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姥姥火葬时烧出不化骨,烧尸工说这是人死时有怨气,会化作厉鬼回来找我们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皮萄葡 时间:2017-06-12 23:07
    我一直以为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可以用科学去解释,直到姥爷去世后,那一连串匪夷所思的事情,让我至今回想都感到毛骨悚然。
    姥爷是得癌症走的,他去世当晚,我爸就把我拉到一边,告我死人多作怪,尤其是姥爷,夜里一定要小心。
    不是我爸不孝,而是姥爷很特殊,他原先在老家是专门帮人叫魂的。
    我爸说,姥爷刚生下来大家都以为是死胎,裹着襁褓下葬,刚埋进土里他又活了,哇哇大哭。
    险些将儿子活埋,姥爷的父母后怕不已,抱着姥爷回家了。
    可自从姥爷来到这个家,家里便祸事不断,不是长辈生病,就是牲口离奇死亡,请乡里的先生来看事,那先生说姥爷不详,半年后必死。
    果然,半年后,姥爷大病一场,而且病的十分蹊跷,据说当时是姥爷在院里晒太阳,完全不像生病的人,可夜里就开始剧烈的咳嗽,嗓子像塞鸡毛了似的呼吸困难,发出特别刺耳的声音,凄惨至极,谁都以为先生的话应验,姥爷要没命了,连夜准备后事,可第二天,姥爷跟没事人似的,奇迹般的痊愈了。
    看事先生听说姥爷没死,便收他为徒,不知道带去哪里学了十几年本事,十八岁回了家,姥爷干起了叫魂的营生,诡异的却是,姥爷每给人叫一次魂,他的长辈就死一个,没到三年就只剩一群平辈的兄弟姐妹了,村里人觉得姥爷很晦气,将他赶出村子,最后到了省城给厂子开车,还认识我姥姥,成亲生子。
    作者:皮萄葡 时间:2017-06-13 21:53
    几十年来 , 邻居家有个大病小灾,医院解决不了,姥爷都会出手试试,有时候也能解决一些问题,大家都觉的他挺神奇 , 却没想到一场癌症要了他的命,家里人都难以接受。

    但人死为大 , 那天夜里舅舅通知姥爷去世的消息 , 我们连夜将姥爷的遗体送去火葬场的冰柜,随后在路边烧纸。

    一开始,一切都很正常,直到舅舅意识到父亲真的走了 , 他痛哭起来,几欲昏厥,我爸只好将他扶进车里休息,留我一人在路边。

    因为我是第一次失去亲人,并不知道姥爷离去的当晚,为什么要在火葬场门口烧纸,而且烧纸的流程也很古怪,要将高粱白洒在祭品上,我不知道是助燃还是有特殊的讲究 , 只是按部就班的去做。

    剩我一人后,我小心照看着 , 将一袋子纸钱金元宝烧成灰烬 , 只剩下几滩白酒还在燃烧时,我爸远远的嘱咐一句,夜里风大,把火灭干净,别引燃了路边的秸秆。

    于是我把火踩灭了 , 确保没有留下半点火星子。

    其实踩了两脚之后我就有些后悔,暗骂自己鲁莽 , 居然忘了踩纸钱是不吉利的事 , 可转念又觉得没什么大不了,那可是我亲姥爷,总不会因为我踩了他的灰就找我麻烦吧?

    纸灰而已,又不是骨灰。
    作者:皮萄葡 时间:2017-06-13 21:54
    这样想着,我心里轻松起来 , 可接下来的事就有些诡异了。

    先是我回到车前,我爸用剩下的高粱白给我洗手,我也不知道是为了消毒还是某些讲究,而他刚把高粱白倒我手里,便指着脚下问我:“怎么还有一张?赶紧烧给你姥爷。”

