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我撞见丈夫与他女同事正搞在一起后的不同凡响!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华静一 时间:2017-05-26 18:04
    那天,深爱的丈夫与他的女同事正搞在一起,被我偶然撞见!我当时神志崩溃!一头栽倒在地昏了过去……
    苏醒后爬起来,跌跌撞撞向外逃,两腿发软,脚下发虚,一脚踩空!从楼梯上滚落下去……
    从此,我的世界一片黑暗……
    几经疗救,我从死路上又活回来了!首先做的就是如割烂疮一样割除与这个烂人的一切!离开了这个背叛自己的垃圾男人!
    离婚后,我的心也如同一潭死水,决心再也不进婚姻这个墓穴了。
    我原来是职场建筑领域的预算员。我预算了大小无数的工程项目,却没有预算到贤妻良母一样的自己竟然也会遭此一劫!
    是不是再优秀的女人也难以收住男人那颗吃着碗里望着锅里的花花心肠?那是男人的天性吧?
    在不堪的现实及失败的婚姻打击下,我越来越憔悴!每天只用拚命地工作,来麻痹心头的伤痛和离婚后的失眠后遗症。
    正当我的自我疗愈渐见起色,工作业务上从工程预算员做到了注册造价师,财路也大开的时候,命运又给了我一次奇葩的考验!
    竟然有两个男神竟争要娶我!
    同时,我的前夫在与新欢过了那个新鲜劲儿后,说是一千不如一先!越来越品味出我的好来了,想回头复婚!前夫很帅,当年我们可是一见钟情的。
    那个破坏我婚姻的小三并不罢休!更有我的前闺蜜也来争夺我那极帅的前夫!
    最终的结局,令我自己也感到了不可思议!
    ……
    具体情况都集中记录在《品爱:在绝望中发迹的女人》里, 用的是第三人称叙述,你懂得。
    作者:华静一 时间:2017-06-04 20:20
    第一章 门缝传出怪异声
    水游很久没回家了。
    艾兰想他,很想!
    周五的傍晚,艾兰刚进家门,迷人的斯卡布罗集市的口哨曲悠然响起。
    这是她老公水游吹的哨曲,她把它设置成了老公的来电铃声。
    水游的口哨曲吹的有多勾魂,只有她是最清楚的。
    直到如今,每一次听到,她依然不由的激动和心颤!就像看到他那魅惑的俊颜一样!
    艾兰的嘴角浮上一抹浅笑。
    她拾起手机,摁了接听键,“兰,校长出差了,这阶段手头工作很杂。周一有个会我还要发言,我想借这个周末理理工作,写写发言稿。再说,我这腰还没好利索,我怕见了你管不住自己。”男人特有的磁音颤着耳膜。
    艾兰听到后面两句,脸腾地红了,口里柔声道:“腰还疼吗?”
    “多谢老婆惦记!好些了。医生说,再静养一个阶段就没事了,意思还是让我少活动。唉!都快憋死了!盼着下周,我就可以解放了。呵呵!”男人亲昵的语调里透出股床头小夫妻间的嘻戏味道来。
    “嗯,好好听医生的没错。多保重!工作是干不完的,注意休息。”艾兰说完撂下电话,嘴角带着笑意,心里却轻叹一声。
    丈夫水游在市一中执教,年前,刚升任副校长,她为他高兴!知道他要强上进,理解他工作的头绪多。
    但是,一月前,他说是打篮球不小心把腰拧了。两周前的周末他回来,腰部还贴着伤湿止痛膏呢。
    艾兰知道,大学时代他就被冠以“篮球一号”的称谓。而今,他每每看到学生们在操场打球,时常会忍不住技痒地冲进队伍过把瘾。
    可他上次回来,一见艾兰,不顾腰痛,上来就是个熊抱!
    艾兰一见,老公瘦了许多,心想他太辛苦,便给他炖了排骨汤。
    为了老公休息的好,晚上,艾兰坚持让他自己睡了主卧,她去了隔壁女儿晶晶的房间。
    晶晶房间的床也是大的双人床,是那年生孩子时母亲过来照顾她时新买的。
    小两口结婚6年来,感情一直不错。如今女儿水晶都5岁了。
    艾兰在市环宇集团工程公司做预算员的工作,天天埋在图纸堆里。忙碌起来,常要加班,因此,孩子是常住父母那里了。
    这个周末,艾兰好容易手头清闲下来,原盼着水游能回来,两人带着女儿水晶一家三口去公园里玩玩。现在看来又泡汤了。
    她把脱下的外套复又穿上,心想:“又要一个人吃饭,没劲。算了,干脆去父母那里蹭一顿,明天上午自己带晶晶去公园玩玩吧。”
    这样想着拿起手包便去穿鞋。
    这时,手机又响起来。
    她一看是闺蜜叶青打来的,迅速接起来,“嗨,叶青。”
    “哼!你还记得我呀?”听筒里传来叶青的娇嗔声。
    “说啥呢?这段时间真得忙晕了。”艾兰咯咯笑道。
    “水游呢?”叶青问道。
    “嗨,他呀,更忙哦!我都半月没见他影儿了。”
    “什么?半月?”叶青大惊小怪的腔调传过来。
    “是呀,人家教书育人的工程更忙哦。”
    “我说兰兰呢,他别是在忙着谈情说爱吧?这年头……”叶青道。
    “切!你是看电视剧看多了药着了吧?”艾兰不屑地反驳。
    “呵呵……也许?不过——兰兰,你老公水游那颜值……你真放心?嗯?还半月?!嘿嘿…… ”电话里的叶青口里阴阳怪气着。
    “哎,我说叶青,你有事快说,别扯了!我正出门呢,今晚往我妈那儿赶呢。天都快黑了啊!”艾兰已换好了鞋站在大门边有点急了。
    “明天一起逛街吧?”
