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寻龙、点穴、分金、定位鬼吹灯之摸金校尉(已更新)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hanghanspp123 时间:2017-07-16 08:32
    第1章 :老孽畜终于咽气了


    公元218年,三国时候的曹操,在许昌颁布遗嘱,表示陵址掩瘠薄之地,平地深埋,不封不树,陵内无金玉珍宝。

    公元200年曹操殁后,恐人发掘其冢,乃设疑冢七十二座。

    据野史记载,曹操断气之前,下令处死麾下十八名摸金校尉殉葬,以免有人依摸金校尉的鬼神手段挖掘疑冢!

    可惜,事与愿违,十八校尉中竟逃脱一人,遁入茫茫尘世,消失无踪……

    遗落在古时的记忆,随着时间流逝消失得无影无踪,转眼间1800年过去……

    ………………

    紫云山,位于许昌市襄城县紫云镇,紫云山同属伏牛山东麓,共有九山十八峰,另有五湖一河。

    山巅经常云霞似锦,紫气环绕,有紫气东来之吉兆,故名:紫云。

    紫云第三峰的石鼎峰上,有一个数亿年前形成的火山口,一弯清泉流入形成天池,山脚下则有一个约百户人家的小村,叫做刘家屯。

    今儿个一大早,天蒙蒙亮,刘家屯中难得的鞭炮齐鸣一派热闹景象,早起的走乡老货郎闻声心中一喜,暗道屯中有嫁娶,混水酒一杯,炖肉一碗打打牙祭是没什么问题了。

    老货郎挑着晃悠悠的一挑杂货,屁颠颠喜滋滋的,慢慢的走到屹立在寒风中,抚着花白胡子,满面得意,一脸喜气的老村长身后笑问:

    “老哥,今儿个村里有喜?哪家的姑娘要嫁人?”

    老村长闻言,枯树般的面皮抽搐一下,转头白了一眼嘴角流涎的老货郎,瞬间看穿他的小九九,低头道:

    “恁给我听好喽,三天前刘十六那老货咽了气,准备今儿个下葬,你还指望他的那败家孙子给你吃一顿酒?他还没回来呢。”

    老货郎闻言一惊,眼眸闪烁一下,古怪道:

    “我看你一脸喜气,还以为有哪家嫁娶咧,哎!刘十六咽气了也值,今年有一百多岁了……”

    “是啊,今年一百零八岁了,也该去了,去得好啊,刘家屯总算走了一个祸害,今后有清静日子过咯……”

    老村长面上苦笑,眼中却泛着喜意。

    俗话说,好人命不长,祸害活千年,说的就是已经咽气的刘十六,这种人老成精,死乞白赖的滚刀肉。

    今年天寒地冻是个好年景,来年丰收有望,刘十六这挨千刀的滚刀肉却突然咽气,死得**。

    屯口密密麻麻的全是人,整个刘家屯男女老幼全部出动,将屯中间的那条羊肠小道围得水泄不通。

    淳朴憨厚的屯民,排着队欣赏躺在破草屋外,一口堡棺材内枯瘦枯瘦的刘十六,津津有味的评头论足,感叹老天爷开眼,终于收了这为老不尊,祸害乡里的孽畜。

    那种久违的欣喜来得太突然,屯民们见得刘十六梆硬尸体,简直不敢相信这老孽畜真的咽气了?

    屯里的青壮小伙壮着狗胆挤上前,伸手摸入堡棺内,探一下这老货还有没鼻息?

    花枝招展,穿红戴绿的大媳妇小姑娘,加上一帮老掉牙的老姑婆,则站得老远,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羞人的往事,一个个面上红彤彤,羞答答,仿佛熟透的烂桃子……

    直不起腰来的一帮老头子们最是淡定,晒着温热的太阳,眼角微眯着忆苦思甜,拿刘十六的断气,和来年的大丰收做着比较。

    那种久违,而又似曾相似的欣喜感涌来,让人根本停不下那种上头的感觉,只能闷头抽起旱烟,才能稍稍缓解血压升高的不良症状。

    刘十六这滚刀肉,整整活了一百零八岁高寿,从他在屯里能跑路开始,就祸害了刘家屯整整一百年。

    祸害了整整一百年,何止一个惨字能形容?起码要四个字:丧心病狂……

    这老货八岁懂事开始,屯里面就没一天平静,不管哪家的小姑娘老姑子和大媳妇,没过一天安稳的好日子。

    你可以想象一下,小到十岁女娃,大到饥渴如狼的大媳妇,再到老掉牙却依旧怀春的老姑婆,谁个洗澡擦身不要天天严防死守,象防贼一般?