    我鞋底粘着一张纸钱,当时没有多想,捡起来就要烧,却忘了手上沾着白酒。

    结果就是我的手烧着了,幸亏我爸及时扑灭 , 伤的不重却火辣辣的疼,我爸骂了几句 , 嫌我做事毛手毛脚 , 随后开车回家。

    双手着火的时候我就慌了神,不记得那张纸钱是被我扔了还是一起烧着,但总归不该再在鞋底出现。

    可事情就是如此邪门,到了姥爷家楼下,我发现鞋底依然粘着一张纸钱 , 我觉得不太对劲就跟我爸说了几句。

    问清我烧纸的经过,我爸和舅舅合计一番 , 都觉得我灭火的方式触怒了姥爷 , 也许我被烧伤的原因就是姥爷在惩罚。

    于是我心里挺不是滋味,三更半夜的,抬了尸体又烧纸,把我冻的跟条狗似的,还不是为了姥爷走的舒心一些?

    我犯点小错就用火烧我,这他娘的是亲姥爷么?咋不拿导弹把我轰了呢!

    心里憋了一股子火 , 却还得回到烧纸的地方给姥爷道歉,毕竟亡者为大,人家是鬼,你怕不怕?
    作者:皮萄葡 时间:2017-06-13 21:54
    依旧是那条小路上,我烧掉那张纸钱,说了几句认错的话,舅舅也帮我求情,让姥爷有心愿未了就给他托梦,千万别为难孩子,随后我们再次回家 , 一路上都没有诡异的事情发生。

    姥爷家要搭灵堂,少不得整夜忙碌 , 老爹心疼儿子 , 何况我手疼着呢,他就让我回家休息,明早再来帮忙。

    舅舅也同意,我没有多说,点头离去 , 回家用冷水敷了敷便上床睡觉。

    第二天早上,我是被电话吵醒的 , 一看是陌生号码便没有接 , 正想睡个回笼觉,忽然想起昨晚好像做噩梦了。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句话一点都不假。

    我梦见自己蹲在一条没有灯的小路上烧纸,听到有人喊我 , 扭头一看,姥爷穿着深棕色的绣花寿衣,脸膛泛清却挂着笑容,他站在路尽头的火葬场大门口,招手叫我过去。

    我朝他走去时,满天飘雪,雪花有巴掌那么大,仔细一看才发现是一张张圆形方孔的纸钱。

    抓着一张纸钱,我问姥爷:“这是啥呀?”

    他笑呵呵的说:“买路钱,你不是喜欢踩嘛?多弄点给你踩啊!”

    这时我才想起自己犯下的错误,赶忙跪下磕头 , 求他原谅。

    他说可以原谅我,但必须跟他去个地方。

    我问去哪?

    他指着身后的火葬场说:“去里面 , 你陪姥爷一起走,姥爷就不生气了!”
    作者:皮萄葡 时间:2017-06-13 21:55
    我坚决摇头 , 他说不去就死,于是我咬咬牙,站起来跑了。

    好像跑的还挺快,反正他没抓住我。

    梦里的经过就是这样,回忆一遍 , 我都有点想乐,可电话再一次响起 , 随后我就乐不出来了。

    还是那个陌生的号码 , 既然打了两次我便接了,我问他是谁,他问我是不是郑秋。

    我说是,他自称龙山殡仪馆的员工。

    姥爷的遗体就放在那里 , 我赶忙问他有什么事。

    可这人却含糊起来,直到我又问一遍,他才认命似的,压低声音对我说:“你姥爷让我给你带句话,他说你小子跑的真快,追都追不上,不过无所谓,他回来找你也行,反正要把你带走!”

    我愣了几秒,茫然道:“你说啥?”

    他紧张道:“我知道你一下子难以接受,其实我也挺难接受的 , 昨晚你是不是来送遗体?咱俩见过面,我给你们登记的 , 你家长辈还给我三百块钱 , 给你姥爷挑了个靠下的冰柜,记得吧?”
    作者:皮萄葡 时间:2017-06-13 21:55
    顺着他的话,倒是想起这个人了,而他继续道:“昨晚我梦见你姥爷了,还在梦里逼我记住你的电话号,早上醒来我就琢磨这事 , 试探着打一个,没想到真联系上你了。。。”

    我打断他 , 骂道:“我姥爷已经死了 , 怎么给你电话号,你是傻逼吧?”

