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连载】八仙饭店——阳世人莫进,阴间鬼不留!

  • 首页
  • 上一页
  • 21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李狗嗨sean 时间:2018-05-16 17:08
    今天更新送到~~

    感谢大家支持~~
    作者:李狗嗨sean 时间:2018-05-17 17:08
    贾证燕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幸亏年轻人一把将她扶住。贾证镜快步走到年轻人身边问道“二强子,怎么回事?”

    其实那个年轻人第一句话就已经说明白了怎么回事,当下我也没客气,直接让他带路,一行几人直奔了村西头。

    这种事情永远不缺看热闹的,林子外面已经有了十几二十个村民在小声议论着。几个年轻人带着几分慌张和警惕在外面把守,看见我们过来,很是好奇的看了我几眼,但因为贾老太太在场,倒也没有多问,二强子带着我们直奔上吊的现场。

    还是照片上那片树林,不过这次是真真切切的有个人挂在了不远处的树上。走到跟前看清楚长相,贾证燕已经快要哭倒在地了,这树上挂着的,正是她的亲姐姐贾证红。

    贾证红是个胖老太太,这会身上穿了一套不怎么可体的运动装,紧绷绷的看着就难受。我转头问二强子“谁发现的?怎么回事?”

    二强子已经知道了我们几个人的身份,咽了口唾沫回答道“一早不是祭祖嘛,散场的时候人多,惊了一只小羊。那羊没头没脑的就闯进了这林子,我们就追了进来,结果羊抓住了,一回头看见了我大姨挂在这。。。。我就赶紧去报信了。”

    我听他说完,又看他指了指找到羊的位置,到没什么可疑的,脸上的表情也不想装的,便又问道“你们有人碰过尸体嘛?”

    二强子说道“我碰过。。我看见之后就过来瞄了一下,本来没打算动,可一看是我大姨,我就有点。。。”

    我点点头,拍了拍他肩膀“行,我理解。节哀吧。”然后拉着哈姆伯格和贾证镜来到树下,和几个小伙子一起,七手八脚的把尸体放了下来。刚一搭手我就觉得不对,太轻了。这老太太目测怎么也得160斤往上,普通人俩人未必能架的动,可这会两个小伙子很轻松的就把人给摘了下来放在地上。

    我凑过去看了看,死者脸色神态安详,但也绝不像是刚刚上吊死了的。我伸手把衣领的拉链拉低了一点,就在脖子下面四指左右的位置看见了第一个针脚。我和贾证镜对视了一眼,看来这个也是被掏了内脏的了。

    贾证镜刚想开口说什么,我抬手制止了他,然后站起身回头向贾老太太和她身后的几个证字辈的说道“老几位,这位也跟前两位差不多的情况。具体的我不多说了,怎么回事大家都清楚。刚才出来的匆忙,这会还是先把话说清楚,我们哥三个可以帮忙,但总归也需要得到你们的同意。而且你们这一族大部分都沾亲带故,万一查到谁头上怎么办?别到时候再犯磨叽。”

    贾老太太转身看了看身后的几个人“现在这事没准牵扯到天吴的秘密,但目前看来似乎也只有四老板他们出手了,不管查到谁身上,绝不轻饶,你们觉得怎么样?”

    贾证燕第一个喊了出来,嗓子尖尖的都要喊破了“让他们查!一定要把凶手找出来!”

    贾证刚脸上还是那副习惯性的笑容,虽然他已经刻意的扳起脸来,可还是让人觉得他在笑“要查要查!我听老太太的!”

    贾证刚表了态,贾证强自然也点了头,不过他上上下下打量我的眼神里充满了不信任,我在心里苦笑,他这种人估计只相信哈姆伯格那种大块头大高个,我这样的估计入不了法眼。

    贾证道这会自然也不好多说什么,也是点头同意,还主动承担了跟警察交涉的任务,他身后那一老一小自然也是随声附和。虽然这一刻显得团结无比,可总让我觉得挺虚伪,按照贾老太太所说,凶手八成就在这几个人中间,这会大家一团祥和同仇敌忾,可真正的翻出真相,又会是什么样子呢?

