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原创】再绘山海图——推理胜于雄辩!

  • 首页
  • 上一页
  • 124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琴心剑胆何足道 时间:2018-02-12 15:23
    何谓失时?“其蚤,为月蚀;晚,为彗星及天夭。”便是典型的失时,同样的描述亦用在太白身上,是谓失行,辰星、太白本该在太阳旁边的嘛!月蚀说的乃是视线所能见的密密麻麻小物体出入月球基地,书中已有“岁早,水;晚,旱。”的述法,可见“蚤”非同“早”,而是将脱离舰队执行特别任务的星舰群比喻成跳蚤,也可能是说整支舰队,在夜空呈现便是彗星及天夭。“其时宜效,不效为失,追兵在外不战。一时不出,其时不和;四时不出,天下大饥。”,效就是效法水星黄道运动,即水之舰队在巡行站岗状态,由于水之舰队为地面社会正四时的重要性,失时就得追回来,追位的星舰在外国区(指齐、楚、汉对应宿区),不参与演习作战。“其当效而出也,色白为旱,黄为五穀熟,赤为兵,黑为水。”,是对前文“五星色白圜,为丧旱;赤圜,则中不平,为兵;青圜,为忧水;黑圜,为疾,多死;黄圜,则吉。赤角犯我城,黄角地之争,白角哭泣之声,青角有兵忧,黑角则水意行穷,兵之所终。”的概括,色白是“旱”即缺粮,缺粮还可用“丧”、“丧旱”、“饥”表达,程度严重的便为“哭泣之声”,白圜亦转为白角;色黄是吉即情况大好,可用“五穀熟”表达,即便黄角亦不过争吵而已;色赤是有战事,赤圜是对内战,赤角是对外战;色青是用水不足,青角是已影响舰员生活;色黑是缺水,饮用水都快没了,就会“为疾,多死”,缺水会生病,黑角是情况严重,舰员都快死光了。水真是生命之源。后文我先上图再用括号内容做解:




    (辰星,指水之舰队)出东方(指五星势力所在的齐、楚、汉,齐、楚、汉、中国的比喻是将星罗盘图与西周地图叠合对应看,汉是汉中之义),大(规模大)而白(意味着缺粮),有兵於外(就得分兵去舰队外,分出的星舰群便是失时者),解(舰队缺粮的困境便会化解,暗示失时者会更加缺粮,那会怎样?失时者就得去争夺粮食以维生)。常在东方(指失时者往往跑回水之舰港),其赤(其指失时者,色赤意味着内战或是外战,但不像正常的军事演习,而是一种乱象,以抢掠为目的,说辰星庙是蛮夷星,便是说水之舰港的乱象,我会把居留者视为凶悍的母龙,嗯,还有虾兵蟹将),中国胜(此话蕴藏奥妙,与下文结合来看,应该是对军演东西双方胜负的判定增加一个项目,每个项目的胜负判定都会影响双方利益分配。此话意思是失时者若只在自家门口搞破坏,中国便算胜了一个项目。何谓中国呢?文中指尾、箕、斗、牵牛宿位,对应的是土之舰港和羽林天军区,中国之外的便都该算外国);其西而赤,外国利(失时者若到了西方即中国搞破坏,便是外国得利)。无兵於外而赤,兵起(前述是水之舰队分兵的作战模式,此处和后述是水之舰队主体的作战模式)。其与太白俱出东方,皆赤而角,外国大败,中国胜(说的是水之舰队与金之舰队在外国区相交战,按演习规则判中国胜外国大败,说白了,演习规则不鼓励此况发生);其与太白俱出西方,皆赤而角,外国利(水之舰队与金之舰队在中国区相交战,外国得利)。五星分天之中,积于东方,中国利;积于西方,外国用者利(五星分配在天区中,若凑积在外国区,中国便得利,若凑积在中国区,作战的外国得利。述了一堆,总而言之,演习规则鼓励在中国区发生交战)。五星皆从辰星而聚于一舍,其所舍之国可以法致天下(所舍之国指天宿区对应的地域区,在文中有述,图上有标。再往下是述水之舰队详细的作战模式)。

