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灵魂告白、回归新常态作品:像花一样盛开的低语(下部)

  • 首页
  • 上一页
  • 19
  • 页码:
  • 作者: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7-12-14 20:38
    (接上)
    啤酒一上来,那位领班的女孩,就与我们的苏总相互喧闹着,先对喝了一杯啤酒。那种喝法,令人咂舌。那可不是普通喝酒的玻璃杯,而是那种有一个漏嘴用来筛啤酒的大杯,一杯估计至少有一斤多甚至两斤吧,得一口气喝完。
    两人在众人的喝彩声里,嘴不能离开杯子,喝完了第一杯,亮亮杯底。那女孩喘息未定,苏总马上又给其满上了第二杯,这回强令那女孩单独一人喝完。可能刚刚开场,那领班女孩也不好扫大家的兴,但立即喝第二杯,又有点承受不了,于是撒娇撒赖地挤兑苏总一起喝,见苏总不答应,只要求她一人喝,就没有拒绝,却有点磨磨蹭蹭的:“好,我喝,但让人家先歇一口气嘛!”苏总和大家就在一旁起哄:“不行,不能老是磨磨蹭蹭的,得规定一个时间!”“十五秒!”“半分钟!”“一分钟!”“两分钟不喝完,就叫你们老总来,你跟老总去交代吧!”不想,那女孩这时却彻底撒起赖来了,她一边桃靥盈盈地笑着,一边高声叫着拒绝:“不行,你们不能规定我时间!笑话,什么两分钟、一分钟,还半分十五秒呢,简直笑掉人的大牙!没有二十分钟,你们离我远点,谁也别惹我!”不想,她这种暧昧的调笑和高叫,却一下子震住了所有的人,也许不知道该怎样再接招,也许真动了怜香惜玉的恻隐之心,也许谁也觉得不便再在这时间上跟她较真,大家居然笑笑,就放过了她。
    那位领班女孩,陪苏总唱了一支歌,她有时出门到各处走走,有时又回到这里来。大家唱了一阵歌后,当另外一位女孩上前给大家倒酒时,苏总突然又捉弄起那位女孩来。苏总满上两大杯,让那个女孩子陪他喝,说那个女孩子先喝完,他就也喝一杯。那女孩子不敢喝大杯,要求换一个小杯,苏总不答应。那女孩子又要求做几次喝,苏总也不答应,必须一口气喝完。那女孩拒绝不是,不拒绝也不是,一直扭扭捏捏磨磨蹭蹭,苏总就真的打电话把KTV的老板叫来了。两人握握手,苏总直截了当地说:“你的美女不肯陪我喝酒,你看怎么办?!”那老板连忙致歉,也没有任何责备那女孩子,只是亲手倒了两个普通玻璃杯的酒,一杯向苏总奉上,一杯自己先干了。看来两人原来也是很熟的,拉着手寒暄了一阵,好像还说了些什么体己的话,那老板才反复致歉,说太忙不能多陪同,再干了一杯酒离去了。
    弄得要老板出了面,服务的那位女孩子一直站在旁边有些忸忸怩怩的,很不好意思。
    (待续)
    作者: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7-12-14 20:39
    (接上)
    大家继续唱歌跳舞,到夜渐深的时候,包厢里又起了一回波澜。那些服务的女孩子中,有一位高高挑挑的,名字叫小美,歌唱的很好,舞也跳的不错,估计她一向就和孙总比较亲近。有一回,她在和孙总对唱了一首《知心爱人》后、又陪孙总跳舞的时候,苏总突然向大家叫道:“你们欢迎孙总和小美亲一个嘴,我喝完这杯酒怎么样?”苏总端起的依然是那种大塑料杯,满满的一杯酒。大家轰然叫好。小美既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只是暧昧地叫道:“你喝,你先喝了再说!”有了小美这句话,苏总一仰头,就把那一大杯酒喝了下去。
    小美也许没想到苏总真会喝,也许是想凑趣先怂恿他喝下再图脱身。但是,这回她却脱不了身了。苏总不依不饶让他们兑现承诺。小美先是再三推脱说没有承诺,大家齐齐唿哨,她也自觉有些说不过去,又说陪喝一杯,但苏总和大家都不答应。见推脱不过,小美又说孙总不会同意,大家反过来齐声挤兑孙总,苏总也不看孙总,只是拈起一块水果,一边往嘴里塞一边说:“说话算不算数,你自己看着办吧!”孙总只是笑着不说话。便有人走过去,把两人往一起推,小美见逃不掉了,只得伸着嘴唇在孙总的脸上蹭了蹭。大家齐声起哄,依然不能算数,在一片笑闹声中,又把两人往一起推,在两人嘴唇刚要接触的那一刹那,小美突然伸出手掌,捂住了孙总的嘴巴,自己的嘴唇,亲在自己的手背上。
    “这叫亲嘴吗?这叫亲自己的手背!这个我也会。”苏总叫着,而且在自己的手背上嘬了一下:“你们认为可以吗?”“不能!”大家齐声喧呼。在又一次大家把两人往一起推时,小美只得伸出嘴唇,在孙总的嘴上碰了碰。旁边好事的人,却突然挤住两人的头,让两人的嘴唇着着实实地印在了一起。
    小美挣脱出来后,在大家的鼓掌和哄闹声中,笑着冲出了包厢,直到我们离去,也没有再见到她现身。
    我们再呆了一阵,看看确实已经夜深,便以每天跑来跑去比较劳累需要休息为由,先行告辞离去,两位老总安排人开车送我们回酒店,而他们似乎在招呼其他的朋友前来,还要继续再欢闹一会。
    这一个夜晚,我觉得虽然谈不上高雅,甚至有些粗俗,但感觉所有的人们,还是十分欢乐的。这样的情景,也许只有在生活的底层、在这样的边陲小地方,才会看到吧!
