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原创】《阐幽录》:流传中东北土匪中的神秘传说(民国,悬疑,风水)

  • 首页
  • 上一页
  • 23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陟云子 时间:2018-02-13 20:01
    (正文)

    何栖云不好忸怩,开口清唱道:“讲几个年幼人娘且听来:秦甘罗十二岁身为太宰,石敬瑭十三岁拜将登台;三国中小周郎名扬四海,十岁上学道法人称将才。,二岁掌东吴水军元帅,他看那曹孟德如同婴孩,在赤壁用火攻神鬼难解,烧曹兵八十万无处葬埋。这也是父母生非神下界,难道说小奴才是禽兽投胎?”却是用西府调唱的《辕门斩子》。他本是豫西巩县人,自小听得乡里茶社用豫西调唱戏,如今虽然多年未闻乡音,但唱出来仍是字字入耳,声音深沉,江阳带头叫起好来。

    这一顿饭众人吃得极为尽兴,一直到晚间方散。何栖云走在最后,他对董承金说道:“现在江阳有些得意忘形了,咱们得做好准备,以防日本人突然动手。”董承金道:“难道日本人还会再次派人过来闹事?”何栖云道:“日本人已经知道硬闯不行,同样的招数他们应该不会再使第二遍,我怀疑他们另有诡计,只是现在还摸不清路数。”董承金点点头,说道:“咱们尽力而为吧。如果实在不行,我们得先保全自己,别把咱这几号人给搭进去。二狗子他们现在都呆的腻了,觉得和这些矿工说话办事费劲,不似乡里的弟兄爽快。”何栖云瞅瞅四下无人,低声道:“他们有牵有挂,自然瞻前顾后一些,这倒也不怪他们,咱们弟兄多担待一些吧。”董承金应承了一声,两个人见有矿工过来,遂停止了交谈,随着前面的人走向铁皮屋,各自安歇了。

    次日曹把头却又来了,他依然头戴巴拿马帽子,脸上还是挂着经久不息的笑容。见到江阳后,他先拱拱手:“小江,老哥哥可真佩服你,我把你的话和日本人说了,他们听到你的话后都连声称赞,说你了不起,是当今中国人中少有的人才,瞧他们的样子,那是真心佩服呀!”
    作者:陟云子 时间:2018-02-14 03:42
    (正文)

    江阳却不吃他那一套:“曹把头,有什么话你就直接说吧,日本人是怎么答复的?”曹把头脸上略显尴尬,不过他很快就调整过来,笑容重又回到了嘴角眉梢:“咱们马上就要说到正题了,小江不要着急。日本人是这么说的,井下工人受难的抚恤是五块大洋,已经不算少了。至于咱们那位工友,日本人也很抱歉,毕竟指使打人的不是他们,具体是谁还在调查之中。他们也不希望出现这种事端,不过现在他们愿意出双倍价钱给那位兄弟的遗属,十块大洋,你觉得如何?”

    江阳当然不能答应,他既已伸手管这件事,自然便要依自己的意志行事,否则日本人说啥他答应啥,回头怎么和金矿的好几千人解释?他连连摇头:“日本人每天赚的钱就是这个钱的好几十倍,却连这点钱都不肯出,这个钱我们坚决不能接受!”顿了顿他又说道:“那些日本人还说什么了?”曹把头道:“他们还是希望你们能尽快复工,并且给出了两种选择:一是每天多干两个钟头,然后加钱;二是还干原来那么长时间,工钱维持不动。”江阳有些急了:“昨天不还说多干一个钟头就加钱吗?今天怎么改两个钟头了?”曹把头搔搔后脑勺,脸上的表情很无辜:“我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反正当时就这么和我说的。你们可以斟酌一下再说,我就是个传声筒,回去再和日本人说这面的情况。”江阳气呼呼地道:“这哪能行?他们是把我们这些煤黑子当猴子耍呢!”曹把头道:“年轻人别这么大火气,人家也只是提个建议,还没最终定下来怎么办。咱们可以互相商量结果嘛,不一定说一下子就定下来。”

    曹把头走了之后江阳领着大伙儿又开了一个会。工人们都觉得日本人不拿他们当回事,所以大家反复商量之后,决定维持原来的条件,直到日本人低头答应为止。江阳还对他们说:“反正外面的人进不来,没有煤看最后谁着急!”何栖云劝说江阳:“这事儿得掌握火候,拖时间长了咱们这些人也没米下锅呀!”江阳道:“先生,说别的我服你,就眼前这些事,你还真不懂,就少掺合两句吧。”何栖云只好乖乖地闭了嘴,人都不愿意听那还说什么?
    作者:陟云子 时间:2018-02-14 11:26
    (正文)

