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揭秘营口坠龙事件的真相。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刀剑黄昏 时间:2017-08-06 18:33


    1934年7月,营口。

    今年的夏天不知怎么异常的炎热,自打5月下过两场小雨之后,就一滴雨都没有降过,整个营口市内都飘荡着死鱼死虾的腥味。虽不时的有几阵小风吹过,但也是灼热无比,吹在身上让人难受的很。

    沿辽河的土路上,两名身穿黑色制服,头戴大檐帽的警察正骑着两辆自行车慢悠悠的前进着。

    这条土路很宽,是从营口向西行进的重要路线,早晚时都有许多赶着大车的行人,现在正值中午,偌大的路上就只有这两名警察。

    “我说,赵大哥,这回来的那个日本子也太不是东西了,这么热的天非要让咱们两个去巡逻,这不是故意刁难咱们么?”

    一名年轻的警察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口中没好气的抱怨着。

    另外那名警察年纪较大,看样子要有六十多岁,由于年纪较大的原因,身上的汗如雨点一样落在地上。

    他将车停了下来,看了看旁边的年轻人,道:“前面有处树荫,咱到那里休息一会。”

    说着, 推着自行车就向着不远处的一颗沿河大柳树走了过去。

    二人来到柳树下,点上烟卷,靠在巨大的树干上休息。

    一根烟过半,姓赵那名老警察才缓缓的道:“小宋,刚才这话别哪都说,现在时代不同啊,不是张大帅在位的时候了,让日本子听到,免不了又是两个大嘴巴。”

    小宋也能听出来,身边这位赵大哥说出这话的时候,语气中满是无奈。他愤怒的道:“狗日的小本子,才来两天就到处找事,张大帅在的时候,他们见到咱们哪个不是点头哈腰的。”

    姓赵的老警察抬了抬压在脸上的大盖帽,看着小宋道“你就不能忍一会?过两天那个巡视日本子就走了。我知道你小子因为昨天那两个嘴巴心里有股气,可你也不想想,日本军营就驻扎在十里不到的地方,有气也得给我压着。少帅带着军队都走了,你让咱们这群老百姓怎么办?拿着烧火棍去打日本子?”

    小宋将手里的烟头仍在地上,愤怒的道:“赵大哥,我知道你在这边资历高,日本子和司长都要敬你几分。可我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恶气,看着日本子在我们的土地上耀武扬威!哪天我非要离开这里,入关参军!”

    赵大哥见小宋这股子冲劲,满意的笑了笑,没说什么。他干警察这行几十年了,早期的时候给驻营口的各国领事馆当警察,民国时期又当警察,到现在满洲国,还在干着警察,整个营口市的人,他几乎全都认识。只不过这官却是丝毫没升,到现在还只是一名最下级的警士。

    二人坐在大柳树下,看着眼前已经快要干涸的辽河,久久无语。没多久,小宋就扣着大檐帽睡了过去,老赵也是迷迷糊糊,闭着眼睛哼着小曲。

    一阵凉风吹过,吹的老赵浑身舒适无比,也渐渐睡了过去。

    这一觉,二人睡了大概一个小时,自打入夏之后,两个人都没有睡过这么舒服的觉了。

    老赵这时突然睁开了双眼,映入眼帘的不再是蓝天白云,而是黑压压的一片乌云,他看了看睡在一旁的小宋,将他叫了起来。

    小宋看着漫天的乌云,笑道:“老天爷真是开了眼了,这再不下雨,不热死也得饿死了。”

    老赵站起身子,拍了拍大檐帽,道:“走吧,看这样子一会就要下雨了,别淋着了。”

    “好嘞!”

    二人刚推着自行车没走出几步,就听身后传来了焦急的呼声。

    “两位长官,等等!出事了,出事了!!!”

    二人回头一看,就见一名二十多岁的青年正向着他们跑过来。这青年皮肤黝黑,穿着破烂的短衫,光着脚。青年跑到二人面前,弯腰大口的喘着气,也不说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老赵看着青年累成这个模样,将绑在车上的水壶递给了他。青年二话不说,喝了一大口,这才喘匀了气,道:“长官,出事了,龙掉下来了!”

