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全三国述评——原账号丢失,请各位看官来此继续观看

  • 首页
  • 上一页
  • 154
  • 页码:
  • 作者:ty_阿铭850 时间:2018-04-25 15:57
    啊,孙休儿子的名字打不上去,麻烦了,都是孙休自造的,字库里没有。有兴趣的看官可以查一下《三国志·吴书三·三嗣主传 》,不好意思。
    作者:ty_阿铭850 时间:2018-04-25 16:01
    说到父子,又联想到兄弟。孙綝专权时,废孙亮为会稽王。永安三年(公元260年)会稽郡谣言四起,谣传孙亮将回朝作天子。孙亮的宫人上书告发孙亮让巫士祈祷祖祠,祷词中有凶恶的言辞。孙休贬孙亮为侯官侯,即刻解往封地。押解途中孙亮自杀,押解人员因此全被判罪处死。也有人说孙亮是被孙休毒杀,但没有证据能够证明,只能存疑。像孙亮这种特殊身份的人在特殊时刻以特殊方式死亡,只要没有无可辩驳的证据证明他是自杀,一般都会引发出各种猜测。
    永安五年(公元262年)八月,孙休立朱据与孙鲁育所生的女儿为皇后。(古代近亲结婚的现象确实很雷人)儿子孙为太子,大赦天下。十月,以卫将军濮阳兴为丞相,廷尉丁密、光禄勋孟宗为左、右御史大夫。
    濮阳兴是孙休为琅琊王迁居会稽后的会稽太守,二人在会稽时就私交甚好,同在孙休为王时担任左右督将的张布一样,都算是孙休为王时的旧交,孙休十分信任这二人,吴国政务几乎全部交给这二人处理。这二人互为表里,沆瀣一气,把持了吴国朝政。
    孙休执政时期,吴国没有发生大的动乱,也没有发生大的战争,最大的事情就是内部的交趾之乱和外部的盟友(蜀)汉被灭。
    作者:ty_阿铭850 时间:2018-04-25 16:02
    交趾之乱发生在永安六年(公元263年)五月,交趾太守孙谞贪婪残暴,刚把在郡内强行征招的一千多个工匠送到建业服劳役,朝廷派的察战(吴国监视官吏百姓的吏员)邓荀又来了,要将三十个大爵送到建业,需要在当地百姓中征招运输劳力,百姓害怕服远役,人心惶惶,郡吏吕兴等人趁机煽动士兵百姓和周边土著族群起来造反,杀了孙谞和邓荀,九真、日南二郡的百姓也起兵响应。
    吕兴造反后,派都尉唐谱等赶往进乘县(应为进桑县,今云南省屏边县东)找到魏南中都督护军霍弋,通过霍弋给魏国朝廷上表,希望得到督交阯诸军事、上大将军、定安县侯的封赏。魏少帝曹奂下诏任其为使持节、都督交州诸军事、南中大将军,封定安县侯,并赋予“便宜从事,先行后上”的特权。可惜吕兴还没看到这道策命就被手下的功曹李统(一作王统)杀害。
    吕兴死了,交趾的动乱却没有平息。一直延续到孙休死孙皓继位
    内部动乱还未平息,外部盟友的危难又接踵而至。当年十月,(蜀)汉向吴国告急求援。孙休派大将军丁奉进军寿春;将军留平(留赞次子)到南郡上大将军、都护督施绩(朱然之子)那里商议如何救援;将军丁封、(丁奉的弟弟)孙异(孙韶之子)兵发沔中救援(蜀)汉。事实上这些部队都没能入蜀救援,主要原因是(蜀)汉亡得太快,但也不排除吴国军队观望不前想坐收渔利之嫌。
    果然紧接着就发生了吴国建平太守盛曼沿长江西上,以援救(蜀)汉为名要求驻守永安的(蜀)汉巴东太守罗宪开放永安通道,实际是要夺取永安。罗宪拒不放行,双方大打出手。
    永安在西陵峡口,是长江中游通往下游的咽喉要道,对吴国十分重要,以前在(蜀)汉盟友手里,尚且警惕万分,如果落到魏国手里,吴国就面临巨大的威胁,因此,吴国志在必得,第二年二月,镇军将军陆抗(陆逊次子)、抚军将军步协(步骘之子)、征西将军留平与盛曼会合,三万多大军强攻白帝城。
    罗宪派参军杨宗向魏求救,但魏刚平定钟会事件,无力直接支援,司马昭派荆州刺史胡烈率军攻打西陵,围魏救赵,迫使吴国撤军。这场历时半年的永安攻防战才得以结束。因为罗宪的顽强坚守,吴国没能取得丝毫便宜。