    续后的两三天曹把头每天都来,而且每次都会带来新的条件,新条件总会对原有的作出向工人有利的改进,但很奇怪的是距离工人们的要求却总是差那么一些。江阳仍然自信满满,他认为日本人就快撑不住了,给出的价码一次比一次高就是明证。然而战东道的土匪已经达成共识,日本人肯定在背后暗中捣鬼,只是时机未到而已。为防意外,董承金等人每天枪不离身,而且走到哪里都牵着坐骑——险恶的生存环境让他们明白,任何时候保命都是第一位的,而这个道理工人们似乎还不懂。

    到了月底的这天晚上,江阳照例在铁皮屋中和几位工人闲聊自己的见闻,有人忽然说道:“哎,好像今天曹把头没来。”他这么一说江阳也想了起来:“可不咋地,不仅今天,昨天也没来,这老小子该不是肚子窜稀了吧?”话音刚落就听有人叫道:“怎么远处好像有动静?”董承金侧耳听听,肯定地说道:“像是机器发出来的。”江阳面色陡变,他快步走出铁皮屋,示意跟来的人不要随意走动,凝神向远处听去。外面无遮无拦,听得比屋里清楚多了,那声音的确是机器的轰鸣,而且就在矿区之内。机器是人操控的,机器响就证明一定有人复工了,江阳扭头嘶声吼叫起来:“谁私自复工了?”他身后的几个工人都面面相觑,你望望我我望望他,谁都说不出所以然来。江阳怒道:“平时叫你们盯紧点,怎么还出了这样的岔子!他娘的简直见鬼了!”他怒气冲冲地向着声音的方向走去,有人为他牵来了他那匹大白马,江阳气呼呼地跳上了马,战东道的几人骑着马紧随其后,剩余的工人没有马,只好撒开脚丫子一路狂追。

    他们沿路奔行了一段,终于发现机器的声音出现在四矿的位置,而这正是曹把头值守的矿井。江阳似乎明白了什么,但他显然不愿正视这个现实,一路上咬着牙关,连后面的何栖云都听到他牙齿咬合之间的咯咯声响。远远地众人看到四矿井上有煤油灯星星点点的亮光,看来不仅井下有人,井上的人也在卯足了劲干活。
    作者:陟云子 时间:2018-02-14 19:59
    (正文)

    江阳怒发冲冠,想要横冲直撞过去,找到他们的工长和组长问个明白,然而离老远便被两个人横架木棒拦住了。江阳定睛一瞅,这两人竟是工人护卫队的成员,他大叫道:“你们猪油蒙了心吗?我是江阳,头两天刚见过面,你们拦我做什么?”那两人面上现出一丝羞赧,但随即恢复如常:“正因为你是江阳才要拦你!”江阳厉喝道:“让开!”那两人好似充耳不闻,站在那里纹丝不动。江阳试图从两人中间硬挤过去,但被他们不客气地挡了回来。

    这时那两人后面又出现了五六个影影绰绰的煤矿工人,江阳骂道:“你们分不清里外拐吗?谁对你们好你们不知道?你们这一复工咱们之前说的话不全都泡汤了吗?其他几个矿的弟兄们怎么办?”对面有工人说道:“我们确实不知道里外拐,我们只知道,上面答应给我们每个月多发一块大洋,整个四矿都是如此,那我们还跟着你瞎胡闹什么?”江阳戟指大骂:“你们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又没得你们一个大子儿的好处,这一腔苦心怎么就被你当成驴肝肺了呢?”对面那些人已经不耐烦了:“请你快点离开这里,要不然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江阳正待苦口婆心地劝说一番,对面有人已经喊出声来:“大哥,和他费什么话,他再不滚就干他!”眼见这些工人丧失了理智,抡着大棒子就向自己打来,出手决绝毫不留情,江阳也只得拨转马头和董承金等人往回走,那些工人在后面作势呐喊了几声,追了几步也就回去了。

    虽然这些工人并没把江阳怎么样,但董承金明显看到江阳在马背上的身影摇摇晃晃,有些神志恍惚,慌忙从后打马追上去,和他并辔而驰:“江阳,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你要振作起来!”江阳仍然沉浸在思绪之中:“他们之前一直和我并肩奋战,怎么能背信弃义,说复工就复工呢?难道仅仅为了每月那一块大洋就连最基本的道义都不要了吗?”董承金听了他的话,觉得他委实迂腐得可笑,但还是劝说道:“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别的矿肯定都人心不稳,目前最紧要的是赶在日本人前面做工作!”
  • 首页
  • 上一页
  • 23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陟云子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260天 / 跨度259天】
    • 开贴:2017-06-06 09:13
    • 更新:2018-02-21 05:28
    • 阅读:831782 回复:9491 楼主:1049
    • 字数:约732千字
    • 图片: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