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飞贼传奇(侠盗的故事)

  • 首页
  • 上一页
  • 57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荷下清影cgw 时间:2017-12-03 23:32
    二、疗伤,(43);于是我攀上十几米高的断崖,向“巨蟾”深深一拜,便不再逗留,穿过种乳石林立的潮湿的山洞,向渐渐狭窄的斜坡向右上方急走。
    刚走了几分种,只觉得腹内开始阵阵的搅痛,颊头上的冷汗直冒,体内原本乱撞的真气更加肆无忌惮的横冲直撞。
    我只觉得天旋地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难道是中了恶蛟的毒?还是吸了恶蛟的血所至?难道是老天怪我盗了神草?
    我胡思乱想着,这时我喉头一热,一口鲜血吐出。神志恢复一些清明。
    我擦了一下颊头的冷汗,觉得当务之急是需要一个安全的所有,调息运气,先歇息一下,想到几小时前避开恶蛟的那个缝隙,使迈着踉跄的脚步,找到了那处所在。在入口做了个只有我们师兄弟才能够识别的记号,想着万一我遇到不测,师弟他们寻来也可以找到我和背包里的神草。
    做好了标记便剂了进去,先取出搪瓷杯靠住小孔取水,然后把背包放在隐蔽处。便找了场干净的巨石,脱掉上衣,盘腿而坐。
    依照警校赵教官传授的练气法门,开始静心沉气,努力的控制着体内乱撞的真气。
    然后再用师父传授的道家练气术,将丹田之气引之全身奇经八脉,试图与体内乱撞的霸道之气汇合,几次三番,那乱撞的霸道之气似乎不受控制,每次挣脱,我都吐出一口鲜血,小腹的绞痛更加强烈。
    我只得改变方法,试图将那霸道之气,慢慢引入丹田。几次尝试,居然奏效。
    然后任真气在丹田滞留,十几分种后,丹田暖洋洋的,纹痛似乎减轻了许多。我依照赵教官教的法门,用意念跟着气息,当气息走岔时使加以引导,使之沿奇经八脉的脉络行进。如此反复多次,居然那霸道之气开始驯服起来,慢慢的运气越来越顺畅,那绞痛也渐渐消失,而大脑的思维也越来越清晰。
    代之以来的是,浑身舒坦,发热,颊头上热气蒸腾,双臂如充了气的轮胎,涨鼓鼓的。浑身上下仿佛有使不完的劲。
    不知过了多久,我感觉到浑身的劲力憋得难受,急于寻找一个渲泄口。于是我站起身来,运气于双臂用力向缝隙口的巨石用力拍出,只听得哗啦啦啦的一声,缝隙边的巨石被我一推之力,居然掉下一大块。我不敢相信,又一次运气双掌拍出,巨石又被拍碎一块。我难以置信,但又不得不承认自己也象喇嘛僧和桑逢春一样同样拥有神力。
    我一连数掌拍出,缝隙口顷刻崩塌,
    我重新穿好上衣,把小半杯的山泉水喝完,重新点起最后一根火把,向洞口摸索着走去。
    作者:荷下清影cgw 时间:2017-12-04 00:56
    二、疗伤、(44);如此走了半个多小时,来到了三叉路口。我辨明方向,又生怕那恶蛟再次返回。便忽忽的向洞口急奔,再也没有遭到任何阻碍。
    一个小时左右,前面己现光亮,我急忙窜出山洞。发现坑底被一层迷雾所笼罩着。我看不清师弟身在何处,于是从背包中找出一小截小鞭炮点了起来。
    小鞭的霹啪声在坑底响起,引来阵阵的回响。不一会,对面半空中传来一声“蓬嘭”的爆竹声,我心中一喜,快步跑到崖边,向上喊道;
    师弟,是你吗?
