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再绘山海图——推理胜于雄辩

  • 首页
  • 上一页
  • 58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琴心剑胆何足道 时间:2017-08-13 09:12
    上贴末尾的文字弄乱重复了……很抱歉,下面修正下。

    西伯归,乃阴修德行善,诸侯多叛纣而往归西伯。西伯滋大,纣由是稍失权重。王子比干谏,弗听。商容贤者,百姓爱之,纣废之。及西伯伐饥国,灭之,纣之臣祖伊闻之而咎周,恐,奔告纣曰:“天既讫我殷命,假人元龟,无敢知吉,非先王不相我後人,维王淫虐用自绝,故天弃我,不有安食,不虞知天性,不迪率典。今我民罔不欲丧,曰‘天曷不降威,大命胡不至’?今王其柰何?”纣曰:“我生不有命在天乎!”祖伊反,曰:“纣不可谏矣。”西伯既卒,周武王之东伐,至盟津,诸侯叛殷会周者八百。诸侯皆曰:“纣可伐矣。”武王曰:“尔未知天命。”乃复归。

    ……两个都不正常。再看下文:

    纣愈淫乱不止。微子数谏不听,乃与大师、少师谋,遂去。比干曰:“为人臣者,不得不以死争。”乃强谏纣。纣怒曰:“吾闻圣人心有七窍。”剖比干,观其心。箕子惧,乃详狂为奴,纣又囚之。殷之大师、少师乃持其祭乐器奔周。周武王於是遂率诸侯伐纣。纣亦发兵距之牧野。甲子日,纣兵败。纣走入,登鹿台,衣其宝玉衣,赴火而死。周武王遂斩纣头,县之白旗。杀妲己。释箕子之囚,封比干之墓,表商容之闾。封纣子武庚、禄父,以续殷祀,令修行盘庚之政。殷民大说。於是周武王为天子。其後世贬帝号,号为王。而封殷後为诸侯,属周。

    上两段文都出自《殷本纪》,《周本纪》里有段话颇为微妙。“武王已克殷,後二年,问箕子殷所以亡。箕子不忍言殷恶,以存亡国宜告。武王亦丑,故问以天道。”。《汉书?地理志》说:“殷道衰,箕子去之朝鲜,教其民以礼义,田蚕织作。”,.《后汉书东夷列传》:“昔箕子违衰殷之运,避地朝鲜,始其国俗未有闻也。”,该是后来的事了。

    怎么看整件事呢?纣王(被后世贬了帝号)是个聪明人,已经明白殷灭的局势无法挽回,“五星聚于房”,上一次五星出现异象是夏桀时,“五星错行”……神人不过是拿自己当玩物耍弄,殷之存亡也不过是神人内部斗争的借口罢了,是随时可以被抛弃的议题——无端端立个帝就很说明问题,封禅的仪式都没有,说你是帝你就是帝!而撺掇所有人反对你,还有神谕!又不叫你让位,那不符合神的意志。那还有什么必要努力呢? 过一天算一天吧,由上天决定我的命运……其赴火而死的一幕还是颇有几分壮烈的,但他已经疯了。

    妲己亦有可能是神或【鬼申】一方派出的……就不深究了。

    作者:琴心剑胆何足道 时间:2017-08-13 14:17
    你以为神无聊喜欢搅乱人间吗……神亦是难做……师父教徒弟,手段多多。
    作者:琴心剑胆何足道 时间:2017-08-13 21:34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作者:琴心剑胆何足道 时间:2017-08-14 09:00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先槛大逢之山,河济所入,海北注焉。其西有山,名曰禹所积石。
    有阳山者。有顺山者,顺水出焉。有始州之国,有丹山。
    有大泽方千里,群鸟所解。
    有毛民之国,依姓,食黍,使四鸟。禹生均国,均国生役采,役采生修【革台】,修【革台】杀绰人。帝念之,潜为之国,是此毛民。
    有儋耳之国,任姓禺号子,食谷。北海之渚中,有神,人面鸟身,珥两青蛇,践两赤蛇,名曰禺强。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北极天柜,海水北注焉。有神,九首人面鸟身,名曰九凤。又有神衔蛇衔操蛇,其状虎首人身,四蹄长肘,名曰强良。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成都,载天。有人,珥两黄蛇,把两黄蛇,名曰夸父。后土生信,信生夸父。夸父不量力,欲追日景,逮之于禺谷。将饮河而不足也,将走大泽,未至,死于此。应龙已杀蚩尤,又杀夸父,乃去南方处之,故南方多雨。
    又有无肠国,是任姓。无继子,食鱼。


