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摄取活人阳气的亡灵重返人间,你愿意成为供体吗?《冥枭》

  • 首页
  • 上一页
  • 47
  • 页码:
  • 作者:拜师兴 时间:2017-08-30 18:10
    @浪漫的吗啡 2015-09-11 07:45:00
    支持下~顶,??
    -----------------------------
    您好,抱歉打扰您,如果您还记得这个帖子,感谢您当初给了我第一个“支持”,我又回来更新啦,怕给您留下有始无终的印象,特地来通知您一下。如果给您带来困扰,非常抱歉。
    作者:拜师兴 时间:2017-08-30 18:12
    @伤心账户 2015-10-03 00:51:00
    翻页~~
    -----------------------------
    亲,我回来啦,抱歉消失那么久
    作者:拜师兴 时间:2017-08-30 18:17
    第六十四章 鬼城荒店 大雪无痕(十四)人头血球


    昨夜,店中的人们似乎都睡得格外沉,除去因清扫院子而疲惫不堪的四人外,余下几人在次日一早,竟也迟迟未能从熟睡中醒来。也许是因为他们太久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了,紧绷的神经长期超出负荷,终于在这一夜集体罢工了。

    再也无暇顾及未知的危险,再也没有精力揣摩别人的心思,他们都放肆地睡着,似乎都想借此逃避现实,就此长眠,不再醒来,又或是想借由一场深度的睡眠,从眼前的噩梦中醒来。

    然而,店内清早近来惯有的惊悚开场再次打破了人们的好梦。

    一声声嘶力竭的惊呼隔着一层单薄的门板传来,唐虹率先被惊醒,元骁艰难地睁开眼睛,茫然地与刚坐起身的唐虹对视着,二人静静听着门外的动静。

    有开门的声音,有急促的脚步声,有惊呼声,突然,又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虹姐,你们醒了没?雷教授不见了”门外传来古丽冰略带焦急的声音。

    待唐虹和元骁出得门来,发现除了失踪的雷教授,和仍睡着的生生外,所有人都站在棋牌室的门口,阿坤和瑟缩着站在他身后的大玲子正探头向屋内张望。

    付强则脸色苍白地侧身靠在棋牌室的门框上,肩膀耷拉着,瑟瑟发抖得像一只受惊的羔羊。他惊恐万状地瞪大布满血丝的眼睛,一遍又一遍地来回扫视门前站着的几人,呼吸愈发急促,下巴不住颤抖着,苍白的嘴唇没有一丝血色。

    望着空无一人的棋牌室的阿坤,先愣了几秒,随即转身用一双野兽似的贼眼瞪着付强,目露凶光,眨眼间便狠狠抽了付强一巴掌,同时叫骂道“狗娘养的小杂种!老子昨天没把你一起绑了真他妈是瞎了眼!说!你把老王八藏哪儿去了?不说,我今天就宰了你!”

    气急败坏的阿坤死死揪住付强的领口,扯着他走进棋牌室,发疯似的用力摇晃,像是要把付强扯碎一般,这杀人似的架势,把紧跟在他身后的大玲子都吓得瑟缩一团,不敢出声。

    古丽冰和大柱子二人见状,忙跟上前去,将二人拉开,谁知付强猛地失去阿坤的揪·扯,竟双腿发软地倒了下去,瘫坐在地上,连眼皮都开始发抖,他抬头翻着白眼,死死盯向棚顶的天花板,又费力地抬起仿佛重足千金的胳膊,哆哆嗦嗦地指向天花板,口中含糊不清地咕哝着说:“天……天花板……上……”

    众人闻言,均是一头雾水,便犹疑着循声向天花板望去,抬眼间,触目所见的画面令在场每个人无不骇然失色,呆立当场。

    雪白的天花板上,一张与昨天雪墙上一模一样的诡异笑脸,正微笑俯视着仰面与它对视的众人,血红的嘴角还残存着几滴格外鲜艳的血水。正对着那嘴角下方的,是那把原本绑着雷教授,此时却已空荡荡的椅子,近看之下,椅子上竟还有一滩半干的血迹。

    眼前的一幕,令人不禁产生一种不寒而栗的惊悚错觉,天花板上那张诡异笑脸嘴角残留的血滴,以及下方椅子上的这摊血迹,仿佛在向仰视着它的人们宣告,是它活生生吃掉了椅子上原本绑着的人,此刻也正有兴许将屋内余下的人,逐一吞入腹中。

    难以忍受头顶笑脸注目的众人,一同退出了棋牌室,却都一动不动地聚集在走廊,沉默着一言不发。

    阿坤用那双狡黠的贼眼迅速扫视众人一番后,挂着胡茬的薄嘴唇上竟露出一丝阴险的笑意,他开口说道“其实那老王八不见了是好事,说明他已经被鬼给收拾了,兴许这事就这么了结了,不用咱们动手了,大家全都安全了,咱们应该高兴点”

