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猎梦人 带你接触睡眠障碍症人群 述说他们的诡异故事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幽灵帝国 时间:2017-05-24 12:36
    精神科医生,大家会怎么认识这个职业?专门看精神病的吗?跟一群疯子、傻子、不正常的人打交道?被他们的世界观所影响导致自己也出了问题的一帮人吗?我第一次接触这个职业也觉得挺神奇的。跟内科和外科大夫根本不一样,我毕业后被分配到一家精神病专科医院。确切点讲,应该是精神类型疾病研究所。因为当我进去的时候,发现这里根本就不是医院的感觉。从科室分配到人员招聘都不是医院的设定,而我在睡眠科室上班,本以为会很清闲。睡眠有什么可研究的?像某个东北相声演员讲的——两眼一闭,再睁开一天就过去了啊!永远闭上,不睁开,一辈子就过去了啊!可进到科室后才发现,这里研讨的课题是“睡眠障碍”,通俗讲就是跟人的梦境打交道。来科室的病人都是因为有梦境的种种困扰而无法正常生活,真的有这么严重吗?答案是肯定的。你别不信,等我把我的故事全都讲给你们,你们就知道梦境闹出的事,真的会影响病人的正常生活,更恶劣的甚至能走上一条不归路!我叫俞洋,同科室还有个女医生,叫谭晓菲。她个子不高,但并不难看。喜欢梳马尾辫,眼睛很明亮,犹如一汪清泉。她的瞳孔是蓝色的,而头发却是乌黑发亮,我当初刚进科室的时候。她都已经在科室干了6年了,属于我的大师姐了。

    我偷偷问过她,那蓝眼睛是不是戴了美瞳,她笑笑对我讲:“不是。”

    我又问她,那你是混血儿?有欧美人基因?她却神秘的笑了笑,反问我:“蓝眼睛就是带美瞳或者混血儿吗?我要说是在睡眠科呆了6年,变成这样的瞳孔,你信吗?”

    这姑娘岁数看着不大,也就80后,跟我差不多的年纪。说话可真不靠谱,跟这工作久了瞳孔还能变颜色?这太扯臊了,虽然扯臊。但人类的好奇心就是这样,越神秘的,就想探究到答案,而得不到的时候,就越对她产生兴趣。没事,既然一起工作,那有的是时间了解。借机会送她回家,看见她家人就都明白了。小女人别想糊弄我,老子学医的。凡事都讲究科学,可这个睡眠科患者的事,有的还真不能用科学的方式解读。

    我刚到,她就带我去见了科室主任。一位有些秃头的中年男人,戴个小眼镜,微胖但人不邋遢。他叫王敬久,研究所的人都叫他王主任,他就是我的上级领导,以后给予我工作支持和指导的人。

    我跟王主任礼貌性的握了握手。“您好!新人俞洋,以后还请您多多指教。”

    这男人没言声,点了点头。眼神却瞥向谭晓菲,说了一句我不太明白的话。“谭晓菲同志,可以帮你,这个科室研究的课题跟你学校学的可能不太一样。以后你和她一起工作,听她的就好了。她在这里工作多年了,有丰富的经验。”

    “这个科室就我和她两人?”

    我问完这话,这老家伙直瞅我,谭晓菲赶紧接过话茬。“俞同学,难道你觉得我不够资格吗?”

    我连忙摆手,说:“不是那意思。我是觉得医院的科室不都很多位医生吗?”

    “咱们的不一样。而且——”王主任没往下说,他拿起了一个本子。“我还有个会参加,你进入到工作状态中就自然明白了,我先不跟你说了。”他走到房间一角,拿起衣架上的白大褂套上,就拧开门把手走出了办公室。

    我还发现一个问题,这里并非传统医院。医生们只在开会的时候才穿白大褂上班,平时,都穿着西服西裤职业装,像办公楼工作的白领员工。我问谭晓菲为什么这么规定?她跟我强调——你不要问太多,照着做就行。我以后不能穿便装上班了,我从来没穿过西服,穿上肯定不舒服。白大褂在医学院的时候倒是总穿。但也没办法,人家的规定,想在这干就得执行。工装是为我量身定制的,非常贴身合适。

    第一天正式上班,我就被谭晓菲逼着签了一个保密协议,这个协议我一看感觉挺奇怪。除了不能泄露机密给竞争对手,不能买卖信息之外。有一条比较奇怪——“请尊重患者的思想世界,并将它视为自己的。否则,你将无法正常工作。”我曾问过谭晓菲,她还是那句话——照着做就行。

