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住进个新小区,邻居因为老婆怀孕,不让我开WiFi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天赐三千 时间:2017-06-23 14:37
    晴朗的上午,我倚在床上看着手机屏幕上的资料,忽然弹出一条微信语音信息,赶忙点开,耳机里立刻响起超哥的声音:“千哥,我到云南了,刚下飞机,你那边怎么样?”我回复到:“我正在查那些资料,还那样,我还困在这儿出不去,你在那边一定注意安全。”
    不多时超哥再次发来语音:“知道了,你也是,这边的事一弄完我就赶回去,这事儿结束后要是咱俩都还活着,你欠我一顿饭啊。”我回复到:“这事儿结束以后,只要我还活着,我欠你一条命。”
    超哥没再回复我,过了几分钟,给我发来了个傻笑的表情。
    忽然有些意兴阑珊,我放下手机走到阳台,看着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阳光明媚,公平的洒在每一个想被晒到的人身上,不要钱,也不分是本地户口还是外地户口。
    看着这情形,我忽然想出去走走,回身拿起手机清空浏览记录出门,坐电梯下楼。
    十三…十二…十一…三…一
    电梯外面的走廊很阴凉,穿过走廊,打开防盗门,外面的情形和我第一天搬到这个小区时基本一模一样。
    抱着骨灰盒绕着草坪转圈的那个男人还在例行公转,周围那帮坐着晒太阳的老人家全都没看见他一样,沉默如雕塑般的坐在各自的马扎上,只是在我出来时,有一两个老人用死气沉沉的浑浊瞳孔稍微看了我一眼,但马上便转移视线继续沉默的晒着太阳。
    打闹的小孩,闲聊天的大妈,修剪草坪的保洁,一切看上去都那么正常,正常的就好像这回要讲的不是个恐怖故事一样。
    我一路溜达到小区正门,负责看门的物业大爷从门岗里走了出来,冷冷地看着我,一语不发。
    我有些无奈的举起双手做了个投降的动作说:“大爷,我不走。”物业大爷答道:“你也得能走得掉。”我说:“是啊,我逃不出你们的手掌心,我认栽。”
    物业大爷没说话,只是很清脆的“哼”了一声,便自顾自的返回了岗亭。
    我转身往回走,顺便掏出手机来试着打电话,打家里电话,提示对方不在服务区,打110,提示对方不在服务区,打120,提示对方不在服务区,打130,提示拨的号码不完整。
    算了,不报警了,上次他们那么轻易就让警察相信我有病还把我关了起来,想想那一个月,简直就像是在地狱里度过的一样。
    也对,跟警察说那些事,他们能信才有鬼呢。
    还好你们没断我WiFi停我水电,有这三样再加上空气,老子就能活下去,想到这儿,我也清脆的“哼”了一声。

    没走几步,抱着骨灰盒那人正好经过我面前,我很恶趣味的跟他打招呼说:“章哥,又遛骨灰呢,盒儿这几天见胖啊。”那人跟没听见一样,毫无反应的从我身边擦肩而过。
    我有些无趣的继续往回走,边走边回忆着自从搬进这个小区后的一连串不可思议的事情,要是去年这时候我没搬到这鬼地方,那我现在肯定不是这副鬼样子,唉,当时还以为自己捡了个大便宜…
    走进电梯,按下十三层的按钮,脑子里思绪万千,要是超哥能成功,我能躲过这一劫,我一定要把住进这小区以后的事全都记录下来,让更多人知道。
    那,该从哪儿说起呢?唉,当然是从住进这小区的第一天啊…

    作者:天赐三千 时间:2017-06-23 15:08
    那天的阳光也很明媚,头一天和老板闹翻后,当天我就被赶出了员工宿舍,晚上和在单位认识的超哥在路边摊一直喝到断片。第二天头昏脑胀的独自从快捷酒店出来就开始到处跑,给自己找落脚点。

    多半天时间,终于被一位中介带到了这个后来几度差点要了我命的小区。
    “要不是这里的房子这么新,就这价钱,我还真会以为是因为有什么‘脏东西’呢。”,站在新房里打量着四周,我开着玩笑说到。

    作者:天赐三千 时间:2017-06-23 15:46
    身旁胖胖的中介大姐笑点很低,听到我的话她一阵爽朗的大笑,笑声过后才说到:“这孩子,年纪轻轻的咋还信那些?世界上哪有鬼?何况这是新房。你大姐我就不信这些,怎么样,没意见的话咱们签了吧?”