    作者:琴心剑胆何足道 时间:2018-02-13 17:47
    辰星不出,太白为客;其出,太白为主(前述羽林天军遇着金、火、水基本是投降再搞内部分方对战演习,客、主便是分方代称,做为指挥者——更确切说是领导者的五星自嗨就没意思,最好是有个对手,实战演习嘛,所以往往是两支要打架的五星舰队结伴来中国。但结伴得有条件啊,得遵照巡行规律都到中国区,按公转周期,自然是水、金的结伴次数多,水、火次之,金、火再次之,其余不足为计。又要纠一下前面的错,岁星的“与太白斗,其野有破军。”是一次发生在中国区的结伴事件。话说回来,水不在的情况下,金是做为客军一方领导者即进攻方,若水在的情况下,金便转为主军一方即防守方)。出而与太白不相从,野虽有军,不战(若水不和金相随,即便出现在天军驻区,和天军也不会有交战,因为天军直接投降了,水又没个对手)。出东方,太白出西方;若出西方,太白出东方,为格,野虽有兵不战(若水和金相随,但一个在东方一个在西方,即一个在外国一个在中国,就像长枝,虽有对手,水、金也不会交战,因为再等等就到中国了,到那儿再战对双方更有利)。失其时而出,为当寒反温,当温反寒(失时就是不按时令出现)。当出不出,是谓击卒,兵大起(失时的另一种表现是水之舰队到时令该出现而没出现,又叫做击卒,意味着大规模对外交战——便是和金之舰队在中国搞对战演习)。其入太白中而上出,破军杀将,客军胜(水若攻入金的防守阵型并成功突围,上出便是到赢的宿位,便是客军胜,破军杀将破的是主军,杀的是主军的将,不理解可以想想象棋的规则,将死便是全盘输,棋局结束);下出,客亡地(下出即是到缩的宿位,客军撤出战场)。辰星来抵太白,太白不去,将死(主军依然不放过,客军便只有被将军,认负)。正旗上出,破军杀将,客胜;下出,客亡地。视旗所指,以命破军(战胜的另一种方式,侧重点在天军,正旗是客军领头舰即称为建星的星舰,“建星,旗也。”,只要其能突围成功,便是破军,便是杀将,判客军战胜。演习得讲规则,不能血拼蛮斗,实战亦要掌握分寸,一切听从旗舰的命令,我想基本类似下象棋,斗智不斗勇,但要比那规则灵活,战法更多变)。其绕环太白,若与斗,大战,客胜(又一种战胜模式,若建星能逼近金之舰队并与之缠斗,谓之大战,判客军战胜)。兔过太白,间可?咸剑,小战,客胜(再一种战胜模式,若水之舰队能穿过金之舰队预设的缝隙,谓之小战,判客军战胜)。兔居太白前,军罢(水之舰队又是演习总指挥,若在金之舰队前方驻定,便是天军停战);出太白左,小战(若往金之舰队左侧出,便是要小战,基本是水之舰队挑战金之舰队);摩太白,有数万人战,主人吏死(若摩绕金之舰队,便是要大战,说白了是要客军攻金之舰队,数万人参战在太空社会就属于大规模了,高科技战争嘛,太空社会人也不多,同时意味着要死一批人吏即骑官、偏将);出太白右,去三尺,军急约战(这是要进行小战和大战之外的普遍战,即突围战,是天军熟悉的战法,赶紧约战吧)。青角,兵忧;黑角,水。赤行穷兵之所终(这是司马迁抄错地方了,大概竹简编错位了,因为司马迁无法理解古史资料,便照搬原文,此句该是补在下段文末。)。

    兔七命,曰小正、辰星、天欃、安周星、细爽、栖星、钩星。其色黄而小,出而易处,天下之文变而不善矣。兔五色,青圜忧,白圜丧,赤圜中不平,黑圜吉。赤角犯我城,黄角地之争,白角号泣之声。

    (兔七命是指水之舰队有七艘母舰或说有七支子属舰队,子属舰队就好比现代海上的航空母舰编队,“命”是命令之义,说到这里又要纠下前面的错,“主命者”是指舰队指挥官,而非生命统计员。理解此节,便又能理解前文“岁星一曰摄提,曰重华,曰应星,曰纪星。”、“太白,大臣也,其号上公。其他名殷星、太正、营星、观星、宫星、明星、大衰、大泽、终星、大相、天浩、序星、月纬。”,皆是说子属舰队,水之舰队是警察性质舰队,讲究机动灵活,其子属舰队母舰就相对小型些,水星也小嘛,正好匹配。“天下之文变而不善矣”是抱怨其执法严苛,在一个军事化的太空社会,那也是没法子的事。“兔”的五色便是黄、白、赤、青、黑,黑圜吉明显是错的,黄圜才是吉,概因古史资料模糊不清,司马迁误认了,抄录语句还有明显错位,上段的末尾应补在此段末,且该为“青角,兵忧;黑角,水意行穷,兵之所终”)
  • 首页
  • 上一页
  • 124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琴心剑胆何足道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150天 / 跨度176天】
    • 开贴:2017-08-29 08:42
    • 更新:2018-02-21 19:41
    • 阅读:37786 回复:859 楼主:347
    • 字数:约543千字
    • 图片:36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