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爱在灰飞烟灭时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醉酒的猫S 时间:2017-04-09 08:58
    十点钟时,天空开始飘起雪花,朵朵有种不祥的预感。
    记得有一日,父亲清醒的时候对她说,“你们是我的一双儿女,我活着希望你们好,死了也希望你们好,从未想过会离开你们,我和你妈这么些年虽然有些波折,但已经一辈子了”,看来父亲对自己的病早有怀疑,只是不愿面对而已。
    朵朵把父亲手脚的指甲又剪了一次,他修长的手指和朵朵的非常相像,这是一双感情丰富的人所拥有的美丽的手,又用剃须刀给他轻轻的刮了下胡须,想起小时候胡茬扎在脸上痒痒的感觉,泪水悄然滑落。
    “爸爸,我们已经尽力了,你永远是我们的好父亲,你表现得很好,那么配合治疗,我知道你舍不得我们,那就再坚强些,陪我们过个年吧,女儿已经有十年没在家过年了。”
    几分钟后,父亲的眼角流下一滴泪。
    下午四点,父亲停止了呼吸。漫天飘舞起鹅毛般的大雪。

    那晚的雪好大,朵朵和哥哥的车跟在灵车后面,好几次差点走失了方向。她没有眼泪,只记得爸爸就在前面的车里,一定不要跟丢了,他一个人孤独地躺在那里,一定会着急的。
    回到家时已经八点多了,母亲和嫂子、侄女都在等他们,一桌的小年夜饭菜。桌上也摆着父亲的碗筷。
    一夜未眠,凌晨时分,朵朵稍有些困意,打了个盹,朦胧中似有一团白影向她走来,她一下醒了,是父亲回来了么?
    父亲火化当天晚上,朵朵和哥哥陪母亲吃饭,母亲直直地盯着窗外,“你们看,你爸正往天上升呢”,朵朵和哥哥大吃一惊,一齐望去,窗外黑黑的,一团寂静,只有偶尔开进小区的车灯照亮了楼与楼间的路。
    母亲依然自顾自地说着自己的所见,这几天她都是这样,时而在幻觉中,时而清醒大骂父亲和奶奶,又或痛斥朵朵他们没有早些告诉她实情,以致她和老伴儿连真正的告别都没有。
    头七那天是二十九,第二天就是除夕了,母亲已经没有任何力气张罗饭菜,晚饭后就坐在沙发上睡去了,她像一只吐尽了丝的蚕,只剩下空空的壳。
    作者:醉酒的猫S 时间:2017-04-11 08:36
    除夕过了就是大年初一,新的一年还是到来了。这个春节很安静,连放鞭炮的人都少了许多。
    上午天空又开始飘起雪花,朵朵打算一个人去走走父亲经常上早市的那条路,还有小时候父亲常去的地方。路上的积雪越来越厚,行人越来越少,朵朵却没有感到孤独,她看到父亲推着一辆自行车,上面驮满了菜,还有年货,沉甸甸的,父亲停下来,用打火机点上一根烟,眯着眼睛,狠狠地吸了几口……
    作者:醉酒的猫S 时间:2017-04-11 08:37
    春节过后,朵朵要走了,临走前夜,母亲告诉朵朵一些以前从未说过的事。
    母亲在认识父亲前有过彼此喜欢的男生,但因母亲的出身,为划清界限离开了她,后来母亲婚后他来找过母亲,被拒绝了。母亲一生遇到过好几个对她好的男人,但都坚守住了婚姻的纯洁,可令她难过的是,父亲四十几岁那年和单位女同事关系暧昧,被她发现后,父亲指天发誓如果做了对不起母亲的事,就被车撞死。几年后父亲在车站巡视时,被一列呼啸而过的火车刮倒,但有惊无险,安然无恙,这事后来被说起时父亲总会底气十足,但在母亲的心里却留下了一抹阴影。
    “你爱过爸爸么?”,这个问题在朵朵的心里纠缠了很多年,在朵朵的记忆里,母亲经常说的话,下辈子再也不要托生做女人, 也不要再认识父亲,死后不合葬,骨灰要撒到大江里,过自由的生活。
    母亲愣了一下,“当然爱,要不我怎么会一直守着他过一辈子”。
    朵朵惊诧了,原来爱也可以以这种方式存在,不知道已经离世的父亲是否也感受到过这份爱。
    作者:醉酒的猫S 时间:2017-04-11 08:38
    戏剧性的是,在父亲最后的几年时光里,他们搬家到了这个新小区,竟然在这里遇到了那个女同事,而且几年后那个女同事的丈夫病故了。父亲自是有口难辩,为此母亲经常和父亲口角,有一次两人一个月都没和对方说话。
    父亲在病床的最后日子,母亲去过几次,都恰逢他意识不清时,他甚至不认识母亲了,也没有给母亲留下什么话。
    母亲怨恨父亲,在父亲死后也不想让他安宁,每天咒骂他,这样做是想让自己解气、舒服,却常常陷入了对往事回忆的痛苦中,这往事既有酸涩的折磨,也有对甜蜜时光的回味。
    朵朵觉得莫名的心酸,她觉得母亲很可怜,父亲也很可怜,可是谁该为这可怜买单呢?
