十年理一理写下来,呈献给大家,也算做总结。
    照例,公司和人名另取代替,我细细写,您慢慢看。
    作者:杨一筒 时间:2017-05-08 21:33
    二OO七年!
    深圳七月份的清晨空气清新,蓝天白云,微风不燥。
    福田区梅景N路东座502室是一家房屋建筑设计院,这家公司的女前台是一个长的很像孙俪的小女生,齐刘海几乎要盖住她圆溜溜的眼睛。
    我进去的时候小前台正埋头吃早餐,热干面一根根的被她的樱桃小口吸进肚里,发出滋溜滋溜的声音,那面可能很好吃,也可能是很辣,她边吃舒服的往外呼气,小嘴巴形成一个圆圆O字。
    出于礼貌,我没有打断她享用美食,只静静的站在一边看着,我是来报道的,这是我今天第一次走进办公室,第一次踏入社会,有点兴奋,有点紧张,有点羞涩。
    “你找谁?”小前台实在无法忽视我的存在,头也没抬冷冷的问了一句。
    我一阵失望和郁闷,按照我们在大学接待新生的套路,她不应该展示个如花般的笑脸给我吗?
    “你好,我是来报道的,请问倪院长在哪里?”我客客气气的问道。
    “直走那个大房间就是倪院长办公室。”她仍然没有看我,可怜我一直还认为我相貌上乘呢。
    “谢谢。”我低着头沿着前台桌子走了进去。
    那时候我肯定不会想到,三周后的一个晚上,我和这个小前台会靠在这张桌子旁发生一起无比荒唐事,更不会想到的是,六年后,我会被这家对我有着培育之恩的公司扫地出门,彼时我只为我的初入职场兴奋着,紧张着……
    作者:杨一筒 时间:2017-05-08 21:34
    @房府装委 2017-05-08 21:29:19
    不错 赞
    -----------------------------
    多谢妙赞,谢谢!
    作者:杨一筒 时间:2017-05-08 22:21
    倪院长倪智慧是一个头发花白,身材微胖的中年男人,四十多岁,一张弥勒佛似的脸,正常表情的时候好像在笑,真要笑的时候又好像在哭,他透过落地玻璃看到我,连忙站起身迎接。
    “倪院长,你好!”我现在门口叫了一声。
    “小杨来啦,来坐。”倪智慧把我让进他的办公室后,朝着门外的大开间的某个小区域吼了一嗓子。
    “牛利斌,你过来。”
    声音洪亮,底气十足,一看就是练过,后来知道他这样喊人好几年了。
    不一会儿,走进一个三十岁上下,满脸堆笑的男人,不高,身体从上往下全是圆嘟嘟的。
    “来我介绍下,”倪智慧说。
    我连忙站起来。
    “杨晨,西冶大学毕业的,”倪智慧先把我介绍给那个圆溜溜的男人,“还是我的小师弟呢,以后就跟着你了。”
    “欢迎欢迎,嘿嘿嘿……”圆溜溜男人向我伸出圆溜溜的肉手。
    “牛利斌,”倪院长又把圆溜溜男人介绍给我,“你们结构组的专业负责人,以后就是你师父了。”
    “牛师父。”我握住牛利斌的手,慌忙叫道。
    倪智慧和牛利斌同时一愣,哈哈大笑起来。
    “叫牛总,嘎嘎嘎……”倪智慧笑着说,这个笑声是他特有的标志。
    其时牛利斌刚刚升任专业负责人不到一个月,前任负责人已调回总院。
    “不敢不敢。”牛利斌边说边从倪智慧的桌子上拿起中华烟,抽出一根点上。
    三个人又聊了一会儿,我跟着牛总起身离开,走前牛总又抽了一根中华,引得倪智慧一阵嘎嘎大笑……
    我在这家不算正规的小公司,算是正式入职了……
    作者:杨一筒 时间:2017-05-09 09:46
    毕业的时候我根本没有任何到深圳的计划,对我来说这是一个遥远的南方,我一心想着在西安找个工作留下来,和女朋友呆在同一个城市,无奈专业不好,自己也学业不精,到接近七月份的时候,工作还没有定下来。
    正心慌气乱的时候,我在QQ上看到了肥仔,聊了一会儿,肥仔说他在深圳加入了一个足球队,队友大都是土木行业的,若我愿意到深圳工作,他可以帮我问问球队有没有人能给安排。
    也许这就是命运的安排,很快肥仔那里就有了消息,球队队长韦队帮我介绍了深圳一家设计院的工作,前提是我得加入他们球队。对于我所学的专业而言,能进设计院已经相当不错了,踢球更是自己唯一爱好,最重要的是,我已没有时间再犹豫,就定了下来。
