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真没想到当年越南战争背后还藏着这样骇人的故事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妖逐 时间:2017-07-11 12:00
    真实灵异事件,胆小勿入
    当年爷爷当兵的时候刚好参加了越南战争,在一次侦查任务中隔壁班的老战友几乎全部牺牲,只留下了一个刚入伍不久的新兵,据说那些老战友都是被鬼缠死了。当时部队下了死命令谁都不能说出来,爷爷当时也不相信。没想到爷爷前段时间竟然遇到了当年的那个新兵,出于好奇就问了当年的事情,爷爷一辈子不信鬼神,听完之后也开始害怕,把故事告诉我们,并且警告我们这辈子都不要再去越南边境。现在我把这个故事写出来,大家感兴趣的话就记号追着看,胆小的就千万不要追了。
    作者:妖逐 时间:2017-07-11 12:03
    为了方便大家阅读,故事以当年那个新兵的视角开始叙事,中间会插一些爷爷的事情,可能更得不会太快,大家见谅
    作者:妖逐 时间:2017-07-11 12:06
    我出生于南方的大山中,七十年代,当时日子很苦,百业待兴,为了让我有个好前途,父母把刚满十八岁的我送到了部队。我是幸运的,刚进部队不到一年,因为一次军事演习展现出的出色侦查能力,被破格提了军衔,可我也是不幸运的,刚提军衔不久,国内就遇越南开了战。当时开战的地点是,罗家坪大山。因为我们军区距离越南比较近,所以我们是第一批赶往战场的,而又因为我出色的侦查能力,我被选进了代号五队的侦查小队。我们侦察队一共五人,除了我之外其余都是老兵。除去我们外,还有十余队侦察队,我们按照上头的指令进入罗家坪探知地形。因为是侦查,我们并未穿着军装,而是换上了便衣。只是还未进山,我就遇到了一件让我懊恼不解的怪事。
    作者:妖逐 时间:2017-07-11 12:08
    此时,距离我们接到任务已经过去了三天,可我们还是在罗家坪大山的山脚下。其原因我也想不明白,但队长王洪却坚持不让我们进山,问他原因,他只丢给我一句,听从命令!王洪,四十岁上下,寸板头,脸上有一刀长长的刀痕,听说他十岁就当了兵,还曾经杀过倭寇,他脸上的刀疤就是与倭寇肉搏时留下的。“王队,这再不进山,恐怕会耽误战机呀。”不只是我等的不耐烦,队里负责做记忆和画地形图的张德也是如此。王洪正在摆弄着手枪,听到张德的问话,却也没有去看一眼张德,只是冷冷的丢下一句话。“让你们等,就老老实实的等!”官大一级压死人,这话说的是半点没错,我看得出张德很生气,但却又不敢还口半句。我递给张德一支烟,帮他点了上,而后自己也点了一支。“德哥,要不今晚,咱进去瞅瞅?”这话我是压着低音说的。
    作者:妖逐 时间:2017-07-11 12:09
    张德正生着气,大口的抽烟,忽然听到我这么去说,一口烟呛在了喉咙里,是连连咳嗽。缓过劲儿后,他有些吃惊的看了我一会儿,不过不久,吃惊的眼神就变成了赞许。
    “小崽子,有点骨气,今晚咱就去里头瞅瞅。”见他应承,我心头是一阵窃喜。照我看来,王洪是兵当久了,有些贪生怕死,是在等其余小队把任务完成。入夜,山间寂静,只有虫鸣鸟叫,约莫凌晨两点左右,我从帐篷里摸了出来,直接往林子里去了。我和张德约好,在林子里汇合。到了约好的地点,我发现张德正趴在一颗较大的树下,探着脑袋,往小溪里瞧。这附近的地形我们都是探过,我们扎营的地方是一处林子的空地,在林子的南面有一条小溪,这条小溪是从山里流出来的,可以说只要顺着这条小溪,往山里走,再顺着这条小溪回来,绝对不会迷路的。这也是我们约在小溪边上的林子汇合的原因。
    作者:妖逐 时间:2017-07-11 12:10
    “看啥呢?”我走近,拍了拍张德的肩膀。哪知,这随意的一拍,吓得张德整个人跳了起来,反手就是给了一拳。我的反应也不慢,抬手挡住。“德哥,是我!”看到是我,张德松了口气,而后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诡异笑容。“小子,你可真会挑时候啊,你有眼福了!”我不解,张德则指了指小溪。我眯眼看过去,这一看,只觉脑子里砰一下,那叫一个热血沸腾!