    作者:醉酒的猫S 时间:2017-04-11 08:38
    清晨,电话突然响起来,在这样的时间格外刺耳。
    “你好”
    “……”
    “哪位”
    电话那端没有声音,但朵朵能感觉到对方的迟疑。电话挂断了。
    会是谁呢,也许打错了。昨晚没睡好,现在眼皮有点肿,却怎么也睡不着了,朵朵起身,发现母亲还在房里睡着。她蹑手蹑脚地走出家门,虽然立春已过,但北方冬日的早晨依然寒意袭人。
    好久没有晨跑了,朵朵绕着无人的街道跑了几圈,来到读小学时的铁路一校,校园已经荒废了,没人修整的树丛和干枯的杂草上落着一层黑乎乎的雪,据说这里将来要改建成一座养老院。
    校园的正门依然锁着,朵朵在那停留了几秒钟,正要走开,发现从操场边走来一人,红色的羽绒服上衣,细高的个子,有一瞬间朵朵的眼睛像被灼伤似地无法眨动,熟悉的时光重回眼前。
    作者:醉酒的猫S 时间:2017-04-11 08:39
    那年他18,她17,第一次约会,骗过妈妈说要去学校看书,却来到这里,寒假里小学生都放假了,学校白天也不锁门。记不清那时都说了什么,朵朵只记得自己很紧张,他忽然就抱住了她,火热的唇急迫地寻到她的,她被突然袭击,本能地挣扎着,却力不从心。这个吻持续了很久很久,她只看到他的脸,天空的蓝色,脑子里一片混乱,浑身软绵绵的,而他却是闭着眼睛沉醉地索取着。多年以后回忆起那一场景,朵朵依然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那时要睁着眼睛。
    来人走近了,并不是他,朵朵一点也不意外,人生哪有那么多巧合呢。
    作者:醉酒的猫S 时间:2017-04-11 08:39
    下午五点火车站。暮色将至,站台上哥哥还没走,朵朵在车窗内向他挥了挥手,车徐徐启动,朵朵惊奇地发现站台上一个熟悉的身影,那双深情凝视她的眼睛,她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作者:醉酒的猫S 时间:2017-04-12 11:18
    朵朵不知道自己也经常陷入幻觉中。她这样的年龄也算是花样年华吧,但是是那种完全盛开的花。既然是花开,就会有蝴蝶,这不,火车站停车场,一辆宝马车内急匆匆地走出一个中年男士。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儿子呢”
    “他在车上睡着了”
    一路无语,怕吵醒儿子。朵朵眼里一丝深深的落寞,她多么希望他能给她一个深深的拥抱,哪怕是抚摸一下头,拍拍肩膀,也能给她一丝安慰的力量。
    “你累了么?我先把你们送回家,晚上庄总有重要客人,要我作陪。”
    作者:醉酒的猫S 时间:2017-04-12 11:18
    晚上给儿子做了爱吃的酱油面,看着小家伙吃得满鼻头汗,朵朵心情好了许多,儿子,是她内心最柔软的部位。
    儿子的钢琴弹得有板有眼,那琴声是世上最美的音乐,如果他愿意一直弹下去,朵朵其他音乐都不想听了。
    “妈妈,姥爷走了,还会回来么?”