    嘴上虽这么说着,可阿坤僵硬的表情和闪烁不定的眼神,却说明他对自己刚刚所说这些话,也没什么自信,只是在寻求大家的支持和认同,来增加自欺欺人的自信。

    对于阿坤的这番话,店中的其他人一时竟也不置可否起来,虽无法完全认同他这恶意的想法,却也不能全盘否定。毕竟从前两日雷教授的表现来看,他就绝不可能是清白无辜的。

    回想最初三人的死亡事件,虽也有血脚印和血手印这类带有恐吓性的警示,但店中却并没有人被吓得如雷教授这般严重,且之前的警示也没有雷教授此次所收到的,这么有针对性和指向性。

    而作为同样看到恐吓警示的其他人,虽也有恐惧的心理,却没人像雷教授反应那么激烈。这一切都表明,在这些警示里含有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的信息,因此他反应才那么强烈,换句话说就是他心里有鬼。

    于是,大家就不可避免地将这一系列诡异的死亡事件同他联系起来,毕竟他现在是这一连串事件中,最明显的关联点所在。

    由此便可以理解,此时店内的众人对于雷教授的失踪,或多或少都抱着同阿坤差不多的看法。完全不像在面对之前三个人的死亡时,那样震惊或惋惜,因为人们心里或多或少,都掺杂了一些认为他是罪有应得的想法,或许也如阿坤那般暗自盼望,能借由他的失踪彻底终结这个店里可怕的噩梦。

    这样的想法即便是人人都有,却没人会像阿坤那样堂而皇之地宣之于口,于是,便用沉默代替各自观点的表达。

    隔了良久,大柱子率先打破了凝固的气氛。

    “我先下楼去生炉子做饭了”说完,他转身到自己门前望一眼熟睡的儿子,轻轻关上房门,拖着步子下楼去了。

    余下的众人也一声不吭地各自回了房间。
    作者:拜师兴 时间:2017-08-30 18:21
    @lgy19881001 2015-10-13 22:52:00
    强势围观!
    -----------------------------
    您好,抱歉打扰您,帖子恢复更新啦,抱歉消失那么久,有空来看看吧,如果给您带来困扰,十分抱歉。
    作者:拜师兴 时间:2017-08-30 22:37
    元骁回屋后忽然想去厕所,便抓起外套准备出门,唐虹坚持要陪着她,元骁观察她的脸色明显比昨天更加苍白,但精神似乎比昨晚好了一些,就帮她找大衣穿上,一同出了门。

    耳尖的古丽冰听到这屋开门的动静,当即跟出来,还敲门把金寒也叫上了。

    四人一同下楼来到室外,惊喜地发现今天并没有下雪,风也小了一些。

    “看来这暴雪总算是要停下了,也许这场噩梦真会随着雷教授的失踪,迎来终结。”古丽冰心中暗暗想道。

    “看来咱们昨天的雪总算没白清,昨晚应该没下多大的雪,地面这层雪,看样子大都是风刮过来的”金寒望着地面一层刚没过脚面的雪,带着一丝欣慰说。

    看来金寒和古丽冰一样,认为店内的死亡事件至此已经迎来终结,雪停了,云也该散了,只要能活下来,谁还愿去多追究谜底,管是谁杀的人呢。于是他的心情竟不知不觉间已经放松起来,或许这也得益于昨晚良好的睡眠,自从他们住进小店以来,还从没在这个时间起过床呢。刚才当他回到房间,看到手表的指针已经指向九点半时,他着实吃了一惊,转念一想,也许这些天以来,真的是太累了,终于超出了生理极限。

    可就在这二人逐渐开始放松心情的时候,元骁和唐虹同时被水井后方怪异的一幕牢牢抓住了视线,那是一颗深红色的巨大圆球,有大约三分之一的部分被埋在在一片平坦的雪地之中。

    这片水井与树木之间的雪地,是昨天元骁、金寒、付强同大柱子一同清理积雪时,铲出来的。虽因为体力透支的,没有被彻底清除得见到地皮,但也只剩下大约三十公分的厚度,比原本的厚度少了一半还多。

    而此时,昨天铁锹留下的凹凸不平的痕迹都被一层新的积雪盖住了,风还不断像蛋糕师傅一样修整着雪面,让它平滑得像精心涂抹出的奶油蛋糕一般。

    那颗红色的圆球静静嵌在这片平整的雪地中,就像蛋糕上那颗突出点缀的草莓,而此刻见到这幅画面的人,却不自觉产生一种难以言说的诡异恐惧感。

    在唐虹和元骁凝神注目的提醒下,古丽冰和金寒此时也定定望着那颗红色圆球止步不前了。

    “咱们还是走进看一看”唐虹迟疑片刻后,对身边的三人说道。

    四人心中都不禁砰砰乱跳起来,却强自镇定着靠近红色圆球,到达水井旁时,四人已经发现这是一颗巨大的雪球,只不过被琳上了颜色。
    作者:拜师兴 时间:2017-08-30 22:41
    而这诡异的深红,又让人不得不联想到血液的颜色,那么眼前这个圆球就不能被称为雪球,而应称之为“血球”了,一念及此,元骁不禁感到脊背发凉,汗毛竖起。

    略带片刻,金寒强自稳定住心神,踏上半步,想仔细观察一番,古丽冰也紧跟着凑上前去。

    当二人踏着嘎吱嘎吱的踩雪声,慢慢靠近血球时,古丽冰忽然发出一声惊呼“那是什么?”

