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白话文版《西游记》,绝对不会改变原文本意的翻译。

  • 首页
  • 上一页
  • 9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张延晨1999 时间:2017-09-23 08:50
    好大圣,不喝得功酒,先驾了斤斗云,唿哨了一声,又到了麒麟山上。没心思玩景,直接去找洞府。正走的时候,只听见人语喧嚷,随即伫立凝睛观看。原来那个獬豸洞口把门的大小头目,大约有五百名,在那里:
    森森罗列,密密挨排。森森罗列执干戈,映日光明;密密挨排展旌旗,迎风飘闪。虎将熊师能变化,豹头彪帅弄精神。苍狼多猛烈,獭象更骁雄。狡兔乖獐抡剑戟,长蛇大蟒挎刀弓。猩猩能解人言语,引阵安营识汛风。
    行者看见了,不敢往前走,抽身回了旧路。你说他抽身为什么?并不是怕他。他却到了那打死小妖的地方,找出黄旗和铜锣,迎风捏诀,想象腾那,随即摇身一变,变成那个有来有去的模样,乒乓的敲着锣,大踏步的一直往前来,直接走到了獬豸洞。正想看看洞景,只听见猩猩出语道:“有来有去,你回来了?”行者只得答应道:“回来了。”猩猩道:“赶紧走,大王爷爷正在剥皮亭上面等着你回话哩。”
    作者:张延晨1999 时间:2017-09-23 11:38
    行者听见了这话,拽开步,敲着锣,走到前门里看的时候,原来是悬崖削壁,石屋虚堂,左边右边都有琪花瑶草,前后很多古柏乔松。不觉的又到了二门里面,忽然抬头,看见一座八窗明亮的亭子,亭子中间有一张戗金的交椅,椅子上端坐着一个魔王,真的长得恶像。但见他:
    晃晃霞光生顶上,威威杀气迸胸前。
    口外獠牙排利刃,鬓边焦发放红烟。
    嘴上髭须如插箭,遍体昂毛似叠毡。
    眼突铜铃欺太岁,手持铁杵若摩天。
    行者看见了,公然傲慢那个妖精,也不循一些礼法:调转过脸,朝着外面只管敲锣。妖王问道:“你回来了?”行者不回答。他又问:“有来有去,你回来了?”还是不答应。妖王到跟前扯住了道:“你怎么到了家里还敲锣,问你话也不回答,咋回事?”行者把锣往地下一扔道:“什么‘咋回事’、‘咋回事’?我说我不去,你却偏要我去。走到了那里,看见无数的人马列成阵势,看见了我,就都叫:‘抓妖精,抓妖精。’把我推推扯扯,拽拽扛扛抓进了城里去。去见那个国王,国王说:‘斩了。’幸亏那两班的谋士道:‘两家相争,不斩来使。’把我给饶了。收起了战书又押出了城外,在军前打了三十顺腿,放了我来回话。他那里不久就要来这里跟你交战哩。”妖王道:“这么说,是你吃亏了,怪不得问你也不说话。”行者道:“不是咋地?只因为护疼,所以没有答应。”妖王道:“他们那里有多少人马?”行者道:“我也吓昏了,又被他打怕了,哪里会查他人马的数目?只看见那里有森森的兵器摆列着:
    弓箭刀枪甲与衣,干戈剑戟并缨旗。剽枪月铲兜鍪铠,大斧团牌铁蒺藜。长闷棍,短窝槌,钢叉铳刨及头盔。打扮得?鞋护顶并胖袄,简鞭神弹与铜锤。”
    那妖王听了笑道:“不要紧,不要紧。像这种兵器,一把火就没有了。你先去报给金圣娘娘知道,叫她不要恼。今天早上她听见我发狠,要去战斗,她就眼泪汪汪的不干。你现在去说那里的人马骁勇,肯定打赢我,先宽她一时之心。”
    作者:张延晨1999 时间:2017-09-23 11:39
    这个妖王脾气好
    作者:张延晨1999 时间:2017-09-23 12:05