    “有北齐之国,姜姓,使虎、豹、熊、罴。”,神民,乃从昆仑地界迁来,下文有齐州之山,前文说华胥之国“不之斯(离)齐国几千万里”,那是指山东的齐国,一定要意识到写文者(列子)所处年代,书记官时代的齐州大概便是昆仑虚和西羌一带。虎、豹、熊、罴解释即同前文,亦可能是神民坐骑。一切皆有可能,没准儿是四鸟,不然没那么多来使,饲养大型宠物的成本太高。我也快被频频出现的虎、豹、熊、罴弄疯了,书记官你有没有别的词汇啊!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先槛大逢之山,河济所入,海北注焉。其西有山,名曰禹所积石。”,河济乃说大量的河水,不是说河水、济水,书记官没有那种写法,济做形容词是众多之义。

    “有阳山者。有顺山者,顺水出焉。有始州之国,有丹山。”阳山、顺山皆是泛指,始州之国乃神民之国,丹山乃呼和巴什格山。见下面图。“有大泽方千里,群鸟所解。”,解古同“懈”,动词有卸下之义,我想包含了换羽。千里的大泽覆盖河套平原和宁夏平原。

    “有毛民之国,依姓,食黍,使四鸟。禹生均国,均国生役采,役采生修【革台】,修【革台】杀绰人。帝念之,潜为之国,是此毛民。”,帝还是蛮有人情味的。

    “有儋耳之国,任姓禺号子,食谷。北海之渚中,有神,人面鸟身,珥两青蛇,践两赤蛇,名曰禺强。”,世民,“食谷”, “任姓禺号子”应该分开读,任姓,禺号子(禺强称其为子)。其似乎是神禺强的后人,要不然就是拜了干爹。禺强又叫禺京,可见其是音译名,“黄帝生禺【豸虎】,禺【豸虎】生禺京。禺京处北海”(大荒东经)。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北极天柜,海水北注焉。有神,九首人面鸟身,名曰九凤。又有神衔蛇衔操蛇,其状虎首人身,四蹄长肘,名曰强良。”北极天柜乃今天的桌子山,海拔2149米。“衔蛇衔操蛇”不好理解,但分析强良的样子就很合理,照描述看,其是个虎头人,手脚却是蹄子,自然拿不住蛇——蛇杖的可能性大,就得不停用嘴巴衔着,衔累了又得拿蹄子夹一下,或者反过来,夹累了用嘴巴衔一下,很奇特啊!蛇杖大概是属于九凤的。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成都载天。有人,珥两黄蛇,把两黄蛇,名曰夸父。后土生信,信生夸父。夸父不量力,欲追日景,逮之于禺谷。将饮河而不足也,将走大泽,未至,死于此。应龙已杀蚩尤,又杀夸父,乃去南方处之,故南方多雨。”,成都载天是贺兰山,河是渭河。应龙也是够倒霉的……“故南方多雨”,不是说自然现象,而是应龙降下的雨,南方乃指黄河以南的大片农耕区。应龙的样貌述图人和书记官都未提,应该是个神人,操纵一艘能降雨的龙形飞艇——所以应龙才要蓄大量的水,只是蓄的不是时候……不幸成了舆论的牺牲品。从应龙降雨事上我们亦能知道,神界更喜欢用接近原生态的灌溉技术,而不是挖大量水渠引水灌溉一类。其实帝是找了个借口把应龙留在自个儿方便操控的范围,而应龙原处地列姑射是个相对独立的神邦。

    “又有无肠国,是任姓。无继子,食鱼。”,原聂耳、无肠、深目民俱已不在,应该是消亡灭绝了,柔利国更连国名都没留下(其人形象也是最惨的,不忍述),唯一留有的国民是一目国人(亦是受惩罚最轻的),原因下文可见。由此可以判断,贰负神之乱要早于形天之乱,但不会离得太远(一目民仍在),那么会是在什么时候呢?从《竹书纪年》载异象来推,可能在形天之乱的二十九年前,文曰“天有妖孽,十日并出”,不过此说做不得准。

    “共工臣名曰相繇,九首蛇身,自环,食于九土。其所歍所尼,即为源泽,不辛乃苦,百兽莫能处。禹湮洪水,杀相繇,其血腥臭,不可生谷;其地多水,不可居也。禹湮之,三仞三沮,乃以为池,群帝因是以为台。在昆仑之北。”,细细体会……默哀片刻。文中的池便是今天的托素湖,联想到孟翼之攻颛顼之池,先人的工程真是大手笔啊!

