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京藏密码》一张京藏地脉走势图,揭开正宗传承神秘面纱的一角

  • 首页
  • 上一页
  • 15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荆仓 时间:2018-07-05 21:52
    还有两周左右,天涯文学那里会超过这边的进度,有能力的帮扔个皇冠 | | 2747楼 | | | |
    作者:荆仓 时间:2018-07-06 21:34
    一道身影隐于夜色之中,行于苦寒之处,无声无息寻着鬼嚎声的来源处而去,当苗族老者来到某处民宅时身影从四周建筑物的阴影中浮现,此起彼伏的惨叫声来源正是此处,声音凄厉听的让人头皮发麻。
    苗族老者止住身形,静静的站在外面,侧耳倾听着,漆黑的指甲对合,然后伸出手指虚空点着,应是在确定里面的人数,某种苗岭秘法频率下,可以清晰确认里面人或者其他生灵的总数,包括动物类。
    确定了里面生灵数目,和没有构成威胁的事物后,苗族老者手指轻按木门,“吱嘎”一声,木门应声而来,迎面一股刺鼻的味道传来,各种血腥味甚至体臭味道掺杂在一起,苗族老者皱了皱鼻子轻轻走入。
    入目的就是七个或蹲或趴或躺的七个人,都是社会青年的打扮,地面上一片狼藉,各种血渍和呕吐物都有,七个人毫无形象惨嚎声,声音凄厉刺耳,对于苗族老者的到来这些早已意识涣散的社会青年没有察觉。
    苗族老者目光锐利一眼数了下人数,与他之前的判断相同,里面是七人,再没其他生灵,包括老鼠类的东西都没有,像是被某种煞气直接隔绝。
    看着这诡异的情形,苗族老者略感意外,仔细分辨四周的痕迹,步履如狸猫般轻轻上前眯着眼睛看着地上这些横七竖八的社会青年,或是那种无法表述的痛苦冲散的这些人的意识,只留下无意义的惨嚎着。
    苗族老者仔细查看着,越看神色越凝重,渐渐脸上浮现某种奇异之色,这种症状和手段像极了苗岭一脉的手法,但又有着根本的不同,这点和当初苗族的姑娘感觉也相同,当初苗族姑娘遇到那位虬髯男子时,只感觉那位的潜行术居然和苗岭一脉出奇的相似。
    “怪了,塔县居然还有棘手人物,这是唱哪出啊,这种手法就是我们这一脉不同也大有渊源,能和苗岭有渊源的,难道是峨嵋山那里不成,只是这般手法对付这些垃圾没有必要,到底是想干什么?”苗族老者自言自语着,对于地面上这些社会青年头目也没看上眼。
    这种手法用在这些人身上,纯属费力不讨好,还要浪费许多精力,除非用于某种特殊的目的,这特殊的目的,苗族老者想不出来,不禁感叹这塔县处处玄机,各种棘手的人物层出不穷。
    苗族老者蹲下手指在一位还在无意识惨嚎的社会青年头顶摸索着,漆黑的手指甲摸索到某处时,神色一动,五指如钩对着头顶某处部位就是一拍,一直无意识惨嚎的社会青年叫声噶然而至,焕然的意识开始恢复。
    无边痛苦中的社会青年头头突然就感到痛苦正在消退,无穷疲惫传来,种种睡意降临,还没等他陷入沉睡,某种强行提神的外力突然袭来,当他有了意识时,眼前站立着一个陌生的身影,身穿一身少数民族服饰,四周那六个社会青年头头惨叫声依然此起彼伏。
    听到其他六人的惨叫,这位突然暂时恢复的社会青年被恐惧之心填满,见到眼前这个从没见过少数民族怪异身影,急切之间高呼着:“救命啊,好汉救我,送我去卫生院,有人在我头里种了东西!”