    行者听了,十分高兴道:“正合老孙的意。”你看他偏就是路熟,转过了角门,再穿过厅堂。那里边全都是是高堂大厦,一点也不像前边的模样。直到了后边的宫里,远远的看见彩门壮丽,就是金圣娘娘的住处。到了里面看的时候,有两班妖狐、妖鹿,一个个的都化妆成美女,侍立在左右。正中间坐着的那个娘娘,手托着香腮,双眸在滴泪。果然是:
    玉容娇嫩,美貌妖娆。懒梳妆,散鬓堆鸦;怕打扮,钗环不戴。面无粉,冷淡了胭脂;发无油,蓬松了云鬓。努樱唇,紧咬银牙;皱蛾眉,泪淹星眼。一片心,只忆著朱紫君王;一时间,恨不离天罗地网。诚然是:自古红颜多薄命,恹恹无语对东风。
    行者到跟前打了个问讯道:“接喏。”那个娘娘道:“这个泼村怪,十分无礼。想我以前在那朱紫国里,与国王同享荣华的时候,太师和宰相见了,就俯伏在尘埃里,不敢仰视。这野怪怎么叫了声‘接喏’?是哪里来的这种村泼?”那些侍婢上前道:“太太息怒。他是大王爷爷心腹的小校,名叫有来有去。今天早上派过去下战书的就是他。”娘娘听他这么说,忍着怒问道:“你下战书,有没有到朱紫国国界?”行者道:“我拿着战书进了城里,到了金銮殿面见君王,已经讨到回音来了。”娘娘道:“你面君,他都说了些什么?”行者道:“那君王说的是敌战之言和排兵布阵的事情,刚才我跟大王说了。只是那个君王有思想娘娘的意思,有一句合心的话,特地来这上禀。奈何左右的人多,不是说话的地方。”
    作者:张延晨1999 时间:2017-09-23 12:12
    娘娘听了,喝退两班的狐妖鹿精。行者关上了宫门,把脸一抹现出了本像,对娘娘道:“你别怕我。我是东土大唐派到大西天天竺国雷音寺去见佛求经的和尚。我师父是唐王的御弟唐三藏。我是他的大徒弟孙悟空。因为路过你国(这个称呼十分复杂)倒换关文,口见你的君臣出榜招医,是我大施三折之肱,把他的相思之病治好了,他排宴感谢我。喝酒的时候,说出你被妖怪给摄来。我会降龙伏虎,特地请我过来捉住妖怪救你回国。那战败的先锋是我,打死小妖的也是我。我看见他门外凶狂,是我变成有来有去的模样,舍身到这里,给你报信。”那娘娘听他这么说,沉吟不语。行者拿出宝串,双手奉上道:“你要是不信,看看这个东西怎么来的?”娘娘看见了垂泪,下座拜谢道:“长老,你要是真的救我回朝,没齿不忘大恩。”
    作者:张延晨1999 时间:2017-09-23 12:19
    行者道:“我先问你,他那个放火、放烟、放沙的,是件什么宝贝?”娘娘道:“哪里是什么宝贝,就是三个金铃。他把头一个幌一幌,有三百丈的火光烧人;第二个幌一幌,有三百丈的烟光熏人;第三个幌一幌,有三百丈的黄沙迷人。烟火还不要紧,只是黄沙最毒,如果钻进人的鼻孔,就会丢了性命。”行者道:“厉害,厉害。我领教过了,打了两个喷嚏。就是不知道他的铃儿放在什么地方?”娘娘道:“他哪里肯放下?一直带在腰间,行住坐卧不离身。”行者道:“你要是有意于朱紫国,还要相会国王,把那烦恼忧愁,都先放下,使出个风流喜悦的样子,跟他叙个夫妻之情,叫他把铃儿给你收着。等我偷过来了,降伏了这个妖怪,那时候,也好带你回去,重谐鸾凤,共享安宁。”那娘娘决定按他说的办。
    作者:张延晨1999 时间:2017-09-23 13:52
    这行者还是变成心腹小校,打开了宫门,把左右侍婢叫进去。娘娘叫:“有来有去,赶紧到前亭去请你大王来,我有话跟他说。”好行者,答应了一声,然后到了剥皮亭,对着妖精道:“大王,圣宫娘娘有请。”妖王高兴道:“娘娘平常只骂,为什么今天请我?”行者道:“那娘娘问朱紫国王的事,我对他说说:‘他不要你了,他在国里另扶了皇后。’娘娘听了,所以没了想头,这才命令我过来奉请。”妖王非常高兴道:“你很中用。等我剿除了他的国家,就封你做个随朝的太宰。”