    那人哭腔道:“我也希望自己是,难道你以为我想被你姥爷托梦?我又不认识你,要不是你姥爷告我,我怎么会有你的电话?”

    我急忙说道:“可他也没有我手机号!”

    别说姥爷,我亲爷爷都未必记得那一串数字。

    火葬场那人却干脆道:“那我不管 , 反正我把话带到了,你好自为之吧!”

    挂了电话,我回拨过去却被他压了,再打便始终是忙音,显然将我拉进黑名单,而我思考一番,不由得紧张起来。

    好像在我的梦里,我确实跑的挺快?

    难道说这个梦并不是巧合,而是姥爷确实要弄死我?

    顾不上洗漱,我胡乱穿上衣服,一路向姥爷家狂奔,想把这件事告诉我爸。

    姥爷家楼下停了许多外地车 , 看车牌是从姥爷老家过来的,应该是舅舅通知了噩耗 , 亲戚们一大早赶来奔丧 , 我姥爷兄弟六人,还有四个姊妹,我一看到这些亲戚就头疼,他们总喜欢问我,记不记得他们是谁?
    作者:皮萄葡 时间:2017-06-13 21:56
    三年见不上一次面,鬼才记得!

    一进屋就看见我爸,我箭步蹿过去 , 还没说话就听见有个老头的叫嚷:“那是小秋吧?十几年没见都长这么大了,还记得我是谁不?”

    十几年不见,我记他奶奶个腿啊!

    怎么说也亲戚,必须打个招呼 , 可我硬着头皮转身却看到了七八个老头坐在一起 , 有老家的亲戚还有几位老邻居。

    而正当中的那位便将我魂都吓没了。

    我指着他,结结巴巴的说:“姥爷?你咋没死呢?”

    一刹那,屋里鸦雀无声。

    我以为自己看花眼了,可揉揉眼,摇摇头之后 , 他依然坐在那里,脸色铁青,显然被我气着了。

    我来不及考虑他的情绪,猛地反应过来,姥爷好端端的坐着,我们给谁办丧事呢?

    扭头看遗像,照片中那慈眉善目,脸上带笑的老人,赫然是我姥姥。
    作者:皮萄葡 时间:2017-06-13 21:58
    三年见不上一次面,鬼才记得!

    一进屋就看见我爸,我箭步蹿过去 , 还没说话就听见有个老头的叫嚷:“那是小秋吧?十几年没见都长这么大了,还记得我是谁不?”

    十几年不见,我记他奶奶个腿啊!

    怎么说也亲戚,必须打个招呼 , 可我硬着头皮转身却看到了七八个老头坐在一起 , 有老家的亲戚还有几位老邻居。

    而正当中的那位便将我魂都吓没了。

    我指着他,结结巴巴的说:“姥爷?你咋没死呢?”

    一刹那,屋里鸦雀无声。

    我以为自己看花眼了,可揉揉眼,摇摇头之后 , 他依然坐在那里,脸色铁青,显然被我气着了。

    我来不及考虑他的情绪,猛地反应过来,姥爷好端端的坐着,我们给谁办丧事呢?

    扭头看遗像,照片中那慈眉善目,脸上带笑的老人,赫然是我姥姥。
    作者:皮萄葡 时间:2017-06-13 21:59
    我明明记得姥爷去世了,转天却发现死的是我姥姥,当时太过惊讶,一时间也没想到噩梦和电话的事,只是喃喃念叨着一句话:“卧槽,这到底咋回事啊。。。”

    我爸揪着领子将我拖到卧室,当着许多来帮忙的阿姨的面,狠狠扇我两巴掌,问我昨晚是不是吃屎了。

    我下意识回答:“没吃呀,我姥爷不是死了么?咋又活过来了?”