    在那些都市里,来来往往的人太多,歌厅的顾客宛如流水,那些歌厅的服务员,是不会如此与顾客融合在一起、如此这般地配合着他们的快乐的!而那些陪喝酒陪唱歌陪做游戏的女孩子,都是要另行收费的,而且有些收费会毫不手软、贵的叫人蛋疼。
    可能这班兄弟,经常光顾她们的生意,而这一班歌厅服务的女孩子,也对这些老主顾们投桃报李、心存感激吧,所以才显得特别亲热。当然其中也肯定包含着为了谋生的职业行为!
    所以,这种友爱的相处和欢闹,即使是有些粗俗,我也并不过分地非议,比之那种装逼的高雅,毕竟要好吧!在我们的生活里,多的是那些表面上冠冕堂皇、道貌岸然、金玉其外,背地里却是败絮不堪的人和事!
    但是,我希望他们,尤其是那些女孩子们,得到的是真正的快乐,而不是背后的酸辛!
    (本节完·待续)
    作者: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7-12-25 23:02
    各位晚安,明天要去出差,回来再回访各位!
    作者: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7-12-31 13:38
    (接上)
    十八、与兄弟情谊无关的分道扬镳

    在这一片群山区域里转腾,钻来钻去,我们一行共有五人。
    一位是T君,他原来是某报刊的一位记者,后来进了省政府的一家政策研究机构。此次来到这一片西部山区,正是他的故乡,我们走过的许多地方,往往都是有他的亲戚、同学或朋友,在那里工作。
    他因为在政府的一个制定政策的部门,掌握有足够的政策信息,他就以提供这些信息,提供有关的人脉,帮我们招徕到有关的投资项目,参与我们投资获利的分成。这次回他的故乡,他除了看看老父老母,给我们引荐有关人员外,他还特希望我们投资,到他的家乡种植树木。
    我们自己,则有兄弟三人,都是来自同一个地方的老乡,揣着资金,出来寻找投资项目的。对于那些项目,我们通过评估,哪些项目会尽快、更多地赚钱,我们就会选择优先投资哪一个项目,并慢慢筹谋、扩展到其他项目。
    还有一个人,是一个架设电子线路、安装监控系统的工程公司的。因为T的表弟,在一个部门,管理着下属几个水电工程工地的施工,那些工程,需要安装电子监控系统,我们就联络了这样一家公司,让其来一个人随行,帮助我们实地勘察并评估,即使项目拿下了,还得由他们来施工。
    我们三个人,他们两位兄弟是经常在一起合作的,而我是被临时拉进来的。看我一段时间来无所事事,他们两人也想拉我一把,就力邀了我一同前来。至于这边的人脉,他们其实已经深耕很多年了。我们社会的发展趋势,就是向西部开发,他们也很了解这样的势头,早就在筹谋以图寻找机会。在出发的时候,两位兄弟就告诉我,他们在这边有很多关系,就在前不久,这边一个政府的一位部门负责人来到省城,他们宴请了他,请他喝酒吃饭,还给其安排了一位外国小妞,因为怕国内的小妞对方不感兴趣,不能展现诚意,所以特地找的是一位外国小妞,光这小妞一晚就是一千元。
    凡是这些接受了他们的宴请和小妞的官员,他们就显得特别亲热,称呼也发生了变化,不再是称他们XX长,而是XX兄弟。他们会对人说:“噢,某某某呀,那是我们的兄弟!”
