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血族珠宝创始人:天庭是人类得到太极后创造的,女娲族与血族却被人类赶离地球?

  • 首页
  • 上一页
  • 280
  • 页码:
  • 作者:东方古老血族 时间:2018-04-17 16:01
    最近很少去公司了,凤梨先生说,同事们反映,最近老板的心情不是很好,总是发脾气。
    等世剀回家的时候,我特地观察了他的情况,发现他只是没讲话而已,不是脾气不好的样子。
    好几天之后,我又问的凤梨先生,他还真的说,老板的脾气不好,似乎是最近工作上有压力吧。
    本来我每天晚上都是很早睡觉的,世剀一般12点才睡,我十点就睡了。
    他在客厅里看新闻,我喝完糖水,就坐在他旁边,窝在他的怀里。
    剀:还不睡觉吗?
    我:最近没有跟你多相处,好想你。
    剀:无事献殷勤,有什么目的?
    我:哪有什么目的?
    剀:在我面前演戏,有意思吗?
    我:是不是最近工作压力比较大?所以,没有什么时间陪我。
    剀:你也快要生宝宝了,再有几个月,你还是先去睡吧。
    我:很久没有跟你聊天了,如果你不想跟我聊的话,我就去睡了,不过,如果你真的有工作压力的话,希望你能放松自己。
    剀:龙鳕,你信任我吗?
    我:嗯。
    剀:那你就去睡觉吧。
    我:说实话,我已经困到不行了。
    剀:嗯,看得出你很累,去吧。
    我:你能不能跟我一起睡?
    剀:你先去,我去洗个澡,等下就去睡觉。
    我:好。
    我等着等着,就睡着了。
    第二天晚上,我强撑着不睡觉,就是为了等他上床,跟他聊聊天。世剀没想到我还不睡觉,他正坐在床上,擦拭着头发,寸头很快就干了。之前的银发少年,已经不复存在,现在的他长相是成熟的。
    剀:怎么了?
    我:没有,突然还醒着,就想抱抱你。
    我环着他的腰,精瘦的,我记得有一次他抱着我,他笑着说,他就喜欢大胸大屁股的,肉肉的。我还得意洋洋的,觉得他是在赞美我,结果他瞄了一眼我的身材,笑着说,我那全是脂肪,根本不是身材。
    剀:身体不舒服吗?
    我:不是,太久没有跟你亲近了。
    剀:你可是大着肚子,我不敢。
    我:不敢什么?
    剀:你需要嘛,但是,等你把娃娃生下来再说。
    我:你以为我是在跟你求欢啊?
    剀:难道不是吗?
    我:我是看你最近,老是黑着脸,是不是心情不好啊?
    剀:有点。
    我:哪方面?
    世剀抿着嘴唇,一句话也不愿意说。
    我:不适合让我知道吗?
    剀:你有孕在身,当然不可以把负能量传递给你。
    我:倒不是这么说,我还是可以接受的。
    世剀侧过身,把我搂在怀里。
    剀:睡吧,我抱着你。
    我:世剀。
    剀:嗯?
    我:有什么事就告诉我吧,我想知道,否则,让我胡思乱想,也不好。
    剀:我最近很想要你,有点饥渴了,最近,有个客户,长得很像你,一来二去我们就很熟了,那天晚上,喝多了一点,差点发生了关系。
    我:差点?那多可惜呀。
    剀:你真是我的老婆吗?怎么这么说话?
    我:你不是说,你会做好安全措施的吗?你还会保证卫生健康的吧?
    剀:我不想跟你说话了,我睡了。
    我:那你在不高兴什么?
    剀:我是觉得有点对不起你。
    我:嗯,没有发生关系就好。
    剀:你不生气吗?
    我:当然生气啊,不过,我只是忘记了怎么表达而已,算了。
    剀:对不起。
    我:是那个客户勾引你了吗?还是你不小心侵犯了人家?
    剀:没有,两情相悦。
    我:哦,那就好嘛。
    剀:你脑子没问题?
    我:当然没有,可以正常思考的。
    剀:你不难过吗?
    我:当然难过啊,我现在太困了,明天再来跟你算帐。
    剀:对不起。
    我:你想要我吗?
