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原创-雪自飘零-征程、乱世、考验、毒爱,守护神的倾世绝恋-长篇连载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真晓 时间:2017-08-29 01:24
    楔子·成神仪式

    雪神殿,圣洗池。

    “扑通!”一声,一具娇小羸弱的身躯被抛入圣洗池,姿态那么决绝。池边,一个男子静静伫立,一身雪白的袍子慵懒不羁地披在身上,满身如雪的气息,清凛幽然,冰寒彻骨。凝视着池中挣扎的女子,他一双幽黑的眸子深不见底,毫无温情。

    雪神,神界最伟大的守护神,连神王都要敬畏三分。

    “哗——”

    几番挣扎过后,女子终于从池中站立了起来。她身上只穿一袭白纱裙,玲珑的娇躯若隐若现,被浸湿的发丝漆黑如墨,犹似一幅晕染开来的水墨画,散发着迷蒙的光晕。绝美的容颜上,额头却有一块淡粉色的雪花疤痕,那正是初见之夜,他用冰刃亲手刻下的。

    一同被刻下的,还有她对他蚀骨的恨意。

    不知这次他又要做什么,她凝视着他,竟感觉到愤怒,满目的倔强。

    似是察觉到她的怒火,男子反而勾唇一笑,从容得邪魅。

    很好,他就喜欢这女子倔强不屈的眼神。

    他从容不迫地跨入池中,垂下眼睑睥睨着她,从这个角度看他的眸子无比深邃。两潭幽黑,绝妙地配合着他发丝的雪白。一黑一白,明明是突兀强烈的对比,一眼望去却默契地融为一体。

    “奴儿,你的眼神太倔强,似乎昨晚受的罪,还不足以使你乖乖屈服?”

    这句话,像是一根冰刃,倏然洞穿了女子的心。

    那锥心的疼痛,那蚀骨的缠绵……

    “奴儿,差不多到时辰了——你,准备好了么?”

    嗓音从他冰寒的唇角溢出,带着几分慵懒,却陡然冻结了空气。

    “准、准备什么?”

    她不自觉后退一步,一双澄澈清幽的眸中满是警觉。

    “成神。”

    男子在她逃远前,利落地攥住了她的手腕。他手心的温度很是冰冷,令她瑟瑟发抖。这男子虽为神,却恶魔般残暴,笑容背后是彻骨的冰寒,她深知这一点,恐惧迅速爬满了心头。

    然而,来不及准备,来不及挣扎,手腕忽然传来一阵剧痛!

    “咯吱!”

    一声轻响,他不痛不痒地捏碎了她的手腕,剧痛一瞬间传遍她四肢百骸。

    “啊!——”

    她痛得失声大叫,在他松开手后脚下一软又跌入池中。

    “扑通!”

    似是有股奇异的力量,从手腕一寸一寸传遍全身,所及之处都是一阵碎骨的疼痛。好似全身骨骼一寸一寸碎裂,她痛得几欲昏厥,那股力量却偏偏令她保持清醒,切身感受这神圣而残酷的仪式。

    好痛……

    剧痛中,又是一阵愤怒。

    为什么,为什么他总要这样对她?!

    眼前已然发黑,她看不清任何东西,只听他冰寒的嗓音凄凄切切传来。

    “奴儿,想取代她的位置,你注定要承受这些。”

    她艰难地扯动唇角,一抹倔强而凄厉的笑缓缓漾起。初见之夜,他也说过同样的话,可是,她没有想取代任何人,她更没有想过要成神,这一切谈何注定?!

    有谁问过她的想法,有谁知道她的绝望?!

    透过清澈的圣水,男子凝视着她苍白绝美的面容,似是察觉到了那抹冷笑,如雪的双眸愈发寒凛。那具骨骼尽碎的身躯娇柔似水,羸弱得令人动容。只是,终究都是因为她,她才回不来!

    这个事实无法改变,无法逆转!

    最后望她一眼,他转身拂袖而去,雪白的背影无比决绝。

    所谓成神仪式,是一个使特殊人类成神的仪式,听着很光鲜,浮华背后,却是常人难以理解的辛酸与痛苦。过程非常残忍,几乎痛不欲生。人类首先要浸过圣水,洗去全身的凡尘,然后由一位实力高强的守护神,将成神的力量牵引到俗体去。守护神捏碎人类的骨骼,那股力量便从肌肤渗入骨骼中。

    平凡的人类骨骼因承受不住这股力量而碎裂,最终全身骨骼尽碎。

    他刚刚几乎是用了十成的力量。

    而全程,一天一夜。

    一天一夜后,她的骨骼自会愈合,到时便是一身仙骨。

    凡人想要成神,必然要经历这碎骨的历练,挨得过,便是五界之中最伟大的神。

    挨不过,便是粉身碎骨灰飞烟灭。

    而这个凡人作为她的取代者,一定挨得过。

    奴儿,你的历练才刚刚开始。
    作者:真晓 时间:2017-08-29 01:26



    作者:真晓 时间:2017-08-29 03:26
    001:姑姑的虐待
    ————————

    “哗啦!——”

    昏暗的小房间中,一声尖锐刺耳的碎裂声炸响开来。

    紧接着,“哒、哒、哒……”

    是液体滴落在地板上的声音,伴随着一段咒骂声:“去死吧你,整整十年了一直在拖老娘的后腿!你父母死了,偏偏留下你这个小杂种!老娘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摊上你这么个烂摊子!到了地府可千万别说是老娘的错,要怪,就怪你那对薄命不争气的父母!”

