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生存困惑、爱情折磨、是非抉择的人生孤旅,长篇小说《青檬不知味》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令狐酒 时间:2017-08-02 09:57
    每个人的人生之路,都不尽相同。
    如果将人生比作一枚电池,它储备的电量是一定的。当你的电量还剩下五分之一时,回首人生,大多数人会叹息无奈地说:“也就这样了。”可是,有的人却会将人生之路走得异彩纷呈。等他将电量消耗掉五分之四后,他或许还会说:“这样不过瘾,剩下的五分之一,我还可以活得更精彩。”
    这种人生,不只存在于小说里。
    我所讲述的这篇故事的主人公周同,他的人生之路跌宕起伏,光怪陆离,或许较现实更为精彩。就像是一尾生存在全水域的鱼儿一样,社会各个阶层他都经历着,领悟着,痛苦着,欢乐着。无疑,这样的人生够丰富多彩的了。之所以如此,打一开始踏入社会第一步时,他就与芸芸大众不同——无意间得知好友的杀人事件,生怕被卷入打黑除恶的风暴,他只能远走海南。从此踏上了一条艰辛的人生之旅,开启了多样人生之路,也由此较常人领略到更多的爱恨情仇故事……
    先来个图文并茂,热下身。




    1、春寒料峭。
    阳春二月了,南方早已春耕繁忙,可在东北小城里依然北风呼啸。唯一与寒冬有所不同的是,这呼啸的北风中已没有刀割皮肉的感觉。那沁凉的风中多了一丝温柔和绵软,看来严寒真的是走到了头。
    周同等着就餐的客人们离开之后,就动手打扫餐馆里的卫生。这家餐馆店面不大,两层楼,一楼放着五六张餐桌,二楼有三间包房。父母经营了很多年,本想着让周同接过手来,自己不再那么操心费力,也好让儿子早日有个担当。可是,不曾料想,周同却和高翔搅在一起,帮着他经营管理翔泰酒店。
    这让父母很生气。
    给朋友帮忙无可厚非,父母之所以不愿意让周同与高翔来往的原因,是他们得知高翔有黑道背景,觉得这样下去会对周同不好。
    可是现在,周同可以不必再去翔泰酒店了。不久前,翔泰酒店转包出去,却被仇家打砸洗劫一空,已停业一段时间了。
    今晚来就餐的只有三位客人。周同原本打算早早打烊,好回家看场足球联赛的揭幕战,没想到这几个人竟如此难缠,不喝到酩酊大醉不罢休。送走客人,已到深夜,揭幕战早已结束。周同悻悻地收拾完餐桌上的残羹剩饭,拿起笤帚扫起地来。他不打算回家了,正琢磨着在包间里凑合一夜了事儿时,餐馆的店门被悄无声息地推开。一阵凉风“嗖”的刮进来,瞬间裹走了不少温暖。
    周同被这凉风一吹,打了个寒颤。他本以为这门是被北风儿吹开的,便直起身子去关门。可这一抬头,猛地发现标哥带着张惶恐万分的面孔,从门外轻飘地移进来,不由得倒退几步。
    作者:令狐酒 时间:2017-08-02 10:02
    @杨一筒 @无谓之为 @天神爱上你 @未雨锦嫣纫 @嫩冬瓜 @狂野孤独的狼 @爱抽烟的猴子 @祖宏恺胸憾 @冰枝画笔 @南山字 @孤峰卧人 @美月无声 @东吴小瑜 朋友们,我的小说在天涯论坛,舞文弄墨板块发帖了,请多指正!多谢!!