    作者:ty_阿铭850 时间:2018-04-25 16:03
    永安七年(公元264年)七月,孙休病重,躺在床上说不出话来,手书召丞相濮阳兴入宫,让太子孙出来拜见,然后把着濮阳兴手臂,指着孙,将孙托付给濮阳兴,还在濮阳兴背上拍了几下,以示嘱托。随即去世,年仅三十岁,被追谥为景皇帝。第二年葬于定陵。(又称孙吴墓、天子坟。在今安徽省当涂县围屏乡龙华村)
    孙是太子,孙休又亲自将其托付给丞相濮阳兴,国不可一日无君,按说就应该柩前即位登基,谁知竟然发生了变故,有些不可思议。
    当时(蜀)汉刚刚灭亡,交趾又发生暴乱,吴国人心惶惶,朝臣认为要立一个年长的君主才能稳定朝局,而孙这时才十岁,显然不符合长君的要求。左典军万彧以前出任过乌程县令,与被封为乌程侯的孙晧(孙和之子)私交非常好,经常称赞孙晧才识明断,和长沙桓王孙坚是一个类型,又勤奋好学,遵纪守法。此时趁机向丞相濮阳兴、左将军张布推荐孙皓。濮阳兴、张布一起去劝说朱太后,提出以孙晧为孙休之嗣,继承帝位。朱太后的父亲骠骑将军朱据、大哥虎林督朱熊、二哥外部督朱损此时都已经去世,孤儿寡妇,无力抗争,只好委曲求全,说:“我只是个寡妇,哪里知道什么国家大事,只要国家没有什么损失,宗庙有所依赖就可以了。”二十三岁的孙皓就这样意外地登上了皇帝宝座。
    不论濮阳兴的动机是什么,拥立孙皓为帝是对孙休的背叛。作为孙休的心腹,张布应该是知道孙休托孤事情的,关键时刻他没有阻止濮阳兴的背叛行为,反而还和濮阳兴一起促成这件事,也是帮凶。
    作者:ty_阿铭850 时间:2018-04-25 16:04
    孙皓,字元宗,一名彭祖,字晧宗,原太子孙和的儿子。孙休为帝后封孙晧为乌程侯,出住乌程。当地有个擅长看相的人叫景养给孙皓相过面,认为孙晧贵不可言,孙皓听了非常欣喜但不敢张扬,没想到真当上了皇帝。
    孙皓七月即位,改元元兴。八月,以上大将军施绩、大将军丁奉为左右大司马,张布为骠骑将军,加侍中,其他官员也照例得到升迁。九月,贬朱太后为景皇后,这可不是一般的贬。当初濮阳兴、张布是以孙皓为孙休之嗣继承帝位,也就是将孙皓过继给孙休,按礼制孙皓必须尊孙休为父,朱后为母。孙休死后被追谥为景皇帝,贬朱太后为景皇后,就失去了太后的资格,表明孙皓不承认过继关系。果然,孙皓立即追谥生父孙和为文皇帝,(最初尊为昭献皇帝)尊生母为何太后。孙和被立为太子而未能登上皇位,经历了孙亮、孙休后,皇位又鬼使神差地回到了孙和一支,很有些神秘奇妙。
    十月,孙皓封孙休太子孙为豫章王,次子孙为汝南王,次子孙壾为梁王,次子孙为陈王。立五官中郎将滕牧的女儿滕氏为皇后。封滕牧为高密侯,任命为卫将军,录尚书事。滕牧是原吴国太常滕胤的族人。封大舅何洪为永平侯,二舅何蒋为溧阳侯,三舅何植为宣成侯。吴国末年,何氏子弟太过飞扬跋扈横行霸道,百姓恨之入骨,以至出现“孙晧已经死了很久,现在的皇帝是何氏的儿子”的谣言。
    濮阳兴也因拥立之功而得到在原官职上加侍中,领青州牧的奖励。
  • 首页
  • 上一页
  • 154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ty_阿铭850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186天 / 跨度287天】
    • 开贴:2017-07-11 17:27
    • 更新:2018-04-25 16:04
    • 阅读:47184 回复:2813 楼主:1483
    • 字数:约827千字
    • 图片:5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