    剀:你大着肚子呀。
    我:那我就用其他方式,让你高兴。
    剀:看你困成什么样了?还是睡觉吧,别动了胎气,这可不能开玩笑。
    我把主灯关了,开了淡黄色的夜灯。靠在他的怀里,抚摸着他的胸膛。
    剀:别这样。
    我:你不喜欢?
    剀:不,怕忍不住。
    我爬起来,跨坐在他的大腿上,伸长脖子轻吻着他,他回应着我的吻,让我躺在他的怀里,对于他的体贴,我还是很感动的。
    也许是我真的太困了,亲着亲着,我居然睡着了。等到我醒来的时候,发现世剀已经睡着了,我还靠在他的怀里。我多久没有好好的看过他了,在我眼中,他的五官是铭刻在我心中的,是完美的,虽然在外人的眼中,也不过是一个普通人而已,并不是受万人瞩目的。
    当你爱一个人的时候,他身上的一切,都是发光的。而他伤害你的时候,这些光芒,都成了无数灼伤人的激光束。
    他穿着宽松的长袖T恤,瓜子领,材质有些网状那种。灰色的裤子,很薄,这就是他的睡衣,标配。
    我起来喝了点水,可能走动的声音吵到他了,他揉揉眼睛,醒了过来。
    剀:龙鳕。
    我:嗯?
    我坐在床边,他把我搂进怀里,额头在我的耳际蹭了蹭。
    我:亲爱的……
    剀:嗯。
    我:睡吧。
    剀:想了。
    我:啊?
    他直接拉着我的手,放在他灰色裤子上面。
    剀:它想你了。
    无数个轮回,老夫老妻了,我居然还觉得害羞。
    剀:帮我安慰一下它。
    我抚摸着他的裤子,材质是薄款纯棉,透气舒适,隔着裤子感受它的热度,不知道要用什么样的节奏来取悦它,更不知道如何拿捏好方寸,只能按着自己的意思,像逗弄着海珊瑚一样,让它在我手中滑动。
    剀:你一点儿不专业,力度不够。
    我:什么叫专业?有这样的工作人员吗?
    世剀抓着我的手,直接探入黑暗,包裹着他已经热情高涨的龙柱。
    我描述不下去了。
    我抬起头,望着他有些绷紧的脸、喘着粗气,他两眼望向我,托着我的下巴,给我深深一吻。
    剀:龙鳕,我要你。
    他压低声音在我耳边说着,让我原本沉寂的心开始有了鲜血涌动。
    我:洗干净了吗?
    剀:干净,呵呵。
    听到我这么问,他忽然松开我的手,改为压着我的头,让我亲吻着他的海珊瑚。来不及完全褪下的裤子,让我真的感受到他的急切。
    剀:忍好久了,快要爆炸了。
    我:最近脾气不好的原因?
    剀:没那么严重,不要说话,认真干活。
    解决了他的需求,我去洗手间洗了下脸,漱了下口。他在临近爆发的一刻,忽然低头捏着我的双肩,下巴抵在我的头顶,说了句我爱你。
    作者:东方古老血族 时间:2018-04-17 16:04
    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看电影,已经很少出去走动了,因为在楼梯口滑了一跤,世剀很担心。
    最近看了很多部电影,特别想记录下来,可是一下子就忘了,真的是一孕傻三年。
    有两部电影,其中一部,叫做《血色旱魃》,这应该算是一部烂片了,不过,情节值得一提,有一些似曾相识。剧中有两个主角,都是女的。旱魃身穿红色的古装,长得十分英气,她的棺材就在半山腰的一个小茅屋下面,原本她是从来不吸血的,可是,她的师姐冰鸦患了重病,身上的血,不断在流失,冰鸦要身上的古装是白色的,连头发都是白色的,旱魃为了救他,不断的在外面吸血回来给她,悲剧的是,一旦旱魃开始吸血,她就无法停止,只能沦为吸血鬼。可是,当冰鸦清醒过来的时候,她却是维护正道的英雄,在师兄师弟的帮助下,冰鸦骗取了旱魃的信任,害她遭受天雷所劈,临死之前,旱魃的眼神充满了仇恨,那是背叛。
    有的时候,真的不知道这个世界上,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因此,我们总是以为,大道才是正确的,大道到底是什么呢?可能谁也说不清,迷迷糊糊地跟在后面,像个傻子。
    这两天,世剀心情好很多了,不过,他似乎是有些上瘾了,尤其是回家在沙发陪我看书的时候,他会盯着我的嘴,目不转睛。
    我:你干什么?