    只听得上面“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接着传来小师弟哽咽的声音。
    师哥!是你吗?你还活着?接着又是一阵呜呜呜的哭声。
    我沿着咋天下来的路径向上攀爬,又花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穿过迷雾,上面已经阳光西斜,很明显己是第二天下午的时间了。
    当到了坑中间突出的岩石处,师弟灵枝子又“哇”的一声扑了上来,也顾不得我衣服上的恶臭,抱住满身血污,衣衫褴褛叫化子般的我,嚎啕大哭起来。
    我一边劝慰着师弟,一边听他说着咋天的情景。
    原来,咋天小师弟听我的吩咐,守在崖顶和绳索,当到了下午一点左右,坑中迷雾消散时,发现刘芬跌跌撞撞的从洞中逃了出来,披头散发,嘴角还流着血。师第连忙找路径下去,刚到一半,刘芬便爬了上来。于是二人又爬回崖顶,路上刘芬断断续续的讲起了咋天在洞中的遭遇。
    当刘芬讲到我把恶蛟引向叉路时,师弟便开始着急的流起了眼泪,后来刘芬宽慰他说;
    你师兄武功高强,应该没啥问题,小师弟开始不安起来。他怕我遇到什么不测,他失去一位师哥,也没法回去交待!于是央求着刘芬,叫她帮忙找人下来救人。刘芬面露难色,但经不住小师弟的央求,答应找当地派出所或者民兵队报案,争取带人带枪前来营救。
    刘芬怕小师弟一人在此不安全,叫他一起前往求救,但小师弟坚决不同意,刘芬见劝也没用,也是抺着眼泪前去求救。
    刘芬走后,小师弟少年心情,他下到坑底,点燃了一根爆竹,想以爆炸声引开恶蛟。这便是我咋天下午听到的一声(因为洞中的声音传得远)。谁知等了半天未见任何动静,看看天色暗下来,只得回到崖顶。一晚几乎没合眼,第二天一边等着刘芬带人前来求援,一边下到坑底到洞口察看。他知道自己本领一般,所以也不敢进洞寻找,今天大半天时间,已经下到坑底二次了,这二天经历无疑是对一个十多岁的少年是一次难得的人生练历......
    我一边听着小师弟说完,一边帮他擦着眼泪,说道;
    “不死神草”己找到,我们师兄弟俩大功告成,你灵枝子是头功。
    说着向他竖起了大拇指,师弟破涕而笑,于是兄弟俩再次收拾好行装,抓紧绳索攀上了坑顶。

    作者:荷下清影cgw 时间:2017-12-04 19:12
    作者:荷下清影cgw 时间:2017-12-04 22:08
    二、疗伤,(46);第二天早上,我们仨人一起乘车回到禅家岩镇张家坝村,到达张山和刘芬家中时已过中午。
    当我师兄弟俩跟着刘芬嫂子走到里屋时,三人都惊呆了!
    我们发现原本躺在床上,几近瘫痪的张山,居然扶着墙站了起来。
    当然最兴奋的是刘芬嫂子,她把张山扶上床重新躺下,便开始问长问短起来,并感激的拉住小师弟的手,谢谢他带来的好药,救了她丈夫也救了她全家。
    师弟上次帮张山的腰部按摩了一会,便交待张山,每天必须,平躺在床上,以手臂为支撑,肚子向上挺,主要目的是活动脊椎的关节,不使其张出隔膜来,强调至少每天4000次,并说明现在脊椎才刚刚开始恢复,并未完全张好,还至少需要20天左右,才能下床自由行走,半年后才能完全恢复如常人一般。
    张山夫妇见小师弟说得那么肯定,并确实见到了疗效,自然十分信任和高兴。
    刘芬立即到厨房去做了三碗噪子面,三人吃完,我便准备去银行取钱,按原来的约定支付给刘芬6000元。但刘芬和张山坚决不收。说出发之前早有约定,只要能将她丈夫的病医好,她分文不收。
    最后,好说歹说,终于收了1000元。
    到了晚上,刘芬张罗了满满的一桌酒菜,又叫人把她父亲刘冲从娘家请来,刘冲又带来了秃头刘元,还有隔壁的张雷一起。一桌人开怀畅饮,大家都十分高兴。
    一夜无话,第二天我们起身告辞,刘芬为表示感谢,又准备了满满的一大包山珍叫小师弟带着,把我们送到禅家岩汽车站。乘上了9点去宁强的班车。
    接着又是从宁强乘车到汉中,又从汉中买了当天晩上的从汉中到南陵的火车票。
    4月10日晩上7点25分,我师兄弟俩乘上了回南陵的火车。
    作者:荷下清影cgw 时间:2017-12-04 22:49
    二、疗伤,(47);当我们到达南陵时已是4月11日的深夜12点多,二人只能又找了个旅馆住下,第二天一早便乘车回到茅山,回到道观的时间正巧是中午开饭时间。当三师兄端着饭碗看到我俩风尘仆仆的回到道观时,立即上前帮着取下背包。另外二位小师弟也帮着我和灵枝子端饭盛汤。
    吃罢中饭,5个师兄弟自是一番亲热。我顾不得叙旧,从背包中取出三棵被剂扁的“不死神草”让三师兄确认,并询问有损伤是否影响疗效?