    签完了协议,交给人事备案处理。我的工作就开始了,她把我带到一个叫治疗室的地方,那里的设备我在医学院就见过。有些像钟摆,是用来给病人催眠用的,但还有个东西不太理解。一个类似电椅的东西,形状像牙科诊所的治疗床体。但上面绑了很多电极片似的玩意,还有个超级酷眩的大耳麦,虽然没开声音,但也能感觉到它不错的音效。像这样的床体有很多台,谭晓菲告诉我,这是给睡眠障碍患者定制的治疗床。我理解,就是那种精神病院让狂躁病人能老实点,电刺激大脑的床呗?捆上然后用电刺激他们大脑以保持冷静。她用那清澈如泉的大眼睛盯着我,意味深长的笑了。我觉得那笑容透着不屑一顾和讥讽,就反问她:“难道不是?”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跟我来,带你去看看患者吧。”

    我跟着她出了治疗室,来到电梯间直奔地下室二层而去。打开大门,感觉一股阴潮气息扑面而来。我心咯噔一下!汗毛孔都炸了起来。“我去!这他妈是什么地方啊?怎么感觉像走入了监狱一样。”这女人带着咱走了好几十米,我环顾四周,发现周围都是铜墙铁壁,连走廊的椅子都是金属的。而且上面的灯全是嵌入式的,看不见灯泡和灯管。光线呢?说不上晃眼也谈不上暗淡。通风管道在暗灯的另一侧,里面传来“嗡!嗡! ”的怪响,这声音我听到过,有点像大型中央空调弄出的动静。可能是这里的空气循环系统吧,终归这是地下,空气质量肯定差劲。谭晓菲看我跟个呆瓜一样东瞅瞅西看看,也没说什么。只是看我走路慢吞吞的不太满意。

    “有什么好看的,没见过研究所走廊啊?脚步加快点! ”

    谭晓菲边说边往前带路,带跟的皮鞋踩到铁板上“当!当!当! ”带着回音,这更让我觉得别扭,真够空旷的。这女人不会把我带到停尸间吧?七拐八拐终于来到了一处电子门前,这门可够高的!居然有三米高,按照常规推断。这可是一层楼的高度啊!更奇怪的是两边还站着保安。这保安制服全黑,打扮的像特警队员。手里竟然提着95式突击步枪,腰上还别着手枪。这哪是研究所啊?这不就是设防的高级监狱吗?谭晓菲好像看出了我脸上的疑惑,替我解释道:“你不用害怕,他们不会针对我们。”

    我好像想到了什么。“你的意思是这里面关的都是病患?我去! 我头次看见这样戒备的病房?难道是传染病啊?”虽然地下不热,但我已经吓得脑门一层汗。我都没从过军,就是一名刚从医学院毕业的学生,哪见过这种场面啊!

    “行了,有我带你。你怕什么啊?”谭晓菲冲我的胳膊打了一巴掌。我比她高了一头,胆量却还不如一个女人。顿时,感觉脸有点发烫。

    “这么大人了,还脸红呢?”

    “我哪有?”

    说着说着,谭晓菲走到了门卫边上。两名保安模样的男人冲她打招呼,看的出来很友好。这两货居然管她叫:“谭长官! ”

    她从裤兜内掏出一张磁卡,正准备在刷卡器上放的时候。两位保安齐刷刷的盯着我,把我盯的直发毛,即使我很帅,也不至于这样瞅吧?我心里挺不舒服,站在那里冲他俩“嘿!嘿!”直笑。谭晓菲替我说了一句话。“我忘了介绍了,这是睡眠科新来的同事,俞洋。”

    “二位大哥好,不知道怎么称呼啊?新来的,第一天上班,多多关照。”我的大脑能想到的好词都尽可能的抖落出来了。

    二位保安点了点头。“记得去安全科弄个磁卡。”这话貌似是跟谭晓菲说的,因为他俩根本没看我。

    谭晓菲刷开了电子门,我感觉这门开的速度贼快,一股子冷风直吹面门,感觉汗珠都从脸上吹下去了。我跟着她走了进去,门关上的时候,我听见外面的保安跟谭晓菲说:“如果有事,房间外走廊有保安执勤,可以找他们! ”