    “不会”
    “那姥姥和妈妈想他怎么办呢,姥姥好可怜,妈妈也没有自己的爸爸了”
    儿子开始懂事了,自己收拾好书包,也不缠着朵朵,洗完澡就上床了。
    朵朵打开电脑,好多天都没敲一个字了,先浏览下网上的新小说,不知怎地,她总是没有耐心让自己认真地看完一部网络小说。穿越、玄幻、言情是三大热门,灵异类小说朵朵是没胆量看的,现在的穿越小说和前几年相比,就像是吃油炸臭豆腐,起初是很新奇、特别的,但吃得多了,难免有些恶心,嘴里留下的也是一抹臭味;玄幻小说里的人物总是法力高强,上天入地无所不能,让人好生羡慕;言情小说多是霸道总裁宠虐美人的情节,虐心过后总会圆满结局,女主定是那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人,必是有一双明眸如水、楚楚可怜的眼睛,善良单纯如玻璃般透明。在网络里,人们构筑了一个完美的世界,让所有不可能变成可能,让所有美好集于一身,让现实中的残缺和无奈悄悄隐退,美梦成真。
    作者:醉酒的猫S 时间:2017-04-12 11:19
    十一点钟的时候,东昇回来了,每次不管他回来得多晚,朵朵总会醒来,他虽然应酬,但却很少喝酒。
    “你怎么还不睡”
    “你不回来我睡不踏实”
    “对了,告诉你个好消息,我被公司提拔为中部地区的销售总监了”
    “恭喜呀”
    东昇滔滔不绝地说着他的宏图伟略,朵朵眼皮打架,昏昏欲睡。
    第二天早晨醒来,东昇已经早早地去开发区上班了,朵朵有条不紊地准备了儿子的早餐,给他带好水果,灌满水壶,新的一天又开始了,可对于朵朵来说每一天都是极其相似的。只有梦是不同的。
    昨夜,她梦见自己来到一个荒凉的地方,似乎是在黄昏,她意识不太清晰,耳边只听到风的呜咽声,但看不到一棵树木,一阵风声后,有沙尘卷起,落下时淹没了她的脚踝,渐渐地没过膝盖,她吃力地往前走着,孤独,口渴,好像路永远没有尽头。东昇一翻身,碰到了她,朵朵就此结束了噩梦。
    后来的几天里朵朵重复地做着相似的梦,为什么她的梦里只有她一个人,他们都去哪了,她在梦里到底要到什么地方去。
    作者:醉酒的猫S 时间:2017-04-12 11:20
    父亲烧完三七的第二天,母亲打来电话,情绪激动。
    “朵朵,妈妈真是气死了,我的头都要爆开了,我要不跟你说说,我就要疯了”
    “妈,别着急,到底怎么了”
    母亲因为激动有些语无伦次,朵朵能感觉到她在话筒那端的颤抖。原来母亲想念父亲,就想拿出过去的东西来看,在那衣柜上方的樟木箱子里,放着父母年轻时来往的信件、结婚证,还有母亲和她生母的一些照片,可是母亲打开箱子时,发现那些东西都不见了。
    “肯定是你爸把那些东西给烧了,他对我一点感情都没有了,把过去美好的东西全销毁了”。
    作者:醉酒的猫S 时间:2017-04-12 11:38
    @文彬张 2017-04-12 11:20:17

    -----------------------------
    作者:醉酒的猫S 时间:2017-04-13 11:00
    朵朵不相信父亲会那样做,但东西确实没有了,她也不相信忠厚的父亲背叛过母亲,但人已经走了,又到哪里去寻答案呢。朵朵经常在夜里流泪,她想念父亲,但心中又很憋闷,如果这一切都不是真的,父亲是否会死不瞑目,他在另一个世界里也会感到委屈和难过。
    其实,世间的许多问题都没有答案。
    作者:醉酒的猫S 时间:2017-04-13 11:01
