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挣扎----我这二十年的灰色人生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dd702 时间:2008-12-17 12:50
    很久以来,都有这样一种冲动,想把自己这一二十年生活中经历的各种事,结识的各种人,通过文字描述出来,让大家读一读,想一想.看过这个贴子后,如果对你今后的人生之路能有个警示,是我写这个贴子的最大初衷和愿望.由于所写之事均为真实发生过的,牵涉的人物也都确有其人,为避免不必要的纠纷,因此在文中所出现的名字均为笔者杜撰,请勿对号入座.本人水平有限,还望大家多多批评,指证. 1992年 冬 某贫困大省一县级市 在红旗路一破旧的居民房内.尽管外边北风刺骨,大雪纷飞.但在屋里却是另一番景象,不到二十平方的空间里黑鸦鸦的堆了足有二三十人,中间一张老式八仙桌,四个条凳,分别坐了四个人,其余的以此为中心围着桌子,有站地上的,趴别人身上的,外围远一点有踩凳子上的,踮起脚尖伸着头的,嘴里都没闲着,"天门二百,我的,"末门还没押满是?差多少?我要了."妈的,都别叫了,老子要打色子了".此时的我正坐在面对大门的位置上做庄,到底这一把还打不打呢?我心里七上八下的,台面上已经押满了八千块,如果能通杀,这一庄我可以赢一万五,杀一家的话输赢不太大也没问题,可万一通赔了,怎么样才能走出这间屋子呢?这二三十个傻逼还想着这一把能捞回来一点,可他们做梦都没想到我已经把赢来的四万多块钱在十几分钟前偷偷转到了我兄弟老蒙身上,就在他们慌着下钱的时候,老蒙已经借口上厕所尿遁了.现在桌面上弟,赢只有散开放着的两三千块钱,装样子的.到底该怎么办呢?就此下庄?不是我的性格,打下去?如果通赔,怎么收场?"干什么呀?怎么还不打色子?"你他妈的喊什么喊?不能想想啊,你要急着扳本这一把卖给你好了,真他妈讨厌."就在这时,房东,也就是赌局的组织者兼抽水人小宝进来喊了一嗓子,"吃饭了,吃饭了,吃完再接着玩吧."我一听,动作麻利地把桌子上自己的钱划拉到手里,站起来就往屋外走,"别急呀,兄了就想跑啊."我抬头一看,是大军,心里咯磴了一下."跑个屁呀,老子饿了一下午,先吃点动西,晚上还要把你们杀干净呢."出来后,深深吸了一口气,盘算着今晚怎样才能全身而退.
    作者:dd702 时间:2008-12-17 13:19
    大军,心狠手辣,在我们当地黑道也算是一个新星,因为在92年底和另外一个团伙的群殴中一战成名,自那以后,很多大哥级的人物都很给他面子,他自己也是愈发地横.今天在这个赌场里碰上他是我没想到的,可让我把辛辛苦苦赢来的钱拱手相让,那想都不要想.这可都是拿运气,胆量搏来的,一点都不掺假.别说当时还不懂出千,做弊什么的,既便是出千赢的,以我的性格,也不会退他一毛.可这个该死的老蒙怎么还没回来呢?
    作者:dd702 时间:2008-12-17 13:47
    "兄弟,一个人在这想什么呢?快进去喝两杯吧,外面怪冷的."我正在雪地里发呆时,小宝笑嘻嘻地走了过来.哎呀,我如果给他塞点钱,让他在中间和稀泥不知道怎么样?可是大军和他什么关系呢?这样一搞会不会弄巧成拙,就在我胡思乱想时,他已经把手搭在了我肩上,就是这一搭,让我明白了我的想法是多么幼稚."进去吧,赶快喝几杯,吃点东西,大军,小星他们还急等着玩呢".不等我说话,他已是连说带拉把我往屋里拽."别急,我在这等一会我兄弟,马上就过来了,你放心,我还等着多赢一点哪".我把他的手拨拉掉,不紧不慢地说."那你可快点,待会菜都凉了."小宝悻悻地说完,进屋了.
    作者:dd702 时间:2008-12-17 21:08
