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泪痕漫评残唐五代史 一段看似混乱的历史

  • 首页
  • 上一页
  • 122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泪痕春雨 时间:2018-02-14 10:57

    据史书所载,后唐中央政府大举征伐川蜀失败后,孟知祥试图拉着董璋一块和中央政府和解,董璋说了,你家人全活着,你自然说得非常轻松,我全家都被李嗣源杀了,我怎么跟他和解?
    在这种背景下,孟知祥与董璋的矛盾遂难以调和,最后孟知祥经过非常简单的火并,孟知祥就把董璋灭掉了。
    事实上,两川统一的战争,只进行了不到一个月时间,就以东川节度使董璋被清理出局而结束了。

    董璋这样迅速的被清理出局,大约有两个原因。
    第一、孟知祥、董璋在川蜀都没有什么根深蒂固的影响,川蜀军民都缺乏为他们卖命的足够动力。而且,川蜀军民也很清楚,如果东西二川打得旷日持久,中央政府有可能再度借机兴兵入川蜀的,到时川蜀恐怕就会兵祸连结了。在这种背景下,孟知祥占据以成都为中心的地区,在实力上占据优势,自然容易得到大家的支持。
    第二、董璋有一个难以扔下的包袱,那就是他全家被李嗣源杀了,他很难下定决心再与李嗣源和解。而在川蜀有众多内地将士的背景下,这种包袱是要命的,因为那些内地的将士,肯定不希望川蜀与中央政府彻底决裂,因为彻底决裂的话,他们就无法回到家乡了,也难以和家人再团聚了。
    所以,孟知祥很快就把董璋解决掉,并且通过一系列外交工作,与中央政府达成和解。当然了,不论怎么和解,川蜀事实上的独立,已无法避免了。关键是,经过一系列运作,川蜀独立之势更无法避免了,于是孟知祥在川蜀开国立号,他建立的国家,史称后蜀。
    作者:泪痕春雨 时间:2018-02-14 11:03
    孟知祥这个人,人们可能不太熟悉。但是孟知祥的儿子,人们可能比较熟悉。因为他就是蜀后主孟昶。
    蜀后主孟昶这个人,人们也许并不是非常熟悉;但是蜀后主孟昶的老婆,大家应该都听说过,因为她就是著名的花蕊夫人。即使我们没有听说过花蕊夫人,肯定也听说过她写的一首诗。
    赵匡胤派军队灭后蜀,从出征到灭蜀,总共用了六十多天时间。有人把亡国的责任试图归于花蕊夫人身上,花蕊夫人作诗云:君王城上竖降旗,妾在深宫那得知。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

    许多时候,历史很有趣。
    许多时候诗词的影响力,比历史记述更大。
    最经典的就是汪伦,在历史上,那是标准打酱油的,但是因为李太白有诗云,桃花漂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于是中国人不知道汪伦的,恐怕非常罕见。

