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飞贼传奇(侠盗的故事)

  • 首页
  • 上一页
  • 12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荷下清影cgw 时间:2018-08-08 11:08
    四,姊归、(16);我一把把小夏雨拉到身边,转身说道;
    今天收到一件好物件。
    说着从背包中取出那柄铜钱宝剑,炫耀般的晃了几下。
    接着又说道;
    要回去了,回去找个银行把卡里的钱全部提出来,准备购买更多的东西。
    这时一个瘦高个上前一把抢过背包,交给陆航大。陆航大拿起背包翻了起来。
    见背包里还有二件古董,陆航大仔细看了看,说道;
    外乡人,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我说道;
    大哥,我确实是收古玩的商贩,怎啦,有问题吗?
    说完去拿陆航大手中的背包。
    陆航大略一停顿,但还是放开了手,我正准备离开,又听到陆航大说道;
    站住,我越看你越象前二天被我们抓住的二个诈骗犯一伙的,我们村千年难得见个外乡人,而最近外乡人接连出现,你们肯定是外面来的骗子!
    话音没落,二个年轻人冲上来想抓我和夏雨。
    我努火中烧,双手各抓住两人的一只手臂稍一发力,只听得“啊唷、啊唷”的叫了起来。
    旁边的瘦高个想乘隙前来偷袭,却被我右腿后踢,一脚踢得倒地不起,不敢动弹。
    几个人见我不好惹,便不敢再上前。我嘴里自言自语道;
    仙女荒村都是强盗吗?怎么这样待人!
    这时有许村民听到外面有热闹看,都纷纷走出家门前来看热闹。
    我见周边聚集了几十个人,其中大部分是年长者和妇孺。便高声喊道;
    老少爷们,我是江南省的开古玩商店的,初到贵地,如果家中有古董、古玩、古钱币的,可以卖个好价钱,今天钱带得不多,我明天再来,如果各位家中有老物件的,可以找出来让我看看,说不定能卖个好价钱。说完双手一拱拉着夏雨慢慢的走出村落。
    这时,陆航大和另外一人追上前来,我回头看去,见是咋晩山洞里被我关起来的,陆航大的族侄陆文军。我心里一惊,
    停下脚步,问道;
    怎啦,我没偷没抢,你们为何这样苦苦相迫?
    这时陆航大指着我对陆文军问道;
    咋天救那二人并把你关起来的可是他?
    陆文军装作疑惑的看着我,仔细辩认了一下,回过头去对陆航大说道;
    叔、不是,咋天那人有40岁的样子,这个人我没见过。
    说完转过身来对着我努了努嘴,我略点了下头表示收到他的好意,心里暗喜,看来咋晚的思想工作做得有效果的。
    我见他们并不上前、便拉起小夏雨大步流星的离开黑山黝。 来自 | | 8169楼 | | | |
    作者:荷下清影cgw 时间:2018-08-10 20:35
    四,姊归、(17);离开黑山黝才十几分种时间,小夏雨说啥也不愿再走,说是要留下来守着姊姊,我温言相劝,说道;
    夏雨,即然已找到你姐在什么地方,那已是万幸,等出了仙女荒村,让我二师兄多安排些人手统一营救,才是上策,否则即使救出你的姐姐,也出不了山口,反而害了她。你跟我一起回去,让我设法多叫些人来,尽可能的多救出些象你姐姐一样的人。
    在我苦口婆心的劝说下,小夏雨勉为其难的跟着我走出了仙女荒村。
    回到旅馆己是晩饭时间,我拔通了二师兄临时办公室的电话,把二天内发现的众多被拐卖妇女的事实详细的作了汇报,并且希望二师兄尽早安排人员,尽快解救被拐卖的妇女。
    二师兄回道;
    已经上报上级领导,从四川调来一个武警连队,其余的警力全部从武江调来,但人员到达至少要明天下午,在此期间希望我不要再去刺激这些买媳妇的村民,免得生变。
    我连连点头,打完电话,阿凡大哥早己叫上一桌酒菜,二人一瓶枝江大曲半小时就见了底,阿凡大哥来了兴致,又要了一瓶,二人开始推杯换盏。
    而小夏雨也已经饿极,许多天来没有敞开的吃饭,今天连吃了二碗,见我们俩在纠缠着相互劝酒,推说已经叫饱,要回房休息。
    等我们俩把第二瓶酒喝光,结完帐回到房间,见夏雨已经进入梦乡。
    我也开始头重脚轻,强撑着洗完澡,倒头便睡。
    不知睡了多久,只觉得口干舌燥,一阵尿意把我敝醒。我起身小解后喝了一大杯水,刚想躺下继续睡,发现旁边床上已经空空如也。
    我一个激灵,立即从迷糊状态中惊醒,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凌晨两点。
    我立即敲开隔壁阿凡大哥的房间,阿凡大哥也是迷迷糊糊的开了门,嘴里啼啼咕咕的埋怨着,吵醒了他的好梦。
    当我问他有没有见到夏雨时,阿凡大哥也是连慌忙的自责起来,连声叫道,误事了,误事了。