    一个嚣张跋扈的中年妇女破口大骂,手里还握着断裂的一截啤酒瓶子。

    断口处已被鲜血染红,妇女面前是一个身形娇小身姿单薄的少女,鲜血正顺着少女一头蓬松的直发不断淌下,很快染红了少女苍白的脸颊。少女却一声不吭,明明痛极,却只是微微颤抖着,睁着那双无比澄澈的眸子,一眨不眨地望着面前的妇女,她的姑姑。

    小房间的窗台上,两个男子并肩而坐。

    其中一个白衣白发,是一头长发,只用一根再简单不过的白色发带束在了背后,慵懒地垂下来,顺着窗台甚至已经倾泄到了地上,额前碎发下,一双幽黑的眸子正紧盯着少女,神秘莫测。坐姿从容而不羁,仿佛眼前发生的一切不过是一场闹剧。

    另一个则金发碧眼,一头利落的短发,俨然一副欧洲人的模样,穿着却甚是古典。很显然,这两个男子并非普通人,虽然正坐在窗台上,房间里那姑侄俩却看不到他们,他们隐了身。

    相比白衣白发的,金发碧眼的那个明显没那么淡定了。

    “我去,这真是亲姑姑啊?!”

    他终于再也忍不住了,夸张地感慨了一句。

    因为平时经常来人界周游,说起话来十足的现代人口吻。

    他一旁的男子仍淡定得很,不,简直可以说慵懒,好像在看戏,只点了下头。

    “雪,咱们这次下凡到底是来做什么的,应该不是扬善除恶来的吧?这不像你的作风啊,还有,我们是不是要做点什么,她头都被打破了,这样下去会死掉的吧?我们就这么眼睁睁看着,这样好么?我怕遭雷劈啊!”

    白发男子瞥他一眼,终于淡淡开口了。

    “她死不了,那个少女不是普通人。”

    “啊?什么意思,那她是谁?”

    “下任夜神。”

    “什么?!”金发男子满脸的震惊,“你是说,她是能后天成神的人类,而且还是夜神?夜不是……算了先不说这个,那我们怎么办?她要真是下任夜神,我们更不能袖手旁观了啊!”

    “不,就要等她昏迷。”

    “啊?!”

    “等她昏迷,直接带她回神界就行了。人类世界中,相当于她已经被姑姑虐待致死了。”

    “哦——我懂了!”

    自然,二人的谈话声也只有他们彼此能听见,那边少女仍旧在紧紧注视着自己的姑姑,似是终于用尽了力气,缓缓闭上了那双澄澈的眸子。随即,有两颗晶莹的泪珠仓皇滚落,伴着殷红一同晕染开来,触目惊心。

    少女终于软软地倒了下去。

    黑暗来得毫无预兆,将她全身包裹,让她感到迷惘。

    还有,解脱的快感。

    她解脱了,对么?

    她终于可以离开这个满是冷漠与残忍的世界了,对么?

    她,小零,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若说不普通,可能就是身世有那么一点悲哀。一个孤儿,八岁时父母双亡,从小跟着姑姑长大。可是姑姑对她并不好,经常虐待她。终于这次,姑姑用啤酒瓶子,奋力砸向她的头。

    好……太好了……

    她终于可以解脱了……
    作者:真晓 时间:2017-08-29 13:23
    002:主子怀中的女人
    ——————————

    神界,雪神殿。

    雪直接现身在寝殿的大门口,进去是一条幽静的过道,仿佛用冰雪堆砌而成,乍一望去满目的寒凛。随着他的进入,不知从哪发出的光芒一下子照亮了整个过道,他的身影显得无比高大。他的怀中抱着一个昏迷的女子,女子的头窝在他的臂弯处,看不清面容,只有一头漆黑的发丝无力地垂下,随着他的走动而飘舞,与他雪白的身影绝妙地融为一幅水墨画。

    女子本就身躯娇小,被高大的他抱在怀里,显得甚为羸弱。

    正巧两个小丫鬟迎面走来,一见了他,赶忙侧身在两边跪下。

    “参见主子!”

    “都退下,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许靠近雪芒殿半步。”

    他大步直接从两个丫鬟中间走过,丢下一句话转眼消失在拐角处。

    “是,主子!”

    两个小丫鬟恭谨应道,起身赶忙走出了过道,站在黑漆漆的夜幕下,这才敢议论纷纷:

    “你说,主子怀里那个人是谁啊?”

