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一个老男人带着两个孩子两年了

  • 首页
  • 上一页
  • 41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距离负人 时间:2020-05-24 01:49
    楼下左侧巷子拐角处那个路灯今天终于来人给修好了。
    那个路灯装了也大约两三年的样子,坏了却有一年了吧。其实也算不上坏得彻底,每夜幕降临路灯亮起的时候,它也会亮,橘黄色的灯光,总是时亮时灭,在漆黑的夜里这样,给人一种身在鬼片里的感觉,每次我看了都觉得它还不如不亮的好。
    前些天,社区工作人员在网络群里问各胡同是否有公共问题汇报,然后我们这小院有人把这路灯问题报了上去,组/织上的工作效率还真不错,今天就有人还修了这灯。
    其实算不上修,准确的说是换,旧的拆下新的装上。
    夜晚到来,那路灯亮了,再不是那种橘黄色的亮光,而是纯白色的,很稳定很亮。

    看着这路灯的灯光,它白白的孤独的在那亮着,这夜深人静时候,它下面没有一个人路过,这让我有些感慨(请原谅我多情煽情多想法),感慨这时光匆匆,感慨这人世变化如此的快。
    我惋惜那明亮的灯光。
    我想起了我的小学时候,在那遥远的小山村,我记得那时那小学居然还有晚自习,而我们一众小孩子也很喜欢晚自习,因为这样可以摆脱家长管束,而乡下的夜总是美好的。
    记得那时那小山村还没通电呢,我们晚自习灯源来自每个学生从家提来的一个煤油灯,它既成了我们穿过田野的路灯,也照亮着我们在校学习。
    一直都觉得,如果非要讲人生最开心最无忧无虑的阶段,我想,就在那时候吧。
    我对灯光第二个难忘记的记忆在后来我祖母去世后我去镇上和我父亲他们生活的那一年半时光。
    那时我热爱看书到疯狂的地步,武侠、言情、诗歌等等包括《雷/锋的故事》这样的书,反正只要是书我都看,像极了一个饥饿的人饥不择食。但那个家终不是我的家,在那个家我几乎没有什么权利。也难怪的,那年父亲工作上出了点事,家的确也没什么钱了,可是我不懂这些,最初,我晚上开着灯看书,看了一两晚,当时我住二楼,被继母发现后,严厉呵斥了我,说我浪费电。从此除了上楼睡觉开那会儿灯后我再没敢开灯看书。不过倒记得后来有借同学手电筒在被窝里看书的经历,还有是在月满的夜,在楼顶借着月光看过。那时也看过电视,在电视里看到北/京上/海那些大城市路上有路灯,看书上说有些贫苦人家的孩子跑去路灯下看书,那时我很羡慕,要是我楼下有路灯多好啊,就可以免费用灯看书了。
    纵然是爱看书,可我并没有把我过成自己理想中的样子,我说的上面那些,当然不是找借口,人各有命,历史上有凿壁借光囊萤映雪读书,我肯定没有这么用功,我当时读的书也是杂书,读那些,目的大约是如今天那些屌/丝读爽文一样,把自己埋在别人的故事里来忘记自己现实中的不堪。
    今天,我满书架的书,我想看什么书如果没有随时可以去买,而家里的灯光充盈,就算关掉家里所有的灯,来到阳台边,楼下路灯的余光也够我看书,可我再没有那些年那种读书的热情了。

    来自 | | 7397楼 | | | | |
    作者:距离负人 时间:2020-05-24 09:19
    应该又是开$会的原因吧,我发什么再怎么去改发上来就被删,这行为很龌龊。我不反对你当孝子贤孙,但你不能这么不分青红皂白啊。 来自 | | 7398楼 | | | | |
    作者:距离负人 时间:2020-05-24 14:12
    最初看到ff日记,我是站ff的,这里有她是一个65岁老人的原因,更因为她是一个作家。封城的那段日子,每日被关在家里,写写日记无可厚非,纵然有些是道听途说以偏概全杜撰臆造,但日记么,抒发自己情绪还行,若危言耸听并以此而去谋利就丢失了本质。
    再后来,看到她在微博上除了转发别人对她的支持,还有喋喋不休的怒怼网友,却又关掉评论,我就觉得这性格好熟悉,和某类泼妇一般,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一旦招惹了她,从此安无宁日。
    我这人喜欢批评和自我批评,没事就反省过往,我也从不认为认错就是自打脸,错就错了,毕竟知道认错才会清楚正确的方向。所以后来我就取关不站ff了。
    近期我对一个叫乔木的公知产生了兴趣,说乔木是公知,那是别人封给他的。据说乔木早时是北外副教授,后被一些名公知带偏也混进了公知圈,然后发表了些公知文,因而名声鹊起。乔木媚美,后来奋不顾身投入了灯塔的怀抱,近年过得不如意,但这并没动摇他想在灯塔开花结果的信念。不过,因为现实与理想总是有差距的,乔木也反省了,灯塔非但不是他理想中的那个灯塔,还让他觉得有些丑陋,可自己约的P么,哭着也要打完。乔木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所以这点我还是很敬佩乔木的,敢爱敢恨,感觉不好撒腿就跑,跑错了也不回头摇尾乞怜。他的思想行文,倒也是进步了很多,再不偏向谁,有一说一。倒不像国内某些人,如湖大梁脚兽等,领着人民的供养骂人民,对世仇倭国却是无限吹捧,这种做法,还真与兽无异了。人嘛,喜欢那里你去啊,讨厌这里你走啊,真是口是心非表里不一两面三刀阳奉阴违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家伙,刷新了我对叫兽的认知。
    真不想写这些破事,可是这也是我的思想,不说出来不痛快,也不知能不能发上来,反正之前这种说法发哪都删,QQ、美篇、简书,还有这天涯。
    其实我应该算得上是一个热爱祖$国的人,不过我不像那些人一样,他们爱了全部,反正不管是好还是坏,在他们眼里都是正确的。我不,是非黑白,正确的就是正确的,不正确的就是不正确。
    他们爱得盲目,而我,就像所有人劝我赶紧去找个婆娘,劝我别再瞻前顾后,是个女人就行了,日子一久就过出感情了。靠,婆娘这玩意又不是维持生命的必需品没有就得挂,我之前没有去分辨,现在我有经验有自由了,我怎能还重复老路呢?
    错就是错。
    一周后的六一起,全国实行一盔一带,我胆小,所以得知这信息后第一时间去把我那破面包后排的安全带全装上了。这车买来的第一天,我就把后排安全带拆了,为的是拉货时折叠并翻起后座方便,现在交规下来后座都得系安全带,没系罚200,这我自然承受不了,更大的问题是这种检查摄像头没用,都是交警拦路查,如此一来,面包车不能装货,我之前总拉货,这样下去,我的生活又多了一道坎。
    这倒不说了,不是说六一开始实行那规定吗?我这地的交警对那规定似乎有些迫不及待,因为我这里一周前就实行了,好多人因此中招,美其名曰是为了百姓生命安全,可限速四十的城内,而且还没到时间呢,这么做,吃相是不是太难看了? 来自 | | 7399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41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距离负人
    • 来自:天涯-情感天地 前往来源
    • 【活跃871天 / 跨度1051天】
    • 开贴:2017-07-12 10:54
    • 更新:2020-05-28 22:30
    • 阅读:2146323 回复:25649 楼主:2681
    • 字数:约1394千字
    • 图片:518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