    “龙?”

    老赵看了小宋一眼,问向青年:“龙是谁?”

    青年连忙摆了摆手,焦急的道:“龙就是龙啊,头上长着角,身上带着鳞的龙啊。”说着,还用手不停的比划。

    小宋一听,怒道:“龙?这世道哪有什么龙?我看你小子就是欠揍了,再敢说这些胡话,我把你抓进去!”

    青年被小宋这凶神恶煞的模样吓的脸色发白,颤颤巍巍的道:“真……真的有龙,我没骗你们啊!”

    老赵当警察这么多年,一眼就能看出这青年不像是在说谎,他问道:“你确定你看到的是那种身体长长的,头上长着角的龙么?”

    “对!不光我,还有很多人都看到了。村长也在,是他让我进城告诉你们的。”

    这一次,就连小宋也有些相信了,他不信这个青年敢这么大的胆子戏弄他们。

    只是,龙这种神话的东西在老百姓眼中太过神秘,所有人在记事的时候都听到过关于龙的传说,但没有一人亲眼见过。

    老赵问道:“那龙掉在哪里?”

    青年顺着身后一指,道:“就在不远处的苇塘里,还活着呢!”

    二人顺着青年指的地方一看,苇塘没看到,倒是又看到了两名正在跑过来的年轻人。这二人与这青年一样,累的气喘连连,说龙掉下来了。

    这一下,二人是彻底的信了,老赵对着小宋道:“你骑车带个人回去,把这件事说一下,我跟着他们两个过去看看。”

    小宋点了点头,骑着带着其中一名年轻人就回到了市里。向警长报告的时候,警长也明显不信这件事,说这个青年在胡言乱语,要把他关起来。

    正巧,那名巡视的日本官员也听到了这件事,拦下了警长,让那青年带着他去落龙的地方看看。

    小宋并没有跟着去,而是留在了警务处里。

    当晚,天空中下起了大雨,将笼罩营口几个月的热气驱散。许多市民冒雨走上街头,欢呼着,庆祝着。

    然而,这场大雨一下就是六天,直到第七天的时候,雨才停了下来。

    小宋推着自行车,独自一人行走在泥泞的道路上。自打那日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老赵。

    那晚,他亲眼见到,许多日本军车开进了城,具体去哪没有人知道。

    后来他去老赵家想问清老赵的消息,可老赵的儿女也不知道老赵到底去了哪里,现在正在满城的找呢。

    看着老赵家里还有几个年纪不大的孩子,小宋将自己全部的积蓄都留给了他们。之后,他卖掉了房产,辞退了警务处的工作,坐着火车来到了山海关,跟着一伙胡子在内蒙转了半年,最终入了关。




















    作者:刀剑黄昏 时间:2017-08-06 18:35

    海风从辽河上吹过来,带来了一股清凉,一只海鸥慢慢从辽河大桥那里飞来,它的背景是初秋时分那湛蓝的天空。

    车轮驶过,带起一片半绿色的落叶从车窗边上翻滚过去。开着车,我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行人,一股惆怅涌上心头。

    “难怪诗人们都说,秋天是个最为伤感的季节。”

    至于是哪个诗人说的,我并不知道,至于自己为什么惆怅,总算还是自己知道的不多的事情之一,现在的我只想当一个忧伤的美男子,然后用我的忧郁气质打动一位年轻貌美多金的姑娘,过上与常人一样的生活。

    就在我想着怎么与那位年轻貌美多金的姑娘婚后的生活时,电话突然响了。

    “科长!是!我正在路上,马上就到了!交给我一定没有问题,请领导放心!好!”

