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生存困惑、爱情折磨、是非抉择的人生孤旅,长篇小说《青檬不知味》

  • 首页
  • 上一页
  • 28
  • 页码:
  • 作者:令狐酒 时间:2017-11-01 10:52
    石君知道事情原委之后,非常着急,马上从济宁赶到泰安,给周同他们交上了伙食费,还带来了一些好吃的食物。
    当初,周同他们几个人离开北京的时候就和石君约好了在山东见面。周同的原计划是,先在泰安过大年,然后再到石君家和赵继鹏家转转。但是千想万想,谁也没想到,竟然会在拘留所里过了个年;而且,石君竟然会以探监的方式和周同、赵继鹏他们见了面。
    这太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这样的结局颇具黑色幽默的荒诞味儿。
    三人在拘留所里呆着的时候,最难熬的还不是寒冷,而是大年夜的异常热闹!
    年三十晚上,除夕的鞭炮“噼里啪啦”响起来的时候,周同几人便茫然若失地向窗口外面张望。
    这个时候,正是千家万户下饺子、全家人团聚在一块儿吃年夜饭的时刻。而蹲在号子里的周同、赵继鹏、刘波,听着铁窗外热闹纷呈的鞭炮声,守着空旷无助的寒冷,思念家人的情绪不免在这“噼里啪啦”的声响中油然而生……
    作者:令狐酒 时间:2017-11-02 10:19
    第三十一章 流年不利
    作者:令狐酒 时间:2017-11-02 10:25
    正月初五一过,这个年基本上算是过完了。周同、赵继鹏、刘波的拘留期也在这一天结束。
    三人灰头土脸的从拘留所里放出来的时候,除了精神上憔悴不堪之外,再就是外表上的邋遢无比。尤其是刘波那挂胡子,生长得那叫一个茂盛!整张脸都被遒劲无比的胡须给包裹住了。这刮胡须配上那粗矮健壮的身躯,猛一看,刘波活像是一头凶猛的藏獒。
    石君来接的大家伙。
    出拘留所第一件事情,就是再去洗个澡。
    几个人又去了刚到泰安时的那个澡堂子。可这次再来,就和年前的情形完全不一样了。
    先前的高兴劲儿都消失了,剩下的只有一脸的落魄和身心俱疲。本来穿着一样款式和颜色的衣服,已经在号子里滚的不成样子。没办法,洗完澡之后,三人又都换上了之前穿的脏衣服。这崭新的大红套装,从北京来都没舍得穿,谁承想到泰安换上后竟然成了号子里的囚服。
    旧地重游,别有一番滋味。
    唉,这年过的!
    作者:令狐酒 时间:2017-11-02 13:34
    其实,这个年石君过得也不消停。他在感情上正遭遇危机,女朋友刘芳婷正闹着与他分手。
    原来,石君走南闯北在外拍戏,平日里没有多少时间陪她,经常让刘芳婷一人独处。时间一长,刘芳婷对石君的感情基础就发生了动摇。后来,刘芳婷感到一个人呆在北京实在没多大意思,就回到老家新泰。没过多久,却跟另外一个男的好上了。很快,两人便成双入对,打得火热。
    这件事儿,很快传到石君的耳朵里。
    石君是在年前带着一肚子的火气,回到老家的。正琢磨着如何赶到新泰去找刘芳婷问个明白,没想到大年初一,却接到赵继鹏让他到泰安拘留所交伙食费的电话。
    石君赶到泰安,交上了伙食费之后,就在泰安住了几日。
    赵继鹏、周同、刘波从拘留所里放出来,赵继鹏、刘波各自回家。周同的家远在东北小城,一时半会儿回不去,就跟着石君结伴儿去新泰找刘芳婷。
    可等他们找到刘芳婷时,刘芳婷却一脸漠然,正式跟石君摊了牌。
    “这究竟是为什么?”石君听后,暴跳如雷。
    说实在的,石君不想丢掉这段感情,毕竟两个人在一起也有几年时间了,虽说聚少分多,但是他俩在感情上没有太多的叉子,根本没到非得分手的地步。
    “不为什么,我就是不想一个人孤独地过下去了!”刘芳婷冷漠地说道。
    作者:令狐酒 时间:2017-11-03 09:51
    刘芳婷的父母见石君一表人才,言谈举止颇有分寸,感觉这才是靠谱的人,就对石君特别好。可是,刘芳婷的主意已定,父母也没有办法劝说。
    刘芳婷的继任男友是新泰体校的。
    当石君找到刘芳婷家里时,这厮得到消息立即纠集了一彪人马,堵到刘芳婷的家门口,声称非要废了石君不可。
    “大过年的,你他妈吆喝一帮子流氓地痞来刘家闹事儿,就能显出你很有能耐吗?!”当时气得周同站在院子里大骂,撸起袖子就要冲出去和他们拼了,却被石君一把拦住,示意不要轻举妄动。
    “毕竟是在刘芳婷家里,要是你出去跟这帮地痞干一仗,事情闹大了,对刘家的影响肯定不好。再说,真要这样出去干架,反而也把咱们自个儿给拉低了——你这不是和地痞流氓这些不入流的货色一般见识了吗?!”