    行了,我算是明白了。这话说的,越来越感觉像监狱了。既来之,则安之,有这女人陪着,还怕出事不成?我倒要看看她要搞什么名堂。这里还真像是监狱,光线昏暗,一个个四方铁笼子,绵延向前。我这目测看,得有20米。20米处站着一名持枪的保安,守着一处铁门。两侧隔3米就是个房间。每个房间的陈设也都跟监狱一模一样,马桶、小桌子、临时床、也没有更多的东西了。不同的是,房间内的人穿着蓝色竖条纹的病号服而不是狱服。如果说哪里不太像监狱,那就是这病号服了。这些应该就是有睡眠障碍症的患者吧?他们的眼神都恶狠狠地盯着我,眼睛红肿发胀,但并不急噪。没有狱中那种狂徒见女性的饥渴感,他们都很冷静。有些在床上睡觉,根本没留意有人穿过他们的房间。我像个跟屁虫般,紧跟谭晓菲。生怕晚了一步得失踪在这儿,房间号一个个从我眼前掠过。谭晓菲停在23号房间外,我看见里面有个中等身材的男人,正面对着外面,或者说是正等着她来,看见谭晓菲微微一笑。这笑容让我看着怎么都有种不怀好意的感觉,还有看谭晓菲那奇怪的眼神。仿佛非洲草原上虎视眈眈的雄狮。

    她瞥了一眼房间内墙上的名牌,淡淡的说:“23号病人,龙海峰。”

    我顺着她的眼神望过去,原来每个房间都有记录病人的名字。“可是他们为什么要被关起来呢?他们为什么都是单间的待遇?而且还需要保安看守?”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谭晓菲已经推开房门走了进去。“进来,俞洋。跟外面愣什么神啊?”

    我用手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珠,跟着她走进了房间。铁栅栏门关上的时候,我心里直发紧。





    第1集:穿越时空的杀手(上)



    看我和谭晓菲走进房间,他却坐在了柔软的海绵床铺上,露出一副安逸的神色。仿佛我们进来,让他心里踏实了不少。但是我注意到他的眼神越过谭晓菲盯着我看,让我觉得很不自然,这是要用目光穿透我吗?他居然先开口了。

    “你是谁?”

    谭晓菲想替我解释,我觉得没必要。“我是新来的,我叫俞洋。“

    他往里坐了坐,背脊靠在墙壁上。床的位置正好挨着墙壁,他双手交叉搭在肩膀上,一副很装逼的表情。“我说看你怎么面生,原来是个菜鸟兵。“

    虽然他说话让人很不舒服,但我也必须接受,的确是新来的菜鸟兵。我对他露出职业的微笑,有些尴尬难堪。谭晓菲让保安从外面弄来两把椅子,一个让我坐,一个她自己坐。

    “俞同志,今天是你第一天上班。我问为主,你先听着。“ 她从衣兜内掏出一个黑色本子,封面别着根圆珠笔,把这套东西交给我。”会速记吧?“

    我点点头,明白她的意思。“类似病人访谈记录?”

    “是的,摘重点记就成。如果记忆好,都装脑子里也成。应该给你申请录音笔的,可上午一忙给忘了。等事后,我去设备科填表申请吧。”

    我貌似只能说:“好吧。”

    23号病人听着有点不耐烦了。“菜鸟兵,先练练业务再出来。不必逞什么强,让你领导这么操心。”

    我心里这个不爽,这真是有精神问题的病人啊!说话都这么不招人喜欢。可我必须得谦虚谨慎,这是一名医生该有的姿态吗?这世道都是病人听医生的,哪怕实习医生。这感觉像老子训儿子,可我对他还能保持微笑。这也是我在上大学的时候,老师交给我们的。他神经,你就不能被传染。之所以精神科大夫最后疯掉,就是被病人“感染”导致的, 这可不是笑话。

    “龙海峰,我看过你的病例,护士的记录是你的叙述。你现在觉得怎样?“谭晓菲进入了工作访谈,我也拿起了笔翻开本准备做记录。我看到男人的脸色泛起了一丝朱红,有些醉酒后的面相。
    “非常好!好的很啊! ”

    我快速记录着对话。谭晓菲接着问:“怎么好呢?”

    “我在梦里是个杀手,我恨的人都在里面。我可以杀掉他们,不受法律约束啊!这难道不好吗?”

    “你可以在自己梦境里为所欲为吗?“

    他点了点头。

    “你都干掉了谁?“

    “我不喜欢的人,每次做梦都不一样。有同事、朋友、领导、甚至是家人。如果你让我不喜欢了,也可以有你。“这男人说完话,冲着谭晓菲开始傻笑,大门牙都露了出来,上面因长期抽烟滋生着黄色牙斑。我顿时,有种想拿本子拍呀脑壳的冲动。但被谭晓菲冰冷的眼神压制住了,她示意我好好记笔记,别开小差儿。

    “现实中,这些人也遭你恨吗?“

    男人猛烈的点头,表示认同。

    “有人指使你吗?“

    “你说在梦里?“

    “对。“

    “我不知道。“

    “试着想想呢?“
    作者:幽灵帝国 时间:2017-05-24 13:30
    我觉得话题越来越有意思了,我的手握住笔不停地在本子上疯狂记录着。谭晓菲应该对我的工作态度比较满意,因为我看见她在对我笑。

    男人把头往墙上靠了靠,露出一副思考的样子,这动作我以为他要用后脑勺撞墙呢!