    社会青年头头哭喊着,手脚颤抖,那种惊吓已经吓破了他的胆,居然称呼苗族老者为好汉,还让苗族老者救人,这也是急切之间乱投医,见到一根稻草,不管是否是救命稻草都要舍命抓住。
    苗族老者眯着眼睛盯着这个巨大恐慌的社会青年头头,伸出漆黑的指甲,按在社会青年脑门处,淡漠的声音响起:“你说你脑子里被人种了东西,种的是什么,那人又长什么样!”苗族老者对什么救人不感兴趣,弄醒这家伙的目的只为打探某种消息。
    情形也是奇特,当苗族老者的漆黑的指甲点到社会青年头顶时,社会青年头头巨大的恐慌仿佛被驱散,不由自主的回答着:“有人在我头了种了木签,说是阴阳签,那人张着一脸大胡子!” | | 2751楼 | | | |
    作者:荆仓 时间:2018-07-07 21:30
    苗族老者漆黑的指甲已经收 答完问题的社会青年头头,那种巨大的痛苦已经消失,脸上挂着虔诚的表情,身子一歪软软的倒在地上昏迷过去,苗族老者那漆黑的指甲另有玄妙,一摸一按之间居然暂时压制住阴阳签的发作。
    苗族老者看着软软瘫倒在地上的社会青年头目,再次伸出手指翻起他眼睑观察着,然后起身,对于刚才这位社会青年所说的阴阳签,他有所听闻,的确和峨嵋山那里脱不开关系,还提供了一个重要的线索,种下阴阳签的人张着一脸大胡子。
    苗族老者回想了一下,没什么印象,也就作罢,但这点线索已经足够,那年代满面虬髯的人少的很,特别醒目,只要见到就可确认。
    “阴阳签,又是蜀地人物到了塔县,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左道传承也是蜀地而来。”苗族老者自言自语着,愈发感觉塔县此地诡异莫测,居然又人蜀地人物到来,这东北边陲苦寒之地到底聚集了多少棘手人物。
    地面上其他六人凄厉的惨嚎声打断了苗族老者的思路,苗族老者也不多留,任由这些个社会青年头目惨叫着,步履轻盈的没入阴影而去,行走之间无声无息,阴影之中淡淡的脚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越来越淡,直至消失。
    塔县某民宅处,凄厉的鬼嚎声依旧,声音已经沙哑而中气不足,各种杂乱的怪音的已经消失,到最后已经变的弱不可闻,大门已经被阴影下苗族老者闭合,门框扶手多了一圈肉眼难辨的黑点,在漆黑的夜色中无法发现。
    塔县林业局,步履轻盈的苗族老者回到了工人宿舍,夜色已深,苗族老者看了看月色轻轻的坐在火炕上,开始整理某些思路,要知道他当初路过蜀地时,曾挨过天外一手表,差点被打瞎双眼,种种因素对照着,片刻后苗族老者梳理完思路,蜀地来的这些人应是另有玄机,和他苗岭一脉的那惊人谋划没有直接的冲突和交集,这也让他松了口气。
    苗族老者又想到了隔壁不远处那个更怪异的女娃,这个女童是他无法以常理而推算是否会影响到苗岭一脉的谋划,好在他书信已经送了出去,希望窦老见到后会有一些指示。
    当月色到达某个角度时,又到了午夜,苗族老者摒弃一切杂念,开始调整心神,这时夜深人静,凄厉的鬼嚎声在他参与下已经弱不可闻,苗族老者凝神闭目,身上的皮肤如同呼吸般收缩着,身上的银针也跟着一起动着。
    随着苗族老者呼吸的调整,皮肤和骨骼也开始收缩又还原,如此反复七次后,“嗡嗡”的震颤声响起,苗族老者身上的银针针柄处开始震荡,随后苗族老者左手漆黑的指甲按住心脏,手影闪过,心脏处的银针被拔了出来,针尖还在震颤。
    随后苗族老者如法炮制,身上剩余的其他银针也没一一拔出,最终苗族老者身影的银针全部拔出,那个材质特殊的木盒出现,苗族老者把银针依次排列装入木盒内,至此脉轮的最后反噬时间也被化解,苗族老者可以全力应对风云变化的塔县。
    夜色之中寒意正浓,气温降的厉害,一夜过后,十月也终于走过了尾声,凌晨的阳光到来时,已经预示着喧嚣的十月落下大幕,凌晨的阳光下十一月正式来临,清晨的太阳升起没多久,周鸾从睡梦中醒来,又开始了每日例行的功课。
    昨夜周鸾睡的正香,对于鬼嚎般的声音根本没听到,也不知苗族老者夜晚曾经出去过,林业局工人宿舍内,苗族老者起床的时间要晚周鸾一刻钟左右,醒来时又见到窗外那小小的身影站着鹤形,沉默了看了几眼,也没出去,自顾自的处理这火炉的余温,清洗着一晚的烟尘。
    然后就在宿舍内沉默着坐着,直到小小身影背着书包欢欢喜喜的上去,这才出门,周鸾见到苗族老者出门,又是甜甜的打了声招呼:“老爷爷早,今天天气又凉了,老爷爷要加衣服了!”周鸾说着,小小身影绕开院落中堆积的木材,蹦跳而去。
    苗族老者回应着:“小姑娘起的真早,昨晚没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吧。”苗族老者说着,见着周鸾小小的身影蹦跳着离去,远远的传来一句话:“没听到哎!” | | 2753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15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荆仓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576天 / 跨度674天】
    • 开贴:2017-02-09 23:33
    • 更新:2018-12-16 21:53
    • 阅读:196306 回复:4487 楼主:1367
    • 字数:约978千字
    • 图片: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鬼话短篇鬼故事集 ww938533821ww 2017-09-30 20:58 353/886 134/929
    八卦为郑爽及郑爽粉丝正版盖个楼,不定时更新,想到哪写到哪470图 沄沄327 2017-10-16 08:06 292/414 4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