    “有岳之山。寻竹生焉。”,寻竹应该是一种分节的机械体,可以视为连结的管道,书记官不会去记竹林,又不是帝俊玩过的地方。岳之山是祁连山主峰所在。见下图。

    “大荒之中,有名山曰不句,海水入焉。”,不句标错了,是疏勒南山。海是哈拉湖。





    作者:琴心剑胆何足道 时间:2017-08-14 09:22
    有系昆之山者,有共工之台,射者不敢北射。有人衣青衣,名曰黄帝女魃。蚩尤作兵伐黄帝,黄帝乃令应龙攻之冀州之野。应龙畜水。蚩尤请风伯雨师,纵大风雨。黄帝乃下天女曰魃,雨止,遂杀蚩尤。魃不得复上,所居不雨。叔均言之帝,后置之赤水之北。叔均乃为田祖。魃时亡之,所欲逐之者,令曰:“神北行!”先除水道,决通沟渎。
    有人方食鱼,名曰深目民之国,盼姓,食鱼。
    有钟山者。有女子衣青衣,名曰赤水女子献。


    “有系昆之山者,有共工之台,射者不敢北射。有人衣青衣,名曰黄帝女魃。蚩尤作兵伐黄帝,黄帝乃令应龙攻之冀州之野。应龙畜水。蚩尤请风伯雨师,纵大风雨。黄帝乃下天女曰魃,雨止,遂杀蚩尤。魃不得复上,所居不雨。叔均言之帝,后置之赤水之北。叔均乃为田祖。魃时亡之,所欲逐之者,令曰:“神北行!”先除水道,决通沟渎。”,黄帝女魃显然是青石雕像,亦可能是青铜像,反正不会是活人,黄帝时代离书记官时代有一千三百多年,活到书记官时代是不大可能的,但魃倒是可以存在,应该同应龙一般是神职之名,且是属于【鬼申】一派的。魃操纵的应该是蒸发水汽或吸收水汽的设备,反正呢是消灭大气中的水分——同应龙一样都属于控制天气的,肯定也是飞艇一类,得在天上才能发挥作用嘛!我们看到魃就不像应龙那样逆来顺受,他很有个性,不让我回家,我就闹出动静!“所居不雨”——他完全可以借口说是维修调试设备。“叔均言之帝,后置之赤水之北。叔均乃为田祖。魃时亡之,所欲逐之者,令曰:“神北行!”先除水道,决通沟渎。”,嗯……怎么理解呢?一系列的“之”似乎指代不一啊!?叔均居处在哪里我不清楚,可能在都广之野,后稷的封地嘛(“有西周之国,姬姓,食谷,有人方耕,名曰叔均。帝俊生后稷,稷降以百谷。稷之弟曰台玺生叔均。”,大荒西经),但延伸到西羌也很有可能,大概不会是中原,那在其时代是神宗所在,亦不会在华北平原,但华北平原还是有华夏基因的邦国存在的,像黄帝所在的有熊国在今河南新郑一带,帝喾所在的有辛在今安徽亳州一带——所以大荒东部才有那么多帝俊子孙。书记官这里说的赤水该是指塔里木河,赤水之北该就是西周之国所在,而西周之国乃是叔均后人……绕了个弯,书记官是想说,叔均自我牺牲向帝建言,说让魃到我这儿来居住吧,魃很可能和应龙一样,都在中原地带处于帝的控制之下,但我们看到帝并没有立刻答应,而是后来实在被投诉魃的弄得受不了了,才让魃去了叔均的地方,叔均的地方即应是西周之国,不过述图人就没提,因为那也是尽人皆知的周人所在。因为叔均的自我牺牲精神,被天下(主要是中原)人称为田祖。我们亦能想到,叔均后人也是勇于和异形可怜人处在一起的,而且关爱有加,任姓民很可能出自西周之国,或是受到其感召,和异形可怜人相处也不错,否则也不会沿用其国名。我们也能想到,叔均和魃相处的也不错,魃要不是念着叔均的好,不会听到“神北行”就服软的,但其实魃既敢跑出来,就不是那么好赶走的,“先除水道,决通沟渎”,我细细分析竟是将水全部藏起来,让魃无水可吸……渎古同“窦”,洞。

    “有人方食鱼,名曰深目民之国,盼姓,食鱼。”,从原深目国居地东移到原聂耳国居 地的世民。原深目国人“为人举一手一目。”,等于两眼被挖掉了,只有眼眶,而移植了一目国人的另一只眼在手上,视神经能从手上延伸到大脑也真是奇了……可怜人。

    “有钟山者。有女子衣青衣,名曰赤水女子献。”猜想乃是赤国妻氏杰出人物的青铜雕像,神国雕像就用黄铜,是“金”、“黄”色,而且书记官很聪明的用“尸”加以区别,呃,女丑就比较特殊,本身是世民,后人是神民,书记官说其是“有人衣青,以袂蔽面,名曰女丑之尸。”。按道理讲赤水女子献该是后稷的妻子、叔均之母,其雕像应是二百年间所立。为什么立在此地,我到讲海内经时再说。
  • 首页
  • 上一页
  • 58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琴心剑胆何足道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55天 / 跨度54天】
    • 开贴:2017-07-04 20:36
    • 更新:2017-08-28 13:09
    • 阅读:26998 回复:786 楼主:435
    • 字数:约296千字
    • 图片:238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