    但凡你家男人有一丝疏漏,保管刘十六那颗花白猥琐的脑袋,绝对会出现在自家窗台下默默的凝视欣赏自家婆姨……

    这一点,令刘家屯所有老少想不明白,这老货都一百多岁了,怎么就那么好的精力?

    看了那白花花,水灵灵的身子,一百多年的邪火到哪里去泄?

    又或者,刘十六养的那条黑狗就是干这泻火的活?

    可是,那叫做老黑的黑狗,却是跑路都扯着蛋的公狗……

    ………………

    “爹啊,你说咱家要不要买一挂鞭炮高兴一下?”

    屯长李来富家的憨儿子,李二狗喜气洋洋,激动的问自家当屯长的老爹。

    对那个总能很巧,总在他老婆翠花洗澡时出现的刘十六,李二狗恨得手脚抽筋,盼星星盼月亮,总算盼到这老狗咽气,真是大喜……

    李二狗的声音虽不大,但也全屯可闻!

    闻言,刘家屯的一众村民,齐刷刷望向老村长李来富。

    “先不急吧?他的独孙刘十八还没回,怎么着也要让那小坏蛋见他爷爷一面。如果中午再没动静就先入土吧,然后你再去镇上买鞭炮,买二十万响的……”

    李来富极有权威的背着手,翘着胡子格外沉着,回头想想又补充了一句:

    “买两挂,今儿个喜庆!”

    屯民们闻言顿时喜笑颜开,纷纷点头称赞:李来富才有大智慧。

    “刘十六那老货死了,明年咱屯里年轻的男人都出去打工,田里的秧咋个办?那老货虽然下作,但栽秧倒是一把好手,那身子骨啊,不愧以前是当过国~军营长的人物。”

    不知谁家没眼力劲的媳妇咕哝着说了一句,喜气洋洋的讨论戛然而止,草屋门口瞬间静得诡异,丝丝冷风吹来,吓得老刘家的黑狗掉头就跑……

    “没错,刘十六那滚刀肉年纪虽然老一点,但有一身好武艺,远近百里的滚刀肉,屯上的补助,每次不都是他去找镇长讨要……”

    又是哪个不长眼的屯民接了一句,让静默的众屯民突然间交头接耳起来。

    ……………… (更新慢大家多多包涵)
    作者:hanghanspp123 时间:2017-07-16 08:34
    第2章 :活人倒地死人翻身

    要了老命了,那补助款?那是整个刘家屯的为数不多的外快啊……

    咋办?

    刘家屯的屯民闻言齐齐叹气,谁也没本事学那滚刀肉一样,把镇长从洗脚房拖出来当街报以一顿老拳。

    末了,鼻青脸肿凄惨无比的镇长大人,还得请那老货喝酒吃肉,然后两人勾肩搭背推心置腹,就差一起称兄道弟搭着伙,来刘家屯偷窥各位媳妇洗澡了……

    “隔壁屯的算命张半仙也死了好几年,以后咱们屯的黑白喜事看八字、定风水、寻吉时找哪个咋?”

    刘家屯的屯民七嘴八舌,仿佛一下就想起了那老流~氓的好处来,老村长李来富的额头隐隐冒出油光冷汗。

    李二狗翻着白眼哀叹一声,对屯长老爹哀嚎道:

    “爹,我刚想起来了,刘老头还欠我两千块钱……”

    闻言脚下一个踉跄,李来富深受打击,那老东西,还欠我儿子两千块大洋,这还了得?

    渐渐地,刘家屯的一众屯民无奈发现,这个让全村人恨之入骨的老祸害,居然成了刘家屯举足轻重的大人物?

    难道,我刘家屯就离不开这滚刀肉?

    ………………

    这时,天色大变,一阵阴风诡异吹过,吹得那堡棺材板哗哗作响……

    所有屯民见状,不约而同的打了个冷噤,从美好的回忆中惊惧的醒来。

    好冷的冬天,风吹在棉袄棉裤上都刮冷刮冷,毫无征兆的四周突兀生出一丝诡谲的寒意。

    紫云山腰的云雾,竟然也开始诡异的变暗。

    屯民们抬头同时望天,见一大片浓密黑云悄悄的压了过来,覆盖在紫云山石鼎峰上。

    霎时间冷风四起,如数九严冬……

    “汪汪汪……呜!”

    老刘家养的那只黑色土狗哀嚎一声,畏惧的钻进破草屋再也不肯冒头。

    据说狗眼能通灵,看见一道诡气从云端冲下,宛若四海游龙砸进石鼎峰,平常人却看不见丝毫端倪……

    没人注意那晦气的黑色土狗,所有屯民都仿佛流鼻血一般抬头看天,难道要下雨了?

    或者,要下雪?

    好一个丰收年,俗话也说,瑞雪兆丰年!