    得到了各位大佬的口头授权,我们这就算是名正言顺了。几位老人家先回,贾证镜让二强子和另外几个小伙子先把尸体装好运到祖屋。

    我走在贾证镜旁边轻声问道“你不是说当年几大族合并为天吴虞人嘛,这里怎么都姓贾?”

    贾证镜回道“本来规矩大,分本名和族名,比如我就是本名贾证镜,族名甲丙癸。后来一个是嫌麻烦,另一个就是觉得好像还是在区分几个家族一样,所以慢慢的一些人就不用了,就像现在你们生个孩子,也没几个按照家谱排辈了一样。不过知根知底的老人,还是比较清楚他们的底细的。”

    “哦?八卦一下说说看?我看那几个人可不怎么对付呢。”毛八宝笑眯眯的凑了过来,说了一句我想说还没来得及说的话。

    “这也是我不愿意掺合的原因,我老老实实跟着老太太就好。”贾证镜苦笑“那村长贾证道,算起来应该是丙家人,一直跟他在一起的那一老一少也是丙家人。当初五族合并的时候,丙家不算大族,但是他们最团结。这么多年下来,五大族还剩三个,可他们丙家却在这元老会里占了三席,不得不说很强,可你们也看到了,那三个人不显山不露水,想找麻烦都不好下手。”

    听到这里,我点了点头“不怕横的,不怕愣的,就怕这种乌龟壳,又圆又硬,没地方下嘴。

    贾证镜接着说道“贾证燕是甲乙丙丁戊中的丁家,从一开始就是最强的一族,直到现在还是谁都不服。不过要说这贾证燕也真的是厉害,贾证道当村长管对外,她管族里的事,一点不比这贾证道轻松,甚至付出更多,可她依然把上上下下打点的面面俱到服服帖帖,别说老太太满意,就连贾证道都挑不出什么大毛病。”

    刚说到这里,哈姆伯格又插了一句话“我说,你们这怎么排的啊?最强的怎么才到丁?”

    我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我总以为你们甲家最强,这么一路排下去的。没想到丙家不是最强排到第三,丁家最强只得了第四,这是什么理论?”

    贾证镜摇摇头“这顺序并不是按照实力划分,据说当初我们甲家也只是中等而已,这个顺序其实是天吴当初救下各族的顺序。后来说甲家受天吴的福泽最多,所以甲家也最虔诚。丙家能存活至今,也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当初他们存活下来的女人最多,获救之后和其他各族通婚。毫不客气的说,丙家堪称天吴虞人之母,而丁家就是天吴虞人总管。另外两个小族并非是刻意亡之,而是在千年演变中慢慢的被同化了。”

    听完这些,我才算明白了这古族中的一点皮毛,即便是这种地方,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也是颠扑不灭的真理,不用管手段如何,能存活下来就是实力。

    说话间到了祖屋最后面的一间屋子,几个小伙子已经守在了屋外。推门进去,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人正在屋里观察着尸体,旁边一个年轻人则拿着相机给尸体拍照。贾证镜给我们介绍,这是村里的大夫贾明东,拍照的那个是他的助手,贾明斌。

    贾明东不是个特别爱说话的人,跟我们几个打过招呼,便开始动手剪掉了尸体的衣服。果然和之前两具尸体一样,一条巨大的刀口从尸体的胸口一直划到小腹,黑色的针脚依然刺眼,比照片上看起来更加的触目惊心。

    贾明东不动声色的继续动手,先拿小剪子挑开缝线,随后用镊子一点点的把缝线抽了出来。随着针脚被破开,尸体身上的刀口也慢慢展开,暴露出空无一物的腹腔。他一边动手,一边向我们介绍“从僵硬程度来看,死者遇害时间至少是昨晚,再具体一点应该是后半夜,因为还没有形成尸斑。而且这么热的天,尸体可没那么容易保存。你们可以问问最后见过死者的人,也许会有收获。”

    我听他说的简练干脆,心里一动,问道“贾大夫,您之前做过法医?”

