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湘西记忆之一——苗疆》(原创)

  • 首页
  • 上一页
  • 13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ahada 时间:2017-11-14 16:52
    战争结束之后,苗疆面临恢复家园的巨任。绝大多数家庭都是从零开始,在被毁的遗址上搭盖一个“窝棚”(即简易的草棚),有许多苗族难民连“窝棚”都不敢搭盖,因语言不通,他们又不知政府的政策,对“政府”与“客民”一概惧怕,只好躲进山洞或树林里逃生。
    很多难民一贫如洗。军机处在核议和琳的“苗疆善后章程”给皇上的奏折中说,苗疆被难民人“屡遭焚抢之后,现在客民除回籍迁移之外,大抵赤贫失业。”
    这些赤贫的难民主要分布在苗疆的凤凰、永绥、乾州三厅。和琳于嘉庆元年( 1796年)七月提出“自城址以内,直至黔川交界,三厅所属苗地,向来悉系苗产。此内如有汉民侵占之田,应一并查出,不许汉民再行耕种”建议。当战争平息,原来难民陆续归业,原边墙外撤出这一部分客民即无家可归,无地可,耕种。
    作者:ahada 时间:2017-11-14 21:58
    另有就是边墙内的部分村落虽系汉土民村落,但自从他们逃走之后,此地现在被从苗族聚居区逃出来的苗族难民占住,他们一时也无处归家。(共退回苗民水田35001)亩)这部分难民不但要暂时经济接济,还需筹划长期的生计。否则,即便苗民起义被平息,留下的难民又会继续成为长期的历史难题,成为困扰政府的长期社会问题。
    大量的难民这时又开始了迁徙历程。以龙姓为例,他们原住“冻得囊”(苗疆永绥董马库一带),当地大概于乾隆十六年至嘉庆元年迁出三支,一支去了建始,一支去了四川。迁往湖北小茅坡营的一支,首先落脚到观音堂下,将祖人安埋;为了让了孙后代知晓,将一沱泥巴放在墓上。后又经过了后老屋场—土墙—沙道—木龙寨的迁徙路线,最后停驻在小茅想营”。清土朝镇压乾嘉苗民起义时,恰值鄂西“改土归流”之后,土司有大量荒地可以任由耕垦,给苗族的迁入提供了有利条件。苗族迁来时多住在平坝,后来认为高山有险可守,安全能得保障,于是由平坝迁到高山,挽草为记,定居下来。
    外迁难民到底有多少,难以统计。据孙士毅报告,仅乾隆六十年(1795年)闰二月,由湖南贵州逃往秀山方向的难民就有20000多人,“臣孙土毅、和琳于二十七日前后同抵秀山,沿途目击黔、楚被难民人,扶老携幼,络绎于道,实堪悯恻……除其中尚可自赡,毋庸给娠外,其余查明大小户口……统计约有二万余人。”
    仅秀山一个方向就有20000多需要救济的难民,其余各个方向聚集难民当更多。统计苗疆凤、乾、永、古丈、保靖五厅县需要救济的难民应在10万以上。
    作者:ahada 时间:2017-11-15 01:45
    苗族难民相对于汉土民来说,情形更为凄惨。汉土民流为难民,至少可依附于各大屯堡,在政府周济下度日。一部分不通客话的苗族则只好躲进山洞深普,过着原始人的生活。另一部分从边墙内被赶回苗区的难民也只好流落在大山深林中自生自灭。
    当时地方官员给朝廷的报告是这样描述的:“镇筸、乾州、泸溪、河溪之杨家寨等一百十余处,本系汉民田地……为无业穷苗潜行占据……奴才等……遍历寨,反复开导,该苗等始尚观望迁延,继则深知悔悟,情愿将所占田地,一一退还,各回本寨,随令该苗弃将逐回穷苗,妥为安置,稗其各谋生计,勿再盘踞民村。”
    作者:ahada 时间:2017-11-15 09:04





