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权威之作:深度破解《红楼梦》脂批和曹雪芹,“曹雪芹”的身份已真相大白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我是酒家 时间:2017-07-08 13:38

    空空道人听如此说,思忖半晌,将《石头记》【甲戌侧批:本名。】再检阅一遍,【甲戌侧批:这空空道人也太小心了,想亦世之一腐儒耳。】因见上面虽有些指奸责佞贬恶诛邪之语,【甲戌侧批:亦断不可少。】亦非伤时骂世之旨,【甲戌侧批:要紧句。】及至君仁臣良父慈子孝,凡伦常所关之处,皆是称功颂德,眷眷无穷,实非别书之可比。虽其中大旨谈情,亦不过实录其事,又非假拟妄称,【甲戌侧批:要紧句。】一味淫邀艳约、私订偷盟之可比。因毫不干涉时世,【甲戌侧批:要紧句。】方从头至尾抄录回来,问世传奇。从此空空道人因空见色,由色生情,传情入色,自色悟空,遂易名为情僧,改《石头记》为《情僧录》。至吴玉峰题曰《红楼梦》。东鲁孔梅溪则题曰《风月宝鉴》。【甲戌眉批:雪芹旧有《风月宝鉴》之书,乃其弟棠村序也。今棠村已逝,余睹新怀旧,故仍因之。】后因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则题曰《金陵十二钗》。【甲戌眉批:若云雪芹披阅增删,然则开卷至此这一篇楔子又系谁撰?足见作者之式猾之甚。后文如此者不少。这正是作者用画烟云模糊处,观者万不可被作者瞒蔽了去,方是巨眼。】并题一绝云: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甲戌双行夹批:此是第一首标题诗。甲戌眉批:能解者方有辛酸之泪,哭成此书。壬午除夕,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余常哭芹,泪亦待尽。每思觅青埂峰再问石兄,奈不遇癞头和尚何!怅怅!今而后惟愿造化主再出一芹一脂,是书何幸,余二人亦大快遂心于九泉矣。甲午八月泪笔。】

    至脂砚斋甲戌抄阅再评,仍用《石头记》。




    看不懂第一回的人,没资格谈《红楼梦》,更没资格妄称红学砖家。第一回是破解《红楼梦》全书的重点,不可不视,而此段更是重点中的重点。若要想更深入地了解《红楼梦》,脂批又不得不看,正所谓“一芹一脂”。对于那些伪红学砖家们只能是一板砖,之所以要写这些,是因为绝对不能容忍让谎言继续,继续祸害我们的后代!本文参考了各方学者的证据,不再一一感谢了。
    作者:我是酒家 时间:2017-07-10 16:17
    @红楼隐士甄 2017-07-09 00:05:33


    -----------------------------

    赞一个!!!
    作者:我是酒家 时间:2017-07-10 17:09
    《红楼梦》之一个完全虚构的曹雪芹

    自古多砖家,一场指鹿为马的荒唐闹剧,100年来竟无人站出来翻案!无数红粉蠢才,人云亦云,任由其以讹传讹,难道尔等都不识字?第一回前半段如此直白的文字,早就把《红楼梦》的前世今生、来龙去脉交代清楚了。还容得你们在此混说?!!而今俺一根网线,一本书再加上观摩了几场电视剧,几天之内亦俨然自学成“红学砖家”,可见如今砖家是多么的不值钱?!俺闭了书,不禁惊叹:那些巴巴的混饭吃的红学砖家们,可否将你们堪如垃圾般的头衔招牌之类的统统扔进粪坑?!