    “我上午没空,下午如何?”艾兰道。
    “好吧。那一言为定哦。”
    “嗯,好吧。”艾兰合上手机,却一动不动地呆站着。刚才叶青的一番话,不知为何,竟使她心里突然生起了丝丝的隐忧!
    作者:华静一 时间:2017-06-04 20:23
    从小到大,艾兰都在和睦的家庭里生活着,她的人生可算是平顺无奇的,没有什么大的波动也没有什么大的悲喜。
    因此,她的眼神依然还是那么清纯干净,心地依然还是那么善良单纯。
    对丈夫水游,她从没有生过疑心!可是,这一次,听了叶青的话怎么忽然紧张起来了呢?
    思及叶青的话,她的心坠了下来,一阵疲惫袭来,便甩掉皮鞋回身倒在沙发上不动了。
    一时恨不得飞过去看看他!
    其实,艾兰心里有多想他,有多牵挂着他啊!
    以至于最近夜里常常梦见他……
    有次夜里,梦见水游奔跑在蓝球场上龙腾虎跃的矫健身影,她正兴奋地为他欢呼着:“水游,加油!水游,加油!”
    忽然,见他正跃起投球时的身躯突然猛地被人一撞,重重地摔倒!
    刹时,他头上红血浩流着,自己不顾一切地大喊着向他奔去。
    可不知为何,腿就是动不了!她拚命喊着醒来,发现浑身急出了一身汗水……
    醒来才发现自己的双腿是弯曲着的。心想怪不得梦里跑不动呢!她心里自嘲道。
    不过,想到梦里所见水游红血浩流的样子,着实瘆的慌!母亲常说梦都是反的。这样想着也就宽怀了。
    现在,她思量,老公的腰目前正逢康复期,自己应当好生体谅照顾才是。
    不能去触引他。
    可是,叶青电话中的一番话却激起了艾兰心中要去见他的念头。
    而且,这种念头忽然就像中了疯魔一样在心头不断膨胀上浮起来。
    一时间自己竟按压不下!以至于忽然做什么都心神不定的。自己也不知这是怎么了?
    这两种矛盾的念头经过一阵撕杀博弈的结果,使她做出一个前所未有的勇敢决定。那就是:明天,不动声色地去瞧瞧他!
    她莫名地觉得,鬼使神差地似乎冥冥之中有一种不可抗的力量在牵动着她宁定不下的心!
    晚饭艾兰简单煮了碗面条吃了。
    为了排遣心中的烦恼,她打开电脑到博客上浏览了下,转了首诗文,在下面随意写了点感悟,便关了电脑早早睡下。
    周六一早,她去活鸡店买了一只活鸡。看着卖主杀了拔毛收拾干净后,便拎回来再剁成小块,然后又清洗了一遍,这才放进沙锅里炖上。
    等鸡炖好,她也把自己简单修饰停当。
    柳绿的长裙裹起修长韵致的身段。白净的脸上只抹了点护肤液。看起来素朴端庄。这也是她一贯的着装风格。
    她想送只炖鸡给水游补补身体,顺便暗自探看一下他到底在做什么。以安顿下这颗慌乱的心吧!
    然后再转道叶青那边,警告这妮子不许再扰乱军心!
    这样想着,她的额头莫名地冒出一些汗珠!
    与水游结婚后,她从没有像今天这样疑神疑鬼地对他不放心过。
    不仅是因为叶青的电话吧,也因为,当今这世道,出规的男人似乎如出差,泛滥成灾!
    艾兰把鸡装进保温桶里,为了提着上下楼方便行走,她今天脚上特意穿了双黑色平跟软皮鞋。
    出了小区,她打了个出租一路很快来到市一中。
    这是个历史悠久的老校区。校园很大,但楼房大多还是那些普通的老格局,最高是五层的。
    艾兰提着保温桶走在绿柳婆婆的校园里,心里想着,水游这会儿是在办公室里还是在宿舍里呢?他说写材料,八成应是在办公室吧?
    学校里很静,正是上课时间,果然这个周末学生没有放假。
    多年来,她的确很少来,但记得他的办公和宿舍的地点。
    很快来到水游的办公室门外,轻轻地敲了三下门,没动静。再敲三下,还是没动静。看来是不在这儿。
    转身,迎面走来一位年青的小伙,看到她站的地儿,微笑道:“是找水校长?”
