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原创】再绘山海图——推理胜于雄辩!

  • 首页
  • 上一页
  • 207
  • 页码:
  • 作者:琴心剑胆何足道 时间:2019-01-11 18:21
    ——“十三年,东狩于海,获大鱼。”,狩是“入山”, “狩于海”是进到海中的阿须伦王城或者称海母舰,获大鱼”是指收获继承者,即未来的帝泄,乃是阿须伦属。但帝泄不是人面蛇身,而是美人鱼的形态,是阿须伦的水生种,更确切的说,是阿须伦创造的另一世人种,即海内南经所述“氐人国在建木西,其为人人面而鱼身,无足。”,乃传说中的鲛人,晋《博物志》云:“南海水有鲛人,水居如鱼,不废织绩,其眼能泣珠。”,鲛人大概是造世人过程中的副产品,族群较小。《帝王世纪》曰:“帝泄,一名帝世,或曰泄宗”。

    嗯,你猜的不错,说回帝芒。

    ——“三十三年,商侯迁于殷。”,此商侯应是冥之子振,《世本》有曰“冥卒,子振立。 ”。但又有本称“冥子核。”,似乎便是子亥。“ 五十八年,陟。”,,距离获大鱼有四十五年,我想帝泄是被帝芬从小培养,是养在洛水里,因为洛水比较清,亦有其族群,西山首经有曰“丹水出焉,东南流注于洛水,其中多水玉,多人鱼。”,未必是说龙种。五十八年是己巳年,帝芒陟后第二年是辛未年,帝泄即位,有内禅的味道,帝泄该是帝芒义子。

    | 1131楼 | | | |
    作者:琴心剑胆何足道 时间:2019-01-12 12:27
    干嘛非得是义子?(哦,混血亦有可能……要不叫嫡子?总之是异族)



    ——帝泄时代是个激情燃烧的年代啊! | 1133楼 | | | |
    作者:琴心剑胆何足道 时间:2019-01-15 12:25
    弄清整个事件了?(……模模糊糊吧,很复杂啊)不怕,试着说。

    ——首先得说说子亥的身份。据《世本》所述,子亥原名该叫子核,子是姓,振是号,故又称子振,其该算是冥的弟,亦根国之子,又是季子,即排行最小,还有一兄叫粮圉,至于称子亥,乃是受商世民的简易文字即甲骨文所累,亦有隐讳之义,其该是狐人族。子亥称王亥,乃是庙号,因为帝泄是生活在水里,施政就不大方便,陆地上是委托子亥打理,子亥遂称王子亥,商世民还嫌笔画多,便有王亥,到商朝,王亥被追谥为“高祖”,甲骨文还是写作“高且”。子亥有子名微,即是上甲微,上甲微亦庙号,上表示地位高,甲实际是说其在某序列中排位老大,我想其乃是龙族。《国语?周语》:“玄王勤商,十有四世而兴。”,《荀子?成相》:“契玄王,生昭明,居于砥石迁于商,十有四世,乃有天乙,是成汤。”,玄王是契,先商世系为十四王,依次乃契、昭明、相土、昌若、遭圉、根国、冥、振、微、报丁、报乙、报丙、主壬、主癸,然后到天乙即成汤。主癸被其子天乙追谥为夔宗,想来是夔牛一族,孙猴子说“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那本就是下界的规矩。

    说的让人更糊涂了(要正本清源,我有什么办法?)好吧,继续。

    ——再得说说绵臣。绵臣亦是狐人,即是兽人,兽的繁体字是“獸”,我估摸本义就指兽人,所以古文称走兽为“原獸”。 绵臣为有易之君,而有易实则是有扈的一支,易是交易之义。关于王亥和绵臣的史料极少,后人演绎的不算,我依据《竹书纪年》、《山海经》、《楚辞》细细思来,王亥是和绵臣合作演了一出大戏,王亥向后羿学习,不惜自黑,为的是在史册重重留名,还真就成功了。当然,还少不了上甲微的配合。

    | 1137楼 | | | |
    作者:琴心剑胆何足道 时间:2019-01-16 19:36
    嗯哼,看你怎么说明白。

    ——在我看来,屈原是个揭秘者,《天问》有曰:

    简狄在台,喾何宜?
    玄鸟致贻,女何喜?
    该秉季德,厥父是臧。
    胡终弊于有扈,牧夫牛羊?
    干协时舞,何以怀之?
    平胁曼肤,何以肥之?
    有扈牧竖,云何而逢?
    击床先出,其命何从?
    恒秉季德,焉得夫朴牛?
    何往营班禄,不但还来?
    昏微循迹,有狄不宁。
    何繁鸟萃棘,负子肆情?
    眩弟并淫,危害厥兄。
    何变化以作诈,而后嗣逢长?

    ——依着字面,老老实实的翻译成现代文是:

    简狄在台之时,帝喾为何会安心?
    玄鸟送来馈赠,女人为何欢喜?
    应当秉持季子的德,像名义上的父那样为善。
    为何最终被有扈所蒙蔽,转而放牧牛羊?
    时常聚众舞弄棍棒的时光,是以何怀念的呢?
    牛羊的两胁平滑,皮肤延长,是以何养肥的呢?
    有扈的牧童,说着到哪里相逢,
    敲打床而先出了去,他们是听从谁的命令?
    恒久秉持季子的德,又怎么会得到原来样子的牛呢?
    为何去军营分发俸禄,一次又再一次?
    在晦暗中循着脚印,有狄不得安宁。
    为何繁鸟聚集棘刺,背驮着孩子放纵情怀?
    看不清弟和淫行,危害名义上的兄。
    为什么变化身体来行欺骗,而子孙逢迎般成长?

    ——传统翻译将“该”当作王亥,将“恒”当作王恒,还认为王恒是王亥之弟,真是奇哉怪也!我一查来由,原来是源自甲骨文大师王国维之《殷卜辞中所见先公先王考》,再看其文,纯是猜想,不成依据,甲骨文中有“王亥”,并无“王恒”,其文中亦充斥着自以为是的通病,如认为《世本》之“胲作服牛”的胲为王亥,而胲在《世本》中明明说是黄帝臣和少昊时人,他便说《世本》认识错误,《楚辞》里明明写有扈、有狄,他偏说那是有易的通假,该、眩也是亥的通假,真是想怎么说都行。就好像“平胁曼肤,何以肥之?”在传统翻译里成了“有易女子体态丰腴,为何王亥能够配她?”,屈原看了估计要疯!

    呵呵,同感,但人家胡话讲的流利易懂,你实话讲的生硬难解。

    ——诗歌直译就是这样,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起码不失真。首两句暗示下面是讲商的事,再提到季子牧牛,便应该是述王亥之事。《世本》雷学淇校辑本有曰“契生昭明,昭明生相土,相土生昌若,昌若生曹圉,曹圉生根国,根国生冥,粮圉,核。”,核即为季子。《山海经》大荒东经有曰“王亥托于有易、河伯仆牛。”,仆牛便是牧牛。

    | 1138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207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琴心剑胆何足道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441天 / 跨度505天】
    • 开贴:2017-08-29 08:42
    • 更新:2019-01-16 19:36
    • 阅读:63410 回复:1481 楼主:1392
    • 字数:约1047千字
    • 图片:47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