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血族珠宝创始人:天庭是人类得到太极后创造的,女娲族与血族却被人类赶离地球?

  • 首页
  • 上一页
  • 31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东方古老血族 时间:2018-06-06 10:39
    我知道世剀心情不好,虽然他一直以来都不是那种开朗的人,但是每逢他心情不好,就会让人觉得周边的空气都很压抑。
    血族是一个只有黑夜没有白天的地方,女娲族好歹还有灰白色的天。
    血族到处都是灯红酒绿,天天都是不夜城,没有正常的休息时间。
    我:我还是觉得人间比较美。
    剀:人间有青山绿水,不是任何一个地方能比的。
    我:血族有凤凰山,还有你最爱的凤凰池。
    剀:很久没去过了。
    我:明天就去。
    剀:需要跟长子说一声?
    我:原本安吉丽要一起的,她有工作要做。已经跟他们说过了,到时候会有一个人在那儿接我们。
    剀:谁?
    我:嗯……凤凰版烧饼哥。
    就知道我一说,世剀眼神马上就会变的。
    剀:你确定不是要去看帅哥?
    我:烧饼哥又不帅。
    剀:就为了让我潜水?
    我:凤凰版烧饼哥叫天翟,他是禁区的一名优秀骑士,到时候会帮我们清场,就不会有凤凰被你吸引过来了。我们的儿子,是个人类,对凤凰而言,那个口感可真是像……
    剀:咳!
    世剀阻止我再说下去,我也就很识相闭嘴了。
    我:凤凰只吃龙,不吃人。
    剀:别说了,吓到孩子就不好了。
    我:他还小,什么也不懂。
    剀:小孩的大脑也会存储东西的,等他长大懂得害怕了,就会令幼时的回忆影响到成人的生活。
    我突然就忘了,儿子是个人类,他是在人间长大的,所以他受不了任何三界的惊吓。
    等到第二天的时候,我们三个人就前往凤凰山,那里都是枫叶,满地红色的枫叶。我们是驱车前往的,这里的车子就好像女娲族的坐骑一样,车子也可以是一个人。
    第一次这么光明正大的来了凤凰山,虽然世剀是比较抵触凤凰版的烧饼哥,但他还是非常有礼貌的,与我一同跟凤凰版烧饼哥打了招呼。
    血族有个特色,那就是嘻哈风格的对话,这就好像潮州的潮剧一样,或者跟某些欧美国家的舞台剧一样。我们可能会觉得,嘻哈音乐只不过是人类的一个消遣,然而事实上它已经是代表了一个种族文化,一个地下的种族,但是我完全就不懂,血族的王族也从来不用嘻哈方式对话,血族子民就很常见。
    女娲族说话是非常慢的,每一字一句都是铿锵有力的。两个种族之间真的有很大的不同。
    凤凰版烧饼哥已经离开了,在不远处的营中。我抱着儿子下了水,孩子特别喜欢玩水,这应该是很多小孩子的天性。
    很明显的,世剀心情好很多了,估计他从来就没有一次如此放纵的在这个水池里面玩耍过。
    我倒是没有怎么玩,因为还要带孩子啊,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做妈妈可真是太委屈了。幸好儿子也在这里玩的很开心,凤凰池里面的水是热的,就好像人间的温泉一样。
    当你泡在水里的时候,漫天的枫叶在飞舞,就算我不是那么的喜欢红色,那我也会觉得很美。
    我专门带了很多的玩具给儿子玩,比如游泳圈,泡泡小船,小彩球等。凤凰池,那水的颜色都是红的,鲜艳得就像血一样。
    为了儿子的安全,世剀也没有玩很久,他很快的就跟我说要回去了。
    我:你要是喜欢的话就多玩一会儿吧,天翟骑士就在不远处的营中,很安全的。
    剀:玩够了,很开心。
    临走的时候,儿子手里抓着一张枫叶,说什么也不松手,最后我们就让他带走了。
    回到家里的时候,我自己累得一下子就睡着了。其实我还比较喜欢住在人间的,那里至少有电梯呀,不像血族是没有电梯的,还要走到二楼进房睡觉,而我已经习惯了不再飞行,我非常入戏,扮演人类,就好好的扮演着。
    睡醒之后,发现世剀正抱着儿子在客厅里看电视。我坐到他旁边,拿出一枚戒指,是我以前送给过他的,经过无数次的流亡,又回到了我的手中。
    世剀看到那枚戒指,拿过去认真的端详了一下,似乎在验证是不是他当初拿到的那一枚。
    剀:怎么会在你这里?不是在小天窗吗?