    十国历史,说到后蜀人们多少有点印象,恐怕主要是源于花蕊夫那首诗;说到南唐人们多少有点印象,主要是因为唐后主那些经典流传的词曲。

    [注1]:庄宗为晋王,孟知祥为中门使,崇韬为副使。中门之职,参管机要.....已而唐兵破蜀,庄宗遂以知祥为成都尹、剑南西川节度副大使。
    [注2]:董璋,本梁之骁将也。....是岁,庄宗入汴,璋来朝,庄宗素闻其名,优以待之。.....是冬,蜀平,以璋为剑南东川节度副大使,知节度事。
    [注3]:初,安重诲欲图两川,自知祥杀李严,每除刺史,皆以东兵卫送之,小州不减五百人,夏鲁奇、李仁矩、武虔裕各数千人,皆以牙队为名。
    [注4]:孟知祥镇西川,董璋镇东川,二人皆有异志,重诲每事裁抑,务欲制其奸心,凡两川守将更代,多用己所亲信,必以精兵从之,渐令分戍诸州,以虞缓急。
    [注5]:帝将祀南郊,遣客省使李仁矩以诏谕两川,令西川献钱一百万缗,东川五十万缗;皆辞以军用不足,西川献五十万缗,东川献十万缗。
    [注6]:知祥发怒曰:“天下籓镇皆无监军,安得尔独来此?此乃孺子荧惑朝廷尔!”即擒斩之,明宗不能诘也,知祥由此遂反。
    [注7]:先是,孟知祥遣牙内指挥使文水武漳迎其妻琼华长公主及子仁赞于晋阳,及凤翔,李从闻知祥杀李严,止之,以闻,帝听其归蜀;丙申,至成都。
    [注8]:孟知祥闻李严来监其军,恶之;或请奏止之,知祥曰:“何必然,吾有以待之。”
    [注9]:严先遣使至成都,知祥自以于严有旧恩,冀其惧而自回,乃盛陈甲兵以示之,严不以为意。
    [注10]:严惶怖求哀,知祥曰:“众怒不可遏也。”遂揖下,斩之。
    [注11]:又召左厢马步都虞候丁知俊,知俊大惧,知祥指严尸谓曰:“昔严奉使,汝为之副,然则故人也,为我瘗之。”因诬奏:“严诈宣口敕,云代臣赴阙,又擅许将士优赏,臣辄已诛之。”
    [注12]:璋怒,从卒徒执兵入驿,立仁矩于阶下而诟之曰:“公但闻西川斩李客省,谓我独不能邪!”仁矩流涕拜请,仅而得免;既而厚赂仁矩以谢之。仁矩还,言璋不法。
    [注13]:未几,帝复遣通事会人李彦诣东川,入境,失小礼,璋拘其从者,彦奔还。
    [注14]:璋素与知祥有隙,未尝通问,至是,璋遣使诣成都,请为其子娶知祥女;知祥许之,谋并力以拒朝廷。
    [注15]:时两川刺史尝以兵为牙军,小郡不下五百人,璋已疑间,及闻除仁矩镇阆州,璋由是谋反乃决。仍先与其子光业书曰:“朝廷割吾支郡为节制,屯兵三千,是杀我必矣。尔见枢要道吾言,如朝廷更发一骑入斜谷,则吾必反,与汝决矣!”
    [注16]:璋怒曰:“孟公亲戚皆完,固宜归附;璋已族灭,尚何谢为!.....”

    待续
    作者:泪痕春雨 时间:2018-02-21 12:03
    感谢诸位网友的支持鼓励,再更新一节。

    第五节 潞王上位

    虽然说削藩的结果,肯定是惹得军方大佬进行反抗,而且最后是鱼吃了虾,还是虾吃了鱼,实在谁也不知道。因为千万不要说皇帝有多不了起,事实上,被军方大佬打翻在地的皇帝,那是多的去了。以至于有一个大哥说了,现在这年月,兵强马壮就能当皇帝。
    但是即使如此,不论谁当了皇帝,也不论他用什么方式上的位,结果总会沿着削藩的路继续前进。因为俗语有云,削亦反、不削亦反;早削早反,晚削晚反。

    从这层意义上,五代皇帝在削藩的道路上,那是前仆后继的不断前进。
    朱温削藩,按倒葫芦起了瓢,遂在如日中天中走向衰败。
    李存勖削藩,遂惹得军方大佬一片叫骂声,于是莫名其妙的就翻了船。
    李嗣源上位后,为了削藩,又走回两晋南北朝的老路上,最后结果父子相残,终于也没有巩固了皇权。
    李嗣源的儿子削藩,更不用说了,直接就让李从珂打得连毛也不剩了。
    李从珂当了皇帝后要削藩,直接让石敬瑭打得兵败身死。

    当然了,随着皇帝们前仆后继的削藩,到了后期再削藩时,相对就比较容易了,因为随着削藩的进行,中央政府直属的军队越来越大,在这种背景下,地方军事集团想挑战皇权,通常都是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到最后,赵匡胤削藩时,似乎只是轻轻一推就实现了。而且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军人集团敢与皇权分庭抗礼了。

  • 首页
  • 上一页
  • 122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泪痕春雨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100天 / 跨度287天】
    • 开贴:2017-05-10 08:59
    • 更新:2018-02-21 12:39
    • 阅读:621798 回复:9057 楼主:774
    • 字数:约491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