    终于找到谈判对手——朝廷与戴枷苗民头人对话





    乾嘉“苗乱”震惊了朝廷上下。千百年来,腊尔山苗疆虽然从没太平,苗反、寇边持续不断,但是叛乱一般都是一个或者几个寨子到周边小规模劫掠居多。而且经过康熙年间的苗疆开辟和雍正年间的改土归流,朝廷自认为对苗疆的控制力得到了加强,苗疆似乎正一步步走向平静。突然之间,好像一点征兆都没有,不知道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麻烦?
    由于苗疆长期处于“无所统”的状态,苗疆与朝廷历史上就没有一种对话的渠道。苗疆长期被禁锢,和外界是隔绝的,自然没有什么办法与朝廷去沟通,他们与“省地”打交道只有两种方式:一是被清剿;二是在饥寒交迫的情况下就去省地“寇边”,也就是抢劫;被逼太过了就去打官府,也就是起义。而朝廷对苗疆也就是防范,只要他们不出来造反,没人去关心他们想什么,有什么要求。
    难怪乾嘉苗民起义之初,清廷各级官员对起义的原因也是一头雾水,流传着各种起事原因,以至于乾隆对起义的规模和原因都产生了误判,应对上也显得迟缓和不得要领。
    作者:ahada 时间:2017-11-15 10:05
    清王朝动用着举国之力,一边艰难地平息着这场“苗反”;一边试图解开笼罩在苗疆的这个巨大谜团。乾隆本人对于乾嘉苗民起义参加人的口供是十分重视的。早在起义爆发之初,他对云贵总督福康安、湖广总督福宁下的上谕中就指出.“此次逆苗纠众滋事,究系何人为首?其贵州拿获汉奸,亦应向其究讯滋事根由及为首逆犯是否即系石柳邓、石三保等,抑另有主谋为首之人?”“如有紧要可备解京讯问者,即派委员迅速解京,以便交军机大臣讯问起衅缘由。”一脸困惑的乾隆皇帝给那些在苗疆清剿的官员下达着战事谕旨的同时,都忘不了要他是属下一定要弄清楚,是什么原因,为什么会生产这么大的“苗乱”。
    所以在这次平息“苗反”中我们看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清军的统帅攻城拔寨完都最感兴趣的就一件事——审讯俘虏,特别是“叛匪”的头目,这些头目的供词马上都要快马加鞭送到北京乾隆爷的御桌上;一些重要的头目审完还不算,更要送到京城,在刑部再审一次后再凌迟;一些征战苗疆官员的幕僚,在随军征战之余,不仅从“反苗”那里了解缘由,更是亲自走访苗寨,了解他们的过去和习俗,想弄清楚这次“苗反”的缘由。
    作者:ahada 时间:2017-11-15 10:57
    后来,在镇压起义过程中,乾隆对于起义军的顽强坚决、互相呼应、愈打愈多的情况,感到大惑不解,又再次给福康安及四川总督和琳下谕说:“贼匪屡经官兵痛剿之后,穷整已极,何以鸭保、平陇各寨添集逆匪,尚有五、六千人之多?此系从何而来?”“此次逆匪纠结滋事,蔓延黔、楚、蜀三省地界,相距辽远,若非预有成约,何以能同时肆逆而负隅抗拒,党羽又有如此之多?……着传谕福康安、和琳于擒获活贼首逆时,将以上情节详细究讯,据实具奏。”
    就是在多次上谕的指示下,平息苗乱的官员们审讯上报了大量的供单。从供单内容看,有一部分就是为着回答乾隆所提出的“何人为首”、“滋事根由”及是否“预有成约”等问题的。
    乾嘉苗民起义的主要人物有石柳邓、石三保、吴八月、吴陇登等。石柳邓在战斗中著枪伤甚重”当即被清军砍首牺牲,他不可能受审作口供,因此不会留下什么“供单”。吴陇登则“因官兵攻剿紧急,心里害怕,总想要投降”,而后终于叛变投降了清军的,他也没有受到审讯录供,因此也不会留下什么“供单”。在乾嘉苗民起义的清方档案中,我们看到了起义主要领导人石三保、吴八月的供单,由于它是起义领导人提供的第一手资料,因此尽管它已遭到不可避免的修改,但从这里了解起义的原因、爆发及经过情况,还是十分有用的。与此同时,我们还发现有吴八月之子吴廷义等其他人的一些供单,也为研究这次起义提供了新的资料。
  • 首页
  • 上一页
  • 13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ahada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130天 / 跨度130天】
    • 开贴:2017-07-15 12:08
    • 更新:2017-11-22 16:25
    • 阅读:43422 回复:1332 楼主:1069
    • 字数:约455千字
    • 图片:164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美食吃吃喝喝,欢乐开怀278图 foreverchic 2017-04-12 13:41 117/277 77/98
    情感原本是想一直更,一直更到结婚生宝宝,LZ让大家失望了2图 披着马甲来扒事 2013-08-17 02:17 2033/1375 79/146
    鬼话奇异探秘:宋八两 奇怪的安军 2010-10-19 20:04 114/229 22/24
    贴图※【深港人记】香港街景,大江南北1796图 深港人 2017-04-14 23:12 1075/1832 130/161
    情感[谈情解爱]相亲三年—一个剩斗女的华丽成长史(陆续更新) marsapple 2010-08-05 12:58 247/100 35/149
    海外818我的日本留学生活,事无巨细,东拉西扯,胡言乱语150图 虹色流星羽 2015-03-23 17:21 176/198 44/99
    其它~混血儿婆婆和我的那些事~3图 飞翔的聪聪 2016-12-19 09:24 157/145 2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