    贾明东头都没抬“不算做过,我当初学的是外科,又听过几个老法医的讲座,上学期间也跟警察合作过几次,所以知道他们的流程和尸检要点。我们继续,尸体胸腔和腹腔被打开,内脏器官全部丢失。”

    “都是被切掉的么?”我看他无心闲聊,便也回到了正题。

    贾明东从贾明斌手里接过一个手电筒,仔细观察着尸体腹腔内壁,然后答道“是,伤口平滑,符合利器切割,而且下手非常干净利索,都是一刀断开,说明对方是专业的。”

    “专业?专业到什么程度?”贾证镜问道

    贾明东沉吟了一下“和我一样是医生,至少接受过专业的医疗培训。或者是个屠户,不过我个人更倾向凶手是个屠户。”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如果是医生的话,你自己也会有嫌疑?”我故意这么问道

    贾明东愣了一下,转过身来看看我然后才说“我觉得你们误会了,我说对方是屠户的原因,是因为医学生也好,护士也好,医生也好,结合这具尸体来看,学以致用的是怎么打开腹腔,取出内脏,然后缝合。可有一样是哪个医学院校都不会教的技能。”

    “什么技能?”

    “给死者放血。”贾明东用手指轻轻捏了捏死者刀口周围苍白的肌肉“腹腔中包含大量的体液,而且血管分布密集,随随便便一刀捅进去,那血可以流的满屋都是。可你们看现在状态,虽然不能说干燥,但也最多算个湿润了,恐怕随便从各位胳膊上开个口子,流出来的血都会比她现在全身的血液多。”

    “额~~那放血很难么?”贾证镜问道

    贾明东多少还是给他这个叔辈的人点面子,苦笑了两声“叔啊,难不难我不知道,因为我学过输血,没学过放血。说实在话,你现在给我一堆心肝肺,我都不知道怎么处理,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就是找个瓶子罐子给它们泡起来。”



    我看贾证镜没话可问了,又问道“那贾大夫,麻烦问一下,能从尸体的状态判断出她死前或者死后经历过什么嘛?以及从伤口判断凶手用的什么凶器嘛?”

    贾明东迟疑了一下,又围着尸体转了几圈,然后拿着手电筒在尸体腹腔里照了半天,这才对我说道“尸体外观没有明显的被殴打和捆绑的痕迹,后脑那里有个伤,但我这里不具备开颅和分析的条件,不好判断是不是从那个部位被偷袭了。不过我猜测也有可能是被下药了,因为如果凶手不是使用暴力,而且尸体的肠胃器官都不在了,倒是可以掩盖被毒害的事实。至于凶器,应该非常锋利,否则不会有这么平滑的切口,而且没发现有因为凶器过大在周围留下的刀口,所以我觉得没准就是和我使用的一样的手术刀。”说着,他取过自己的手术刀在我面前晃了晃“这玩意不算难买,所以我不认为有线索可以找。”
    作者:李狗嗨sean 时间:2018-05-17 17:09
    今日更新送到~~~

    今天弄了新书的提纲,发现这玩意比构思八仙情节还难~~

    下周要去讨论新书了, 进度会随时向大家汇报哈~~

    感谢各位支持~~
    作者:李狗嗨sean 时间:2018-05-18 17:33
    谢过贾明东之后,我们四个人出门转回了自己的房间。刚一坐下,我就问贾证镜“这个贾明东看起来很厉害啊,怎么会跑回村里来当个大夫?有这本事,在城里随便找个医院都不成问题吧?而且他也不是年轻人,我看能三十多奔四十的人了,能力经验都没问题的。”

    贾证镜神情黯然“四老板,这个你不用怀疑的。明东当初是村里最有出息的一个,重点高中、大学、硕士,人家都经历过。后来毕业后也是留在城里的三甲医院,可惜啊,一台手术把他毁了。据说本来是个小手术,结果他疏忽了,病人死了。病人家属在医院里闹了一个多月才消停,医院倒是没怎么找他麻烦,可他自己心里过不去那个坎儿,就自己回来了。”

    我点了点头“那我们如果按照贾明东说的,去考虑屠户和医学专业,你有什么信息吗?”