    该怎么办呢?就在我一筹莫展时,老蒙领着个小个子过来了,"怎么样了?我这边已经搞好了".怎样个屁呀,今天怕是不好走了,那个大军肯定也输了,刚才还盯着我呢."大军?是不是去年在服装市场被砍了七刀都没跑的那个?"是啊,除了他还有谁?"咦,你是谁呀?"我不解的望着这个接话的小个子."哦,他是五斤,我小时候的邻居,刚从劳教所放出来,这是刚子,我兄弟."老蒙赶紧为我们做了介绍."别说别的了,赶快想办法吧,不然等会再一坐上就不好办了".有什么呀,现在我们大摇大摆地走又有什么呢?怕他咬我呀?"老蒙满不在乎地说."不是这回事,我们以后还要在街面上混,就这样偷偷摸摸地走了传出去算怎么回事,脸面还要不要了?"你是不是有些怯他啊."小个子五斤对我的话不以为然".笑话,我刚子出来玩怯过谁呀."看来这两个家伙完全不懂我心里在想些什么.时间紧迫,不能再和他们耍嘴皮子了,"这样吧老蒙,你辛苦一下,抓紧时间坐个三轮把老六,小宾,小伟,强子叫上,让他们再多带些人,争取九点左右赶到这里,你给他们交待好,就说帮老贺的忙,一定要我带人过去.五斤应该还没吃饭吧,留在这我们喝两杯聊聊."谁知五斤听了我说地话很不以为然,"还用叫那么多人吗?不就一个大军吗,至于吗?"我知道这些刚从里边放出来人的心态,见谁都不服,就想和人拼拼,特别是名声刚起来的人.不过现在也顾不上和他解释,对老蒙说,"你先去吧,别的回头再说."那五斤呢?"你不用管了,就让他先跟我在一起,你快去吧."我不耐烦地说."五斤,你先和刚子在这儿,等会我就过来了."说完撒腿就走了."走吧,我先借花献佛,请你喝几杯,完事后我们弟兄再好好喝."我扒着小个子五斤的肩膀边走边说.
    作者:dd702 时间:2008-12-17 21:18
    我俩进屋时,里边已经开始了,见我进来,小宝慌忙迎上来,
    "快坐,快坐,秃子,起来起来,给刚子他们让个位."
    作者:dd702 时间:2008-12-19 15:30
    "你是不是藏钱去了.这都开始半天了,还没见你小子的影?"我和五斤还没坐稳,就听小星皮笑肉不笑的在旁边说."藏你妈呀,你个畜牲输了多少钱,在这像个疯狗似的乱叫.老子不是接人去了吗?"这个鞋贩子,自从他远房老表大军在他卖鞋的市场开了那一仗后,狗仗人势,在市场里横的很,前段时间因为摊位的事把我兄弟顺子的姐夫也打了一顿,如果不是顺子姐夫胆小怕事,几次求我,让我们不要插手这件事,这狗日的现在一定还躺在医院疗伤.妈的,今天跟着大军到这玩,还想在我面前称大,这次一定不能再放过他."来,刚子,先喝一杯,暖和暖和,这位是?"我正胡思乱想着,小宝已经把酒杯端了过来."哦,这是我一个兄弟,五斤,前几天才从里边放出来,今天不是下大雪没事嘛,过来找我喝酒."坐,坐,坐,今天既然赶上了,先在我这喝几杯,也没准备什么菜,兄弟将就着啊".这个狗日的,天生就是靠嘴吃饭的.我没搭小宝的腔,把酒杯端起来对小宝照了照,一仰脖,干了.五斤也不说话,低下头把酒喝了."来,吃点菜."我拿起筷子夹了一大块猪蹄,"别急呀,你们晚来了这么半天,一杯可说不好事."还没等我把猪蹄放在五斤的碗里,就听大军在对面不紧不慢的说.我心里顿时就不痛快了,本来嘛,我和他既不是兄弟,平常交道打的也不多,今天又是这样一个场合,纯粹就是一群赌徒饿急了在一起吃饭,你跟我装什么逼?说实话,我平时爱喝酒,也能喝,可这样的酒他说喝我就喝了,那岂不是很没面子,更何况旁边还有一个对大军不忿的五斤.我正考虑怎样说时,就见五斤慢悠悠的站了起来.
    作者:dd702 时间:2008-12-19 20:30
    我心里很纳闷,这个家伙想干什么?不管怎么样,他毕竟是老蒙带过来的找我的,真有啥事发生也不能让他吃亏.我摸了摸腰里别的小号中刺,一只手去拉五斤,"坐下,兄弟,先把猪蹄吃了."没事,这位兄弟是大军吧?我在里边就听说过你了,威风啊".五斤边拨开我的手边把酒杯端了起来."听你刚才的意思是想和我两喝一下,刚子呢,等会儿还要玩牌,喝多了就没法玩了,我代表他给你碰一下吧,"刚子,看有没有大杯,这样的小杯没法碰."还没等大军说话,他已经把大军面前的杯子拿过来了."小宝,去拿两个大杯子,我兄弟要和大军碰碰."我边喊着小宝,心里边算计着,这样也好,大军不喝呢,依五斤现在这样的心态肯定要闹起来,说不好就要大打一场,他要是喝呢,待会儿的牌局一时半会就开不起来,现在是能拖一会儿是一会儿,耗到老蒙把人带过来问题就解决了."快点啊,小宝."我打定了主意,对小宝的拖拖拉拉很是不满.