    周同听罢,不觉佩服,心想,“单从这点看,就能分出石君和刘芳婷现任男朋友两人品质的高低优劣了。”不免看了一眼已经六神无主的刘芳婷,心里念叨:“唉!刘芳婷你抛弃了石君却跟着地痞一样的人物,真的不值!”
    作者:令狐酒 时间:2017-11-06 13:27
    此时,刘芳婷心里乱了套,急得哭了起来。
    既然事情闹到这个份上,分手是肯定的。假如刘芳婷此刻反悔不同意分手了,石君也不会答应。刘芳婷彻底伤害了他,他的选择就是坚决离开!
    了结这件事情之后,周同跟石君回到济宁,在他家里住了几天。
    正月十五过后,两人决定一起回北京。
    可是,当他们正准备收拾东西动身回京的时候,石君突发输尿管结石,疼得非常厉害,几乎躺在床上一动也不能动了。周同就背着他到医院看病,楼上楼下、忙前忙后的整整照顾了一个礼拜,石君的病总算是好了。
    经历了这件事情之后,周同和石君的友情包括和石君父母的感情就特别深了。后来,石君和周同按照山东的习俗结拜为兄弟,自此周同在山东也算是有了一个家。
    石君病好之后,两人便回到北京。此时,赵继鹏、刘波他们留在了老家,没再跟出来。
    自此,以后的日子里周同几乎是独自一人闯荡世界了。
    回到北京不久,就有剧组联系石君约定武指档期的事情,很快洽谈好了一个项目,几天后就要去剧组报道。
    石君在武术指导这一行里摸爬滚打很多年,演艺圈内已有名气。再加上功夫了得,为人实在仗义,深得圈内人士好评。刚到北京没多久,就有剧组找他联系业务,足见大家对他的认可。
    这也证明石君的为人品德如何了!平时,石君常对周同说的就是——“做事先做人,只有把这‘人’字写好了,道路才能走的远。那些偷奸耍滑、多行不义的人,脚下的路只能是越走越窄,最后就会被自己的不义行为给堵死。”
    动身之前,石君见周同的工作还没有个着落,就问他今后究竟想要干些什么?需不需要他的帮助?
    周同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作者:令狐酒 时间:2017-11-06 16:18
    石君见周同没有确切的主张,劝周同还是留在圈内混。毕竟在影视这个圈子里呆了多年,结交了一些朋友,也算是一笔资源,可以用一下。
    石君又劝周同说:“再做群众演员没有多少意思,不如先跟着我做做武打替身,将来可以往武术指导方向发展。虽说武打替身不如明星演员风光,可是收入也算可以,比起其他打工的还是强不少。”
    但周同对武打替身这行当,实在是提不起兴趣来,也不想往武术指导这条路上奔。
    见周同沉默着个脸儿不说话,石君就有些纳闷了,“你不做武行,也没有个明确的目标,今后究竟想做些什么哪?”