    欲知端的,请听下面分解:



    此段信息量巨大,不可小觑,且听我逐段逐字深度破解。

    此段假托一个神话式的故事,讲述了《石头记》最早是由空空道人从一块石头上抄来的。由此可见《红楼梦》从一开始就不正经了,那么后面提到的人物和书名如空空道人、吴玉峰、孔梅溪、曹雪芹等等大打折扣,均不足为信,有全是虚构的重大嫌疑。想必是作者为了逃避文字狱,故一阵云里雾里,假托了众多人名和书名以混淆视听,使用了脂砚斋所说的“画烟云模糊处”手段。“后文如此者不少。”脂砚斋再次提醒读者,后面的《红楼梦》的地名、人名全系虚构,大多为谐音暗语。如贾雨村(假语存),甄士隐(真事隐),卜世仁(不是人),蘅芜院(恨无缘),十里街(势利街),仁清巷(人情巷)等等。。也就是说,曹雪芹这个名字也是虚名的,没有可信度。最多是某人的笔名,绝对不可能是真名。至于“贾雨村即假语存,甄士隐即真事隐”之类的暗语,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这些秘密肯定是后续整理者发现的,并将其抖了出来的,脂砚斋自然是功不可没,所以才会有“一芹一脂”一说。试想想,原作者对文字狱唯恐避之而不及,还会自己捅自己的秘密?!


    退一步说,若“曹雪芹”果真是《红楼梦》作者,又何必画蛇添足写上“......改《石头记》为《情僧录》。至吴玉峰题曰《红楼梦》。东鲁孔梅溪则题曰《风月宝鉴》。”这句?这不是明显告诉大家“我不是原作者,前面还有不少整理者呢”。另外,“披阅”二字,乃“披改”之意也。“增删”二字,乃“添加删去”之意,乃整理也。这些字明明白白指出曹雪芹并非《红楼梦》原作者,仅仅是其中的一个整理者而已!故何来曹雪芹是《红楼梦》作者一说???从这段文字可以看,《红楼梦》在曹雪芹之前早已有之,最早书名叫《石头记》。而且历来整理者众多,一直在不停地修改润色中。也就是说,曹雪芹既不是原创者,也不是最后一位整理者。已知被删去的有天香楼一节。又经本人研究发现,那些回目的标题和正文风格,不象是同一人所为,文字功底相去甚远,均留下被篡改痕迹。又比如说,第五十六回甄家拜访贾府一段及第七十回等等多处文风大变,读之索然无味,也该是这个“曹雪芹”狗尾续貂的。因为这个“曹雪芹”不配写这种大手笔的古今颠峰之作!


    亦非伤时骂世之旨,【甲戌侧批:要紧句】;
    虽其中大旨谈情,亦不过实录其事,又非假拟妄称,【甲戌侧批:要紧句】;
    因毫不干涉时世,【甲戌侧批:要紧句】。
    此三句,真真切切的此地无银三百两,无不强烈地暗示《红楼梦》涉及了时政!既然涉及时政,那就不得不提防文字狱了。所以书中的一切人名,均系虚名。没有谁会在书上署上真名自寻死路的,再次否定“曹雪芹”是《红楼梦》原作者!“曹雪芹”这三个字最多是个笔名。或者这个“曹雪芹”不过是个糊涂蛋,死到临头了还浑然不觉,他仅仅是个不知底细的整理者罢了。后面自有篇节叙述《红楼梦》涉及了时政。



    “后因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则题曰《金陵十二钗》”这句。

    首先,“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明是在说书已完成,进入最后的修改润色工作了。如果书真的写完了,那脂砚斋拿到《红楼梦》时已是个残稿,并未看到《红楼梦》后面的情节,对曹雪芹的具体情况也不是特别了解(畸笏叟等曾提醒了《红楼梦》80回后的部分情节)。起码《红楼梦》整体已完成,只剩下局部小细节了。那么就足以说明:
    1.有明确的回目“花袭人有始有终”。
    2.有卫若兰“射圃”情节。
    3.有“岳神庙”系列情节,人物涉及茜雪,小红,贾芸,金刚,刘姥姥等。
    4,有“薛宝钗借词含讽谏 王熙凤知命强英雄”回目。
    5.有王熙凤“扫雪得玉”和“甄宝玉送玉”情节。
    6.有“寒冬噎酸虀,雪夜围破毡等处”情节。
    7.有妙玉瓜州情节。
    8.有“抄没”贾府情节。
    9.有“刘姥姥三进荣国府”一回。
    10.有“情榜”,且宝玉是“情不情”,黛玉是“情情”。。。

