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泪痕漫评残唐五代史 一段看似混乱的历史

  • 首页
  • 上一页
  • 110
  • 页码:
  • 作者:泪痕春雨 时间:2018-04-03 10:42
    当然了,同样的行为,处于不同的角度看,性质就是不这样的。处于新成立的大宋帝国角度看,他们这就叫不识天命,或是称之为造反作乱;但是处于后周帝国的角度,他们就是妥妥的忠臣,因为乱臣贼子赵匡胤篡位,人们都不敢反抗,只有韩通、李重进、李筠三个人勇敢的站出来反对,所以后世修史时,自然得着重表彰一下。因为过分贬低他们,这好像也不是个事。

    这就好像,有一个帝国灭亡了,有一个大哥级的人物因为没有及时投降,所以后来混得非常失败,敌方的一个大佬就嘲笑他不识天命云云,总而言之,你如果早早投降,哪会混得这样落魄呢?
    那个大哥级人物就反讽敌方的大佬说,在没有遇到您之前,我一直觉得您是个人物,但是有幸亲耳听到您的教诲,我只是觉得,闻名不如见面啊!
    敌方大佬一听这话,当时就羞得是无地自容了,因为搬在桌面上,敌方大佬的逻辑,就叫有奶就是娘啊!
    因为什么叫我早点投降,就不会混得这样惨了?我现在最没脸见人的事,不是我混得非常惨,而是我竟然还苟且的活着。我的国家灭亡了,我的主子死,我竟然为了父母老婆孩子就苟且的活着,如果我骨气,我一定领着全家自杀的。只有如此,我才能骄傲的面对古代的先贤!
    作者:泪痕春雨 时间:2018-04-03 10:43
    事实上,搬在桌面上,看到投降的臣子,你想嘲笑他,应该这样说,总而言之,你的主子死了,你的王朝灭亡了,你怎么还有脸活着?
    所以有一个王朝灭亡了,有一个大哥级人被俘后,有人就劝他不要苟且的活着,总而言之,您在我心中,一直都是偶像般的存在,所以希望您不要让我失望!当然了,这个大哥并没有让他的粉丝失望。
    类似的情形还有一个闹剧般的存在,话说有一个王朝灭亡了,有一个大哥级人物为了维持自己偶像地位,于是就决定自杀。面对他这种壮举,他的粉丝自然是掌声雷动,并且为些组织了大规模的庆祝活动。但是在最后关头,这位大哥级的人物终于选择了苟且的活下去。于是粉丝们彻底失望。如果这位老兄当时选择了死亡,写在历史书上肯定会非常高大上;但是千古艰难唯一死,于是遂成为一个笑话。
    话说,如果当年的文丞相在最后关头,也突然决定苟且的活下去,人们再看他从前写过的绝美诗句,恐怕就只能想起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了。总而言之,你当年早早死了,哪有后来的丑事啊!

    作者:泪痕春雨 时间:2018-04-03 10:46
    当然了,想居高临下的嘲笑敌国投降的臣子,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很久以前,有一个王朝灭亡了,有一个大哥以胜利者自居,于是就嘲笑投降过来的臣子,总而言之,你们的国家灭亡了,你们的主子成了阶下囚,你们竟然一副此间乐不思蜀的样子,你们平常读的圣贤书都喂狗了?
    敌国投降的臣子难免羞愧难当。问题是,有人就回嘲对方说,按您这种大言不惭的理论,您老兄好像也是三姓家奴啊。在这种乱世,帝国如同走马灯一样的乱转,你敢说自己生是某家人死是某家鬼?总而言之,大家彼此彼此,别和我们玩什么清高!

    事实上,宋代的卫道之士吹捧韩通、李重进、李筠时,有人就说了,韩通、李重进、李筠其实也是三姓家奴。因为他们以前跟着大晋的石敬瑭混,后来跟着大汉的刘知远混,再后来跟着大周的郭威混,说他们是贞洁烈妇,这个好像有些滑稽啊。
    面对人们这样无耻的抹黑五代的忠臣楷模,卫道之士就说了,彼以国士待之,臣子才以国士报之。大周皇帝以国士等韩通、李重进、李筠,他们才以国士报大周皇帝;这有什么不对的?你们怎么就喜欢拿他们曾为后晋、后汉效过力说事呢?
    问题是,扯到彼以国士待多,臣子才以国士报之。本身就证明臣子背叛君主,并没有什么不可以的。因为这种道理扯来扯去,和有奶就娘,也就隔着一层纸罢了。