    这次我们勘查的项目,有旧城改造工程、有水电工程、有植树造林的项目等等,这些工程都必须慢慢地操作,所以我们最感兴趣的,是一个可以马上投入并迅速见效的项目:为某一个行政区域内下属的某行业分支机构,提供物品、器械和设备。因为这是一个集权与垄断的行业,可以得到很高的利润报酬,而且只要一敲定,就可以立即投入运行。为了增加运作的成功率,我们还找到了一个人,那是专门管理这一行业的政府行政部门负责人的一个亲娘舅,答应只要项目运作成功,我们就按一定比例,分成给他。
    整个运作的进程,都是一个十分神秘的过程。因为那位负责人,不愿接待更多的人,我们三兄弟,只好选择了一位兄弟做为代表,前去接洽。自第一次那位舅父向我们引荐了他的外甥后,我们许诺了给他的报酬比例,他就离去了,所以,后来每次都是我们的这一位兄弟,单独一个人与那位负责人联系,并前去其家里或其指定的地点,与他洽谈,我们则在酒店里等待。
    (待续)
    作者: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7-12-31 13:39
    (接上)
    我们负责洽谈的这位兄弟,经过几次的往返后,告诉我们的结果是:那位负责人答应,可以从下属行业的分支机构中,划出几个由我们供货,但我们必须另外找到两家同类的供货公司或厂家,至少三家一起搞一次投标,其实就是运作一个假投标,由我们找一家供货公司,控制他们并商谈好获利分成的规则,由他们出面竞标,然后再另外找两家同类公司,给他们一定好处,让他们加入竞标标,并由我们最终获得标底;我们获得的利益,必须按一定比例作为回扣,给他的舅父及他本人。
    这样经其授意谈妥后,最后是让我们准备数十万元的前期投入。
    我们兄弟几个,只要投入这前期的资金就可以了,此后的供货等等资金投入,就是由我们找定的厂商、供货商负责,我们只负责勘查数量,按数量金额收取商定的差价或佣金。这前期投入的数十万元,其中有二十万元,是所谓的合同保证金,就是防止我们无力、或不能圆满履行合同义务时的押金。这保证金可以打收条,最终在合同到期时退还我们,但另有几十万,是给他本人和那些分支机构的负责人的好处费,不打收条不出具证据。我们只有先把这几十万送到他的手里,才能见到合同,而且只能由一人操作并签订合同。否则,就请转身,一切免谈。
    尽管两位兄弟摩拳擦掌、额手称庆,按照他们的说法,这一定能赚钱,他们好像已经看到了白花花的银子了。可是,我却感到心里很不舒服,甚至简直是屈辱!这叫什么合同呢?这叫什么投资、什么经营、什么生意、什么业务、什么事业呢?!这也许能赚到钱,而且很轻松、投入小,可是,却与我心目中的投资赚钱相去甚远。
    我希望自己的投资,在合同双方中的地位,是平等的、受到尊重的,我通过精湛的业务、通过扎扎实实的做事、提供对方所需要的东西,比如商品、服务或劳务来赚钱,
    可是,在这里没有平等,对方就是一种居高临下的做派,一边倒地划定道道、做出设定,你只能按照他的要求往里面钻,否则就滚蛋。
    世界上哪有这样的道理?哪有这样的合同当事人?哪有这样双方在合同中的地位以及合同以外的规则?!
    而且,这中间没有我们的什么正经事可做,人家本来就完全可以直接向供货商招标、供求双方之间签订协议,我们参与到其中来,是一个多出来的环节。
    在我的认知里,这说到底了,就是一种盘剥,而且是对消费者的层层盘剥,最后都必然要转嫁到消费者头上!也就是说,某些人掌握着可以盘剥消费者的权利或机会,而我们却通过所谓的投资,把这种权利或机会购买过来,帮助他们实现、并参与其中的盘剥。
    我最终决定退出,与那些兄弟们分道扬镳。两位兄弟有点愕然,对我说:“到时候可别说我们没帮过你!”
    但我向他们致谢,我们的兄弟情谊尚在,并且依然如故!我们依然可以在一起喝酒吃饭,称兄道弟,我只是不愿意如此,与合同的那一方合作而已!
    也许真能赚钱,而且唾手可得。可是,请让我在这样的时候,选择扬长而去吧……
    (本节完·待续)
    作者: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8-02-10 22:08
    朋友们,明天回故乡过年,年后再见!
  • 首页
  • 上一页
  • 19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雪花与火花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46天 / 跨度308天】
    • 开贴:2017-04-08 08:12
    • 更新:2018-02-10 22:08
    • 阅读:24181 回复:5740 楼主:131
    • 字数:约105千字
    • 图片:3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