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我的同居女友和她孪生妹妹外加我的初恋情人竟然是蕾丝情人,我该怎么办?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木尧君 时间:2017-07-13 18:24
    我的初恋是纯洁的、青涩的,我对安静的爱原本是那么纯洁和纯粹、没有丝毫杂念!但不意间和小太妹菲菲在卫生间有了不算完整的第一次,却开启了我对女孩子邪恶的想法和需求。菲菲的闺蜜唐唐也喜欢我,她知晓了我的秘密后,想出了接近我的好办法。唐唐与其孪生姐姐甜甜通过拉拢安静,并对安静告密使我和安静分手,为米唐唐创造得到我的有利条件。她们的阴谋得逞了,我的初恋宣告结束了。
    唐唐和甜甜这对孪生姊妹花其实早就有蕾丝之情的雏形,不过年龄太小,不懂爱的真谛与做法,所以一直没有跨出最后一步。在唐唐用计接近安静期间,她一发不可收拾的喜欢上了安静,几经挫折后两人开始了真正的蕾丝之爱!并且硬拉入了孪生姐姐——甜甜!
    为了让唐唐得到我,甜甜也是计谋百出,整的我苦不堪言。不想在各个计谋的实施中,她竟然发现自己不可自拔的喜欢上了我,她不敢、也不能抢走自己妹妹喜欢的人,几经挣扎,最后……
    唐唐发现了甜甜对她的背叛,一怒之下设计陷害我,想彻底除掉这个让她们三人矛盾重重的我。她的计谋太歹毒,差点让我死于菲菲粉色地狱中的女人身下。良心发现的唐唐又不忍心我死,也不想姐姐伤心,便又让甜甜救出了被下药的我。早已沉沦不堪的我卑鄙的乘机占有了甜甜,并且与她开始了旖旎春梦般的同居生活。
    甜甜的失踪让唐唐怒不可遏,知道情况后她醋意大发,借着甜甜不敢说和我在一起的借口,故意把安静领到了我和甜甜的同居之处,甜甜慌乱之下把我藏进了衣柜。唐唐执意报复,让安静和甜甜陪她玩起了她们之间的秘密游戏,这三个人在我面前一米处演起了活春宫……
    本故事情节曲折,语言风趣幽默,词藻华美艳丽,各种奇思妙想层出不穷,对各种事物的新观点新颖有趣。各种题材的诗词曲赋,更是字字珠玑、引人遐想。特别是对各个主人公在床笫趣事的诗词,简直出神入化,风趣优美,读着不禁拍案叫绝,后思不由余韵萦绕,比如这首:
    “哥哥,且慢!莫一股脑儿胡冲撞!奴家花娇瓣儿艳,怎经得起如此蛮干?看那玛瑙顶顶玉峰上,那达儿不是爪痕子布满?嫩珍珠,粉溪涧,任你尝,任你赏,却到好,都给奴家满当当咬了个遍!
    “哥哥,且慢!再轻些子往浅里放!奴家年轻少阵仗,莫一进门就往前窜!摸那玉门缝缝花两瓣,可还有丁点子空儿能见?花径放,蓬门敞,随你闯,随你逛,却到好,半个时辰歇歇只就是不让!
    “哥哥,且慢!待奴家把身子稍换!娇啼婉吟浅声唱,蹲卧跪坐弯腰腰站!尽着你花花样耍个遍,管那点子肉发面般肿胀?露台旁,窗中央,由你挪,由你搬,却到好,弄出个桃木的椎子铁棒棒!
    哥哥,且慢!奴家却还有宝贝两样!抚笛弄箫口舌忙,咬牙把后庭花来唱!半瓶子油油底儿朝天,好端端个雏菊里往外翻!红唇畔,十指尖,腰肢软,腿儿酸,天也哟,总算盼得来个风雨甘霖降!