    贾证镜点点头“这个我们之前也考虑过,当初受明东的影响,村里学医的倒是不少,包括中专大学卫校在内,怎么也有十几二十个。但这些人里面真正学过外科,会用手术刀的寥寥无几。我也找明东过了一遍,他挨个看了那些孩子的简历,说基本没希望。至于所谓的屠户,村里就俩。一个是村南两公里的明琴养殖场,是贾证新和贾明琴爷俩开的,里面养了百十口猪,贾证新负责养猪杀猪,闺女贾明琴负责买卖运输。再一个就是二强子他哥贾明磊,我们都喊他大雷子,他也是贾证燕的亲外甥,死了的这个贾证红的儿子。当初看着人家贾证新家挣钱了,那孩子也开了一个养殖场,自己养猪杀猪卖钱。他家这个屠宰场在村西,倒是距离发现尸体的小树林更近便一些。”

    我点上一根烟,想了半天“也就是说,村里学医的不少,但都没达到能杀人之后开膛破腹的这么个水平。而干屠户的有两家,一家离着村子太远,另一个则直接就是死者的亲儿子,是这么个意思吧?”

    贾证镜点头“就是这么个意思。”

    “那他们之间的关系呢?你了解过吗?”毛八宝问道“我说的是之前的,毕竟这人刚死。”

    贾证镜想了想“贾证新爷俩其实跟谁都不怎么对付,否则也不会跑那么远。大部分人都是点头之交而已,但生意人嘛,也没几个真冤家,跟谁也都还过得去。要说关系不好的,也就是大雷子和他父女俩关系不怎么好,毕竟同行是冤家嘛。而且凭良心说,这大雷子家出的肉还真没人家好,所以也难怪生意干不过人家。”

    “那有没有可能这个大雷子生意不行,就去欺负人家父女俩,结果把人家欺负急了,人家就把他老妈杀了?”哈姆伯格摸着下巴一副深思熟虑的样子。

    我冲他翻了个白眼“就他老妈那个体型,换了我宁可去杀那个大雷子。”

    毛八宝嘻嘻哈哈的凑了过来“小二哈说的不是没可能,不过如果是这样,之前死的那俩是怎么回事?这个还是得考虑考虑。”

    我揉了揉太阳穴“我觉得吧,这会考虑人际关系有点不太实际。这人和人之间最麻烦的就是彼此之间的关系,更何况这种千年古族,多少辈的恩怨了都。我看啊,咱换个思路,从贾老太太最担心的那个事查起。她不是怕有人一手拿着龙鳞书一手拿着秘方炼妖嘛,咱就先从这两方面入手,死人的事先放一下,能同时搞到这两样的人,才是最大的嫌疑人。”

    说到这里,我转头看贾证镜“老贾,这会该你了,说说你们平时这龙鳞书和那些所谓秘方都是怎么保管的啊?”

    贾证镜挠了挠头“知道这些事的,就知道开会那老几位和我们几个比较亲近的人,算是族内核心了吧。别人也多少知道一点,毕竟这么多年了,一点风都不透出去不可能。但能到那个地方去的,不会超过十个人。”

    我冲着贾证镜点点头“十个人?也就是说,除了你和那七位之外,还有三个。那就挨个排除,排除不过去的,那就想办法查。首先你和贾老太太可以排除了,如果你们干的,不会傻到让我们过来给自己找不自在。说说那三个吧,以你对他们的了解,谈谈看。”

