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全三国述评——原账号丢失,请各位看官来此继续观看

  • 首页
  • 上一页
  • 158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ty_阿铭850 时间:2018-05-02 09:32
    泰始七年(公元271年)晋国西北鲜卑之乱未平,匈奴之乱又起,朝廷忙于平定叛乱,而吴国在随后一年也发生了一场较大的叛乱,差点丧失西部战略重镇西陵。
    吴国西陵督、昭武将军,西亭侯步阐,字仲思,是原丞相步骘次子。凤皇元年(公元272年)八月,孙皓下诏征召步阐回建业任绕账督。(吴国守卫京城的精锐部队)步阐一直在西陵任职,突然被召回京城,自以为失职,又害怕有人陷害,不敢应召回京,干脆投降晋国。九月,步阐派从子步玑、步璿到洛阳当人质。司马炎下诏任步阐为都督西陵诸事、卫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侍中,兼任交州牧,封宜都公。封步矶为监江陵诸军事、左将军,加散骑常侍,领庐陵太守,改封江陵侯;步璿为给事中、宣威将军,封都乡侯。父子封公封侯,司马炎还真下了大本钱。如果因此而得到西陵,都是值得的。
    步阐投降一事有些匪夷所思,以西陵督任绕账督并没有降级贬斥的含义,步氏家族在朝中也没有受到明显的打压排挤和迫害,为什么要采取这么极端的方式呢?唯一的解释只能是孙皓猜忌残忍的性格和作风让步阐感到害怕。孙皓召步阐回京的理由可能是因为此前两年大司马施绩去世,孙皓以陆抗都督信陵、西陵、夷道、乐乡、公安诸军事,驻守乐乡。(今湖北省江陵市西南)既然西陵有督将了,将步阐调回来保卫京城也在情理之中,毕竟步氏家族和孙氏皇族有联姻的关系,相对值得信任。
    陆抗得知步阐叛变,立即着手准备平叛事宜。
    陆抗,字幼节,陆逊次子。陆逊死时,陆抗刚满二十岁,孙权任其为建武校尉,统率原陆逊部众五千人。赤乌九年(公元246年),陆抗升为立节中郎将,与诸葛恪互换防区,屯守柴桑。陆抗临走时,其驻地完好无损,诸葛恪到后,俨然若新。而诸葛恪的柴桑驻地却颇有毁坏,诸葛恪深为惭愧。
    孙权死后,孙亮继位,任陆抗为奋威将军。后屡升征北将军,
    镇军将军,假节。孙皓时加陆抗为镇军大将军,领荆州牧。
    步氏父子两代执掌西陵,根深蒂固,势力不容小觑。陆抗先派将军左奕、吾彦、蔡贡等紧急赶往西陵,同时修筑外围工事,从赤溪至故市(今湖北省宜昌市内)构筑高墙,对内用于围困步阐,对外用于抵御晋援军。吴军昼夜筑围,异常辛苦,诸将认为陆抗的方法有误,应该凭借三军精锐,快速进攻步阐,等到晋军前来,步阐已经被攻克,何必如此辛劳地修筑围墙,让士兵和百姓困苦不堪。陆抗解释说:“西陵城墙坚地险,城内粮草充裕,城中的防御工事和配置的防御器械,都是我以前一手策划安排的。现在去攻打不能很快攻克,何况晋国的救兵是一定要赶来的,敌人来后我们没有防备,就会里外受敌,没办法抵抗。”陆抗的解释没能说服诸将,大家还是想打,陆抗没办法,就同意最急于攻城的宜都太守雷谭率部去打,结果果然失利。这下诸将服气了,规规矩矩地修筑围墙。
    作者:ty_阿铭850 时间:2018-05-02 09:38
    泰始七年(公元271年)晋国西北鲜卑之乱未平,匈奴之乱又起,朝廷忙于平定叛乱,而吴国在随后一年也发生了一场较大的叛乱,差点丧失西部战略重镇西陵。
    吴国西陵督、昭武将军,西亭侯步阐,字仲思,是原丞相步骘次子。凤皇元年(公元272年)八月,孙皓下诏征召步阐回建业任绕账督。(吴国守卫京城的精锐部队)步阐一直在西陵任职,突然被召回京城,自以为失职,又害怕有人陷害,不敢应召回京,干脆投降晋国。九月,步阐派从子步玑、步璿到洛阳当人质。司马炎下诏任步阐为都督西陵诸事、卫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侍中,兼任交州牧,封宜都公。封步矶为监江陵诸军事、左将军,加散骑常侍,领庐陵太守,改封江陵侯;步璿为给事中、宣威将军,封都乡侯。父子封公封侯,司马炎还真下了大本钱。如果因此而得到西陵,都是值得的。
    步阐投降一事有些匪夷所思,以西陵督任绕账督并没有降级贬斥的含义,步氏家族在朝中也没有受到明显的打压排挤和迫害,为什么要采取这么极端的方式呢?唯一的解释只能是孙皓猜忌残忍的性格和作风让步阐感到害怕。孙皓召步阐回京的理由可能是因为此前两年大司马施绩去世,孙皓以陆抗都督信陵、西陵、夷道、乐乡、公安诸军事,驻守乐乡。(今湖北省江陵市西南)既然西陵有督将了,将步阐调回来保卫京城也在情理之中,毕竟步氏家族和孙氏皇族有联姻的关系,相对值得信任。
    陆抗得知步阐叛变,立即着手准备平叛事宜。
