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京藏密码》一张京藏地脉走势图,揭开正宗传承神秘面纱的一角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荆仓 时间:2017-02-09 23:33
    写在开头的话
    本文是发在杂谈的,哪里沉得太快,有些不合适,再这里也发下吧。
    鱼目混珠的年代,擦亮你的眼睛,寻找玄门正宗的嫡传
    契子
    1968年春,京师通州边区一村庄,厚重的大雪还未融化,高桩上的喇叭播放着红色歌曲《东方红》,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打破的暂时的宁静。
    一波十几人的小队排着散乱的队形直奔村西的于震家门,打眼望去,这波人都是年轻的面孔,左臂上统一佩红袖标,斗志昂扬的直接去砸门,没有半分顾忌的样子,眸子里闪现着狰狞。
    狗叫声响起,很快门就被砸开,院子里一阵鸡飞狗跳,呵斥声、怒骂声、打砸声、哭泣声、夹杂着狗受创时的呜咽声响成一片。
    村民们这时也被变故所惊,纷纷走出家门,也不敢上前只是在远处指指点点,议论纷纷,因为他们知道这群臂带红袖标的人的身份,没错他们就是那个时代的特有红卫兵。
    而于震家在村中地位一直很高,之前一直在中国驻苏联大使馆工作,后来因为中苏关系的恶化回国就一直住在村里,属于知识分子中较高的那种,为人也很和善。
    这次不知什么原因被红卫兵直接打上门来,力量对比的悬殊使结果没有任何悬念,于震和他妻子被拖了出来,还有那八岁大的孩子声嘶力竭的哭着,被于震妻子蔡芬按在腋下死死的护着。
    于震夫妇这是早已满脸分不清泥还是血,红卫兵还在那里罗列着罪名,院子里那条狗已经半死不活了,随着几个胆大的村民靠了上去,越来越多民围了上去。
    村民的上前使情况再度恶化,听着这些年经的红卫兵所编织的罪名,村民们也加入了批斗之中,人性的扭曲被一再放大,有了煽动观望的人也加入批斗之中,没有人考虑是否受过于震之恩,更没人考虑于震平时为人如何,大家都被红卫红的斗志所感染,肆无忌惮的发泄着、大骂着,唯恐落后。
    于震的妻子蔡芬一直护着腋下哭泣的儿子,任凭怎么挨打也不撒手,偶尔抬头,原本清秀的脸看不出样子,目光中充斥的绝望黯淡无光,紧紧护住儿子的手臂才能看出性格的倔强。
    一道人影行走于村子之中,同样也是一个年轻人,穿着一身正式的中山装,在那个时代衣物短缺,村民们胡乱穿衣和红卫兵的绿军装显得异常显眼。
    人影穿行似缓非缓,实质上很快,如同正常人奔跑时的速度,看上去很怪异,给人一种矛盾错位的感觉,多看几眼更会感到胸闷气短,说不出的压抑!
    人影中途没有任何停顿,仿佛一缕浊烟穿插于人与人的缝隙之中,人性已经扭曲的村民还在疯狂的发泄着,对这道人影的到来毫无所觉,直到人影行至于震家前院正门时才被一个眼尖的红卫红叫破。
    作者:荆仓 时间:2017-02-09 23:35
    “站住,什么人!”
    “这位同志,你是?”
    两名红卫兵同时开口,先前那位可能嚣张惯了,这个时代的年经人基本都是天不怕,地不怕,除了毛主席的名头还能震慑,其他一切都是纸老虎,再大的官他们也批斗过,正可谓初生牛犊不怕虎。
    而另外一个说话还算客气,同样的年经人,而眼前这道人影让他感觉说不出的压抑和不协调,那种奇特的气质使他说话下意识就客气三分。
    “啊!”“啊呀!”
    人影对当前的环境仿若未见,对红卫兵的问话同样仿若未闻,可以说连前进的脚步都未停顿,只是曲指轻轻一弹。
    两声惨叫同样不分先后而响起,两名问话的红卫兵同时倒在地上,先前那位抱着头在地上不住的打滚,双腿在地上胡乱踢打,随后变成了双腿颤抖,症状如同抽风,看着让人面皮发凉。
    另一位状况稍好一些,但也比抽风的那个强不到哪去,同样是双手抱着头,差别是这位是蹲在地上的不住的呕吐着,地面都是他吐秽物,是他早餐时吃的面条全部吐了出来,眼泪和鼻涕不受控制的流淌着,额头涨的通红。
    “妈呀,鬼呀!”
    “妖怪啊!”