    我把这个决定告诉了女朋友,她表示理解,明白彼此都已踏入社会,最美好的感觉已经逝去,不可再寻,和大多数面临毕业的恋人一样,缠绵完最后一夜,我们也选择了和平分手。
    我踏上了开往深圳的火车,身上带着女朋友给的四百块钱……
    作者:杨一筒 时间:2017-05-09 10:37
    肥仔全名叫王之路,他那个书痴爹给他取的名字,取王者之路的意思。不高,微胖,虎头虎脑虎气十足。我俩邻村,父亲是小学同学,我俩也是小学同学,高中邻班,考大学的时候双双落榜,再复习的时候在同一个班,我俩彼时并不是最好的朋友,但在踢球的时候,却是很好的搭档。后来肥仔考入莱阳农学院,读的是土木工程专业,不过他读的是专科,比我早一年毕业。
    在初到深圳的一年里,肥仔的生活是艰辛的,寂寞的,我的到来,终于使球场上的最佳搭档在再次聚首,从此深圳又多了一对二B组合。当然随着时间的推进,我们在各自的事业上也保持着并驾齐驱发展,到后来合伙做事,也是水到渠成。
    肥仔在福田区白石洲的城中村和一个女生合租了一套两居室,房租平分,那个女生眼泡总是鼓鼓的,后来我们私下就叫她鱼泡眼。鱼泡眼住主卧,这是她愿意和男生合租的条件之一。除了肿眼泡之外,其实她长的还可以,就是看着稍微有些成熟,而给我印象较为深刻的恐怕就是她两个膝盖上厚厚的老茧了。
    我第一个周末去他们住处的时候,两个人正在吵架,我尴尬的和鱼泡眼打了个招呼后,就坐在沙发上观战。
    作者:杨一筒 时间:2017-05-09 12:49
    鱼泡眼说肥仔偷看她的小内内,肥仔铁青着脸说没有偷看,两个人吵来吵去不分胜负,最后鱼泡眼要让我评评理。那时我仅仅是刚毕业的大学生,相对于深圳这个开放的城市来说尚显青涩,我红着脸一时不知所措,但事已至此,我不得不说点什么。
    “什么情况,我没明白,你为什么偷看人家女孩子的那什么?”我只能把枪口对着自己人。
    “蛋!谁偷看了?”肥仔恼羞成怒,努力瞪着自己的小眼睛。
    “你偷看了,被我逮住了还不承认。”鱼泡眼马上还击。
    两个人又吵了起来。
    “这样吧,你能把抓selang的过程详细说一下吗?”我问鱼泡眼,斜眼瞄了一眼生气的肥仔。
    “看到没,就是那条小内内。”鱼泡眼伸出青葱玉手,朝阳台上的晾衣架指去。
    我顺着手指看过去,一条近乎透明的红色小小内内正挂在晾衣架上。
    “我刚才从房子里一出来,他就站在阳台那里偷看呢。”鱼泡眼愤愤的说。
    “蛋蛋!老子在那里收衣服呢。”肥仔还击。
    我这才明白了,慢慢的走到阳台上,站在那里看着小小内内说:“我不站在任何一边哈,公平的讲,阳台是公用的,他就是明目张胆的看,你也不能怪他。”
    我的目光被小小内内吸引,在大学里我也经常往女生宿舍的阳台上瞄,可哪里见过这么性感的小东西啊。
    鱼泡眼一看我也盯着看上了,急的赶紧走过去,一把收起小内内说:“都不是好东西。”
    她回到自己房里时狠狠的把门一甩,留下我们两个男的在外边大眼瞪小眼。
    作者:杨一筒 时间:2017-05-09 13:42



    作者:杨一筒 时间:2017-05-09 13:48
    肥仔说要给我接风,带我去了楼下一家高档的兰州拉面馆,吃面的时候我问他:“什么情况?你给我描述下,同在一个屋檐下,没搞到一个床上去,反而弄成仇人了,对此我很不理解。”
    “蛋!要上床你去,我是不和鸡上床,”肥仔继续讲道:“我给你讲,她刚来的时候,我还以为她对我感觉不错呢,还TMD犯贱花一百多块钱买了束花欢迎她,谁知道她同意入住仅仅是为了占睡主卧的便宜。她经常周末夜不归宿,天亮才回来,不知道跟多少男人睡去了,我没冤枉她哈,好几次我都听到她在房间里和别人视频调情,然后过了一会就出门了。”
    “那你也不应该偷看人家啊。”我笑道。
    “偷看个屁,她有疑心病,总怀疑我偷看她,举个例子,她冲着凉会突然关掉水龙头,趴在卫生间门上看我有没有在外边偷看,我TMD有那么猥琐吗我?”
