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色”真的悔了我们一生吗?(寻求出版)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心碎了无痕ai 时间:2006-04-24 17:12
    内容介绍
    有多少的心愿/是不曾海誓山盟/多少个夜,我们在独自徘徊, 海连高中的尖子生隋风.接受了追求他一年多的学妹.正因为这样的一段感情,他们付出了人生最重要的部分.开心、痛苦、悲欢离合尽在其中~~ 不知最终这份世俗般的爱情会如后的走下去~~~~
    第一章
    想着失败的文章,想着被我骂走的芯莹,望着窗外的大雨,也似为我的心情哭泣。我的难受不仅仅因为文章的失败,而是我恼怒自己为什么要去骂一个爱我这么久的女孩。
    窗外的雨不停好象要淹没这个世界,我突然有一种想淋雨的感觉,我打开关闭一天的窗帘,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个模糊的影子在大雨中,依稀感觉到那个人在看我,难道是芯莹,这个笨家伙怎么没有走。我以最快的速度飞下楼,在微弱的路灯下,芯莹站在雨中望着那微有灯光的房间。
    “为什么要淋雨,为什么不回家去啊”我有气愤又有点心疼的。
    她喃喃说:“我知道你难受,我想陪你但你不让我进去,我只有在这里陪你。”
    望着她发抖的身体,眼神里露出那股倔强,我无奈的让她进来。
    我到衣柜找出自己的睡衣,但却不见她的人,看来我真粗心大意,走出房间看到她站在门口,完全像一个受气的小媳妇。“你怎么不进来啊。”她慌张的看着我,原来她不敢以为我还会生气她来。“快点。”我带她到浴室,我把毛巾给她,帮她放好洗澡水“你洗一下,我去拿我的睡衣给你。”她只是轻轻“哦”了一声。
    我拿起刚才的睡衣推门进浴室,进入我眼帘的是一个全裸的女孩,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身体,我也从来不知道她的身体这么完美,皮肤是如此的光滑,她秀发上的水一滴滴落在她的胸前。“把衣服放下”她羞涩的说。我这才发现自己的失态。“对 对不起。”我转身想走。“别走,留下来吧!” 我被她的话震惊了,本来男孩应该有的生理反映更加强烈了,我必须要冷静,冷静。我忍着自己的欲望想要离开,但我的脚好像有了根就是迈不动。“风,陪我吧!我真的很喜欢你!你抬头看看我啊!”她想个要糖的孩子哀求。我忍不住转过头看着她,她红红的脸庞,还有那诱人的乳房,在凉水的刺激下好像更加的尖挺。虽然我没有看过女孩的身体,我也没有想过居然这么诱人。我不自觉的一步一步靠像她,终于我坐到了浴缸上,虽然我的周身都是冰冷的洗澡水,但这并不能熄灭我心里的欲火。显然,她也和我一样忍受着欲火。她起来抱住我,我的手不由的摸向她的脸,她那光滑的肌肤“恩~~~~~~~”她轻轻的呻吟。可能她在我的抚摩下得到快感,他引导我摸向她的乳房,她肉如触电般颤动一下。她的舌头和我的舌头笨拙的在添动好像在品尝美味佳肴。“风,我需要你”她喃喃。我终于抱起她,把她放在床上,她笨拙的帮我脱掉衣服,到我们赤裸裸面对。
    太阳出的总是及时的,昨天老天好像还想淹没地球,今天就露出了笑脸,就好像把我的心情告诉全天下。
    “隋风,快点,几点了啊!你忘了进天你比赛吗/”楼道里传来吴嘉闽的声音。糟糕,约好今天是华风娱乐新声音选拔赛,一帮兄弟对我的期望很高,昨天还有人劝我,文章没有成功,声乐一定成功。我居然把这事忘记了。现在芯莹又在这,昨天的湿衣服还在浴室,看到就糟糕了,在这里介绍一下吴嘉闽是我最好的朋友还有几个下文会说到,他们都有我家的钥匙。
    我用风的速度穿衣服,“糟了,怎么办” 芯莹惊慌的坐起来,我赶紧跑到浴室把睡衣拿出来给她穿。“嘉闽,别开门,等我一下”我大声叫,一边穿鞋子。
    “你怎么了啊!没穿衣服啊!我又不是没有看过。”他边说我听到他拿钥匙的声音。
    还好看看芯莹已经穿好了。门开了,芯莹坐在那看我的书,我呢就坐在床上,出乎意料嘉闽进来看见“对不起”他又出去还带上了门,我看了芯莹笑了笑,楼道里有传来声音“快点比赛没有你可不行”我随后说:“知道你楼下等我一下,马上就到。”