    我俩判断,夏雨肯定是乘我们鼾睡之际去找他姐姐了。我顾不得打扰二师兄休息,立即拔通了他办公室的电话。
    二师兄听了我的汇报也责怪我太大意了……,随即他叫我和阿凡大哥立即赶往仙女荒村,力争在夏雨发难前控制他。如果找到并控制住他,必须马上设法联系他,可以让他从容处置。如果联系不到夏雨,那希望我俩尽量设法多救些人或者拖延些时间。二师兄承诺;
    第一批帮手估计5-7人立即出发,力争在7点之前赶到仙女荒村。第二批大部队最快也要在下午一点左右赶到。
    我心急如焚,想到对陈翠娥和湖南大姐的承诺,再也不敢耽搁,接过阿凡大哥递来的手电,说道;
    大哥,我先走,你慢慢跟上。
    说完,顾不得大哥说啥,飞身向仙女荒村方向跑去。 来自 | | 8205楼 | | | |
    作者:荷下清影cgw 时间:2018-08-11 00:12
    四,姊归、(18);初秋的夏夜十分凉爽,只有那不知疲倦的蝉在鸣叫着,阵阵微风拂来,空气中带着清香和丝丝的甜意。
    而我早已汗流夹背,几分种的时间己冲出街梢,沿着发白的山路急奔,心里暗暗的盘算着怎样多救些受苦受难的姐妹。
    二十分种左右后冲过天险,见无人把守,心中略定。我稍作休息,几分种后等阿凡大哥提着熟铜棍来到。
    我说出了我的计划.....。
    阿凡大哥守在陈翠娥家的屋顶设法找到她的卧室并救出,而我则找到湖南洪湖的许姓大姐家里,约定5分钟后发动,救出人后立即会合,再点燃几堆柴草堆,然后以求救的形式叫醒大部分村民,利用村民暂无警觉的时机,叫陈翠娥和许大姐乘乱尽可能的找出被拐妇女后,向黑山黝撤退或寻险要处藏身。而我在救出许大姐后把她交给阿凡大哥,自己迅速前往黑山黝,尽量先找到夏雨,如果找不到夏雨也以同样方式救出夏雪,然后以同样方式尽可能的救出被拐卖的妇女。
    二人计议己定,各自分头行动。
    阿凡大哥很轻松的找到陈翠娥所住的卧室,当他用切牛羊肉的小刀挑开卧室的门时,见一张粗木的大床上躺着一男一女二个人,男人赤条条的在沉睡,而身穿宽大破旧的男式短袖短裤的女人警觉的叫道;
    谁?
    阿凡大哥轻声说道;
    别怕,我是受人所托来救你的,快,穿好衣服跟我跑!
    这时,旁边的男人已经惊醒,只见他大叫一声“有贼”便顾不得光着身子,跳起身来,双手张开向矮小的阿凡大哥抓来,这时,对面的楼里也响起了惊叫声。
    阿凡大哥冷笑一声,一掌打昏男子,对陈翠峨道;
    给你二分种准备,我去对付对面屋子里的人,那里有几个人?
    陈翠娥趴在地上对着阿凡大哥连叩了三个头,说道;
    三个,男子的父母和一个二十多岁的弟弟。
    阿凡大哥一点头,叫了声;
    你快收拾。
    自己返身冲出堂屋向正赶来的一对60多岁的男女冲去,阿凡大哥也不说话挥棍向男女二人虚晃一招,腾出右手一拳打昏男子,正想返手打昏那老女人时,阿凡大哥见她白发满头,不忍下手。正犹豫间突然身后一指硬物顶住了后腰。
    阿凡大哥一惊,知道是猎枪之类的火器。只听得身后一个年轻的男子的声音叫道;
    不许动,举起手来,否则一枪打死你。
    阿凡大哥略一停顿的功夫,旁边的老妇人疯了一般怪叫一声向阿凡大哥左臂咬来,一口死死的咬住了阿凡大哥左臂。
    正在这时,只听得年轻男子身后“咣垱”的一声男人向后倒了下去,原来是陈翠娥听到动情随手操起面盆砸中年轻男子的后脑,正好赶到救场。
    阿凡大哥再无顾忌,一掌把老妇人打昏,揉了揉鲜血汪汪的左臂说道;
    妹子,找个柴堆点起几堆火,大叫救火,设法把村上人都叫醒,你见到被拐妇女就领到我身边,放心,我来保护你们的安全。
    陈翠娥略一犹豫,把一个破布包交给大哥,点亮了油灯,从卧室木柜中抽出二条破被子,把油灯扔了上去。不一会火烟窜了出来。
    唬得阿凡大哥,急忙把打昏的三人拖到院中空地上,叫道;
    妹子高抬贵手,切不可伤人性命,“安拉”
    二人分别把三人拖到安全地带,阿凡大哥又找了一堆柴堆点着了火光。
    陈翠娥敲着脸盆高喊;
    “着火啦、着火啦、救命啊”。
    几分种后,火光冲天,各家各户都亮起了油灯,一部分人已经拎着水桶冲上前来救火。
    而阿凡大哥和陈翠娥一明一暗,边喊着“救火、救命”边向后退去,见到年轻人女子,陈翠娥就上前耳语一番。
    十几分种时间,隐身在黑暗中的大哥周围,已经围着了6名被拐妇女。
    而我也轻车熟路的找到被锁住的许大姐的房间,跳上屋顶后跳进院内,听到屋里有“吱咯、吱咯”的竹床的晃动的声音,我估计很可能是许大姐所谓的丈夫在行苟合之事。我略一犹豫,不敢贸然进入。
    正在这时,看到西侧方向现出火光和叫喊声,我再不敢拖延,一脚蹬开木门,见里面床上一个白条条的身子趴着在蠕动着。
    我叫道;
    “许大姐”
    只听得床上一人回道;
    “芽子”“大兄弟”你终于来了!