    作者:dd702 时间:2008-12-20 21:09
    "哎呀,你们就不要喝那么多了,一会儿不还是要玩牌嘛."

    小宝嘴里嘟囔着不愿起身去拿.
    "你他妈怎么那么多废话,快去拿.你一天抽水抽了多少钱,老子的弟兄今天心情好,就是想喝点酒,你不会连这点酒都不舍得吧?你算算,今天光老子给你贡献了多少?还他妈的在这儿叽叽歪歪."
    我唯恐小宝把我的计划破坏掉,朝他嚷嚷着.
    说实话,平时这样的赌场饭桌上,是不会有人真有心情喝酒的,你想啊,输了钱的人本来是连台子都不愿下的,把他叫来吃饭,吃得下吗?都是端着碗,随便夹点菜,胡乱划拉两口就算吃过了.就是给来个满汉全席,估计都不会有人捧场.






    作者:dd702 时间:2008-12-20 22:02
    "这位兄弟,以前在哪儿玩呀?"大军开口问道.

    "瞎混呗,谈不上在哪儿玩."

    见小个子五斤不愿和大军多说,我心里隐隐有一种说不来的感觉.但是我知道,一定不是好事.这就是所谓的第六感吧,从这件事以后,我最相信的就是事情将要发生是自己的感觉,有时也可以称之为胡思乱想.这在以后的描述里大家可以看到.
    作者:dd702 时间:2008-12-21 01:34
    关注一下先
    从老刘那过来的,写得不错
    恩,看完了,写得很好呀,希望再来会有更新。
    ------------------------------------------------------------ 谢谢各位,我会抓紧时间写.

    作者:dd702 时间:2008-12-21 02:48
    "老板,把酒递过来."
    "哎,来了,来了,这就拿过来了."

    五斤的这句话像一针兴奋剂,小宝的精神马上就来了.也难怪,当时那个年代不像现在,见人就是老板长老板短的,烤白薯的,卖白菜的,通通是老板,这两个字的使用频率堪比七八十年代的同志二字.再者,他长的矮且瘦,面上的五官如果单独看,鼻子是鼻子,嘴巴是嘴巴,不说生的多标准,但也不难看,可是一拼凑到他脸上,就成了鼻子不是鼻子,嘴巴不是嘴巴了.用我当时说他的话就是长的比较喜庆.
    就小宝的这张喜庆脸,不管你有多烦心的事,看了他这张脸后,虽然解决不了你的烦恼,但让你一乐是绝对没问题的.
    最重要的是他是个彻头彻尾的无产阶级,这样的赌场如果坚持个三五月,也能称得上个老板.可要命的是他也爱赌,往往这样的场面他坚持不了两天,手里有几千块后,说地天花乱坠他都不会再搞了,套用他的一句经典名句:老子也要当大爷了,让别人来伺候伺候我.

    作者:dd702 时间:2008-12-21 03:08
    现在,五斤一句很平常的话极大满足了小宝的虚荣心.动作也随之麻利起来.
    "来,来,来,这两个杯先接着,酒呢,我再去给你们掂瓶好的."
    说着转身就要出门.
    "不用了,就这就好的很."五斤抄起酒瓶倒了满满两大杯,一杯足有三两多.
    作者:dd702 时间:2008-12-21 21:54
    我也是从老刘那过来的,楼主文风朴实,叙事流畅,我也学老刘,提个小意见:
    楼主不要学老刘,来个关键时刻下回分解
    期待下文,看看楼主怎样过了大军这一关

    ------------------------------------------------------------
    沾老刘的光啊,都是从那过来的


    作者:dd702 时间:2008-12-21 22:37
    "哎,慢着,你刚才说刚子要玩牌,不能喝,我不还是一样."
    大军见五斤把酒倒上了慌忙说.其实这个鸟人我知道,酒量平平,前面叫嚣着喝酒喝酒的不过是见我赢了钱,心里不痛快,再者说时至今日,声名雀起,大有舍我其谁的感觉,在这样的场合说这样几句类似主持人的话不外乎就是想打击下我,满足自己是老大的虚荣心.
    你去死吧.我心里说着.

    不要说小个子五斤还在这儿不忿,就是老子一个人在,也不会就这样任他摆布,说喝就喝.我在外面玩的宗旨有二:一,宁为鸡首,不为牛后.二,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让你这一辈子都不想再惹我.

    作者:dd702 时间:2008-12-21 23:06
    "哦?这就怪了,刚才不是你叫着要喝吗?怎么现在又说这话?是不是看得起刚子看不起我,不愿意和我喝?"

    小个子五斤丝毫不理会大军的话,边说边把酒杯递到了他面前.

    哼,知道我不是个好惹的头了吧.让你叫啊,现在看你怎么收场.我心里暗暗想着.

    不过今天不管怎样,顺理成章的把钱带走才是正事,至于大军和小星,以后有的是时间考虑该怎样让他们为今天的事埋单.现在这个情况,如果说我不出面说几句的话,恐怕马上就要出事.毕竟大军风头正劲,是不会在这个场合栽面子的,而小个子五斤,依我的感觉,是迫不及待的想和大军碰碰.这样的结果不是我想看到的,特别是在今天.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dd702
    • 来自:天涯-天涯杂谈 前往来源
    • 【活跃173天 / 跨度687天】
    • 开贴:2008-12-17 12:50
    • 更新:2010-11-04 16:27
    • 阅读:32586 回复:773 楼主:437
    • 字数:约143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