    “莹,你把自己衣服弄一下晒干,然后等我回来,今天是华风娱乐新声音选拔赛我一定要去,从今天起,你是我女朋友,我会照顾你一生。”我看着她很慎重的说。“我知道了,你小心点”她还是这样的温柔。但他们两不知道芯莹的母亲在外面找了她一晚上。
    第二章
    刚出门口就听到嘉闽的质问,“隋风,你老实交代你们发生什么事了”。平时,不觉得他这么罗嗦。“你不是不喜欢她吗?从高一到现在你一直没有动心的啊!怎么~~~~~~”“你很罗嗦”我心虚了。“小心石剑铭,他追芯莹很久了,还有他是人渣,我们没有必要,你知道的,听说他也参加了这次比赛” 嘉闽像个密探,我就喜欢他这点,什么事他都能打听清楚,纯粹可以和古龙笔下的包打听比拼。嘉闽已经拦了出租车了,“请问两位去哪里啊”司机很热情的问,在这个社会有这么好的司机真难得。“新时代广场”我冷冷的说。
    “隋风,你这么晚起,声音开了没有啊!” 嘉闽担心的问。
    我想着芯莹昨晚没有回家,她家不会怎么样吧,听说她家家教很严,还有石剑铭这个我未曾和他真正接触却已经有仇恨的家伙~~~~~~
    “你想什么呢?这次比赛宣传性很大,我们的将来全靠你了,你还动想西想啊。” 嘉闽调皮的大叫。
    “不好意思,但是我在想唱什么歌,我在为你们将来努力你居然还抱怨我啊!没良心的家伙。”我假似委屈的嘀咕。
    车一个拐弯我们看到前面一片黑呀呀的,“啊,居然这么人”我自言自语。
    嘉闽自豪的看着前方“不是好比赛我怎么敢叫你啊!快点他们都在前面等你呢”
    嘉闽带着我在人群穿梭,我什么都不明白,就知道跟着他往前走,终于看到了一个入口,耀扬带着他的一帮小兄弟在那东西望,这家伙色性全露,一定是在看美眉。嘉闽向他挥手大叫“我们来了,这里” 嘉闽的叫声引来很多美眉的眼光,当然也引来耀扬。耀扬很不满的说“隋风,今天你怎么来这么晚啊?昨晚你做什么了啊!”他的一句玩笑话,弄的我满脸通红,我就像偷吃东西被抓住了一样。“什么变这样了啊!我班的帅哥才子么变害羞了啊!”我正想反驳。
    “哟,这不是我们学校的才子吗?”传来一个男孩的声音。我们同时回过头,看到一个头发微黄,带这一个耳环,满脸奸笑的男孩,其实他也挺帅,除了那阴险的笑容。
    “石头,你要干吗?” 耀扬很平淡的问。
    “我来这当然是比赛啊!才子你也比赛啊!告诉你不该碰的东西你最好别碰。”他用眼神瞄着我说。
    “石头,你怕输就不要来,要找麻烦冲我来,别忘了,你老大是叛徒。” 耀扬严重露出那种我不愿意见的凶狠。
    他们都不知道石剑铭所谓的东西是什么,但我清楚的知道他是指芯莹,也许嘉闽知道。“大哥,到我们了” 石剑铭身边的一个小男孩提醒他“隋风,你记好,不要碰的东西你别动”
    “石头,行不行凭你的本事,别吓人,我耀扬不是吓大的。” 嘉闽和我看着这个成绩很差但这么挺我们的兄弟。“耀扬,我是给辉哥面子,我们的帐总有一天会找你好好的算的”说完头也不回的进入比赛现场。
    “隋风,快进去吧!石头他做不了什么事,好好比赛,有事兄弟我挺你。耀扬斩钉截铁的说。看着这个朋友心里有一种酸酸的感觉。
    “每位参赛选手只能有一人陪同。”负责门口的大爷见我们那么多人说。
    耀扬说:“嘉闽你陪隋风进去。”
    “风哥加油。” 耀扬身后的小弟异口同声。还真有秩序,看来耀扬的教导还真不错。
    “大家自觉分组,两人一组,跟在我们每个人后面。”管理人员说。嘉闽挤到我身边说,“石剑铭指的是什么你比我清楚,你现在怎么办。”
    “呵~~~~~~~~~~”
    想说什么,但管理人员已经带我们入场了。以我父亲曾经是声乐老师我很轻易通过初赛进入复赛。
    第三章
    “风,刚才紫君打电话来说芯莹她妈妈找了她一个晚上” 嘉闽紧张的说。
    天,居然这么快就来了。早就听说了家教严,现在害苦她了。我必须要赶回去。一出门看到耀扬,他说:“怎么样,我有事情,晚上大榕树见。” 嘉闽和我一起赶回家,家里没有人,芯莹去哪里了呢?“风,快来看。”我随声望去看到一张纸条:
    风:
    我亲爱的