    作者:妖逐 时间:2017-07-11 12:11
    明晃晃的月光之下,有个女人在小溪里洗澡!这是我长这么大头一次看到一个女人丝毫不挂的在我的面前,特别还是一个极品的美女,当即就觉得两颊滚烫。虽说偷看人家洗澡有违道德伦理,可我毕竟是个不经人事的少年郎,哪里禁得住这种诱惑,瞪着大眼使劲儿的瞧。小溪不深,也就膝盖水,此刻女人半蹲在溪水当中,用那纤细的小手从小溪中捧起水往其凹凸有致的身上洒。清亮的月光之下,溪水落到她洁白的香肩,一路往下,滑过那昂扬的双峰,又落到水中,荡起阵阵涟漪……咕噜,深深的吞咽口水。看着,我甚至有种上前就将之办了的冲动,这一想法一出,连我自己都吓一跳,忙晃了晃脑袋!我可是军人!
    告诫着自己,可我却没能让我的目光离开那美妙的身子半寸。
    作者:妖逐 时间:2017-07-11 12:11
    “真是绝品啊!也不知是哪家的姑娘。”张德在一边,也是连连吞口水。“咋滴,你还想娶了她?”我调侃道。“就这身段,就这脸蛋,娶了她,怕是不知多逍遥呢。”张德嘿嘿的笑着,摩拳擦掌的。“那就上……”我话未出口,却生生顿住,因为小溪里的女人,骤然朝我们这边看了过来!视线相撞,我吓得忙将身子一侧躲到了树后。
    作者:妖逐 时间:2017-07-11 12:12
    “德哥,她看过来了!”同时,我想要把张德探出的脑袋也拉回来,可张德却一把打掉了我的手。而更离奇的是,张德不躲反进,居然就这么夸了出去,走向溪边!这货要做什么!我心里一惊,但也没有立即跳出去阻止他,而是探出脑袋,看看张德要做什么。可我这一探,却发现小溪边的女人不见了!只有张德迈着傻愣愣的步伐,往小溪走。这会儿功夫,他已经到了溪边。我四下观察,小溪距离林子,足有十米的距离,就算女人的速度很快,也会发出基础的脚步声才对,可我从刚才躲开到现在出来,却未曾听到任何的脚步声。而按照常理来说,女人在洗澡,看到一个陌生男人从林子里跳出来,第一反应应该是尖叫,而不是逃跑。
    作者:妖逐 时间:2017-07-11 12:13
    可不等我细想女人是怎么离开的,张德已经到了溪边。“德哥!你干嘛呢!”见女人不在,我虽然疑惑,但同时也大松了一口气,跳了出来。然而张德却没有回应我,张开了双臂,轰然往溪水里,面朝下的倒了下去。不深的溪水,被溅起半人多高的水花。“德哥,别闹了,我们进山吧,我们只有四个小时,一会儿六点钟,王队就起床了!”我点了支烟,冲着水里的张德叫道。张德依旧没理我,之后我又叫了两声,结果他还是面朝下的趴在那里!不对劲啊!我心头一紧。
    作者:妖逐 时间:2017-07-11 13:07
    @annieGJ 2017-07-11 12:12:49
    没啦????更的太少了????