    本故事一开始情节发展平静缓慢,各位莫急,作者为的是强调各个人物的心理成长和变化历程的,到了八十余章便开始进入高潮,直至本故事结束。
    本故事情节曲折多变,关系错综复杂,人物内心活动刻画直达心灵深处,不美化,不丑化,都是活生生的人该有的感情和生理活动,比如彭国栋对小姚母子的感情上不接受,身体上却在享受。
    本故事以多种视角、多种方式来阐述人物性格和内心,作者的思想是,感情面前没有配角,爱情面前人人都是主角!所以,有时人物的转换需要读着费点心思。不啰嗦了,下面开始正文:

    作者:木尧君 时间:2017-07-13 18:27
    《危险游戏——肆无忌惮的爱》
    作者:木尧君 时间:2017-07-13 18:28
    第一章 彭博篇青涩初恋
    我叫彭博,就读我们市实验高中高二。我喜欢的第一个女孩叫安静!我和她从小学、初中一直到高中都是同班同学。
    安静的美是难以形容的,巴掌脸、尖下颌、大眼睛、挺鼻梁、红樱唇、编贝齿这是她五官立体形象的描写,每一样单独摆画出来或许都符合现在人审美标,但组合在一起却有了某种超脱世俗的美,就如同红楼梦里对林黛玉的描写,是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美,是那种凡尘仙子的美。
    她身高一米六五,身材略显消瘦,但却把一件普通的校服穿出了时装模特的效果。据我的死党——死胖子说,她应该是腿长腰细、前凸后翘,什么胸围臀围36C的我虽然不懂,但她每次跑步时,胸前都会颤颤巍巍的,一直颤到我的心里,颤的我的心尖都开始发颤。特别是夏天课间休息时,她老喜欢用胳膊垫着把校服撑的鼓鼓囊囊的胸半爬在桌上,细长笔直、洁白如玉的腿从校服裙里紧绷向前伸展,和她只隔一个过道的我总是被迷的神情恍惚。甚至有几次故意把笔弄的掉在地上,只为了弯腰去捡时能近距离的观察那双玉雕般的长腿。
    每天上课时我都在偷偷观察她,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幻想着和她能有什么亲密接触。白天的幻想造成了夜晚的春梦!我第一次梦、遗的对象就是她!梦里和她在某个水潭游泳,游着游着就抱住了她,她的泳衣那么单薄窄小,身材如同死胖子给我看的某个杂志女郎一样夸张,我试探着什么,但却不得其法!印象最深的就是她娇呼一声:坏蛋,这是什么?!温暖如春的小手一把抓住了我的罪证!瞬间,我在大坝决堤的酣畅淋漓中惊醒了,但绵长的余韵却持续了好久……
    我知道这就是暗恋,可是我很喜欢这种感觉,也根本无法拒绝这种青涩爱情的来临,所以,老师和爸妈不能早恋的话如同清风过山,对我没有丝毫影响,我就是固执的在暗恋着她。
    有时候我觉得她好像也对我有那么点意思,不过我还不敢挑明了说,怕被拒绝!那样多没面子啊。我也怕如果被拒绝了,我们恐怕连现在的这种亲密关系也会不复存在,那就得不偿失了!
    语文课,我们班主任的课,那是个50多岁的可爱的老女人,对工作一丝不苟,认真负责;对学生体贴入微,关爱有加,同学们都喜欢她。不过,让我不满的是,好像只有安静这个永远的第一名才是她唯一的得意门生,她对安静的好不只我这个千年老二不满,而是我们全班同学都有些嫉妒。
    现在她正在讲古诗词中数字的应用:“同学们,数字在古诗词中的作用特别大,有的高手运用起来简直出神入化,有名的比如一去二三里,烟村四五家,亭台六七坐,八九十枝花......巴拉巴拉。除了这首,谁还可以举个例子啊,安静,你来……”王老师习惯的点了安静的名。
    我也一如既往的抢在安静前头表现自己,为的就是引起她的注意。我手都没举急忙接话回答道:“乾隆的一片两片三四片,四片五片六七片,八九十片十一片,飞入花丛寻不见。哼!”
    “嗯,这算一首,不过他这运用的不好,好的只是最后一句的化腐朽为神奇,据说还是刘墉给续的。还有例子吗?''王老师说,并且用谆谆诱导的眼神看着安静。
    “卓文君写给司马相如的,一别之后,二地相悬。虽说是三四月,谁又知五六年。七弦琴无心弹,八行书无可传,九连环从中折断,十里长亭望眼欲穿。百思想,千系念,万般无奈把郎怨。万语千言道不完,百无聊赖十凭栏。重九登高看孤雁,八月仲秋月圆人不圆。七月半,秉烛烧香问苍天,六月伏天从摇扇我心寒。五月石榴似水,偏遇阵阵冷雨浇花端。四月枇杷未黄,我欲对镜心意乱。忽匆匆,三月桃花随水转,飘零零,二月风筝线儿断。噫,郎呀郎,巴不得下一世,你为女来我做男。”安静回答到,真难为她能记得住这么长的词,脑子是什么做的呢?