    我叫张朝风,今年二十六岁,出生在辽宁营口,在外闯荡了两年之后还是回到了我的故乡,目前在房屋征收管理办公室当合同工。一般的合同工就是拿着一千七百块的工资,交着五险,给正式的人员开个车,拎个包什么的。而我由于老叔就在征收办当一个小科长,并且是那种很能干活的小科长,结果我也被高看一眼,吴科长不光用我开车与拎包,还要帮助他与被征收户协商。

    问题是我大学学得的机械自动化管理,与目前的工作一毛钱关系也没有。

    刚才那个电话是吴科长打来的,因为市领导准备要对辽河北进行征收,那地方的老房子全部要拆,只是还两户人家始终不愿意离开那里,一户是一对小两口,认为给的钱太少了,所以一直在与我们和开发商谈判,目前处于对峙的阶段。

    其实这小两口的问题并不是什么难事,只是剩下那一户可就有些麻烦了,我这次也是为了这事来的。

    那一户的主人是一位八十多岁的老人,是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兵。老人不愿意离开的原因就是不想走。我干这行时间虽短,但也见过许多钉子户,这些人绝大多数无非就是想发一笔横财而已,只要肯花时间协商到最后都能解决。

    可是这种就是不想走的我倒是头一回见到,好说好商量不行,给他钱他也不要,而且这还是个对国家有过贡献、流过血的老兵,我们只能像亲爹一样给老头供起来,隔三差五就要买点东西去看望看望。

    如今工程马上就要开工了,小两口那边已经松了口了,就差这位大爷了。总不能因为这一户把工程耽误了,那可是上亿的项目啊。

    科长刚才也给了我最后通牒,说我今天不将这事办成,就不要回去见他。

    说实话这本来就是他的活,我谈不谈成也没有责任,但是科长对我高看一眼,自己怎么也得有点血性,争取把活做好啊。

    毕竟科长也曾搂着我的脖子说过,“小张,好好干啊,当年我和你老叔,一人一支笔一把锤子,从牛屯一路拆到西大庙,转过头来又拆出了一条盼盼路与得胜路,当年那是一个牛啊!”

    虽然当年我老叔这一路将营口市沿辽河的老建筑几乎都拆了,好在他不过是将已经被破坏的老房子给予最后的毁灭,说不上是破坏文物。但百年港城的营口确实没有留下什么有纪念意义的民居。

    沿着辽河大街向西行驶,右边就是辽河,过了已成为了营口银行的日本牛庄居留民团役所旧址,又过了横滨正金银行营口支店旧址,基本上就是沿着辽河在开车了,过了小红楼、西大庙,车开过了营口老街,路上就很少有什么车了,再前面就是连接营口与盘锦市的辽河大桥了。

    过了桥再向东走,车很快就来到了老人住的那一片区域,那是一片老旧的平房,隐约还可以看到这座百年港城过去时的影子,而这些平房也是营口市内最后两处没有拆迁的老房子了。至于这样做好不好,我不知道,只能说时代在进步,过去的终究会被淘汰,变成一滴水,落入历史的长河之中。
    作者:刀剑黄昏 时间:2017-08-06 18:37
    将破面包车开到老人的家门口,我拿起副驾驶上的八宝粥、牛奶走了进去。老人的房子与我小时候住的农村房子没有什么区别,外面低矮的红砖墙,里面是小小的三间平房,唯一的区别就是外面的墙上还有一个门牌号,落龙里42号。

    刚一远门,就见老人坐在院子里,面前一个破塑料盆,正磨着一把菜刀。我一见这情况,浑身一哆嗦,手中的东西险些掉在地上。

    老人也看到了我,将举了起来,对我说道:“小张啊,怎么又看我这个老东西了?哎呀,每次来都拿着东西,真不好意思。”

    说着,满脸笑容的就向我走了过来,那菜刀依然被他提在手上。

    我强忍住心中想要逃跑的冲动,对老人挤出了一丝微笑,说道:“王老,您最近身体怎么样啊?”

    “硬着呢!”