    只因为太爱你
    让我无法呼吸
    我目睹你的一切
    你的文采 你的面孔
    你的声音 你的动作
    才是我的追求
    无论时间多久
    无论多么遥远
    你的笑总在我的身边
    我来不及想自己
    今日我终于拥有你
    你是我的一切
    我知道昨天不回家的后果,但我终于把自己交给你,我要回家把父母的事处理好,明天到学校一切就好了,说过很多次的话,风我爱你,爱到你不爱我。我知道你今天比赛,我相信你一定成功。我没有事。明天见。
    爱你的莹上
    “写了什么啊,严重吗?” 嘉闽紧张的问。
    “没 没什么,我们去大榕树,耀扬还在等我们呢!”我很平淡的说。
    路上碰到紫君,“回来了啊!芯莹她妈妈到处在找她,你们有没有看到啊!”她急匆匆的边走边问。
    “已经回家了,是不是事情很严重啊!”我担心的问。
    “石剑铭还在到处找,我要告诉他让他别找了,你怎么知道它回家了啊!难道是和你在一起吗?” 紫君惊奇的问。
    “你白痴啊,为什么去找石剑铭啊,你不知道他~~~~~~~~” 嘉闽非常生气的问。
    “我只知道,芯莹芯莹她妈妈都急死了,我只知道石剑铭他人多也许可以快点找到她,还有他很喜欢芯莹,他一定会尽力,不像一些人,。”她说完用藐视的眼神看着我。
    “紫君,找不到她。”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我回头才看清楚又是他--石剑铭。但好像不像刚才见到的他,他很慌张。当他看到我的时候,狠狠瞪我一眼说:“看什么。”
    “你不用找了,芯莹昨天在我家,现在她已经回家了。”我不知道自己是刻意气他还是为说明她已经是我的。
    几秒钟他没有说话,大家都静静的,“隋风,你别以为有耀扬你就可以在我这放肆。”很明显我刚才的话对他打击很大,但也有可能就此激怒他。
    “她是我女朋友,我喜欢她,不管你以前对她怎么样,我现在告诉你她是我女朋友,请离她远一点。”其实我有一点怕他,但我还是硬着头皮说。
    “你他妈的找死。”说着他扑过来。
    “石剑铭,你别忘了,耀扬是我们好兄弟,现在你没有人,就算动手你也不是我们的对手。”嘉闽尝试说服他,我们并不想打架,如果真打他还真不是我们的对手,我小时候就学过散打的。
    看了这句话还真有效,他真的停住了,“隋风,我不管校长多器重你,我无所谓,最多就是退学了,你以后别想有好日子过,她是我的女人。”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紫君你去莹家看看事情怎么样了,我和嘉闽去大榕树,我们约了耀扬。”我恢复原来的样子说。
    “你们找耀扬,你们不会去找石剑铭吧!” 紫君紧张的说。
    “不会的,我们去有点事情,是为今天的比赛,你快去帮我看看莹怎么样了,我们不会找石剑铭的”
    “好,我那上去,等下给你们电话”她急匆匆的跑去,看着她离去的的背影,让我想起高一刚开学的时候,她和芯莹那次吵架,我从来没有想过我还会引起两个女人的战争,但奇怪的是,因为两个人我都没有接受,她们居然成了好朋友,而且只要有追我的女孩,不用我自己开口她们就帮我拒绝了。
    “风,我们快走吧!要不耀扬可要等久了!” 嘉闽打破了我的思路,看看手表是不早了。
    第四章
    十分钟后我们到了大榕树,还没进去就听到了疯狂的音乐,到了门口,今天真不知道是不是走霉运,保安居然要我们买门票,别说这地方是耀扬兄弟罩的,就凭这里经理想让我来这里帮他们唱歌,他们也不该让我们买门票啊!
    嘉闽说:“我们每次来都是不用买门票的,你们经理我们很熟的。”
    保安说,我怎么知道是不是啊!
    我说,给他钱买票吧!
    “隋风,你怎么来了啊,稀客啊!是不是答应帮我做歌手了啊!”这里的经理还是这个死样子。不认识的人还以为我和他很熟,其实我也只不过上次来的时候唱了首歌送给朋友做生日礼物啊!
    “李哥,你还想让隋风帮你唱歌啊!我们现在来要门票了吗?” 嘉闽挖苦的问到。
    谁敢收你们的钱啊,我们看着保安,吓的直冒冷汗,可能是因为怕没有工作吧!