    “想不起来。“

    “你能回忆起梦里都做了什么事吗?请具体点?“

    “找到不喜欢的那些人,用各种武器干掉了他们。我是杀手嘛,所以剑、 戟、斧、钺、钩、叉都样样精通。“

    我听了觉得真搞笑,把自己当武林大侠了,你倒没把自己当杨子荣了!

    谭晓菲听后,故意表现出惊愕的样子。“呦,还是古代侠客用的家伙儿呢?“

    “这只是比喻,比喻你不懂吗?“

    “那也要恰当。“

    男人看谭晓菲如此认真的样子,有点不耐烦了。他大手一挥,像轰耳边的苍蝇。“嗯,我用的就是匕首和枪械。“

    “你跟他们有多大仇恨,至于这样?“

    “现实中的确有些过节。“

    “能给透露透露吗?“

    “说说也无妨。同事跟我一个部门,总是成天跟我较劲。自己岁数不大,能力不成吧,心机却不小。老给我穿小鞋,给领导那去打小报告。把我在公司的正面形象全都搅合黄了;领导呢?不加思考,态度模棱两可,对她的行为不问不纠,不作为吧,还竟找我茬;朋友是去年借我钱,到现在还没还,打电话从来不接;我的家人老叔呢?跟我爸因房产的事闹纠纷。“

    谭晓菲听明白了,这些人跟自己都有点情绪上的不对付。他产生了报复心理,藏在心里久了,开始转化到梦境里,在里面肆意虐杀,就像他自己说的,梦境里不会受到法律制裁。如果真是这样,那梦里就可以随便杀人吗?我心里突然产生了疑问,梦境有那么灵吗? 需不需要接着往下问呢?

    “我听懂得你的意思了,你认为他们都辜负了你,甚至是欺负你了?“

    “嗯,你问的很好。“

    “你没有先自己检讨吗?“

    “我没错, 我检讨什么我?“

    谭晓菲被怼的一点脾气都没有了。“好吧,那按你说的咱们往下推一推。你在梦里杀了这些你不喜欢的人,有没有想过?回到现实中,梦里的受害者会变成什么样吗?“
    “我在这关着,肯定不知道。医生,你到底想问什么?我没弄明白。“

    “你能说出受害者他们的名字和联系方式吗?“

    “可以,都在我的手机里。难道你怕他们都真死了?“

    “好了,这事你就别管了。我和俞同学可以查出来。”谭晓菲此刻又瞥了我一眼,她看到本子上写满了好几篇密密麻麻的访谈记录,这些算是治疗资料,也需要好好保存。

    “几点了?”

    男人把头转向我的方向,这显然是在问我,但表情却比较欠揍。我看了一眼从塞班岛花了100美元买的防水手表,故作镇静的回答:“龙先生,我的手表停了。非常抱歉!“

    “10点半了,怎么了?“

    “我想你们该问完了吧?“

    “龙先生,我认为您的病情还是有‘节点’的,需要来治疗室进一步治疗。“

    “医生都愿意把病人的病说的很严重,我做梦的时候, 感觉自己就是王者归来,太有意思了。”

    “你看,这就是问题所在。通常来讲,做梦的人犹如喝多的人,已经高了,却从不说出来。还感觉良好,你现在就是这个状况。只是你不觉得?”

    “反正梦里是另外一个我,不受约束,想杀谁就动手,不用考虑那么多。”

    “梦醒后,你敢跟梦里一样吗?”

    他陷入了沉思,没有马上作答。这就对了,他能思考,就说明回归到现实是理智的。“不确定,起码不能杀人,因为那是违法的。梦里没有法律,像行尸走肉的僵尸世界。没有法则和金钱,适者生存。”

    “你喜欢看美剧?”

    “一般晚上会看。”

    “尝试在梦里打造过僵尸的世界?你崇拜那个世界?”

    “不,不,不。我不崇拜,我是比喻梦境里的世界,可以为所欲为。不过?”

    “不过什么?”

