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湘西记忆之一——苗疆》(原创)

  • 首页
  • 上一页
  • 20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ahada 时间:2018-09-11 19:50
    @shenshennnn 2018-09-11 16:02:25
    很好,非常喜欢,楼主一直在看。
    -----------------------------
    谢谢欣赏! | 2511楼 | | | |
    作者:ahada 时间:2018-09-11 20:50
    也是在这次沅水之行回去后写的湘西系列散文中,有篇《箱子岩》里,他这样写到屈原:“两千年那个楚国逐臣屈原,若本身不被放逐,疯疯癫癫来到这种充满了奇异光彩的地方,目击身经这些惊心动魄的景物,两千年来的读书人,或许就没有福分读《九歌》那类文章,中国文学史也就不会如现在的样子了。”
    这句话里,沈从文写屈原“疯疯癫癫”,是把他形象化、具体化了;箱子岩是沅江流域先民的悬棺葬。屈原曾经目视着它,后来的沈从文在屈原目光停留处也凝望过,于是沈从文从人类发展的历史,想到了中国文化发展的历史,也就很自然地想到了屈原,想到沅江奇异而神秘的自然环境造就了屈原,想到了沅江造就了屈原的无可辩驳的事实。
    | 2512楼 | | | |
    作者:ahada 时间:2018-09-12 11:42
    沈从文在沅水上于1934年1月18日中午12点半写给他的妻子张兆和的信上还生平第一次自豪地说:“说句公平话,我实在是比某些时下所谓作家高一筹的。我的工作行将超越一切而上。我的作品会比这些人的作品更传得久,播得远。我没有方法拒绝。”“我会用我自己的力量,为所谓人生,解释得比任何人皆庄严些与透入些。”
    如此自信而充满着希望的内心独白,在沈从文谦虚谨慎的一生中,是绝无仅有的。可见沅水对他的影响是深刻而深远的,有文学上的启迪,也有人生的开悟。
    而那一年,他才三十一岁。
    | 2516楼 | | | |
    作者:ahada 时间:2018-09-12 14:56
    他一生最好的作品都是写在这个时期。写了那么多的书信他还言犹未尽,《湘行散记》是这次返湘之后回到家中补写的。《边城》也是在这次返湘之后几个月内完成的。
    我们应该看到,正是这种自信,使得沈从文在后面漫长的无论是文学生涯还是做文物研究,他与时代总有一定的距离,而这个距离恰恰是他自己主动选择的。他总在一个很小的角落里做自己的事情,无论是在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还是在他离开文学的后半生。我们大众的眼睛(包括大部分文学家)总是向着最热闹的地方看去,当然这可能产生了时代的潮流(对文学家来说可能产生的是主流文学)。可是沈从文不是,他会把头偏开,看到偏离潮流的东西。”

    | 2517楼 | | | |
    作者:ahada 时间:2018-09-12 19:49




    沅水印象——民国初年的沅水流域市镇素描





    来自乡下的沈从文,虽然进了城,但每天坐在屋中,耳朵里听到的,却不是都市大街的汽笛和喧嚣声,而是湘西的水声、拉船声、牛角声…他的生命、情感,全都留在了那个给他生命、知识和智慧的湘西。而这些,成了他灵感的源泉。
    沈从文对沅水的感情,他后来在《湘西?题记》曾经溢于言表:我生长于凤凰县,十四岁后在沅水流域上下千里各个地方大约住过七年,我的青年人生教育恰如在这条水上毕的业。我对于湘西的认识,自然较偏于人事方面。活在这片土地上的老幼贵贱,生死哀乐种种状况,我因性之所近,注意较多。
    作家汪曾祺的评论更是一针见血:沈从文在一条长达千里的沅水上生活了一辈子。二十岁以前生活在沅水边的土地上,二十岁以后生活在对这片土地的印象里。
    | 2518楼 | | | |
    作者:ahada 时间:2018-09-13 12:01
    沈从文在沅江流域的筸军生涯,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所以他的作品不仅大部分以湘西,以沅水流域为背景,而且他对沅水流域各城镇的直接描述和回忆着墨很深,在《从文自传》、在《湘西散记》、在《湘西》中,他给我们留下了较为清晰的民国初年沅江沿线市镇的景象。
    他的家乡凤凰镇筸镇,清康熙三十九年(1700年)州镇总兵官移驻当时的五寨司城,为了表现历史新变化,取镇溪、筸子坪两地名的头一个字组成新词,命名为镇筸镇总兵官,五寨司城也就易名为镇筸城。从1700年到1942年改称沱江镇。由于辰沅道的入驻,镇筸在二百多年的时间里都是湘西乃至湘鄂川黔地区的首府。
    | 2520楼 | | | |
    作者:ahada 时间:2018-09-13 15:46
    在沈从文眼中,镇筸城仍然是由陆路入黔入川是个可以安顿他的行李最可靠也最舒服的地方。那里兵卒纯善如平民,与人无侮无扰。农民勇敢而安分,且莫不敬神守法。商人各负担了花纱同货物,洒脱单独向深山中村庄走去,与平民做有无交易,谋取什一之利。
    地方统治者最上为天神,其次为官,又其次才为村长同执行巫术的神的侍奉者。人人洁身信神,守法爱官。每家俱有兵役,可按月各自到营上领取一点银子,一份米粮,且可从官家领取二百年前被政府所没收的公田耕耨播种。
    城中人每年各按照家中有无,到天王庙去杀猪,宰羊,磔狗,献鸡,献鱼,求神保佑五谷的繁殖,六畜的兴旺,儿女的长成,以及作疾病婚丧的禳解。人人皆依本分担负官府所分派的捐款,又自动地捐钱与庙祝或单独执行巫术者。一切事保持一种淳朴习惯,遵从古礼;春秋二季农事起始与结束时,照例有年老人向各处人家敛钱,给社稷神唱木傀儡戏。旱暵祈雨,便有小孩子共同抬了活狗,带上柳条,或扎成草龙,各处走去。春天常有春官,穿黄衣各处念农事歌词。



    民国二十二年凤凰镇筸镇赛龙舟 | 2521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20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ahada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472天 / 跨度515天】
    • 开贴:2017-07-15 12:08
    • 更新:2018-12-13 09:44
    • 阅读:135786 回复:3048 楼主:4667
    • 字数:约907千字
    • 图片:354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