    “不知道耶,主子向来不近女色啊,别说把人抱在怀里了,就算是让他正眼瞧一下都难啊!不过他怀里的人是不是昏迷了啊,虽然看不清长什么模样,可是能躺在主子怀里,这已经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了吧!”

    “我觉得她不像是女神耶,像是凡人,身上没有神的气息。”

    “凡人?!”

    似是过于震惊,小丫鬟大声叫道,话一出口才意识到自己声音太大了,吓得赶忙捂住了嘴。可惜已经晚了,不远处一张浅蓝色的身影顿了一顿,转眼已卷着一股劲风站在了她们的面前。

    两个小丫鬟吓得扑通一声跪下,齐声叫道:

    “潭嬷嬷!”

    “敢在背后妄议主子,都活腻了么?”

    那被称为潭嬷嬷的女子浑身清冷的气息,淡淡望着两个小丫鬟,语调也是不急不缓,却不怒自威。

    “奴婢知错了,求潭嬷嬷饶恕!”

    “你们两个是新来的吧,管不住这张嘴,再近身服侍主子,迟早要闯下大祸。从今天开始,你们去膳房打杂吧,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再靠近雪芒殿。”

    两个小丫鬟面面相觑,虽满心的委屈,却不敢不从。

    “是……”

    “都退下吧。”

    “是,奴婢告退。”

    蓝衣女子眼见两个小丫鬟走远,抬头望了一眼深沉的夜幕。

    看来今夜,注定是个不眠之夜啊。

    ——

    小零几乎是被冻醒的。

    刚睁开眼睛,她浑身打了个寒颤,瞬间清醒。眼前……放眼望去是一片幽然凛冽的气息,不像是天花板,倒更像是……冰面,于是她生生又打了个冷颤,这才坐了起来,眼前的景象令她瞠目结舌。

    不是姑姑家的老旧民宅,更不是医院……

    竟是,她也形容不上来,很陌生的景象,像是宫殿,很圣洁,又很气派,只是望一眼便觉得冷到了骨子里。

    不对啊,宫殿?

    她记得,姑姑用啤酒瓶子打破了她的头,难道……

    她被打傻了?!

    她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头,谁知根本没有伤,连丝毫的痛苦都没有。再低头望一望自己,又是一轮新的震惊。她已经换了衣服,竟是一身轻纱长裙,古风古气的,令她一个现代人着实别扭。

    等等!

    难道,她穿越了?!

    正震惊时,余光忽然瞥到不远处有什么东西在动,像是一抹晕染开来的雪色。她扭头望去,这才注意到这里还有别人!而且,是一个……她怎么形容呢,不伦不类?!那个人身材高大结实,明显是个男人,可是却有一头飘飘的长发,而且是白色的,身上也是披着一袭雪白的袍子,所以她刚才没有立马注意到。

    她再次打了个寒颤,终于,一声惊叫再也按捺不住冲破了喉咙。

    “啊!——”
    作者:真晓 时间:2017-08-29 14:34
    003:你是奴儿
    ———————

    “啊!——”

    雪似是刚刚沐浴完毕,身上只慵懒地披着一袭袍子,露出精壮的胸膛来,满身野性的气息,以及,冰寒彻骨。睥睨着床上瞠目结舌的女子,他将一头尚有些湿漉漉的发丝简单地束到了背后,甚是从容地开口,“是我救了你,你没有死,也没有被打傻。”

    他朝床边走来,玩味地一笑。

    “更没有穿越。”

    这个凡人,想象力可真丰富。

    “啊!”

    没想到自己的心思全被知道了,小零吓得再次大叫,“你、你是谁?”

    “你的主子。”

    转眼男子已走到了床边,小零这才看到他究竟有多高大,她不得不费力地仰起头来才能看到他,亮光被他阻挡在身后,她被笼罩在一片阴影中,再一次生生打了个寒颤。似是敏锐地嗅到了危险的气息,她攥紧被角,朝后缩了缩。

    “主子?”

    “是啊,我救了你,你这条命是我帮你捡回来的。”

    雪从容不迫地回答,满是理所应当的意味。

    小零愣了愣,等等,他这是什么逻辑?!

    不过……

    他救了她,她怎么也该道一声谢谢才好吧?况且眼前的男子俊逸得不真实,几乎是毫无瑕疵,像是画中走出来的人,气质也不似一般人,乍一望去虽然冰寒,可是,却满身淡漠悠然的气息,不似王公贵族,倒更像是……神仙?对,像是高居于天边,不染纤尘的神仙。

    可是,这个世界上有神仙么?

    难不成,她穿越到了神话故事里了?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真晓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59天 / 跨度76天】
    • 开贴:2017-08-29 01:24
    • 更新:2017-11-13 09:52
    • 阅读:481958 回复:1948 楼主:1413
    • 字数:约1201千字
    • 图片:6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