    我:在亿都的时候,我就拿走了。
    世剀愣了一下,因为亿都对他和我而言都是最可怕的噩梦。他在那里杀了我,我在那里杀了他,同时把那枚戒指取走了,我以为永远都不会还给他了。
    剀:我以为你永远都不会还给我了。
    我:我想过把它给别人,可是没有一个人的尺寸是适用的。
    剀:是大了还是小了?
    我:不是大了就是小了,反正就是不合适。
    世剀将戒指又塞到我的手掌心里,我内心一寒,以为他拒绝了我。
    剀:等我们结婚的时候,你再给我亲手戴上。
    我:结婚?我们不是在人间认认真真地举办了一次婚礼吗?
    剀:长子跟我提议,想要在女娲族办一次婚礼,或者是在血族也行。
    我:他为什么会这样提议呢?
    剀:他说你跟了我这么久,我好歹也给你个名分了。
    我:你已经给了呀!
    剀:不一样的,他是希望我在这三界当中,让我认可你的存在,而不是一直让你当我背后的女人。
    我:那这个我不需要,合得来的话,何必多此一举呢?
    剀:我觉得他的提议不错,也是时候该给你一个名分了。
    我:我觉得没有必要。
    剀:你这是在拒绝我吗?
    我:我与你之间的感情,犯得着以这样的仪式来确定了?
    剀:血族是你的娘家,他们会为你这样考虑,也是没有错的。我还记得你曾经说过一句话,你跟我说,爱是永恒的。
    我:我现在自己已经不认可这句话了,在这个世界上,什么东西都会变的。合得来的时候在一起,合不来的时候就分开,就这么简单而已。
    剀:可我想要永恒。
    我不明白世剀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毕竟在他眼里,连爱情都是一种病毒,他又何苦为难自己来跟我索取永恒呢?
    我:需要仪式感吗?
    剀:长子说,出席婚礼的人们,都是熟人,我知道你不喜欢昭告天下,同样的我也不喜欢。不过我们从来就没有在教堂举行过婚礼,血族也从来都没有认可我是你们的女婿。
    我:你确定吗?
    剀:确定,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突然都是不知道怎么回应他了,只是紧紧的把那枚戒指握在手里。
    作者:东方古老血族 时间:2018-06-07 10:53
    我知道世剀心情不好,虽然他一直以来都不是那种开朗的人,但是每逢他心情不好,就会让人觉得周边的空气都很压抑。
    血族是一个只有黑夜没有白天的地方,女娲族好歹还有灰白色的天。
    血族到处都是灯红酒绿,天天都是不夜城,没有正常的休息时间。
    我:我还是觉得人间比较美。
    剀:人间有青山绿水,不是任何一个地方能比的。
    我:血族有凤凰山,还有你最爱的凤凰池。
    剀:很久没去过了。
    我:明天就去。
    剀:需要跟长子说一声?
    我:原本安吉丽要一起的,她有工作要做。已经跟他们说过了,到时候会有一个人在那儿接我们。
    剀:谁?
    我:嗯……凤凰版烧饼哥。
    就知道我一说,世剀眼神马上就会变的。
    剀:你确定不是要去看帅哥?
    我:烧饼哥又不帅。
    剀:就为了让我潜水?
    我:凤凰版烧饼哥叫天翟,他是禁区的一名优秀骑士,到时候会帮我们清场,就不会有凤凰被你吸引过来了。我们的儿子,是个人类,对凤凰而言,那个口感可真是像……
    剀:咳!