    “是的。他不在?”艾兰也含笑点下头。
    “你是——”小伙含笑问道。
    “哦,我姓艾。”艾兰这样说。
    “他早上过来过,估计不能走远。可能……,我帮你打电话找下?”小伙说着掏出手机来。
    “哦,别别!不用了,我没事的。”艾兰连忙摆着手匆匆向外走去。她今天就是“悄悄的进村,打枪的不要!”突袭探望嘛!
    小伙望着她急急离开的身影若有所思地把手机放进兜里。
    不能走远?那么,一定是在宿舍里吧?她走出办公楼转身朝宿舍楼走去。他大概正躺在床上思考吧?对啊,这是他的习惯嘛。
    他喜欢双臂枕在脑后仰面躺着静静地思考,微蹙着眉头,那样子酷酷的!
    呵呵,突然看到我送来的清炖鸡,那会是怎样的表情?
    一定会馋的像个孩子似的立即动手抓着吃吧?这是他喜好的一口呢!
    这样想着,心里越发乐起来了,脚步也不由得轻快起来。似乎已看到了丈夫那孩子似的惊喜快乐的笑脸。
    蹬上三楼,在长长的走廊里,前面隔不远的一团火焰牵动了她的视线,确切地说是个身着石榴红连衣裙的女孩的背影。
    那飘逸的红分外耀眼!
    女孩脑后的马尾也随着脚步一摇一摇地摆动着,飘然闪进一间屋里去了。
    咦?最东头里边的,那不是水游的宿舍吗?
    她一怔,心里莫名咯噔一下!
    脚下略一迟钝,眨了眨眼,还能是自己看错了?
    也许?又不像!
    深呼一口气,继续往前走。
    心想,哦,对了,也许是个中学生呢?一中的学生现在不是隔一周休一周吗?说不定是上来请假的呢?
    静静的走廊安静极了。
    不知为何,当离水游的宿舍越来越近的时候,艾兰的心跳也越来越快!
    我这是紧张个什么呢?怎么回事?都老夫老妻了,至于嘛!艾兰心里这样自嘲着,故意放慢了脚步,下意识地平抚着自己的心跳!
    近了,出乎意料的是,没关紧的门缝里传出一种异样的声音,飞进她的耳膜,使她不由得停下了轻慢的脚步……
    “嗬……小瑶?又想了?”咦?这不是水游的声音吗?
    “啵……啊呜……你坏!……可……我……离不开你了!呃……怎么办呢?啊呜……”天哪!这娇嗲的女声里竟伴着“啊呜啊呜”的接吻声?
    “呃……小妖……好吧,那咱就……立即办呗……嗯?”天哪,的确是水游邪魅的声音!艾兰的腿有些抖起来了。
    “嘻嘻……啊呜……不行了……呃……门……好像没来得及插…………呃……等等……先插上门……再……”女孩娇喘着呻吟声。
    “哦……妖精……妖死我了……快……我们……先接上……电源……对了……这样……再去插……”水游邪魅的断断续续的声音里伴着粗重的喘息声。
    门未关严,里面两种异样的喘息声以及缠绵呢喃声一浪一浪,声声冲击着艾兰的耳膜!
    “轰——轰——”艾兰只觉得脑袋里一阵一阵的爆炸声,双腿软的快要定不住了!
    “啊呜……嘻……呃……呃……亲爱的……轻点……” 女孩断断续续撒娇的嗲音娇语声……
    “呃……我们这样紧紧地……一起……去插门……是不是……更有趣滴……哈哈……”随着这嘻戏声,屋里的一对儿正如藤绕一般紧紧地缠绕一起向门口慢慢挪动着脚步……
    “嗯呃……亲……插个门……也搞……呃……花样……啊呜……”嗲嗲的娇声软语和呢喃声也到了门边了,异常的清晰!
    “妖,这叫……舞动插门……啵……哈……”
    “插门?插门!”这两字突然变成了闪着白光的利刃“嗖嗖”刺向艾兰的心窝!
    心碎了一地!疼的她一个激灵!
    已发软的双腿“猛地”就像充了气的轮胎,忽地鼓硬起来!
    人,突然就如打了鸡血,瞬间挺立亢奋异常!艾兰拚出全身力气猛地向前撞去!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华静一
    • 来自:天涯-情感天地 前往来源
    • 【活跃75天 / 跨度111天】
    • 开贴:2017-05-26 18:04
    • 更新:2017-09-14 22:49
    • 阅读:40857 回复:490 楼主:262
    • 字数:约141千字
    • 图片:43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贴图Ψ【摩旅记忆】零碎的回忆总是美好的···别了,西部,别了···330图 东北独行客 2017-08-08 20:02 371/132 8/9
    八卦20届金曲奖,我所期待的颁奖96图 疏狂一生方为醉 2009-06-27 14:36 258/141 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