    作者:张延晨1999 时间:2017-09-23 14:00
    行者顺口谢恩,很快和妖王来到了后宫门口。那个娘娘笑脸迎接,就去用手去相搀。那妖王喏喏而退道:“不敢,不敢。多承娘娘下爱,我怕手痛,不敢沾边。”娘娘道:“大王请坐,我有话跟你说。”妖王道:“有话就说,没关系。”娘娘道:“我蒙大王辱爱,现在已经三年,没能共枕同衾。也是前世之缘,做了这一场夫妻。谁知道大王有外我的意思,不以夫妻相待。我想着当时在朱紫国为皇后,外邦凡是有进贡的宝物,国王看完了,一定让我收了。你这里也没有什么宝贝,左右穿的都是貂裘,吃的是血食,哪见过绫锦金珠?只是一味的铺皮盖毯。或者就有些宝贝,你因为把我当外人,也不叫我看见,也不给我收着。就像我听说你有三个铃铛,想来就是一件宝贝,你怎么走也带着,坐也带着?你就拿给我收着,等你用的时候拿出来,也不是不行。这也是做了夫妻一场,也有个心腹相托的意思。这样不相托付,不是见外是什么?”妖王大笑陪礼道:“娘娘怪得对,怪得对。宝贝在这里,今天就一个交给你收下了。”随即揭下衣服拿宝。行者在旁边目不转睛的看着那妖怪揭起了两三层衣服,贴身带着三个铃。他解了下来,用些绵花塞了口儿,把一块豹皮弄成一个包袱儿包了,递给娘娘道:“担心虽然微贱,但是要用心收藏,千万不能摇幌到他。”娘娘接过了道:“我知道。放在这妆台上面,没有人摇动。”叫:“小的们,安排酒来,我给大王交欢会喜,喝上几杯。”那些侍婢听了,随即铺排果菜,摆上一些獐鹿兔的肉,把椰子酒倒了奉上。那娘娘做出了妖娆的姿态,哄着精灵。
    作者:张延晨1999 时间:2017-09-23 17:36
    孙行者在旁边做他的事情,但挨挨摸摸靠到了妆台,把三个金铃轻轻的拿过来,慢慢的移步,溜出了宫门,离开了洞府。到了剥皮亭前没人的地方,展开豹皮幅子看的时候,中间一个有茶杯大,两头两个有拳头大。他不知道厉害,就把绵花给扯了。只听见当的一声响喨,咕嘟嘟的迸出了烟、火和黄沙,已经收不住,满亭里烘烘的火起。吓得那把门精怪一拥进了后宫,也惊动了妖王,慌忙喊:“快去救火,救火。”出来看的时候,原来是有来有去拿着金铃儿哩。妖王上前喝道:“贱奴,你怎么偷了我的金铃宝贝,在这个地方胡闹?”叫:“拿过来,拿过来。”那门前的虎将、熊师、豹头、彪帅、獭象、苍狼、乖獐、狡兔、长蛇、大蟒、猩猩,率领那些妖怪一齐围上来。
    作者:张延晨1999 时间:2017-09-23 17:41
    那行者慌了手脚,丢下了金铃,现出了本像,拿出金箍如意棒,撒开了解数,往前面乱打。那妖王收起来了宝贝,传号令,教:“关上前门。”那些妖精听了,关门的关门(不打算放狗吗?),打仗的打仗。那行者难以脱身,收起来了棒,摇身一变,变成个痴苍蝇儿,叮在那没有火的石壁上。那些妖精找不着,报道:“大王,贼跑了,贼跑了。”妖王问:“有没有从门里走出去?”众妖都说:“前门紧锁牢拴,没有走出去。”妖王只说:“仔细的找。”有的拿水泼火,有的仔细寻找,并没有踪迹。妖王怒道:“是个什么贼人?好大的胆子,变成有来有去的模样,进来见我回话,又跟在我身边,乘机偷我的宝贝。好在并没有拿出去。要是拿出山头,见了天风,怎么办?”虎将到跟前道:“大王的洪福齐天,我们的气数不尽,所以知道了。”熊师上前道:“大王,这个贼不是别人,肯定是那打败先锋的那个孙悟空。想必是在路上遇到了有来有去,要了他的命,夺下了黄旗、铜锣跟牙牌,变成他的模样,到这里骗了大王。”妖王道:“就是,就是,说的有道理。”叫:“小的们,仔细的搜求防避,千万不要开门放他走了了。”这才是个有分教:
    弄巧翻成拙,作耍却为真。
    作者:张延晨1999 时间:2017-09-23 19:34
    第七十一回 行者假名降怪犼 观音现像伏妖王
    色即空兮自古,空言是色如然。人能悟彻色空禅,何用丹砂炮炼。
    德行全修休懈,工夫苦用熬煎。有时行满始朝天,永驻仙颜不变。
    话说那个赛太岁紧紧的关上了前后门,搜寻行者,一直嚷到了黄昏时分,还是看不见踪迹。坐在那个剥皮亭上,点聚了群妖发号施令,叫他们在各门上提铃喝号,打鼓敲梆;一个个的把弓上弦,抽刀出鞘,很多人支更坐夜。
    作者:张延晨1999 时间:2017-09-23 19:47
    原本孙大圣变成了一个痴苍蝇,叮在了门旁边。看见前面防备的非常紧,他随即抖开了翅膀,飞到了后宫门口看的时候,看见金圣娘娘伏在御案上清清滴泪,隐隐声悲。行者飞进了门里去,轻轻的落在她那乌云散髻上面,听她哭的什么。没多长时间,那个娘娘忽然失声道:“主公啊,我和你:
    前生烧了断头香,今世遭逢泼怪王。
    拆凤三年何日会?分鸳两处致悲伤。
    差来长老才通信,惊散佳姻一命亡。
    只为金铃难解识,相思又比旧时狂。”
    行者听了,随即移身到她耳根后面,悄悄的叫道:“圣宫娘娘,你不要害怕。我还是你国派来的神僧孙长老,并没有伤命。只是因为性急,到妆台哪里偷走了金铃,你和妖王喝酒的时候,我却脱身私自出了前亭,忍不住的打开看看。没想到扯动了那塞口的绵花,那个铃响了一声,迸出了烟、火和黄沙。我就慌乱了手脚,把金铃给丢了,现出了原身,用铁棒打他,苦战也出不去,担心遭他的毒手,所以变成了一个苍蝇儿,钉在了门框上,躲到了现在。那给妖王更加的严谨,不愿意开门。你可以再用夫妻礼骗他进来随叫,我好脱身再做接下来的事情,另想别的办法救你。”
    作者:张延晨1999 时间:2017-09-23 19:53
    娘娘一听见这话,战兢兢的发似神揪;虚怯怯的心如杵筑。泪汪汪的道:“你现在是人还是鬼?”行者道:“我既不是人,我也不是鬼,现在变成了个苍蝇儿在这个地方。你不要怕,快去请那个妖王吧。”娘娘还不信,泪滴滴的悄语低声道:“你不要骗我。”行者道:“我怎么敢骗你?你要是不信,就展开手,等我跳下来你再看。”那娘娘真的把左手张开,行者轻轻的飞下来。落在她的玉掌之间,真像是:
    菡萏蕊头钉黑豆,牡丹花上歇游蜂;
    绣球心里葡萄落,百合枝边黑点浓。
    金圣宫高举手掌,叫声:“神僧。”行者嘤嘤的打应道:“我是神僧变的。”那娘娘这才信了。悄悄的道:“我去请那妖王来的时候,你要怎么行事?”行者道:“古人说:‘断送一生惟有酒。’又说:‘破除万事无过酒。’酒的作用有很多,你只要提出跟他喝酒。你把那贴身的侍婢叫上一个进来,指给我看,我就变成她的样子,在旁边服侍,这也方便下手。”
  • 首页
  • 上一页
  • 9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张延晨1999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30天 / 跨度283天】
    • 开贴:2017-07-07 23:19
    • 更新:2018-04-17 11:29
    • 阅读:18807 回复:2348 楼主:1752
    • 字数:约773千字
    • 图片:88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