    作者:泪痕春雨 时间:2018-04-03 10:47
    是不是说得有点远了,我们书归正传。
    总的来说,史书站在赵匡胤的角度,一味贬低那些拒绝臣服赵匡胤的军政大佬,多少会变得不伦不类,因为用这种语调书写历史,一个人誓死忠于旧主子,不但会领着全家惨死,史书还会笑他不识天命,更会盖棺定论为乱臣贼子,这叫什么事呢?这还有天理没有了?!
    所以在大宋帝国最初的意识形态里,李重进、李筠就是不识天命、造反作乱的乱臣贼子。否则,赵匡胤派军围剿他们算怎么回事?
    但是随着大宋帝国的稳定,大宋帝国的意识形态又会为他们重新定位了。
    这就好像在五代,说到冯道之类的人时,人们难免会用各种赞美的词语去写,但是到了后来,就会把他贬得狗屁不是了。

    大家说冯道有奶就是娘。问题是,在那种年代,指着站在朝堂上的大佬们看,哪个人不是这种人呢?
    大宋帝开国前25年,中国历史上就改过四次朝了。公元936年,大晋开国立号;947年大汉取代大晋开国立号;954年,大周取代大汉开国立号;960年大宋取代大周开国立号了。
    在这种年月里,一个身处高位的人,谁敢说自己生是某朝人死是某朝鬼呢?更主要的是,你真是一心忠于旧主人,大宋帝国当时还会定性你为反革命呢。因为你说自己要一心忠于旧主人,本身就有一心要颠覆大宋帝国统治的嫌疑。
    作者:泪痕春雨 时间:2018-04-03 10:48
    总的来说,大宋取代大周,那是用了一种近于和平的方式实现。
    整个过程虽然也有流血事件,但是这种流血事件,放到五代,那还真不是个事。事实上,晚唐也好、五代也好,中央政府随便削个藩,哪回弄出的动静,也比这大的多。

    赵匡胤死后,赵光义篡位时,更是用了完全和平的方式实现。总而言之,皇帝的儿子年龄小,皇帝的弟弟代替他们上位,这好像没有什么不对啊。
    幸好赵匡胤时代的帝国二把手,那是皇帝的亲弟弟,如果帝国的二把是皇帝的小弟,估计五代史直接就变成六代史了。

    皇帝有儿子,却玩兄终弟及,这个说起来好像蛮像回事。实际上,这就叫扯淡。
    想当年,周武王死了,周武王的弟弟那是圣人级的大哥,因为他的小名叫周公!周武王的儿子呢,当时还是幼童,关键是,当时天下并不稳定。但是即使如此,也没有人敢宣扬什么国赖长君,所以应该让周公继位的歪理邪说。
    当然了,如果皇权(王权)不够强大,什么国赖长君的歪理邪说,肯定会四处流行;甚到尧舜禹的禅让、商汤周武的革命理论,也会四处飘荡。卫道之士闻此,从来都是如同看到了洪水猛兽。

    总的来说,思想是为了现实利益服务的。
    道理的圆的,舌头是软的,面对什么现实博弈的结果,大家也可以把它讲得头头是道、或是讲得冠冕堂皇。
    比如,父死子继,你说有道理没有?太有道理了,事实上,卫道之士,都在宣扬这种道理。
    再比如,兄终弟及有道理没有?太有道理了,因为好赖是皇帝一家人啊。
    无德让有德,无能让有能,所谓的禅让有道理没有?太有道理了,因为从前的圣人都是这样玩的啊。
    革命理论有没有道理,自然有道理啊,商汤周武都是这样玩的啊。
    所以,皇帝的儿子想顺利继承皇位,得拿出实力来,扯理论是没有价值的,因为理论从来都是为现实力量博弈服务的。

    作者:泪痕春雨 时间:2018-04-03 10:50
    翻开当时那段历史,唐、晋、汉、周、宋是一脉相承的。
    因为他们的权力都是在一个基本盘内传承的。这个基本盘变得越来越稳定,权力交接变得越来越容易、成本越来越低;而且地盘越来越大,于是天下就渐渐走向统一了。

    总的来说,这个基本盘不断发展的轨迹是非常清晰的。只是因为权力传承时,不是同姓之人,所以人们感觉它有些混乱罢了。

    因为传统历史是建立在皇权政治的视角所写,所以它最关心的是帝国是哪家哪姓?
    如果皇帝换了姓,明明是同一个基本盘,史书也会认为帝国灭亡了。如果皇帝是同姓,明明是两个毫不相干的基本盘,也会认为帝国得到了延续。最经典的就是西汉、东汉,除了皇帝都姓刘外,其间并没有任何传承的关系,但是人们总认为这两个王朝是一脉相承的。
    而后唐、后晋、后汉、后周、大宋的皇帝都是异姓的人,而且都换了国号,虽然他们都是在一个基本盘上混,但是人们也认为这是一个朝代接一个朝代的交替着。


    翻开五代历史,从唐庄宗李存勖上位后,如果篡位的人都姓李,是亲子也罢,是养子也罢,那这段历史看起来,肯定就比较简单了。
    因为简单的梳理一下,就是李克用打出山西的基本盘;李存勖(唐一世)以山西为基地,统一北方五省。唐二世(李嗣源)、唐三世(石敬瑭)、唐四世(刘知远)、唐五世(郭威)不断巩固中央集权;到了唐六世(柴世宗)帝国开始全面扩张时期;唐七世(赵匡胤)、唐八世(赵光义)成功统一大江南北。