    世剀阻止我再说下去,我也就很识相闭嘴了。
    我:凤凰只吃龙,不吃人。
    剀:别说了,吓到孩子就不好了。
    我:他还小,什么也不懂。
    剀:小孩的大脑也会存储东西的,等他长大懂得害怕了,就会令幼时的回忆影响到成人的生活。
    我突然就忘了,儿子是个人类,他是在人间长大的,所以他受不了任何三界的惊吓。
    等到第二天的时候,我们三个人就前往凤凰山,那里都是枫叶,满地红色的枫叶。我们是驱车前往的,这里的车子就好像女娲族的坐骑一样,车子也可以是一个人。
    第一次这么光明正大的来了凤凰山,虽然世剀是比较抵触凤凰版的烧饼哥,但他还是非常有礼貌的,与我一同跟凤凰版烧饼哥打了招呼。
    血族有个特色,那就是嘻哈风格的对话,这就好像潮州的潮剧一样,或者跟某些欧美国家的舞台剧一样。我们可能会觉得,嘻哈音乐只不过是人类的一个消遣,然而事实上它已经是代表了一个种族文化,一个地下的种族,但是我完全就不懂,血族的王族也从来不用嘻哈方式对话,血族子民就很常见。
    女娲族说话是非常慢的,每一字一句都是铿锵有力的。两个种族之间真的有很大的不同。
    凤凰版烧饼哥已经离开了,在不远处的营中。我抱着儿子下了水,孩子特别喜欢玩水,这应该是很多小孩子的天性。
    很明显的,世剀心情好很多了,估计他从来就没有一次如此放纵的在这个水池里面玩耍过。
    我倒是没有怎么玩,因为还要带孩子啊,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做妈妈可真是太委屈了。幸好儿子也在这里玩的很开心,凤凰池里面的水是热的,就好像人间的温泉一样。
    当你泡在水里的时候,漫天的枫叶在飞舞,就算我不是那么的喜欢红色,那我也会觉得很美。
    我专门带了很多的玩具给儿子玩,比如游泳圈,泡泡小船,小彩球等。凤凰池,那水的颜色都是红的,鲜艳得就像血一样。
    为了儿子的安全,世剀也没有玩很久,他很快的就跟我说要回去了。
    我:你要是喜欢的话就多玩一会儿吧,天翟骑士就在不远处的营中,很安全的。
    剀:玩够了,很开心。
    临走的时候,儿子手里抓着一张枫叶,说什么也不松手,最后我们就让他带走了。
    回到家里的时候,我自己累得一下子就睡着了。其实我还比较喜欢住在人间的,那里至少有电梯呀,不像血族是没有电梯的,还要走到二楼进房睡觉,而我已经习惯了不再飞行,我非常入戏,扮演人类,就好好的扮演着。
    睡醒之后,发现世剀正抱着儿子在客厅里看电视。我坐到他旁边,拿出一枚戒指,是我以前送给过他的,经过无数次的流亡,又回到了我的手中。
    世剀看到那枚戒指,拿过去认真的端详了一下,似乎在验证是不是他当初拿到的那一枚。
    剀:怎么会在你这里?不是在小天窗吗?
    我:在亿都的时候,我就拿走了。
    世剀愣了一下,因为亿都对他和我而言都是最可怕的噩梦。他在那里杀了我,我在那里杀了他,同时把那枚戒指取走了,我以为永远都不会还给他了。
    剀:我以为你永远都不会还给我了。
    我:我想过把它给别人,可是没有一个人的尺寸是适用的。
    剀:是大了还是小了?
    我:不是大了就是小了,反正就是不合适。
    世剀将戒指又塞到我的手掌心里,我内心一寒,以为他拒绝了我。
    剀:等我们结婚的时候,你再给我亲手戴上。
    我:结婚?我们不是在人间认认真真地举办了一次婚礼吗?
    剀:长子跟我提议,想要在女娲族办一次婚礼,或者是在血族也行。
    我:他为什么会这样提议呢?
    剀:他说你跟了我这么久,我好歹也给你个名分了。
    我:你已经给了呀!
    剀:不一样的,他是希望我在这三界当中,让我认可你的存在,而不是一直让你当我背后的女人。
    我:那这个我不需要,合得来的话,何必多此一举呢?
    剀:我觉得他的提议不错,也是时候该给你一个名分了。
    我:我觉得没有必要。
    剀:你这是在拒绝我吗?
    我:我与你之间的感情,犯得着以这样的仪式来确定了?
    剀:血族是你的娘家,他们会为你这样考虑,也是没有错的。我还记得你曾经说过一句话,你跟我说,爱是永恒的。
    我:我现在自己已经不认可这句话了,在这个世界上,什么东西都会变的。合得来的时候在一起,合不来的时候就分开,就这么简单而已。
    剀:可我想要永恒。
    我不明白世剀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毕竟在他眼里,连爱情都是一种病毒,他又何苦为难自己来跟我索取永恒呢?
    我:需要仪式感吗?
    剀:长子说,出席婚礼的人们,都是熟人,我知道你不喜欢昭告天下,同样的我也不喜欢。不过我们从来就没有在教堂举行过婚礼,血族也从来都没有认可我是你们的女婿。
    我:你确定吗?
    剀:确定,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突然都是不知道怎么回应他了,只是紧紧的把那枚戒指握在手里。
  • 首页
  • 上一页
  • 31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东方古老血族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18天 / 跨度500天】
    • 开贴:2017-07-20 15:22
    • 更新:2018-12-02 22:25
    • 阅读:24927 回复:2288 楼主:4086
    • 字数:约2205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