    作者:令狐酒 时间:2017-08-02 10:05
    “哎呀,妈呀!搞什么鬼,吓死我了!”周同随口骂了一句。
    标哥慌忙伸出手指放在嘴边,示意不要出声。他匆匆环顾店内,确定没人后,一把夺过周同手中的扫帚扔到一旁,气若游丝般轻声说:“先别干活了!走,走,走,我给你说件要紧的事儿。”说罢,标哥急匆匆拉着周同就往二楼上走。
    此时,周同明显感觉到标哥拉他胳膊的那只手,不住地哆嗦着……
    这都深夜了,标哥神经兮兮的出现,又是如此这般惊慌失措,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周同内心里敲起了鼓,忐忑不安起来。
    来到餐馆二楼,标哥拽着周同走进走廊尽处的包间里,随手关紧房门。周同正疑惑的想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时,标哥用颤抖的语调吐出一句话来。
    这句话,就像是从牙缝里挤压出来一般,“刘一刀……就在刚才,被人给宰了!”
    咋一听,这句话微弱里透漏出星点的狂躁,狂躁中又包含着那么一点儿的兴奋。标哥紧缩着口型轻声的说,生怕一不小心,就让丝丝扣响玻璃窗的北风,给刮飞了一般。
    周同敏锐地捕捉到这极度微弱的话语后,着实被吓了一大跳!慌忙问道:“这、这,这是谁干的?!”
    标哥慌乱地扫视着包间(他是真的害怕被人听见),确定无人之后,忙把嘴巴凑到周同的耳根旁,狠命地压低声音,说:“是,是,是高翔!”
    啊!听到“高翔”这两个字,周同顿时愣在那里……
    “唉,什么叫‘冤家路窄'啊!”标哥顿了顿,情绪似乎缓和了一些,接着说道:“就在刚才,也就是一个小时之前吧,刘一刀从夜总会里出来,刚刚拐进一个背道里,却偏偏碰到了高翔……”
    作者:令狐酒 时间:2017-08-02 10:08
    背道阴暗处,一个巨大的身影忽地闪现出来,拦住了刘一刀的去路。此时醉眼惺忪的刘一刀,摇晃着那颗连脖子都快支撑不住的脑袋,不耐烦地嚷嚷道:“你他妈是谁?快闪开!敢挡老子的道儿!”
    拦路人沉默着……
    刘一刀就感觉有些奇怪了,心想是谁这么大胆?!忙睁开快眯成一条细线的醉眼,见面前斜背着个挎包的人正是高翔,不觉一乐,“原来是高大经理啊!久仰,久仰。怎么样,翔泰酒店经营的还不错吧?!哈哈哈……”
    高翔铁青着脸,语调冷漠,“刘一刀,你我没有深仇大恨,为何总是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陷害我!你安的究竟是什么心?!”
    刘一刀见高翔这么说,心里顿时明白了。翔泰酒店被打砸洗劫的事儿,高翔他肯定查清楚了。
    “哼!高翔,你我都是明白人,咱就把话挑明了吧!你他妈的之前处处与我作对,欺负得我抬不起头来。在你眼里,我连一只苍蝇都不如!这些陈年旧账,我记的门清,都放在心里。‘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现在,我就让你知道知道老子的厉害!赵三爷和你们老大的事情,咱先搁在一边不提。就咱俩的恩怨来说,今晚我得给你提个醒:从今往后,你小子可要小心着点儿了,翔泰酒店不过是开个头,老子不把你作弄得腚眼朝天,我就不叫刘一刀!”说道嚣张之处,刘一刀满嘴酒气乱冒,吐沫星子横飞,那副嚣张姿态,显然不把高翔放在眼里了。
    “既然这样,刘一刀,看来,这个世界上要是有我,就不能有你了!好吧,今夜就是你的死期。”
    话音未落,“噌”的一声,高翔猛然从挎包里抽出一把明亮锋利的尖刀来。这把尖刀,被绵柔的小北风一吹,在瑟瑟的寒夜里幽幽的泛着蓝光,一股子死亡的恐怖气息,忽地冒了出来……