    当年朵朵是班里男生们瞩目的女神,有男生赞她“气质美如兰,才华赋比仙”,但朵朵个性偏冷,越是献殷勤的男生她越是看不上眼,于是有了“冰美人”的称号。高中时代是青春最萌动的阶段,也是人生使命最重的时期,就在男生们望洋兴叹,只好卯足劲高考时见,有人发现朵朵居然在和校外的一个浪子交往。
    那男生叫徐非梦,是本市省重点高中的学生,因为经常旷课,混迹在游戏厅、台球室,考前两个月被学校开除了。他当年没有参加高考,第二年插进了朵朵所在学校的补习班,经常进出校门时就注意到了朵朵。
    朵朵记得在从校门通往教室的林荫路上,经常能看到徐非梦伫立的身影,一开始她以为只是偶然,或者他是在等别人,可每次经过时,他的目光都会注视着她,这让朵朵很不自在,有时会反瞪他一眼,他却微笑着,一直望着他,脸皮真够厚哦。朵朵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喜欢上他,是他那如水般深情的双目,还是他坚持不懈的死缠烂打,或是学习压力太大想松一下紧绷的弦,总之,她陷入了,而且一发不可收拾。
    于是就有了后来的第一次约会,朵朵不知道徐非梦交往过几个女生,但这却是她的第一次。恋爱像毒品一样,会上瘾,见不到他的时候寝食难安,在课堂上的时间度时如年。朵朵知道不该在这样的时间遇到他,更不该在这人生最重要的时期耽误学习,但她身不由己。
    作者:醉酒的猫S 时间:2017-04-13 11:02
    徐非梦经常来找她,有时是在自习,有时是在不太重要的课上,他们一起去看电影、唱歌,逛公园,当然大多时候还是去不花钱的地方,手里银子不够用啊。徐非梦是那种特别活跃、会玩的男生,他的歌唱得很好,每首唱给朵朵的歌,那么投入,那么动情,引来其他人的喝彩,朵朵觉得很有面子。但他实在太贪玩了,送走朵朵,还会呼朋唤友去玩游戏、打台球,朵朵有时看不过去就说他两句,他也不太放在心上。
    转眼就快高考了,徐非梦回到他家学籍所在地去考试,朵朵也在突击备考。高考前上课的最后一周,朵朵收到一封信,地址是徐非梦家所在的地区,朵朵一阵窃喜,这家伙走了这么些天也不曾联系过她,可仔细看那字体,却是秀气的楷书,像是出自女孩之手,她终于忍不住好奇打开了信。

    姐姐:
    请允许我这样称呼你,也请原谅我的冒昧,我真地没想这样的时间打扰你,可我真地等不下去了。
    我和梦哥哥从小青梅竹马,我一直很喜欢他,他心里也有我,他说等他上大学后再和我说这些事,可他前些天回来却对我不理不睬,我伤心极了。他不在时,我偷看了他的本子,见上面都是你的名字,我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我们的爱输给了距离和时间……

    朵朵的心里像打翻了调味盒,五味俱陈。爱情从来都不是公平的,那要看你在乎的是什么。
    高考后第三天,徐非梦就飞到了朵朵面前,解释为何这些天一直没和她联系,朵朵静静地看着他一张一合的嘴,不知道哪一句是真,哪一句是假。其实她在心里已经原谅了徐非梦,毕竟他是爱她的,她又何必那么计较过去呢,可嘴上却不依不饶,“你还来找我干嘛,不是有个好妹妹在等你么”。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醉酒的猫S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238天 / 跨度382天】
    • 开贴:2017-04-09 08:58
    • 更新:2018-04-26 19:19
    • 阅读:8111 回复:1293 楼主:613
    • 字数:约162千字
    • 图片:46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