    贾证镜想都没想“那三个至少可以排除俩,因为那俩都是老祖宗级别了,他们自愿身殉天吴,把魂魄融进了石门中,让天吴免受打扰。后来天吴被劫走,那两位老祖宗也受了极大的损害,现在怕是见一面都难了。而第三位,可能性也很小,因为那是我的徒弟,也是可以见到天吴的人。”

    贾证镜在族里的真正身份叫做吴使,这是个很特殊的职务。不知道是血脉原因还是其他什么,每隔一代人,甲族中就会出现一位可以和天吴沟通的人。新的吴使出生的时候也没什么征兆,只是天吴会感受到,它会变得躁动不安,现任吴使一看天吴的表现便会明白大概怎么回事了。就会去走访各家新出生的孩子,然后把孩子抱到天吴面前,得到天吴认可的那个,便是下一任的吴使。

    成为吴使是个见仁见智的事情,吴使的地位超然,不必听命于谁,只是服务于天吴,做一个天吴和天吴虞人之间的翻译官。但天吴又不是哪种啰啰嗦嗦的神兽,也没什么一日三餐的需求,说不准一觉就睡了十几二十年。据说当年最尴尬的一位吴使,只见过天吴清醒过两次,第一次是他被抱到天吴面前,第二次是他抱着下任吴使到天吴面前。所以说成为一个吴使,是个相对来说比较轻松又很受尊重的活。

    说到不好,那就是吴使不许婚配。这一个是提防吴使滥用权力霸占位置,另一个就是一旦天吴出事,吴使是最需要跟进的人,无论天吴上天入地,吴使都要穷极一切办法跟到那里,这就是吴使的使命。所以也许几百年没事,出一次事就会把自己扔进死地。就像贾证镜冒死潜入死亡邮轮,和死亡也只是差了几秒甚至零点几秒。如果吴使有了爱人和孩子,那种置之死地的决心也会被牵连很多。

    而这会贾证镜说的第三位,也就是接任他的新任吴使,贾证镜的徒弟,贾明悦。

    贾明悦二十出头,是个很安静的女孩子,长得算不上好看,但也是蛮秀气的。见到她的时候,她正在练毛笔字。一笔一画的很是有几分功力,让毛八宝这个书法大家看的点头不已。

    我打量了一下这间石屋,经过数百年岁月的消磨,这石屋已经近乎于一件大型艺术品了。石桌石凳石床石椅,整个都有一种跟这山洞融为一体的感觉,说不出的沧桑,但又透着一股灵性。

    我指着石屋不远处的一个黑黝黝的洞口“从那里进去就能看见天吴了?”

    “理论上是的,不过两位老祖会先阻拦你的。”贾明悦放下手里的毛笔,轻声答道“而且这会天吴在睡,你进去了也未必能理你。”

    我摇头苦笑“那我巴不得它不理我。话说回来,那龙鳞书也在这里存着么?”

    贾明悦看了一眼贾证镜,见他轻轻点头,这才答道“是的,龙鳞书在另外一个山洞,不过入口都是在这里,所以算是在一起,天吴也很重视龙鳞书,就连我们去打扫清理,它都会变得很敏感。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才没有派专人看守,只是我和两位老祖守在这里。”

    “既然这样,还有人能偷走龙鳞书,那真的是个本事或者说奇迹了啊。”哈姆伯格摇头轻叹。

    贾证镜接过话头“所以我和老太太才怀疑是自己人干的,天吴对那人熟悉,也许以为他只是拿去用用,这事不稀罕,结果那人拿走就不还回来了,这事才奇怪。”

    “既然它这么在乎龙鳞书,这会还能睡的着?”我撇了撇嘴

    贾证镜苦笑“上次消耗太大了啊~~不过两位老祖在,只要天吴一有动静,他们就会马上通知我和明悦,所以倒也不用担心什么。”

    “那龙鳞书到底是什么时候丢的呢?”毛八宝问了个关键问题

    贾证镜认真想了想,才回答道“天吴回来后不久。因为那时候天吴受伤严重,全族知情的人都快急疯了,那时候这洞里人来人往乱得很,天吴怕是也对龙鳞书有了些疏忽,然后就是陷入沉睡。而等我们想起来的时候再去看龙鳞书,已经是不见了。而那些所谓的秘术,也是跟龙鳞书一起的。”