    三师兄仔细的看了一会,并翻出古藉的图画对照了一遍,确定无误这就是“不死神草”!并说明剂扁、压坏并不影响疗效。
    交待停当,我看到师父还在昏睡,便没敢打扰。
    我来到三师兄的主事室,拿起电话,想找孙昌光,问他百年的人参买到没?但是联系了他留下的几个电话,都未找到。
    没有办法,只得求助洪一新。
    洪一新立即拔通卖参老板的电话,对方说孙昌光也是咋天才付了老山参钱18000元。拿到山参后听说今天晩上的火车返回,估计明天晚上和后天早上能回来了……
    作者:荷下清影cgw 时间:2017-12-05 22:29
    二、疗伤、(48);一直等到4月14日上午,孙昌光才姗姗来迟。三师兄早已把其他药草准备好,等到人参送到,确认这株参的参龄至少是120年以上后便不再犹豫。立即动手熬药。
    这时师父已现油灯枯尽的症状,呼吸短促,时而清醒,时而糊涂。三师兄第一付药熬制了7个小时,倒出的药汤浓黑如墨。我亲自给师父喂完,师父吃完,不一会便沉沉的睡去。
    三师兄和我在旁守护着,二个多小时后,只听得师父肚中咕噜噜的叫了起来,一会儿便上吐下泄。等到泄吐完毕,便说饿了,要吃饭,喝封缸酒。
    三师兄笑着,象哄孩子般的说道;
    师父,现在只能吃些山药红枣粥,且量不能多,行吗?
    师父微微的点了点头……
    连续三天都是如此,三天后三师兄让师父开始吃干饭和菌菇汤,一连吃了十天,三师兄才同意给师父炖鸡汤,连喝了二天,师父的脸色开始红润起来,于是我利用回家去看望妈妈和妹妹的机会,买了二只南陵盐水鸭,三师兄也叫伙房开始鱼肉伺侯。
    又过了一周,师父已恢复如初,可以正常的运气练功了。
    5月6日上午,师父把我叫到卧室,问起我釆药的经过和练功的情况。
    我原原本本的将前后经历重新说了一遍,师父知道我因祸得福误打误撞的喝了蛟血,从而把原本如段誉的六脉神剑般若有若无的气息,融会贯通起来,便拥有了象喇嘛僧这样的高手的巨力。便爽朗的笑了起来,说道;
    灵尘子,看来你是有福之人,你从小饱受磨难,意志立定,想不到有这样的巧合和奇遇。居然被你釆到了这二种“神草”!师父也要谢谢你,是你救了师父一命。
    我赶忙惶恐的说道;
    师父,你可折杀徒弟了,你是我们全家的救命恩人,没有你,那有我们一家人的今天。为师父寻药是徒弟理所当然做的。
    师父又是一阵感叹,接着又说道;
    蛟血是大补之物,加上你在警校时教官教习得法。你借助蛟血的王霸之气沟通身体的气源,拥有源源不断的气息,从而拥有了源源不断的力量。单从这一项,你己进入高手之列,连你二师兄都不能与你比肩。
    希望你切不可,持强凌弱,否则拥有本事却不能善加珍惜,其结果会象你大师兄和几年前寻仇的喇嘛僧一样,不得善终。这就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切记、切记!
    我一一应诺,接着又聊起了,二师兄,嫂子和我家里的一些琐碎的事。
    5月7日,我告别师父,三师兄和三位小师弟,乘车回到了南陵市瑞金路的家中。
  • 首页
  • 上一页
  • 57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荷下清影cgw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284天 / 跨度331天】
    • 开贴:2017-07-19 11:10
    • 更新:2018-06-16 05:45
    • 阅读:6769172 回复:7673 楼主:773
    • 字数:约517千字
    • 图片:16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