    空中升起茫茫白雾,大雪迎头盖了下来。

    打着转的片片雪花儿,就这样静静飞着,那样沉静那样从容,还带着一丝掩不住的诡异。

    “咯吱……”

    声音不大,是停尸的堡棺材板中的一丝响动。

    这一声,惊住了所有刘家屯的屯民,他们恐惧的看着没上盖的棺材边缘,伸出一双惨白枯瘦的爪子,再加上一颗白发苍苍,仿佛品纠态炎凉的呆痴头颅……

    “忘恩负义的狗犊子?老子还没咽气呢,就给放棺材里了?还没见我孙子一面,老子怎么舍得走?”

    刘十六这滚刀肉,果然诈了尸,连老天爷也不收他……

    从门板上坐起来,刘十六昂首挺胸的一脚垮出来,不知躲哪的黑狗却凑了过来,围着刘十六曳晃脑乖巧不凡,不愧刘十六“疼”了它十五年……

    “噔噔噔!”

    屯民们见状同时倒吸一口凉气,齐刷刷后退三步,整个身子颤抖起来,难道诈尸了?

    刘十六昏沉沉,一步跳出棺材,发现枯瘦的身上除了一个大裤衩,就一件单薄的短袖汗衫,不由得老眼大睁,环首四顾怒道:

    “格老子,哪个妖犊子的,把老爹的棉袄脱了?”

    众屯民相顾茫然,看见你就这样了,谁知道哪个手贱的动得手?

    “是不是翠花动的手?,来来来,给我摸一下**就算了……”

    刘十六枯瘦的身板冒着热气,口中哗哗滴涎,竟然伸手去扯老屯长那老媳妇梆硬的棉裤,面色泛红的二狗媳妇闪躲不及,被刘十六的枯瘦老爪一下偷袭得手。

    “我的爹呀……”

    二狗媳妇的臀后露出两片白肉冒着热气,吓得一声尖叫掩面就逃,也不管隐在白肉下的一缕妖孽黑毛迎风飞扬,吸引了无数后生的眼光……

    李二狗瞪着自家六十岁的老婆姨被欺辱,顿时大怒,心中杀心大起,默念道:

    “我要用刀切了你,阉了你个老不死……”

    老屯长李来富见状,淡定的面容顿时不见,额头上青筋直冒,瞪着自家老媳妇翠花怒吼一声:

    “你叫个锤子?他摸一下你难道还少了二两肉?你平日里,难道还被这老狗摸少了,给我滚……”

    二狗媳妇翠花闻言,慌忙提裤收臀,老脸更加嫣红,仿佛老树开花……

    众屯民见刘十六这老货诈尸,估摸老家伙前天岔了气,如今缓了过来,于是假模假样的上前关心宽慰几句,就准备作罢。

    这老家伙活了一百零八岁,果然是有九条命的主!

    刘十六晃了一下花白脑袋,回过神来踹了自家黑狗一脚,笑骂道:

    “狗曰的,你还杵在这儿等吃肉,老子真嗝屁了,还不是饿死你丫的。”

    被踹伤后腿的黑狗,甩着屁股以类似李二狗婆娘一般的妖娆步伐,朝茅屋方向飞速逃走。

    天上的黑云突然间却散了,雪花很快也化了,仿佛根本没来过一样。

    而这时,通往屯外的山间小道上,却遥遥出现一个瘦削的人影,那人看起来很年轻,有眼尖的屯民唤道:

    “十六叔,您家的孙子十八从城里赶回来奔丧了……”

    刘十六闻言,佝偻腰身猛的挺了一下,扭头骂道:

    “老子还没死呢,奔的哪门子丧?给老子滚开……”

    刘十八身高一米七五,相貌一般,看起来文文静静略瘦,有知根知底的却知道这看起来瘦弱的身躯中,隐藏着何等恐怖的爆发力……

    当年,刘十八还没走出紫云山的时候,屯里有两大祸害,除了他爷刘十六之外,还要加上刘十八。

    刘十六为老不尊,不管到哪家窗沿偷看小媳妇洗澡,都会将他这宝贝孙子十八带在身边。

    从五岁到十七岁短短十二年间,刘十八练就一身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邪门功夫。

    偷窥事发,满屯的青壮围村喊打下,连他爷爷也要束手就擒,唯独刘十八在满村的围追堵截下硬是逃之夭夭,窜进紫云山一躲就是一宿……

    当然,老家伙还有什么其他的功夫传授给刘十八,就不为人知了。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hanghanspp123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5天 / 跨度11天】
    • 开贴:2017-07-16 08:32
    • 更新:2017-07-27 08:33
    • 阅读:4900 回复:490 楼主:456
    • 字数:约1106千字
    • 图片:14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