    我逗大姐说:“您不信鬼神,那刚才进门时您干嘛还要对着空房子敲三下门?”大姐这次笑得不是很爽朗,笑了没几声略有尴尬的说到:“习惯了,哈哈。”

    作者:天赐三千 时间:2017-06-23 17:14
    这小区都是新房,相当新的那种,按中介说的,这里是一片旧城区改造,改造后据说牵扯到和开发商有关的一些事,所以所有的房子都没有房产证。而改造后的回迁户们,每人手里都拥有了两套以上的房子,全在这一个小区里。没有房产证,就没法变卖手里的房子,拆迁户们手里又不缺钱,所以就很随意的低价出租。
    我当时信了。

    作者:天赐三千 时间:2017-06-23 17:29
    中介大姐一气呵成的帮我办好了所有的租赁手续,交完钱后我问大姐:“大姐,房东是个啥样的人?他怎么完全不露面?”收过钱后中介大姐的笑点便好像提高了,她语气平淡的说:“哦,一般人,我们都是老熟人了,所以全权委托我来办,那,房子的钥匙,祝你在新家生活愉快。”

    作者:天赐三千 时间:2017-06-23 19:22
    我拿着钥匙并没急于回新房,而是坐车回原公司集体宿舍去拿我的行李。
    回到宿舍时,超哥已经在等我了,我看着这公司给租的不到八十平米的老旧阁楼,回忆着和另外七八个同事天天挤在这里的日子。因为这个宿舍的存在,那个小老板竟然每天晨会还要强调一遍自己对我们多么好,我了个去,拜拜吧您呐。

    作者:天赐三千 时间:2017-06-24 06:42
    “猪八戒怎么样了?你来帮我搬东西他知道不?”我问超哥。‘猪八戒’是我们私下给老板起的外号,其实也不算外号,他真姓朱,他真长的很八戒,他真名还不如猪八戒。

    超哥无所谓的说:“猪八戒回家养伤去了,估计三五天都不会回单位,同事们让我过来给你搭把手,他们帮我打掩护。”

    超哥这人偶尔很二,偶尔很精明,但是却是我步入社会以后唯一一个在工作中交的真心朋友,我喜欢他跟我特别像的那股子愤世嫉俗。

    作者:天赐三千 时间:2017-06-24 07:39
    “昨儿谢谢你啊,要不是你绊倒猪八戒,我想揍他那个块头的还真有点难度,哎,你啥时候辞职?”虽然昨晚和超哥喝酒时我就谢过他了,但还是忍不住想再说一遍。
    超哥懒懒的说:“再说吧,你走了,我辞职削他的时候就没人替我绊他了。”

    我有些伤感,毕竟是场小别离。
    想了想我笑着说:“算那帮犊子够仗义,还知道给你打掩护。”超哥说:“不白仗义,晚上去给你烧炕,恭祝你乔迁新居,你懂的。”
    超哥边说边上手帮我拿着行李,我说:“那必须的,全叫上,我做东。”
    行李不多,两个行李箱,超哥把我送上出租车就回公司去了,我告诉了他新家的地址,让他晚上带同事们过来。


    作者:天赐三千 时间:2017-06-24 10:10
    独自回到小区,我把行李放回房间就上外面逛了起来。
    这小区一共四栋楼,每栋楼有四个单元,两栋一排,开放式小区,乍一看四通八达的。
    一楼的网点房全是商铺,有饭店有超市,还有些土产五金日用品店等等,还有几个补习班,以及一个社区派出所,林林总总,乍一看花样很全,似乎想要什么都有了。
    我租的房子完全没有装修,近乎毛坯房,新嘛,家具啥的就更别想了,就一个好处,空间大。

    作者:天赐三千 时间:2017-06-24 12:35
    在日杂店买了两张小桌子,又买了十来个塑料板凳,权且当作今晚烧炕用。
    送回去以后下楼买菜打酒。
    滨海城这边的酒很特别,一个大铁桶装四十斤当天刚酿出来的绝对新鲜的啤酒,平时买酒都是用塑料袋装着论斤卖,走在街上是道很有地域色彩的风景,一袋一袋黄黄的漂着泡沫的液体…
    我想了想那帮人的酒量,直接问超市老板要了两桶,又买了些菜,之后和帮我运酒的超市老板一起返回新家。

    作者:天赐三千 时间:2017-06-24 15:11
    回到新家简单收拾了下,心下感慨着今晚只能先凑合着打个地铺了,还好是夏天,地上不凉。
    忽然手机响起,我接起来就听到超哥的声音:“哎,千哥,我们到你小区门口了,再怎么走来着?”我说:“那你们跟那儿戳着吧,我下来接你们。”
    挂掉电话,我连忙坐电梯下楼,一走出单元楼防盗门就看到一帮人正站在小区门口左顾右盼,我忙招呼到:“哎!兄弟姐妹们,这边!”
    一帮人看到我,连忙一边打招呼一边朝我这边走,眼角余光看到小区里有些大妈很不满的瞪了我一眼,好象是在责备我刚刚那一嗓子有点吵,我忙歉意的冲它们笑笑摆摆手。