    我说,没有,嘉闽在和你开玩笑,我今天来是找耀扬的,唱歌的事以后再说吧!
    我以为你答应了呢,那就以后吧,耀扬早就来了,我有事了,你们自己去找吧!
    我走的时候用余光看了一下那保安,刚好碰上他那感激的目光。
    还是老样子,也许迪厅都是这个样子,音乐狂暴可以震破耳膜,跳舞的人好像恨不得把自己的头摇下来,一对对男女相互抚摩,也许一夜情大部分也是来自这里。
    我不喜欢这里但我却常常会来这里,老师也奇怪为什么我这样却能保持全校第一的成绩,有人说是天赋,有人说是运气,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是在别人玩的时候一直学习。
    在那里,我看到耀扬和几个人在一起,好像不像他小弟,因为他好像对那几个人很恭敬。
    我们走过去,看到那个坐在对面的男的平头,看上去25岁左右,耀扬说,这是辉哥,我老大,这是我好朋友,隋风,他指着我说,还有嘉闽。他就是耀扬的老大,传说中他很恶煞,没想挺帅的。
    “隋风,听说你是天才,学校还没有出过你这样的人。我也是算是你学长,当初我的成绩也是很好的。”他对着我说,随手拿起桌子上的烟递给我。
    我说:“不好意思,我不抽烟。”
    他又说:“不抽好啊!”
    老大难道我们就这样放弃这里吗?听的出耀扬很不服气。
    “耀扬,只能忍一忍,现在他们有局长撑着我们没有办法,就这样吧!我先走了,隋风有前途,你们玩吧!”他边说边看着我一边走出去,旁边的人都一起跟出去,以前我以为陈浩南香港铜锣湾的老大一定很爽,现在突然觉得他也很可悲。
    旁边嘉闽电话响了,我要出去接电话。
    “耀扬,怎么了啊 !”我不知道该问还是不该问。
    “没事,我只有你和嘉闽两个朋友,是正当的,我的事你以后别问。”耀扬若有所思的回答我。
    嘉闽匆忙跑进来说,石剑铭见到芯莹,好像要带她来这里。
    “他怎么会见到的啊,是谁打来的电话,他要把她怎么样啊!”我发疯的问。
    耀扬说,你不是不喜欢芯莹的吗?那么紧张干什么啊!
    “他们昨天在一起” 嘉闽轻轻的说。芯莹昨天没有回家,可能和父母吵架,刚才紫君去找她出来,帮她一起撒谎,哪知道在路上碰到石剑铭,他不知道和芯莹说了什么,芯莹答应和他来大榕树,紫君也在后面跟来了偷偷打电话给我。
    “来的真快啊,从今天起大榕树不是我们的地盘了。”耀扬语重心长的说。
    你们看,他们来了,我随着嘉闽指的方向看去看到石剑铭还有一个女人好像很面熟,身后就是芯莹还有紫君,身后还有一帮小弟。她们冲我们来走过来,我一直盯着芯莹,她没有抬头,难道她不敢看我。
    “婷姐,您怎么会来的啊!”耀扬恭敬的说。我奇怪耀扬为什么对这个女人这么恭敬。
    “隋风,篮球高手还记得我吗?”她和我说话,难道我真的认识她,“篮球高手”。脑海里马上出来一幅图案,高一的时候一场比赛我失手拿球砸到一个女孩,还差点要拿武器和人打仗,是她说没有关系我才避免一场战争的,她不是要了我的号码吗?但一直没有给我打电话。
    “几年来还没有人敢碰我一下,你是唯一一个砸我一球而且毫发无伤的人。”好厉害的一个女孩。好有霸气。
    “对不起,当初我不是故意的,我等你电话也给你准备了医疗费。”我很平淡的说。我一直盯着芯莹。
    “很好,很有胆量,我就喜欢这样的。”她很阴险的笑。
    她盯着我,说,石头把所有的人都弄出去留下隋风和他的朋友。”我不知道她到底要做什么,她到底扮演的是什么角色,她为什么有这么大的能耐。
    “所有的人都出去,今天提早结束营业。”一声震耳的声音从音响里传出来。大家在抱怨中都逐个离开,因为基本来这里的人都认识石头和耀扬。两分钟后很安静,让人觉得可怕。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心碎了无痕ai
    • 来自:天涯-情感天地 前往来源
    • 【活跃69天 / 跨度729天】
    • 开贴:2006-04-24 17:12
    • 更新:2008-04-23 14:33
    • 阅读:99473 回复:1001 楼主:185
    • 字数:约127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