    “你有,”我哈哈大笑,“你若没在外边偷听她洗澡,怎么会知道她趴在门上往外看?”
    肥仔一阵无语,继而坦白道:“好我承认有,她妈的她整天穿那么性感的衣服在阳台上晃,我一单身青壮年咋能受得了?”
    作者:杨一筒 时间:2017-05-09 16:33
    两个人吃完面在外面转悠了一圈,买了些酒菜回到住处。鱼泡眼正在阳台上晾衣服,她穿的很少,上身一件短小的吊带衣,下身一条热裤,当她弯下腰从洗衣机里往外掏衣服的时候后腰露出很大一片白色,红色小内内的边缘若隐若现。
    我不觉深吸了一口气。肥仔看了我一眼,摇了摇头一屁股蹲在沙发上。
    鱼泡眼瞪了我俩一眼,回房把又把门使劲的带上,不一会主卧传来了风S的调情声,鱼泡眼果然又在和人视频呢。大概十一点左右,鱼泡眼出门了,留下扑鼻香气,带着满脸的高贵。
    “我理解你了,”我笑道:“换成我我也偷看。”
    “伤身体啊,”肥仔喝了一口啤酒,悠悠的说。
    鱼泡眼不在,我们放开了很多,就着水煮花生和毛豆大口喝着啤酒,就着桔子抽着廉价烟,看着电影聊着女人,对着球赛大声喊叫着……
    这样的夜,单纯,兴奋,无忧无虑,至今令人怀念。
    作者:杨一筒 时间:2017-05-09 20:57
    深圳市施工足球队,这是肥仔加入球队的队名,成立于2002年。当时八个经常一起踢野球的家伙,相互熟悉以后发现彼此都是同一个行业的(甲方、设计、施工单位及设备销售等),就一起成立了这个足球队。当时他们的想法很简单,仅仅是为了一起踢球,但是或许连他们都没有想到的是,在以后的二十多年里,球队成了一个大家庭,成为每一个队员情感的第二依赖。那个时候他们还没有护腿板,没有真皮球鞋,没有私家车……
    韦队是一个很搞笑的人,他的幽默智商远远高于其他队员,所以他的头发早早就秃了。之前他带我去找倪智慧的时候,已经认识,其他队员不再列举,年会的时候再做介绍。
    每周末我们都有球赛,今天是四点场,可是到了四点除了肥仔和我,还没有一个人到,肥仔说迟到是球队的老毛病。
    迟到确实是球队的顽疾,在以后的多年里,队长煞费苦心的想了各种方法,都没治理好球队老是迟到的毛病,他也很无奈,最后他也选择和大家一起迟到。
    因为找毕业和找工作等原因,我已经有两个月没有踢球了,重新站在绿油油的草地上,我还是相当兴奋的。
    队友陆续到来,大家笑骂着争抢首发位置,我只能在替补席上压抑我的兴奋。球赛分三节三十分钟踢,我在第二节末端上场,被安排打左后卫,之前我踢的一直是前腰位置,扮演进攻角色,突然打起防守位置,有些不适应,发挥连自己都不满意。球赛结束后,韦队笑着说又被肥仔忽悠了,肥仔也感觉很没面子,毕竟我是他强力推荐的球星,我自己也郁闷,有力没使出,状同便秘。但几周之后,我已经在前腰霸占主力位置,并且在以后的很多年里,我都是进攻端的核心球员。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杨一筒
    • 来自:天涯-情感天地 前往来源
    • 【活跃163天 / 跨度165天】
    • 开贴:2017-05-08 21:25
    • 更新:2017-10-21 11:21
    • 阅读:1234011 回复:3693 楼主:647
    • 字数:约269千字
    • 图片:7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