    作者:天赐三千 时间:2017-06-24 16:02
    大妈们没说什么,我便使劲冲着那帮越走越近的同事们咧嘴笑着,笑的我嘴都疼了。直到大伙走到我面前,我忙一边把钥匙递给一个姓刘的同事一边说:“来就来了,看你们客气的,还带啥东西?那什么,刘哥,你先带同事们上去吧,1302号,我再去买点东西,超哥,一起。”超哥不满的说:“一什么起?自己去。”说完就想溜,我忙死死的拽住他,然后冲刘哥笑笑。刘哥也笑了下说:“好,我们先上去参观一下你的新家,一会儿见。”
    说完同事们就一起进了单元楼,看到单元防盗门完全关上以后,我冲着一脸贱笑的超哥就是一通炮拳,直到把超哥打的快笑岔气了才住手。

    作者:天赐三千 时间:2017-06-24 20:25
    等超哥缓了缓我白了他一眼说:“你行啊你,把她也叫来干嘛?恶心我是吧?”超哥贱笑不减的说:“你别这么说嘛,你跟人家李小萌本来也没什么吧?何况要是就把人家孤零零的留在宿舍,你觉得好看吗?再说了,把大伙全叫上这也是你说的,别赖我啊。”
    我一时有些无语,是啊,我跟她之间什么都没有,她的纯又没说是专门表演给我看的,她给谁做小是她的权力,碰巧看到她和猪八戒打野战也不是超哥的错,不关他事。
    大爷的,可你当时干嘛非让我撞见啊?
    我刚想再骂两句解解恨,超哥却先抬头看着四周的楼说:“你这小区…风水有点问题啊…”


    作者:天赐三千 时间:2017-06-24 21:59
    “这四栋楼,不是正经角度并排的,东边窄,西边宽,而且你看楼层,东面的楼层矮,西面的楼层高,而且东西两面都被挡住了,东面还好,是房子挡住的,西面直接是那么大一堵高墙,监狱的墙都没那么高大威猛啊,再说这一头大一头小的设计,你说像什么?”超哥说完直愣愣的看着我,我想了想说:“西面那是个大商场的后墙,当然比监狱的大了,形状么…馒头?蛋糕?”超哥冲我竖了下中指说:“你这智商基本告别蛋糕了,棺材啊!只有棺材才是这形状。”

    作者:天赐三千 时间:2017-06-25 08:57
    我白了他一眼说:“说的跟你真懂似的,我问人家中介了,东边矮西边高是为了让所有房间的 光照时长尽量一样,这是物理好不?”
    “叮咚~”
    说完这话,电梯也到达了十三层,超哥走出电梯左右看了看,然后走到消防楼梯口看着窗外的小区院子说:“千哥,不是我说,盖你这小区的人就算不懂,起码也信风水,你看地上那两个小花园,一圆一方,中间还融会贯通着那样一条把整个小区一劈两半的小路,天圆地方懂不?”我无所谓的耸耸肩说:“就你懂,走了,赶紧回去开饭,这都几点了?”
    超哥皱着眉若有所思的跟着我回到我的新家,敲门,同事开的门,两张小桌子,十张小板凳已经摆好,桌上的一次性纸杯也都倒满了酒。

    作者:天赐三千 时间:2017-06-25 13:48
    关上门刘哥问道:“哎?你俩不是买东西去了吗?买啥了?”我一愣,靠,光顾着怼超哥了,把这茬给忘了,还好超哥马上掏出一包烟说:“买烟去了。”
    同事们都知道我不抽烟,所以需要特意去买烟也很正常,便没再追问。
    上桌,开吃开喝开聊。
    几杯冰凉的啤酒下肚,大家渐渐都打开了话匣子,和往常每次聚会一样,这些同事们先是各种数落猪八戒的不是,然后就是各种支持我的决定,最后就是强调他们也早晚会辞职。
    除了和我一样不怎么说话的超哥,其他同事一个个全都慷慨激昂义愤填膺,仿佛跟猪八戒有不共戴天的仇一样。但我知道,和往常一样,等回到单位见到猪八戒,他们一个个又会立刻变得奴颜卑膝,像狗见了主子一样。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天赐三千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86天 / 跨度244天】
    • 开贴:2017-06-23 14:37
    • 更新:2018-02-23 12:54
    • 阅读:966756 回复:2726 楼主:531
    • 字数:约143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