    “嗯,这才算是高手之作,安静,你可以自己也作一首吗?”李老师用热切的眼神望着她的高足。
    “哼,老师,你也太偏心了吧,怎么不问问我们可不可以啊,好像您老就安静一个学生似的。”我站起来说,其实说老实话,李老师对我们也很好,只要是讨论学习方面,只要不太出格,这个可爱的老太太还是很不错的,否则我也不敢这样说话。
    “哦,哈哈,彭博同学,那你就给咱们做一首,让老师也欣赏欣赏吧。”王老师笑着看着我,还抬起手作了个请的姿势。
    '一二三四五六七......”我大声的摇头晃脑的吟诵。
    我是故意这么做的,就想压安静一头,好让她对我……嘿嘿嘿,你们懂的哦。这时已经有同学开始笑了,不过安静还是一如既往的那么平静。
    “八九过去数十一”。我又念了一句,我就不信你还能沉的住气,我心里想着非把安静逗笑了不可。同学们都大笑了起来,我希望安静可以像他们那样哄笑我,那样我就可以在最后力挽狂澜,让她好好的敬佩我一下。可是她没有,她还是那么平静,她父母给她的名字还真没有取错啊,甚至她还和李老师眼神交流了下,好像是说看他能翻出什么风浪。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过去数十一,第十不知何处去,竟借东风上天际。”我被她弄得没有了显摆的兴致,直接两句一起念了出来,念完直接坐了下去,心里失落的厉害。
    “好,不错,有乾隆那首的韵味风格,但却更大气更精巧。彭博同学不愧是才思敏捷,老师喜欢你的这首诗,还有同学可以作一首吗?”李老师表扬了一下我,立马看着安静兴奋说道,偏心呀偏心,哼。
    “一两清风二两月。”安静没有站起来,就那么坐着看着窗外,轻声的念了一句。
    “好!好意境!”李老师就像吃了口蜜蜂屎一样兴奋的喊起来。
    哼!哼!可是她的好像真的比我的强啊。我无奈的想。
    “一钱清风二两月,
    三亩荷塘四更夜。
    屋畔翠竹五六杆,
    不负七夕好时节。
    青鸟相托八千里,
    九转莫忘意切切
    十年相思百千回,
    万盼归期莫错过。”
    安静轻轻的念完,又害羞的看了看李老师,并且往我脸上扫了一眼,我给她撇了撇嘴,伸了个大拇指。
    “整体不错,数字运用也算是娴熟,就是最后一句略显牵强。不过......算了。接着上课。”李老师没有再夸奖安静,这可是少有的现象。
    我看着和我隔着一个过道的安静,想着她诗里面相思的是谁?心里突然有点发酸。
    作者:木尧君 时间:2017-07-13 19:07
    第二章 彭博篇为谁相思
    我想要知道她那十年相思百千回的是谁,我没发现她和那个男孩走的比较近啊,要说平常说话最多的男生就应该是我了吧,可是最后一句的归期说的应该是个远方的人啊。难道她喜欢的人不在我们这里吗?这种想法折磨的我心里难受,让我连下课都等不了,我现在就要问清楚。
    我连忙给她写了个纸条,也没想过她会不会回答我。
    “何处惹得相思债
    归期难卜郎何在
    负心痴情皆如此
    却托青鸟千里外
    安静同学,在为谁相思呢?还十年千百遍,你看把老师都气的不表扬你了。”
    写完趁老师不注意我伸手放在了她桌上打开的书上,她微微惊吓了一下,看了我一下,眼神疑惑,我扬起下巴示意他看纸条。她打开看了一下,微微笑了笑,低头写了写什么。然后叠了一下,给我扔了过来。不过她技术有问题,那纸条掉在了我的脚边,我只有装着笔掉了去捡,捡起来打开一看,一首小诗:
    秋风又把秋蝉催
    渐行渐远渐不归
    错把相思比红烛
    一寸泪痕一寸灰
    难道相思就只可以形容男女之间的思念吗?老师没有你这么肤浅!!!还用了三个重重的感叹号!