    刘一刀一见这利刃出鞘,咄咄寒光逼人,登时惊的酒气全无,浑身寒毛乍起,一个激灵,清醒过来。他完全没有料到高翔会抽刀子,瑟缩着不知如何是好,方才那股子狂妄叫嚣的劲头儿,此刻却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高翔根本不给刘一刀反应的机会,干净利落的一个直刺,那柄尖刀犹如“银龙”一般,带着风声“噗”的一下,就钻入了刘一刀的左胸。这一凶猛的直刺,简直“稳、准、狠”,一下子刺中要害。
    这条刺入心脏的“银龙”,仿佛被温热的肉体、新鲜的血液滋养了一般,登时增添了无穷活力,变得狂躁不安起来。但见它扭动着坚韧纤薄的身躯,在刘一刀的胸膛里左突右冲,不觉间就剜出了个大血口子。
    而后,嗜了血的“银龙”迅速抽出身来,但听得“嗞”的一声,一股子鲜艳夺目的殷红色血液,尾随“银龙”着喷射而出,溅了一地。
    作者:令狐酒 时间:2017-08-02 11:21
    天涯发帖真多,稍不留神,帖子就“石沉大海”了。
    作者:令狐酒 时间:2017-08-02 15:56
    方才还是狂妄嚣张的面孔,此刻满是惊诧错愕,红润的脸色转瞬之间化为蜡黄灿白,被棉柔温婉的北风给结结实实的凝固住。刘一刀的身子,就像被抽去骨头一般,随着“银龙”的抽出,一下子栽倒在地上,不停地抽搐着、挣扎着,试图重新站立起来。
    动作麻利的高翔迅速扑上去,接二连三地一通猛刺,那动作真叫一个快,瞬间十几刀下去,刀刀刺中要害……
    标哥瞪着一双惊恐的大眼(周同一直以为标哥是条硬汉,没想到今夜他的整个行为,以及在叙述高翔事件时如此惊恐,就让周同有些轻视了),喷着咸涩口臭的嘴巴,贴近周同耳畔悄悄说着,“高翔跑到我家,将沾有血迹的衣服脱下来,换上了我的衣服。临走时,他还对我说,给刘哥他们打声招呼,防着赵三儿那伙儿寻衅报复,他要出去避避风头。”
    周同强忍着标哥嘴里喷出的阵阵口臭,皱着眉头听罢,缓缓地坐在椅子上,大脑里一片空白……
    作者:令狐酒 时间:2017-08-02 15:57
    “这,可如何是好!”
    周同茫然的脑海里,不知为何忽地闪现出翔泰酒店灭火器爆炸的场景来。
    “哎!要不是发生这件事情,高翔也许就不会想到将酒店转租出去;要是不把酒店转租出去,酒店就不会被人给洗劫砸烂!也就不会引出刺杀刘一刀这门子事儿!哎!要说高翔杀人这件事儿,归根结底还得怪我啊!”
    一系列的因果推理,让周同陷入深深地自责之中。
    可是转念一想,所谓“人在江湖飘,谁能不挨刀”,即便不发生“洗劫打砸酒店”这一事件,肯定还会摊上别的什么事。何况,有刘一刀这个死对头在,高翔恐怕就不会有好日子过。将来不管张三李四,不论时间早晚,发生你死我活的事件或许就是“人在江湖”的宿命了。
    作者:令狐酒 时间:2017-08-02 21:45
    接上,继续盖楼!
    作者:令狐酒 时间:2017-08-02 21:48
    标哥见周同呆呆的木然的坐着,自个儿也就找把椅子木然地坐下来,两人同时陷入了沉默。
    周同的头脑里不停地思考着——所谓的“冤家路窄”,果真如此吗?高翔带着利刃,深夜里碰到刘一刀,这绝非偶然!看来,高翔早就做好了打算,他认定双方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定要置刘一刀于死地。要是刘一刀不除,说不定这小子今后还会做出对高翔极为不利的事情来。
    标哥深夜来到餐馆,就不打算回家了。日后一旦案发,警察找到他时,他肯定会说那天晚上一直呆在周同的餐馆里,在时间上造成根本就没有见到过高翔,高翔也没到过标哥家的假相。
    而高翔之所以会跑到标哥家,是因为标哥就一人住在郊外单元房里,嘴巴严实,又是刘哥的嫡系人马。这样做,显然是尽可能的防止走漏风声,也可让刘哥早早知道怎么回事儿,好做准备。
    作者:令狐酒 时间:2017-08-02 21:53
    周同沉思着,猛然想起一件事情来,忙盯着标哥问道:“你,你把高翔换下的血衣,扔到哪里去了?”