    “妈呀,妖人”
    疯狂的村民见到此景,一个个大呼小叫连滚带爬的朝后退去,刚才的激情的斗志如一盆冷水浇下,退出十几步远,满脸的畏畏缩缩。
    年轻的红卫兵们同样被吓得不清,但是胆量比这些村民要强的多,满脑子的伟人思想这时占据了主流,也不知哪一位扬起手里的红宝书大声呼喊着:“打到一切牛鬼蛇神,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似乎是被伟人的思想所激励,仿佛战神附体一样,年轻的红卫兵们如同打了鸡血一样,再次冲向那道仿若神魔的人影。
    至始至终那道人影一直在穿行,对后面大呼小叫冲上来的红卫兵恍若未闻,眼看就要穿行到屋内时,不知何时伸出食指朝后就是一指“嗡”的一声,指尖处的空气似乎有些扭曲,空气受到强烈的震动发出爆鸣!
    随后冲上来的这队红卫兵瞬间全部倒在地上,“嗤”这时才能听到空气爆鸣后的这奇特的尖啸声,这是超越了声音的速度才会发生这种情况!
    画面仿佛被定住了一样,远处站着的所有人都张大了嘴没有声音发出,所见所闻都超出了他们平时的认知,瞬间的失神占据了所有,片刻潮水般的恐惧才如海啸奔涌。尖叫声此起彼伏这还算胆子大些的,而更多的人如同动物一样发出无法形容的毫无意义的叫声,腿还能动的都头也不回的不成章法的乱爬乱跑着,剩下的被吓得腿软的直接就是跌坐在地上满脸的恐惧和不知所措!
    地面上横七竖八的躺倒的红卫兵看上去有些滑稽,这时开始陆陆续续的反应过来,都是抱着头,有的还跌跌撞撞的蹲起或者跪立着,没人站的起来,偶尔有站起来的很快又跌倒在地上,平衡感丧失,脸上煞白一片,而那道穿行的人影已经消失在视线中,人已经进入到于震家的内屋。
    “哪里来的怪物,是人是鬼?”有位蹲在地上红卫兵看样子受创最轻,还能小声的问话,目光小心朝着屋内看了下,又开始使劲的揉搓着自己的头。
    “啊! 啊呀!”
    其他人都是在呻吟着,但都是在揉搓自己的头,每个人面色都是惨白,各种表情都有,躺在最后面的那位看起来最惨,眉心和双眉处有血珠滚落,眼泪止不住的流淌,呼吸起来如风箱漏气一样格外困难!
    “我的头要炸了,耳朵全是长鸣声,怎么会这样?”有人嘶哑的声音嘀咕着,精神萎靡,说话也不敢大声,眼角余光不时扫着内屋生怕那道人影突然出来。
    作者:荆仓 时间:2017-02-09 23:39
    作者:荆仓 时间:2017-02-09 23:40
    这边和杂谈未同步,下周吧,估计就能同步了
    作者:荆仓 时间:2017-02-09 23:47
    第一卷 地发杀机,龙蛇起陆

    1976年初一月河北邯郸,做为千年古镇这里的文化氛围相当浓厚,出过多的数不胜数的历史名人典故,使这里学风盛行,各种学者扎根,只是天色阴沉,零星的飘洒着雪花。
    一月一日元旦姜守律出生之日正是元旦,父亲姜铮是曹庄某村的一大队书记,这是姜铮的第一个孩子,抱着怀里满脸疲倦的姜铮一脸喜色,一旁战战兢兢的接生员见此慢慢的退了出去,直到退出门外,才长长的出了口气,说实话她实在有些害怕姜铮那张似乎永远黑着的脸,甚至连恭喜之类的话都不敢说。
    抱着怀里的孩子向来惜字如金的姜铮开始絮絮叨叨,不时用那双有力的大手去捏孩子的脸,小家伙吃痛,呀呀的哭了起来,姜铮见此哈哈一笑。
    “生完孩子身子骨虚,你先好好休息吧!”抱着孩子转圈的姜铮似乎这时才想起躺在床上的妻子头也不回的吩咐一句,之后又继续逗弄孩子。
    “我可以抱抱吗,给我看看宝宝?”躺在床上的妻子嘴角抽动了几次才鼓起勇气说出这句话,场面看的有些怪异。
    “恩、等!”抱着孩子的姜铮又开始惜字如金一个字一个字的蹦,看那随便的语气已经不是一回两回了。
    第二日天色依然阴沉,空中的雪花比昨日要小了许多,华金凤也就是姜铮的妻子抱着孩子轻轻的逗弄着,轻轻揉着孩子脸上被他父亲捏出的红印,而姜铮此时已经早早出门去了,据说是找有大学问的人来给孩子起名字,至于什么样的人算是有大学问的人华金凤不知道,跟姜铮结婚两年了,姜铮当大队书记认识的那些人华金凤基本都见过,好多甚至都不如丈夫的文化水平,想了半天无所收获就开始专心的照顾着刚出生一天的孩子。
    到了下午未时左右也就是两点到三点之间,27岁的姜铮带回一个和他年龄差不多的人,一身黑色僧衣的人,由姜铮领着走进屋内,带进一股夹着雪花的冷风,黑衣僧人轻轻的关上门,华金凤紧了紧婴儿的包裹。