    我刚看完,就觉得眼前一个阴影出现,好像谁站在我面前了。抬头一看,王老师已经站在我面前了,不过她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停止讲课,只是顺手从我手里拿走了纸条,边讲课边往教室后面慢慢走去。
    下课铃响了,王老师布置了作业,然后又说,安心和彭博放学后来我办公室一下,说完看了我俩一眼就走了出去。
    我冲着安静吐了下舌头,悄悄地说:“这下好了,你什么技术啊,这么近都扔不准。”
    “还不是你......算了,想好怎么给王老师解释吧。”安静无奈的说。
    “你怕什么呀王老师对你那么亲,我看去了也是收拾我。”我苦笑着对安静说。
    “我看王老师是对你亲,你的诗让王老师那么表扬,你比乾隆都厉害啦。”安静用她那漂亮的大眼睛白了我一眼。
    “要不是你的诗里透露出你相思成灾,王老师还不把你夸上天啦。”我酸溜溜的说。
    “什么相思成灾,你的脑子想的里都是些什么啊,难道相思只可以说男女之情吗?我那是想我姐姐了。”安心急的小脸都红了,那吹弹可破的脸颊红扑扑的,让我看的都傻住了。
    “你......你......你都知道什么啊?”安静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慢慢的低下头去。
    “你姐姐?嘿嘿,那就好,那就好,我还以为......'我就那样傻傻的看着她,她那天鹅似的白皙脖颈弯曲,脸颊慢慢一直红到了耳垂。
    突然她又抬起头来装做恶狠狠的样子,轻轻地说:“什么那就好?关你什么事?你是我什么人?干嘛要给你解释?真是的......转过去!不许看!不许看我!”安静的脸更红了,故作凶恶的瞪着我挥动小拳头。
    “我......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语无伦次的想解释。
    “你,你,你,你什么你?转过去,不许再看我。”安静说着就噗嗤一笑,又赶忙低下头趴在桌子上笑了起来。
    放学后我和安静没有去吃饭,而是直接到了王老师办公室。
    王老师坐在办公桌后看着我们俩,好几分钟没有说话,看的我心里直发毛,这是唱的那一出啊,弄毛线啊,要杀要剐你到是开牌啊。
    王老师就那样用眼神在我和安静的脸上扫来扫去,依旧一言不发。
    这是要干嘛呀?唱的那一出法语歌剧捏?老师们的必杀诀不就是一哄二骂三家长吗?这,这是搞啥子毛线线呢?看她那眼神,不就是想 Give 点 color to see see 吗?这咋光see see了,color呢?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boss放大招之前的技能冷却吗?,我偷偷眇了一下安静,她到是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目视前方,可脸已经红到了耳朵根上了,两个小手不经意的**着校服衣角。
    唉。都怪我,害她跟我挨批评。上帝啊,卖糕的,卖米的,玉皇大帝如来佛,真主安拉观音姐姐,路过的各路神仙啊,快搭救小生则个。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王老师开口了:“走吧走吧,去吃饭吧,唉……”她那一声叹息,好像下了什么决定一样。
    “好了,走吧,你们去吃饭吧'。”王老师突然又挥了挥手说道。
    why?what?这是什么意思?我和安静都愣住了,抬起头愣愣的看着王老师。
    “去吧,吃饭去吧,以后上课安心点。”王老师说着站起来。
    我和安静互看了一眼,不知道王老师葫芦里买的什么药。
    “那,那我们走了哦?”我小心翼翼的试探着说。
    “去吧去吧,是不是不挨批评心里不好受啊?”王老师总算露出笑脸了。
    “不是不是,那老师再见。走,快走!”我急忙转身鬼使神差的拉住安静的手往外就走,出了办公室到走廊里安静突然不走了。我回头看到她眉头皱在一起,脸颊红彤彤的,粉红的嘴唇嘟着,眼珠瞪的大大的盯着我。
    “怎么啦?快走啊,一会王老师返回了,再说食堂一会没饭了。”我不解的问。
    “你的爪子抓够了没?”她咬牙切齿故作凶恶的问。
    “什么?啊~~!”我突然反应过来,急忙放开她的手,“对不起,对不起,我,我没注意。手误,手误……”我赶忙放开她的手,举起双手作投降状。
    ''哼!”安静又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从我身边大步走过。“本小姐懒得和你这种俗人计较。”
    不过我看到她的脸红的更加厉害了。
    “哎,安小姐,要不小生我请你吃饭吧,就当是给您老赔罪了,请安小姐务必赏个面子吧。”我急忙跟在她P股后面小声的赔笑说。
    “哼,没心情。还嫌你害的我少啊?”她加快脚步往楼下跑,很快就溜了。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木尧君
    • 来自:天涯-情感天地 前往来源
    • 【活跃69天 / 跨度68天】
    • 开贴:2017-07-13 18:24
    • 更新:2017-09-20 11:31
    • 阅读:55059 回复:3352 楼主:1251
    • 字数:约427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