    “没什么。”

    “这就是你的‘节点’,你发现不了?只有我发现了。”

    我有点耐不住性子,在一帮拉了晓菲一把。“什么是‘节点’?“

    “别说话,先记下来。等谈话结束,我自然告诉你。“

    “你还有话要说吗?“谭晓菲问23号病人。

    他摇了摇头。

    “俞洋,带着东西跟我走吧。今天的谈话结束了,我们会制定一个 ——“

    谭晓菲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龙海峰生生打断了。“别费劲了,我觉得自己好的很。不久后,家人就来接我。我就要出院了,我迫不及待的想出去看看我讨厌的那些人什么下场。“

    晓菲没有再回答他,站起身,拿着折叠椅和我一块走出了23号房间。临出门前,我没好意的瞥了他一眼,一副男神的高姿态,我不懂他的高傲用什么来支撑?

    跟着谭晓菲走出了暗淡的地下“囚笼“,这个词是我的专有名词,研究所的人管地下那些房间叫病房,要是较真呢?顶多前面加上”特殊“两个字。出走地下室,见到阳光,我突然有种豁然开朗的畅快感。仿佛天都是我的了,我看晓菲的脸却很严肃。刚要问点什么,她却先开口了,话头比较谦虚,我爱听。

    “抱歉,俞洋同志。今天你第一天上班,所以跟病人谈话的活儿,我就来了。也算是带带你,下回你自己来问话。但是我得提醒你,你这脾气有点冲,如果是我。只问我该问的,他们能进病房来。就说明精神方面有别于常人。“

    “什么是‘节点’?“ 我又问了一遍。

    “话术,专业词汇。就是有问题的地方,用文学比喻就类似‘败笔’的意思。“

    “他的‘节点’在哪?“

    “我也只是比喻,他的问题可不是败笔那么简单!“

    我真是个菜鸟,通过话疗就能知道大概了。她是如何做到的呢?我上去追问她。“ 他说什么了,你就判断他的问题没那么简单? ”

    “回到睡眠科,我会告诉你的。”

    我跟着她来到了科室门前,进屋里,就我俩人,但是电脑等办公用具一应俱全。她的办公桌很干净,除了一台机箱一体的联想电脑和一部电话外没有任何东西了。我的也如是,不过我这人邋遢,喜欢乱放东西,办公桌到底要不要这么整洁?这摆设让我更联想到办公楼内的企业白领了。晓菲走过来,跟我聊了聊工作流程,让我尽快熟悉业务。我倒是有很多想问的问题,却不知道该捡哪个重要的问。先听她怎么说吧,她说着我认真听着,听到认同的地方还点点头迎合她一下。在睡眠科当一名医生,首先要做的是跟病人谈话;俗称本山大叔说的不打针不吃药,跟你唠磕,谈话治疗,简称话疗。话疗的目的不是为了聊天,是通过话疗找到“节点“,也就是病人的问题所在,当然那“囚笼”里关着的都是脑部有障碍,因为梦导致的或深或浅的生活困扰。话疗也是有经验分享的,她虽然给我讲了不少,还举了例子,却不如跟龙海峰这几个小时所见更容易让我理解。简单说是先问困惑?然后找出“节点”在哪,一般病人是发现不了“节点”的,这需要医师自己来探究到,找到不能说破。要尊重病人的隐私,这就是保密条款里奇怪的那一条。要相信病人的思想世界,并将它当成自己的,否则,你将无法正常工作。我问话疗找到“节点”之后呢?她说要把记录备案到电脑里,如果是录音笔,也要把音频内容拷贝电脑备案。然后,才进入治疗阶段。进入“囚笼”的病人一般都需要进一步治疗,言外之意,就是小毛病小灾的不来我们这。我一听这个,感觉汗毛孔都撑开了,倍感压力山大!再联想起“囚笼”那压抑的氛围,更加的酸爽无比。她不喜欢我的称呼,强行让我改成病房。但是我好奇问她,为什么病房要建设的像监狱“囚笼”的时候。她只跟我说了一句。“被自己梦境困扰的病人的确有暴力倾向,需要防范,但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他们是病人,不是亡命天涯的暴徒! ”我听着好像有那么点道理,总之,有保安持枪站岗,心里怎么都能踏实点吧。我问她如何对病人进一步治疗的时候,她却给我卖了个关子,说到时候自有分晓。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幽灵帝国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88天 / 跨度478天】
    • 开贴:2017-05-24 12:36
    • 更新:2018-09-14 13:40
    • 阅读:1959188 回复:2855 楼主:1645
    • 字数:约230千字
    • 图片:2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鬼话猎梦人 带你接触睡眠障碍症人群 述说他们的诡异故事20图 幽灵帝国 2018-09-14 13:40 1210/1645 188/478
    八卦如果你有睡眠障碍,那就一起来说说怎么缓解这个事儿吧! 睡得好才是真的好 2012-12-13 21:46 287/233 45/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