    “我把它一把火,给烧了!”
    “在哪里烧的?烧掉的衣服灰儿,你怎么处理的?”
    “在厕所里烧的。你知道,我家的厕所没有窗户,只有一个排气孔儿。我把厕所门儿一关,谁也看不到火光。那些灰儿,抽水马桶冲走了……”
    标哥有气无力喃喃地说着,惊恐的眼睛张望着窗外,身躯始终保持着一种防备的姿态,好像窗外随时都会闯进来什么东西似的。
    就在这时,突然“啪”的一声,包间的玻璃窗被一阵紧似一阵的小北风,给吹开来……
    作者:令狐酒 时间:2017-08-02 21:57



    作者:令狐酒 时间:2017-08-02 21:59
    后文更精彩,敬请关注!
    作者:令狐酒 时间:2017-08-03 08:44
    “嘤嘤嘤”,一阵阵轻盈的声音萦绕在周同赤裸的肩头上。咋一听,极像是一群饥渴的蚊子,在急迫觅食时震动纤翅而发出的。这声音,时而大时而小,时而疾驰时而迟缓,忽高忽低,错落无序……然而,这声音却发自于一哥手中紧握的一枚小巧玲珑的纹眉机。
    此刻,一哥正全神贯注这枚独步在肩头裸露的凹凸有致的肌肉疙瘩上的纹眉机,凝视着由它那微细锋利的机头所雕琢出来的精致纤细的龙纹线条。
    这一幕场景,出现在翔泰酒店的一间豪华包间里。
    此时,翔泰酒店已经开业三个多月了。
    作者:令狐酒 时间:2017-08-03 08:45
    这家酒店位于东北小城人烟繁华的街区里,店面不大,内部的设施装潢却非常讲究。进得店来,让人一看就知道很有档次和品位,店老板肯定投入了相当多的心血和金钱,不然那木质优雅的餐桌餐椅、精致的餐具,件件透着温馨和惬意。
    酒店之所以取名为“翔泰”,与店老板高翔本人大号有关。“翔”字正是取自高翔的名,与吉祥的“祥”字同音;“泰”字则为“泰和”之意,这“翔泰”也就蕴含了“吉祥泰和”的寓意。
    据传,取这个店名还是专门请省城里最有名气的风水大师,前来奇门遁甲、周易八卦,一番勘测之后命名的。
    开业当天,高翔请刘哥前来捧场。
    刘哥在这座小城里,是位响当当的人物。他手里经营好几家企业,和社会上黑白两道人物甚有交往。高翔闯荡社会以来,就是投靠在他的门下,自然得到刘哥许多关照,事业做得颇为顺畅。
    刘哥接到高翔的邀请,定是叫来社会上有头有脸的人物。大家见是刘哥发出的邀请,纷纷前来捧场。翔泰酒店开业当天,社会上各类份子见来了这么多重量级人物,场面上就能镇得住,也就没人敢找茬惹麻烦。酒店开业仪式搞得相当热闹,高翔人前人后处处待刘哥为贵宾,也算是给足了刘哥面子。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令狐酒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69天 / 跨度103天】
    • 开贴:2017-08-02 09:57
    • 更新:2017-11-14 09:25
    • 阅读:2528 回复:504 楼主:351
    • 字数:约143千字
    • 图片:28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