    -----------------------------
    刚刚吃饭,现在继续
    作者:妖逐 时间:2017-07-11 13:10
    “德哥!”我一边喊,一边朝着张德冲过去,张手就要把他从水里也拉起来,可我拽着他的肩膀往上抬的时候却发现,我居然抬不动他!张德也就一米七五左右的个子,顶多也就160斤,平常训练的时候,我也是扛过两百斤的麻袋的,没理由会抬不动他的!说来也是诡异,张德就这么静静的趴在水里,不挣扎,也不见水中冒泡,一动不动的,就如同已经死去了一般。虽然一时半会张德不会有事,可一旦时间长了,这么趴在水里,就算是专业的潜水运动员也顶不住啊。我心头焦急,却是不知该如何是好!“张德!你趴在水里做什么!”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王队长的声音传了过来,我打眼看过去,发现其余的人都跟了过来,王队长站在最前面,一脸的阴沉。然而张德却依旧没有对王队长的声音做出任何的反应。
    作者:妖逐 时间:2017-07-11 13:10
    王队又看向了我,意思是询问我怎么回事。我哪里知道他是怎么回事,也不能把刚才我和张德偷看女人洗澡的事情抖落出来,只是摇摇头,说不知道。“把他给我拉起来!”王队长一声大喝,我包括王队在内以及小队里的其余两人,都到了小溪当中。可这时更诡异离奇的事情发生了。我们四个人,又是经过特殊训练的军人,别说一个人,就是千斤的物件也能撼动一二,可偏偏居然就弄不动趴在水里的张德!此刻距离张德趴进水里已经足足过去七八分钟,这个时间也差不多是闭气的极限了!
    作者:妖逐 时间:2017-07-11 13:11
    “奶奶的!这货是吃了秤砣在肚子了吗?”说话的是刘阳,他是标准的肌肉男,近一米九的大个子,可在此刻已是满身大汗,双臂的肌肉瑟瑟发抖,依旧无法撼动张德分毫。“试试横向的拉!”另一较为瘦小的胡明清喘着大气说道。他虽然瘦小,但脑子转的快,这也是他在队伍中的角色。听他这一说,大伙儿都反应过来,分成两组,一人抓着张德的一只脚,往岸上扯。别说,这一扯,倒是真扯动了!但依旧感觉很沉。张德的身子,被我们一寸寸的往岸拉,可就在他的脸即将脱离水面的时候,我们明显感觉到有一股力道拽着张德的上半身又往水里扯!
    作者:妖逐 时间:2017-07-11 13:12
    “这……”所有人都面面相觑,眯眼看向小溪当中,可溪水本就不深,一眼就能看到底,其中却看不到任何的东西。“使劲儿!”王队大喝!我们也都是纷纷吸了一口气,把吃奶的力气使出来。只是尽管如此,张德即将上岸的身体,却又一寸寸的往水里去了……这尼玛是怎么回事!我心中震撼,眼前的一切完全超过我的知识范畴。“韩路!用枪给我往水里射!”眼看着张德的身体就要完全被拖入溪水中,王队长对我喊道。
    作者:妖逐 时间:2017-07-11 13:12
    我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从怀里掏出手枪,对着张德头前的位置,连续打了三枪。砰砰砰的三声枪鸣,惊得林中群鸟飞起,山中的林兽也叫唤不止。而在这嘈杂的声音当中,我似乎隐约的听到了一个凄厉的叫喊。那凄厉的叫喊过后,我看到王队长等人手上明显一顿,张德的身体被他们猛地直接拉上了岸。“明清!做急救!”王队长不愧是队长,并没有因为刚才的诡异而失去思考能力,而是采取了最现实的判断,救人。胡明清得令,当即将张德翻了身,坐起了急救措施。一番急救之后,张德连续咳嗽出了好几口水,从地上坐了起来。他此刻的脸色苍白的吓人,整个人给人一种颓萎的感觉,就好像浑身的精力被抽空。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妖逐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73天 / 跨度170天】
    • 开贴:2017-07-11 12:00
    • 更新:2017-12-29 11:02
    • 阅读:121197 回复:1076 楼主:810
    • 字数:约442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