    “那段时间再乱,能随便进出的也不过就是那么几个人,看起来还是熟人干的,所以你们也就把目标锁定了那几个人,是不是?”毛八宝问道

    “看来就是这么个意思,路数就是这么个路数,不过那都是人老成精的角了,我看不行咱就正面来硬的吧。”我直接替贾证镜回答,然后反问毛八宝“毛先生,你见多识广,这炼妖的人,会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么?”

    毛八宝想了想“最特别的,就是身上会有妖气。人有人气,鬼有鬼气,妖自然也有妖气,如果一个人身上出现了妖气,那只有一种可能,他最近跟妖走的很近。”

    我苦笑了一下“可惜啊,咱这里面就没一个明白妖的,早知道哪怕把小黑猫或者小黑肉带过来呢,也能起点作用不是。行了,不合计了,咱明天就一个个来吧,我负责没事找事拖延时间,毛先生你想想办法,看怎么能识别出他们身上妖气的强弱。”

    毛八宝歪头想了想,点头答应了下来。哈姆伯格问了一句“咱先找谁啊?”

    我停住往外走的脚步,回头看看他,呲牙一笑“先从贾证强开始吧,他是老太太的近人,先查他再查别人,旁人也无话可说。而且我总感觉他的脑子未必像他的身体那么发达,没准第一枪就能响。”
    第二天一早,我和毛八宝、哈姆伯格就被贾证镜带到了贾证强的家里,在客厅等他。我趁着贾证强还没下楼的机会打量了一下这个土豪气息十足的客厅,除了堆金砌银,这个大号房间里还挂了不少水墨画,最让人哭笑不得的是,这些画大部分都是赝品。贾证强也许分辨不出,可再好的赝品也逃不开毛八宝这位行家,尤其是传统水墨画,毛八宝简直就是信手拈来。贾证镜听的尴尬,索性自己上楼去找贾证强。

    听毛八宝点评了几幅画之后,哈姆伯格问道“他既然不懂,为啥还挂这些玩意?”

    我拍了拍他肩膀“有句话我得告诉你,越是强调的,就越是欠缺的。他玩命的体现这种文化气息,其实也就是玩命掩盖自己在这方面的欠缺。”

    毛八宝深以为然的点头“名家藏画即使再多,摆在自己客厅或者说眼前的,永远就是那一幅,可以代表他自己水平和审美的一幅。他即使卖掉收藏室里全部的藏品浪迹天涯,也一定会把那幅画收好背在身上的。”

    “啧啧~~听不懂,太复杂了~~”哈姆伯格咋吧着嘴巴说道“这老半天了,那贾证强怎么还没下来?”

    他的话音刚落,我就看见了一脸慌张的贾证镜顺着楼梯连滚带爬的跑了下来,我叹了口气“估计那贾证强是下不来了。”
  • 首页
  • 上一页
  • 21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李狗嗨sean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296天 / 跨度307天】
    • 开贴:2017-08-20 08:40
    • 更新:2018-06-23 10:16
    • 阅读:2906288 回复:16293 楼主:1501
    • 字数:约1402千字
    • 图片:25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鬼话【连载】八仙饭店——阳世人莫进,阴间鬼不留!25图 李狗嗨sean 2018-06-23 10:16 14792/1501 296/307
    八卦重温《八仙饭店之人肉叉烧包》所联想到的616图 最爱妖妖 2009-08-27 16:17 2185/218 8/15
    舞文[奥林匹克花园百万元长篇小说大赛]八仙过海(连载)5图 dominilh 2011-11-24 22:46 1733/402 161/678
    鬼话[长篇人鬼奇情连载]生在阴间(之武则天篇) 纳兰冰茉莉 2004-07-08 11:06 1128/190 65/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