    面对我的质问,世剀轻笑一声,那种笑容是挺痞子的。
    我把书挡在我的嘴上,一脸惊慌的看着他。
    剀:老婆,想念你的小嘴了。
    我:不要。
    剀:为什么呀?
    我:你工作那么忙碌,应该让你保持一些精力吗?你早点睡觉吧。
    闻言,世剀两手一摊,放在沙发的扶手上,露出一脸可怜的样子。
    剀:哎,家里不开饭,只能叫外卖了。
    我:你晚上不是才刚吃吗?
    剀:我说的是宵夜。
    我:凤梨先生回家了,但明天早上6点才会过来,要不然这样的,我给你炒个饭,还是煮个面呢?
    剀:我要下面。
    我:好,你要什么样的?家里有肉有菜,要生面还是意大利面、乌冬面?
    剀:我要你下面。
    我:知道,你要吃什么口味呀?
    剀:笨蛋,我是说……
    世剀把我搂进怀里,伸出手摸向我的肚子,然后再往下,他的意图变得十分明显。
    我:你不是说,我大着肚子不方便吗?
    剀:是啊,不过,有别的地方可以用吗?
    我:不要了吧?
    剀:大腿。
    我:你好污。
    剀:不要装纯情了,我们两个是夫妻。
    我:你不能老叫我帮你解决啊?你不是自己有双手吗?
    剀:一个人跑酷,可能还可以,但是两个人,才能打羽毛球呀。
    我扑哧一笑,很有烟火气的他,还是挺可爱的。
    剀:怎么样?陪我。
    我:嗯。
    剀:我一定会很小心,不会伤了你的。
    我:买个情趣玩偶给你要吗?
    剀:不要,我只要你。
    这回世剀没有让我一直伺候他,换他自己来动,我能轻松多了,否则累得要死。我靠在床头,背部是柔软的大枕头,双腿夹着他,这个时候才发现,原来大腿肉多还有这个好处。
    我:喜欢吗?
    剀:废话。
    我:废话是喜欢还是不喜欢?
    剀:喜欢,也是不喜欢。
    我:为什么?
    剀:肯定不如你的小嘴。
    我:不知道你下一次还会开发出什么招数来?
    世剀手一伸,在我臀部上轻揉了一下,害我吓了一跳,一定要阻止他这种想法。
    我:不行,那里绝对不行。
    剀:为什么呀?洗干净一样可以用啊。
    我:那些男人跟男人用的。
    剀:不要聊天了。
    他低下头,吻住我的嘴,阻止我说话。
    我记得,好像在他的小天窗里面,看过一本书,书上说,很久很久以前,是没有女人的,只有男人,而且,男人与男人之间,没有办法生孩子,他们的孩子,都是牺牲了两个男人的一半身体,才重新组合出来的。那个时候,男人们分为了贵族与平民,贵族的生理快感是建立在平民的痛苦上的,也就是说,平民奉献了自己的嘴跟臀部,可是很多平民讨厌这种行为,平民在推翻了阶级之后,发明了一种生物,专门来提供生理快感,这一种生物叫做女人,他们更希望女人能够带来心理上的快感,也就是爱。女人的重点就是成为生孩子工具,自此之后,孩子不需要牺牲两个男人的各一半身体,而是取出一精一卵组合就可以了,这样一个伟大的发明,是男人全部都成为了贵族,而女人则是沦落为平民。
  • 首页
  • 上一页
  • 280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东方古老血族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85天 / 跨度271天】
    • 开贴:2017-07-20 15:22
    • 更新:2018-04-17 16:04
    • 阅读:17530 回复:1810 楼主:1667
    • 字数:约1567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