    我爸又要打,舅舅走来问我是怎么回事,我赶忙问他,记不记得昨天夜里,姥爷放火烧我。。。

    舅舅叫我住口,拖着我出门,到小区僻静的地方再说,我爸也跟出来了。

    我先问他们是否记得昨晚的事?

    他们说记得,却告诉我死的人是姥姥而不是姥爷。

    我们将姥姥的遗体送进停尸房,然后在路边烧纸,我踩了姥姥的纸灰随后双手烧伤,我爸叫我回家休息。

    听了他们的话,我犹豫一下,自言自语道,不可能呀,梦里面也是姥爷,这么大的事,难道我还能记错?
    作者:皮萄葡 时间:2017-06-13 22:00
    随后便想起给我打电话的人,家属送来遗体,他要登记死者信息,如果我们送过去的是姥姥,他没理由梦到我姥爷吧?

    我把早上的事情说了出来,我爸就给那人打电话,关机。

    舅舅联系火葬场才,原来昨晚给我们登记的人已经下班,回家补觉去了。

    我说你们要不信,咱们去他家找他,可火葬场却不方便透露那人的地址,只好作罢。

    没人能帮我作证,可前一夜烧纸的经历有确实诡异,我也不是个喜欢撒谎的人,我爸和舅舅合计一番,搞不好是我姥姥在搞鬼,先不说她为什么装成姥爷给我们托梦,舅舅问我,除了用脚灭火,还做过什么不恭敬的事,比如心里诅咒姥姥死得好,偷吃姥姥的供品,或者姥姥生前与我发生了什么冲突?

    我再三保证说没有这些事,舅舅也没辙了,他让我先给姥爷道个歉,解释一下,别让亲戚们误会。

    回到家里,舅舅低声说了几句,那一群老头老太太激动起来,还有人让我不要怕,说自己也没几天了,到时候教育我姥姥去。

    姥爷也安慰几句,埋怨姥姥小题大做,跟小孩子计较个什么劲。

    事情虽然没解决但也暂时压了下去,我在姥爷家干活,一整天忙的晕头转向,偶尔也偷偷打量姥爷,凭良心说,我没看出他有不对劲的地方,直到夜里,亲戚们回家休息,我留下守灵。
    作者:皮萄葡 时间:2017-06-13 22:01
    当然不止我一个人,只是姥姥的香火不能断,所以留个年轻人熬夜上香。

    姥爷,舅舅,二姨进屋睡觉后,屋里静悄悄的有些可怕,我搬个小马扎缩在墙角里,恨不得找个墙缝钻进去,像只蛐蛐那样藏起来才好,

    应该是十一点多,我有些犯困,不由自主便睡着了,不过我早料到会发生这种事,所以提前设好闹钟,一小时一次,起来给姥姥上香。

    于是就到了十二点整,手机响,我迷迷糊糊,眼睛刚睁开一条缝,冷不丁瞧见眼前有双脚。

    黑布鞋,脚面露出半边白色棉袜,绷的很紧。

    我立刻惊醒,心脏一下子提到嗓子眼里,差点没把我吓晕过去,抬头一看,姥爷背着手,居高临下的望着我。

    看到他,我却没有轻松,反而有种难以言喻的危机感,嗓音发颤的问他:“你要干嘛?”

    姥爷将食指竖在嘴边,嘘一声让我别吵,然后他说:“小秋你来,帮姥爷做点事。”

    他转身向卧室走去,步伐有些迟缓,我盯着他的背影,心情渐渐平静,才反应过来刚刚那莫名其妙的危机感是什么。

    似乎,在我醒来之前,他盯着我有一阵子了。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皮萄葡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9天 / 跨度48天】
    • 开贴:2017-06-12 23:07
    • 更新:2017-07-31 13:32
    • 阅读:80402 回复:300 楼主:152
    • 字数:约72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鬼话天下第一神数——紫微斗数速成教程 subzero2002 2011-08-24 17:02 395/122 13/251
    情感[谈情解爱]心软,被女人玩了2次,实况直播 该笑该哭该睡 2011-01-17 08:35 371/100 1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