    陆抗,字幼节,陆逊次子。陆逊死时,陆抗刚满二十岁,孙权任其为建武校尉,统率原陆逊部众五千人。赤乌九年(公元246年),陆抗升为立节中郎将,与诸葛恪互换防区,屯守柴桑。陆抗临走时,其驻地完好无损,诸葛恪到后,俨然若新。而诸葛恪的柴桑驻地却颇有毁坏,诸葛恪深为惭愧。
    孙权死后,孙亮继位,任陆抗为奋威将军。后屡升征北将军,
    镇军将军,假节。孙皓时加陆抗为镇军大将军,领荆州牧。
    步氏父子两代执掌西陵,根深蒂固,势力不容小觑。陆抗先派将军左奕、吾彦、蔡贡等紧急赶往西陵,同时修筑外围工事,从赤溪至故市(今湖北省宜昌市内)构筑高墙,对内用于围困步阐,对外用于抵御晋援军。吴军昼夜筑围,异常辛苦,诸将认为陆抗的方法有误,应该凭借三军精锐,快速进攻步阐,等到晋军前来,步阐已经被攻克,何必如此辛劳地修筑围墙,让士兵和百姓困苦不堪。陆抗解释说:“西陵城墙坚地险,城内粮草充裕,城中的防御工事和配置的防御器械,都是我以前一手策划安排的。现在去攻打不能很快攻克,何况晋国的救兵是一定要赶来的,敌人来后我们没有防备,就会里外受敌,没办法抵抗。”陆抗的解释没能说服诸将,大家还是想打,陆抗没办法,就同意最急于攻城的宜都太守雷谭率部去打,结果果然失利。这下诸将服气了,规规矩矩地修筑围墙。
    晋国这边呢,则是兵分三路接应步阐。一路以荆州刺史杨肇为帅,直奔西陵迎接步阐;一路以车骑将军羊祜为帅,率军进攻江陵;一路以巴东监军徐胤为帅,率水军攻打建平。(治今湖北省秭归县)后面两路是用来牵制吴军,掩护和侧应杨肇。
    面对晋国的三路大军,陆抗应该选择防御哪一路呢?江陵也是荆州战略重镇,南临长江,北依汉水,西控巴蜀,南通湘粤,一旦有失,对吴国的安危也会带来重大的影响。羊祜以五万大军进攻江陵,显示出志在必得的决心,其用意就是要把陆抗吸引到江陵防御上。陆抗的部下也认为陆抗应该去防御江陵,但陆抗坚持要去西陵。陆抗认为:“江陵城池坚固,兵员粮草充足,没有什么可担忧的。晋军得到江陵,也必然守不住,我们的损失也小。但如果让晋军占据了西陵,附近的土著民都会骚乱动摇,祸患不可估量!”从陆逊开始,陆家人就以西陵为吴国最重要的屏障加以防护,陆抗看重西陵的行为可以理解,也无可指责,但要说江陵失守损失小,这话不见得就对。晋军占领了江陵也守不住的预测也不一定对。
    总之陆抗去了西陵,把江陵的防御交给江陵督张咸。此前陆抗因江陵以北道路平坦开阔,曾让张咸筑坝拦水,以浸润平地阻止晋军。羊祜想利用大坝拦截出的水库用船来运送粮草,既能减少人力,又能加快速度,为防止吴军毁坏堤坝,故意扬言要破坏堤坝让大军通行。陆抗听说后立即让张咸火速毁掉堤坝,诸将不明白其中的道理,多次谏阻,陆抗不听。羊祜大军进到当阳,得知堤坝被毁,只好改用大车运粮,耗费了许多人力和时间。
    十一月,杨肇一路进入西陵。陆抗此时也兵分三路拒敌。一路由公安督孙遵在长江南岸防御羊祜;一路由水军督留虑、(留平之子)镇西将军朱琬(朱治之孙)抵御徐胤的水军;陆抗亲率大军抵抗杨肇。
    大敌当前,关键时刻吴军却出现了叛徒,将军朱乔与都督俞赞叛逃杨肇。陆抗断定俞赞会将吴军防守中薄弱的地方告诉晋军,这个地方就是由临时征召来的土著民士兵防守的区域。陆抗连夜更换防守,将精锐部队与土著民部队。第二天,杨肇果然率军攻打这里,被陆抗重创。
    双方隔着长围对峙一个月,杨肇找不到突破围墙的办法。西陵城中的步阐也没有出军配合杨肇的进攻,或者想办法与杨肇联络,同时里外夹击吴军,就那么干等着杨肇。几万大军龟缩城中而不出,这也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杨肇无奈之下在一个夜晚退军。陆抗担心身后的步阐,也不敢追击,只是擂鼓造势,做出要追赶的样子。没想到杨肇所部已是惊弓之鸟,被鼓声吓得丢盔卸甲而逃。
    失去援军的西陵城很快就被攻克,陆抗杀步阐以及同谋者数十人,全灭三族。上书孙皓赦免了余下的几万人。孙皓加封陆抗为都护。
    晋国失去了得到西陵的大好机会,率军将领受到处罚,羊祜被贬为平南将军;杨肇被贬为平民。徐胤的处罚无记载。
    陆逊以夷陵之战打败刘备,确保了东吴的安稳,陆抗以西陵之战打败晋军,同样也确保了吴国的安稳,父子两代在同一个地区建立殊荣,难能可贵。
  • 首页
  • 上一页
  • 158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ty_阿铭850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204天 / 跨度394天】
    • 开贴:2017-07-11 17:27
    • 更新:2018-08-10 09:36
    • 阅读:56044 回复:3030 楼主:1609
    • 字数:约902千字
    • 图片:6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