    金寒闻言忙侧身望向古丽冰所指的位置,却在看清的一瞬间呆立当场,身体因过度惊吓而半点动弹不得。

    身后的唐虹不明所以的问:“你们看到什么了?”

    还未等金寒回过神来,古丽冰抢先回答:“一颗人头”

    即使相距一段距离,耳畔还不时有风声刮过,唐虹还是察觉出古丽冰声音中的颤抖,那是她认识古丽冰以来,从未曾在她口中听到过的,被恐惧剐蹭过的声音。

    就在唐虹被古丽冰声音中的恐惧所震惊时,元骁已离开她的身边,走到金寒所在位置,好奇地探头想亲自去看个究竟。

    就在她越过挡在身前的金寒,看清雪球侧面伸出的东西时,她险些腿一软摔坐当场,一股巨大的寒意瞬间将她紧紧包裹,全身的血液仿佛在眨眼间冰冻凝结,心脏却倔强地在冰封中砰砰乱跳个不停。

    那是一颗完好保存着鲜活面部表情的人头,野兽一般的面孔,肮脏的脸,蓬乱的头发,表情狰狞,目眦欲裂。大张着的口中,两排鲜红的牙齿参差如魔鬼的尖牙,脸上每条皱纹都流露出临死前的恐惧,仿佛是魔鬼刻意雕刻出来,以纪念他的死亡。

    雪花戏谑地在皱纹间摩挲、跳动,不时跃入那张血盆大口之中,并慢慢积累起来,无声地宣告着,这颗没有了体温的人头,已经如同一座冰冷的恐怖雕塑,不足为惧了。而这样一颗人头,即便重为他架上一副眼镜,恐怕也再无法显示出他的学识与睿智了。
    作者:拜师兴 时间:2017-08-30 22:43
    血球中伸出的人头正是属于失踪的雷教授的,眼前他这幅骇人的摸样,当真是不大好辨认,现场几人也是经过好长一段时间,心神略微安定,才辨识出来。

    “现在咱们该怎么办?”古丽冰问向此刻已站到血球旁的唐虹。

    “金寒、元骁你们去回屋去取两把铁锹来,咱们得把这球破开,看看雷教授是不是‘整个人’都在里面?”唐虹转身向已经吓得面如土色的二人说道。

    “应该是都在,我刚看到另一端还有一只脚伸出来了”古丽冰哆嗦着回答。

    “那也还是先去取铁铲抛开来看看吧,也不能让这么打个东西摆在这里吓人,金寒你们俩怎么了?”唐虹担心地问。

    一言甫毕,金寒和元骁二人仿佛如梦初醒一般,先怔了一怔,才缓慢地挪动有些僵硬的脚步,回身走向店门。二人都在不自觉间加快了脚步,像是怕身后头颅插在血球中的雷教授,随时会滚动起血球,尖叫着来追逐他们一般。

    然而,就在二人几乎是一路小跑着达到店门前时,却猛然瞥见店门上方两排鲜红的印记,瞬间惊得不由向后倒退了两步。

    九枚鲜红的婴儿脚印,整齐地踏在店门上方雪白的墙面上,一直向上延伸到二楼的窗户,北风卷积着雪花不断拍打在脚印上,让人仿佛看到一列士兵正迈着坚定的步子,顶风冒雪地紧急行军,赶着完成魔鬼交给他们的使命。

    之前的血脚印还未消失,死神再次用恐怖、血腥的方式,证明自己并未轻易放弃店中余下的猎物们,正踏着血腥的步伐不断向人们迫近。

    九枚血脚印对应着店内余下的九个人,仿佛在昭告店内适才还抱着一丝侥幸的人们,即使雪停了,风止了,屠杀也仍将继续,谁都不能不例外,谁都无法逃脱,谁都不能生还。
    作者:拜师兴 时间:2017-10-12 17:52
    @乐迷投机狂 2017-10-11 08:07:55
    看完顶
    -----------------------------
    刚忘记说了,此文正在重新修正中,由于修正速度过慢,怕耽误对最新章节的阅读。最后这章“鬼城荒店 大雪无痕”正在独立更新中。下面是链接,感兴趣的话可以从这里看,再次多谢您的支持

  • 首页
  • 上一页
  • 47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拜师兴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62天 / 跨度798天】
    • 开贴:2015-08-05 22:54
    • 更新:2017-10-12 17:52
    • 阅读:4598 回复:311 楼主:252
    • 字数:约268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