    “三儿,是这个孩子吧。”黑衣僧人一眼就看到了华金凤抱着的婴儿,对着立在一旁的姜铮问到,看样子和姜铮很熟,开口直接称呼姜铮早已很久没人叫的小名。
    “远哥,就是这孩子,你老看看给起个名字吧。”姜铮对这位黑衣僧人的称呼眉毛跳了两下却是半点脾气也不敢发,只在一旁客气的接了一句。
    “啊,大师,你就是姜铮找来给孩子起名的有大学问的人!”华金凤见到僧人就要下床,只是怀里抱着孩子只能坐在床上,哦,或者说是火炕上插了一句。
    “什么大师,你和三儿一样叫我远哥就行了,三儿这小子是被我从小揍到大的,别看他是什么大队书记,该揍得时候我还是要揍他的!”云淡风轻的黑衣僧人摆摆手,开口就是揭他丈夫的老底。
    作者:荆仓 时间:2017-02-10 00:09
    听着黑衣僧人对丈夫的调侃,华金凤有些明显有些不知所措,偷偷看了丈夫一眼,连忙低下头,姜铮面色发紧咬着嘴也不敢分辨,生怕被这黑衣僧人揭出更多的老底。
    黑衣僧人走到华金凤身边,低头开始仔细打量这孩子,伸出一根比正常人粗了好多的手指摸了摸被姜铮用手指捏出红印的脸笑着调侃了句:“当爹的带娃不知轻重,哪有这么带娃的,要不我给你试试!”
    姜铮听了脸色发苦硬是不敢争辩,看样子对着黑衣僧人的确怕的要命:“远哥,你就别消遣我了,赶快给孩子起个名字吧。”憋了半天姜铮只敢再次回到起名的话题。
    “你小子急什么,让我想想,让我起名,这里牵扯的事情多了,你小子把你那点小心思收收,三儿你是出息了啊,对你远哥还玩上心眼了!”黑衣僧人抬头看看了面色发苦的姜铮,说的话更是让姜铮招架不住,额头上瞬间冒出细汗;抱着孩子的华金凤抬头看了看丈夫,又看看黑衣僧人满头雾水,不知道起个名字怎么有这么多说道。
    “远哥,我、我、我没那个意思,我只是.....”姜铮有些磕巴的想争辩什么,在黑衣僧人注视下说到一半就再也说不下去了,只是在那不住的咬着牙发出磨牙的声音。
    “行了三儿,你小子少在那里给我装,把你那套大队书记毛病收敛收敛,你这眼界格局已到顶了,心太野不是什么好事!”黑衣僧人淡淡的说着,平视着姜铮。这时的姜铮似乎想通了什么,又恢复了他似乎永远黑着的脸仿佛谁欠他钱一样。华金凤似乎也明白了什么,黑衣僧人的政治地位一定在丈夫之上而且还是高很多那种,因为他清楚姜铮是什么德行,对那些地位比他低的人从来不放在眼里,包括她自己这个当妻子的,对什么大师僧人之类的更是不放在眼里,说白了是个极度实际的家伙,只对自己的位置向上爬感兴趣,也只有对比他地位高很多的人才会容忍再忍!
    黑衣僧人不再理会姜铮,低头沉思了几分钟目光一闪有了计较,抓出婴儿的小胳膊对华金凤说到:“这孩子不会和他爹一样的,姓姜,名叫守律如何?”“哇”婴儿的小胳膊大概被黑衣僧人的手抓痛了,大声啼哭起来。
    “姜守律,姜守律!”华金凤念了两遍孩子的名字,显得很高兴,小心的哄着怀了啼哭的婴儿,随后又正式道谢。
    “姜守律”姜铮也跟着念了一遍,也体会不出名字的好坏,只是总感觉黑衣僧人有所指,又想不出指的是什么,揉揉脑门,黑沉的脸硬挤丝满意随妻子一起道谢,随后华金凤拿出拿出从廊坊换来的莜麦准备留黑衣僧人吃饭,黑衣僧人并未同意也未拒绝,态度模糊,华金凤也不管那么多了,把孩子放好准备去厨房做饭。
    “三儿,好自为之,守律这孩子你好好带,7岁之后如果对这些感兴趣就让找我,如果我不在就算了,至于你我这次之后情分已尽。”黑衣僧人屋内迈了几步说到,同时从身上拿出两本书出来,一本《墨经》另一本是《四分律》,当然以姜铮高中的文化水平对这两本书没有任何概念。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荆仓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530天 / 跨度587天】
    • 开贴:2017-02-09 23:33
    • 更新:2018-09-20 00:21
    • 阅读:175516 回复:3993 楼主:1316
    • 字数:约942千字
    • 图片: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