    王老虽然八十多岁了,但精神头十足,脸上也没有这个年纪的人有的老年斑,头发也只是白了一半,怎么看上去也只是六十多岁的样子,那眼睛中还有点贼流流的光,整个人的精神比我这个二十多岁的大小伙子都要强上许多,除了腿脚有些不便之外,完全看不出来有任何疾病。

    “快进来吧,别再外面站着了。”

    王老拍了拍我的肩膀,顺带着将我手中的东西拿到了自己的手里。

    我见那菜刀被放在袋子里,这才安下心来,跟着他进了屋子。

    屋子不大,但里面摆放的东西却是不少,十分整齐干净。进到屋中就是厨房,分为东灶与西灶,一口大缸靠近后面的窗户,进到东屋,屋里是火炕,与灶相联,屋里北面是两口大木柜,柜上有着两个帽筒,墙上的两个大镜子,上面的图案都不清了。

    我每一次进入这屋子中,都会感觉到一股历史的气息迎面扑来,开始的时候我还挺喜欢这种感觉的,可后来我才知道,这股历史的气息不是别的什么——这屋子太潮气太重了。

    王老让我随意找了个地方坐了下,自己就出去继续磨起菜刀来。我坐在炕沿上大概等了十多分钟,王老才走进了屋子,坐在我的身前看着我。

    “王老啊,您可千万别干什么傻事啊,别和电视那些以暴抗法的人学习啊。您老是对国家有过贡献的人,国家一定不会亏待您的。现在国家有需要,您就不能对国家、对市里再贡献一回?”

    我看着王老,想起之前领导的电话,眼圈都红了,一番话说的也是动之以情。


    这套说辞我们也已经说了很多遍了。就见王老嘴角微微挑起,撸起自己的裤腿,一道圆圆的疤痕出现在我的面前,这是当初受的枪伤,也正因为处伤,让王老现在的腿脚都有些不利落。

    “王老啊,我不是那个意思啊,您什么都不欠国家,是国家欠您。”

    我看着那道伤疤,满脑子都是领导之前和我说的话,鼻子一酸,眼泪就流了出来。

    王老一看我都哭了,也不再是之前那个不冷不热的样子,他说道:“小张啊,不是老头我不想走,而是走不了啊。你看到这屋子里的东西没有?很多岁数比我都要大上几圈,这些“老家伙”能经受起折腾么?我这辈子没别的愿望,只希望祖上留下来的东西能完整的保存下来。”

    “啊?”

    照他这么说,这屋子里最差的也都是民国时候的宝贝啊,我看了看屋子内的摆设,哪有什么像王老说的那些宝贝。


    可我看了半天,屋子里最老的东西就是那个柜上放着的百灵牌收音机,岁数还没王老大呢。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刀剑黄昏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88天 / 跨度104天】
    • 开贴:2017-08-06 18:33
    • 更新:2017-11-19 01:21
    • 阅读:136857 回复:1018 楼主:615
    • 字数:约320千字
    • 图片:23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鬼话重磅来袭,鬼话最真实灵异事件叙述与揭秘 打摩丝的农民2 2013-11-18 12:22 5469/707 57/93
    鬼话冒死揭秘神秘事件4图 骑马追月 2016-01-14 19:55 4258/342 69/204
    鬼话一个职业术士讲述自己的人生经历,为术士正名(人活着就更)34图 他们都叫我二子 2015-10-08 00:14 1670/248 79/894
    经济摇滚经济学(一)6图 长安射天郎26 2014-02-28 11:30 380/121 23/136
    鬼话《飞人传说》——黄延秋事件大揭秘!!![完结]45图 细雨行舟 2016-09-01 09:16 988/597 30/412
    八卦也是八卦,这是一个影视作品预测楼288图 原钺 2017-11-19 22:28 7235/1076 154/422
    情感从易这些年遇到的--女人们的婚姻情感实例1图 ding12a 2016-08-08 15:36 20/584 10/11
    鬼话(重铸)探索神秘失踪事件背后的真相:《冰封的脚印》7图 穿越天堂的手3 2009-06-12 13:38 375/137 31/48
    鬼话我在迪拜捉鬼的那些年--开着跑车去捉鬼3图 水月崖 2013-06-10 14:35 309/86 12/87
    杂谈爱情聊天记录(用QQ泡妞的故事) 欠人钱 2008-11-19 13:23 1022/133 84/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