    不错,石君这一问,正问到了问题的关键——其实,周同真的不知道今后该做些什么。这么多年来在外漂泊闯荡,让周同的内心里产生了一种迷失感,感觉自己就像一朵浮萍,毫无目的地飘着,不知道今后会漂到哪里去。有时周同会问自己——你想要什么样的职业,今后想过什么样的日子?到现在周同也没有想清楚。在外闯荡或许有太多的不确定因素,是自己无法把握的。
    说实在的,打心里周同还是比较喜欢表演,可是几年时间过去,自己总是摆脱不了群众演员这样的套路。每每想到这里,周同就会给自己提出一个问题——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做个演员。



    作者:令狐酒 时间:2017-11-07 10:44
    “不如,你再做群演吧,我看看有没有机会给你介绍个戏拍。”石君见周同不做声,便说出这些话来。
    “可光在群演里混,何谈表演上的进步?根本就无法实现做演员的愿望!”周同拒绝了石君。
    其实,石君的这番话,正给了周同一个可以回避问题的台阶下——他已经在群演堆里摸爬滚打多少时间了,到现在了无成绩,所以无论如何,他不能再做群众演员了。
    “不做群演,那做什么工作?”石君问道。
    周同又升起一丝迷茫。可不管将来做什么样的工作,周同打算先不离开北京。毕竟呆在北京,机会相对要多一些。
    石君见周同沉默了,知道触到了他困惑的软肋,也就没再多问。
    几天后,石君动身到剧组拍戏去了。
    周同就在石君租住的小区单元房里闲住。一周的时间过去,整日无所事事睡大觉,养足了的精神却无处施展,一股子无聊空虚涌上了心头。
    回想去年这个时候,和赵继鹏、刘波、张力、丙赋等一大帮子人热热闹闹地住在简陋的平房里,挤在一张破床上睡,虽然比较苦,还是很开心的。而如今孑然一身,形单影只,就感到了孤独和寂寞。
    后来,周同退掉了石君租的单元房,搬进了地下室。
    他发现只有在地下室这种熟悉的环境里,才能不使自己感到过分的失落。也只有在这种拥挤憋闷的氛围里,才能感到一丝安静和踏实。最起码,地下室吵吵闹闹的人气十足,不像单元房里大家关上门朝天过那般死寂了。
    作者:令狐酒 时间:2017-11-14 09:24
    @zgsxsltsj 2017-11-09 14:06:52




    -----------------------------
    多谢朋友支持!!
    作者:令狐酒 时间:2017-11-14 09:25
    一段无聊的时光过后,周同便像以往那样找来一只脚靶,绑在高低床上铺床头上,“哐当哐当”地练起脚法来。
    脚靶被踢得山响,这声音瞬间就把地下室封闭的空间被给灌满了。再加上通风不好,闷热憋屈着,没一会儿功夫,周同的身上就出了汗。他顺手将已经有些微湿的背心脱下来,露出了那条漂亮的神采飘逸的过肩龙。
    不到一刻钟的功夫,在周同刚刚活动活动拳脚,做了些高鞭腿动作之后,正准备加大力度猛踢时,就听到有人敲门。
    周同忽地意识到,肯定是自己踢打脚靶的声音,打扰别人休息人家找上门来了。
    可是转念一想,“这才早上九点多钟啊,租住地下室的人都出去打工了,哪里还有人?!”这么一想,就觉得有些奇怪。
    房门一开,映入眼帘的却是一枚硕大无比,亮着贼光堆着肥肉的秃头。
    这秃头微眯着双眼,一脸疲惫地探进肥硕健壮的身躯来,好似无意般地扫视着房间。当他的目光瞄到床头脚靶上时,稍一停留,好像明白了怎么回事儿,就收回目光定定地看着周同。正待说话,可秃头忽然发现周同身上的过肩龙纹身,微眯的眼睛瞬间睁大,放射出了活跃的亮光儿来。
    此时,周同做完一番拳脚动作之后,身上隆起的肌肉变得凹凸不平,而这条过肩龙纹身的线条脉络,就在这凹凸不平的肌肉上盘旋翻舞,玲珑活现起来,好像有了灵气一般。
    这纹龙,实在是太过扎眼了。
    “啊哈,好纹身!”秃头看罢,不觉发出一声赞叹……



  • 首页
  • 上一页
  • 28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令狐酒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69天 / 跨度103天】
    • 开贴:2017-08-02 09:57
    • 更新:2017-11-14 09:25
    • 阅读:2528 回复:504 楼主:351
    • 字数:约143千字
    • 图片:28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