    这段时间,整整一百年时间。
    公元880年,黄巢杀入长安城;公元960年,赵匡胤陈桥兵变;随后开始统天天下的战争,兼并江南诸国,公元979年,宋太宗又出兵灭掉了北汉,同年兵败高梁河,这段历史终于尘埃落地了。

    许多人觉得五代历史混乱,其实五代历史并不比其它历史混乱,仅仅是因为皇帝换得的太频繁、而且大多是异姓,所以人们就觉得它非常混乱了。
    其实呢,翻开任何一个朝代的历史,仔细看时,也是非常混乱的。

    最简单而言,翻开两汉历史,除了几个知名度非常高的皇帝,大多数皇帝,对普通历史爱好者而言,都是非常陌生的,围绕他们的权力之争,人们更常常是一片空白。
    再简单而言,翻大唐历史,从安史之乱后的一百五十年历史,绝大多数历史爱好者,其实就是一片空白的,因为除了能记住藩镇之乱的概念外,大多数历史爱好者,好像不能再知道更多了。

    [注1]:有顷,诸将拥范质等至,匡胤呜咽流涕曰:“吾受世宗厚恩,为六军所迫,一旦至此,惭负天地,将若之何?”
    [注2]:质等未及对,散指挥都虞候太原罗彦瑰按剑厉声曰:“我辈无主,今日须得天子!”质等相顾不知所为;王溥降阶先拜,质不得已亦拜。
    [注3]天平节度使、同平章事、侍卫马步军副都指挥使太原韩通,自内庭惶遽奔归,将率众备御。散员都指挥使洛阳王彦升遇通于路,跃马逐之,驰入其第,杀通及其妻子。
    [注4]:韩通与宋比肩事周,而死于宋未受禅之顷,然不传于宋,则忠义之志何所托而存乎?
    [注5]:戊申,赠周韩通为中书令,以礼葬之。初,通与帝同掌宿卫,军政多决于通。通性刚而寡谋,言多忤物,人谓韩瞠眼。其子颇有志略,见帝得人望,劝通早为之所,通不听,卒及于难。帝怒王彦升专杀,以开国初,隐忍不及罪。
    [注6]:师还,加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改归德军节度兼侍卫马步军都指挥使。
    [注7]:世宗大悦,诏书褒谕,即以重进代谷为行营招讨使,赐袭衣、金带、玉鞍、名马。....及克寿,录功加检校太傅兼侍中,又改天平军节度,仍为招讨使。
    [注8]:知之,遣六宅使陈思诲赍赐铁券,以安其心。
    [注9]:显德初,周祖亲郊,加同平章事。师还,加兼侍中。......恭帝即位,加检校太尉。
    [注10]:筠即欲拒命,左右为陈历数,方僶俛下拜,貌犹不恭。及延使者升阶,置酒张乐,遽索周祖画像悬壁,涕泣
    不已。
    [注11]:筠曰:"吾周朝宿将,与世宗义同昆弟,禁卫皆旧人,闻吾之来,必倒戈归我,况有儋珪枪、拨汗马,何忧天下哉。

    全文完
    作者:泪痕春雨 时间:2018-04-03 10:53
    这个长篇终于结束了。回看过去的一年,这个长篇大约可以写得更好,只是在知乎的论战中浪费了太多的时间精力,所以许多地方都没有展开了去写。不过这也许是件好事,因为在许多地方它的文风有意无意的就变简洁了。

    四月份工作比较忙,而且晚唐历史只整理出5万字,按从前的惯例,还是整理出10万字以上的存货,再开始网络连载。
    如果没有意外,五一假期结束后,就可以连载了。希望自己能写出新意。我说的写出新意,一方面是不重复前人的观点,另一方面也是希望能突破自己从前的格局。

    从连载第一个长篇开始,到现在已整整快九年了。这九年时间,有许多读者一跟帖到现在,实在是一种莫大的鼓励,希望自己会写得更好。

    本来计划在四月份,先发几万字的泪痕漫评唯物史观。只是看着写完的稿子,自己觉得并不满意,所以再等一段时间再发吧。

    感谢大家支持。

    作者:泪痕春雨 时间:2018-04-09 16:44
    感谢诸位网友的长年支持鼓励。在残唐、晚唐中间,插播一个泪痕漫评唯物史观的长篇,欢迎大家观看。
    只是这个长篇不会保证及时更新的,希望大家做好站在坑底暂时出不来的准备。
  • 首页
  • 上一页
  • 110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泪痕春雨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114天 / 跨度334天】
    • 开贴:2017-05-10 08:59
    • 更新:2018-04-09 16:44
    • 阅读:716438 回复:10367 楼主:911
    • 字数:约591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