    这时见那男子刚翻身下床,我立即上前对他后脑一拍,那男子“唔”的一声,昏倒在地。
    我说道;
    大姐,快,快穿好衣服,跟着我。
    大姐点了点头,转身麻利的套上衣服。
    我又问道;
    可有啥东西要带走?
    大姐回道;
    没有了,大兄弟,我们跑吧!
    正在这时,前屋亮起了油灯,一??头发蓬松的老妇人披着粗布衣服,赤脚跑来,被迎面撞上的许大姐左右开弓,第一下打掉油灯,紧接着一顿胖揍把老妇人打昏在地。
    我拉住了大姐说道;
    大姐,出出气就行了。赶快找几个柴堆多点燃起来。我们一起喊“救命、救火”如果见到有被拐的姐妹,你伺机把他叫到我身边,由我来保护她们,你放心,我们的大部队后援天亮就到。
    许大姐明白了我的意思,先点燃了她家屋后的柴堆,紧接着把邻居家堆在院墙外的柴堆点燃起来。
    不一会也是火光冲天,我和许大姐都是扯开嗓子高喊“救命、救火”
    几分种后,同样火光冲天,整个村庄在乱成一锅粥,我粗略看了一下,在外面救火和看热闹的至少有100人以上。
    据许大姐说,全村也仅160人左右,除了老弱幼童外,估计大部分都在外面。
    我把许大姐带到阿凡大哥处,叫她如法泡制,自己便隐身在黑暗中,向黑山黝冲去。
    一小时左右的脚程我用了二十多分种,因为大山的阻隔,前面村庄火光冲天,而当我翻过二个山头,便见不到前面村庄的火光,我暗自庆幸。
    刚翻过山坡,见黑山黝村就在眼前,但见下面人家还亮着二盏暗弱的灯光。
    我暗觉不妙,知道凌晨三、四点钟是人生物种的深睡阶段,如今亮着灯肯定有问题。
    心里暗暗的为夏雨这小子的安危担心,一边找了根木棍作为武器,一边隐身黑暗中向村庄扑去。
    不一会来到夏雪所在的房屋附近,见她们屋内亮着二盏油灯,一盏在里屋而另一盏在院内,院内有几个人的叫骂声,虽然声音不大,但在静谧的夏夜听得分外真切。
    只听得一个男人骂道;
    小土崽子,你小小年纪想来抢人?要知道我家为了娶(买)的姐花了多少钱?
    这时一个老妇人的声音沙哑的说道;
    我们全家的积蓄还不够,又向亲戚借了1万8千元,共花去6万1千元。
    这时一个浑厚的声音说道;
    小兄弟,你姐即然己嫁到这里,就是这里的人了,再说你们父母双亡,你就跟着你姐和姐夫在这儿生活吧。
    你看你姐夫身强力壮,又有手艺。你这个大舅子能吃香的喝辣的。
    听这声音,确定是村主任陆航大无疑。
    我悄悄的爬上屋顶,仔细的观察着院内的情况。
    见院内的一棵小树上绑着一男一女二个人,见他俩被五花大绑的双双绑在树上,嘴里塞着布条,很明显是防止二人的叫喊。
    我依稀能看到,小夏雨脸涨得通红,双眼圆睁的怒视着院内的4个人。
    又过了一会,陆航大见劝说无果,便对年长夫妇说道;
    叔、婶,看来这夏雪是养不熟的婆娘,加上夏雨这小子是这种样子,看来还是把夏雪卖到四川去,可以卖到7-8万元,这样你们不至于亏本,至于这小子怎么处置,我看一不做二不休,说完做了个推的动作。
    紧接着又说道;
    我知道你们不舍得,加上夏雪肚子里已怀了你们家的种,但如果不果断采取措施,那不出几天你们要鸡飞蛋打的。
    说完便站起身来,又说道;
    你们可以再劝劝,如果再劝不赢,那天一亮我就派人前来带人,如果劝得赢,那尽早告诉我一声。
    只是夏雨这小子留着是个祸根。
    说完,便出了门,打开手电,向自己家走去。 来自 | | 8207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12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荷下清影cgw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332天 / 跨度393天】
    • 开贴:2017-07-19 11:10
    • 更新:2018-08-17 06:56
    • 阅读:8194398 回复:8615 楼主:842
    • 字数:约578千字
    • 图片:16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