    等等所言不虚。另外,程甲本《红楼梦》序言“红楼梦小说,本名石头记,作者相传不一,究未知出自何人,惟书内记雪芹曹先生删改数过。好事者每传抄一部,置庙市中,昂其值得数金,不胫而走者矣。然原目一百廿卷,今所传只八十卷,殊非全本。即间称有全部者,及检阅仍只八十卷,读者颇以为撼。不佞以是书既有百廿卷之目,岂无全璧?爰为竭力搜罗,自藏书家甚至故纸堆中无不留心,数年以来,仅积有廿余卷。一日偶与鼓担上得十余卷,遂重价购之,欣然翻阅,见起前后起伏,尚属接榫,然漶漫不可收拾。及同友人细加厘剔,截长补短,抄成全部,复为镌板,以公同好,红楼全书始自是告成。书成,因并志其缘起,以告海内君子。凡我同人,或亦先睹为快者欤? 小泉程伟元识。”可见,程伟元又找到了《红楼梦》后40回,丢失的部分遗稿30多卷。


    其次,作者是不会自卖自夸式的、厚着脸皮署上自己名字的。此句很可能是后面的整理者添加所为。这一点也毫不奇怪,因为紧接着,下面又冒出“至脂砚斋甲戌抄阅再评,仍用《石头记》”一句。此句应该系脂批,本来用红笔批语才对。却夹在其中变成正文了,难道是后面的抄书人失误了,将批语掺进其中?可见《红楼梦》早被历代整理者改得面目全非了,每人或多或少都夹带上那么一两句。曹雪芹既不是原创者,也不是最后一位整理者。那么“【甲戌眉批:若云雪芹披阅增删,然则开卷至此这一篇楔子又系谁撰?足见作者之式猾之甚。后文如此者不少。这正是作者用画烟云模糊处,观者万不可被作者瞒蔽了去,方是巨眼。】这句,就纯属脂砚斋的主观想象了,不过也从侧面推测出“至吴玉峰题曰《红楼梦》......分出章回,则题曰《金陵十二钗》。”这句话,在脂砚斋之前就已经存在于《红楼梦》文之中了。脂砚斋不是现场第一目击者,自然谈不上和“曹雪芹”有亲密的关系。



    “至脂砚斋甲戌抄阅再评,仍用《石头记》。”这句:

    “再”字,说明脂砚斋已经是第二次点评《红楼梦》了,那么这本“甲戌本”肯定不是最早的。甚至说,早在脂砚斋点评《红楼梦》之前,此书早就被其他人抄阅点评了。




    【甲戌双行夹批:此是第一首标题诗。甲戌眉批:能解者方有辛酸之泪,哭成此书。壬午除夕,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余常哭芹,泪亦待尽。每思觅青埂峰再问石兄,奈不遇癞头和尚何!怅怅!今而后惟愿造化主再出一芹一脂,是书何幸,余二人亦大快遂心于九泉矣。甲午八月泪笔。】这句:


    此眉批应该不是完整的一句,而是两个段子,分解如下:

    【能解者方有辛酸之泪,哭成此书。壬午除夕,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余常哭芹,泪亦待尽。每思觅青埂峰再问石兄,奈不遇癞头和尚何!怅怅!】
    【今而后惟愿造化主再出一芹一脂,是书何幸,余二人亦大快遂心于九泉矣。甲午八月泪笔。】
    后面一段肯定不是脂砚斋本人批写,而是另一个批书人所为。所以才会有“愿造化主再出‘一芹一脂’,是书何幸,余二人亦大快遂心于九泉矣。”的感叹,说明甲午年的这位评书人对脂砚斋甚是敬佩。


    作者:我是酒家 时间:2017-07-10 17:10
    清人裕瑞《枣窗闲笔》云:“闻旧有《风月宝鉴》一书,又名《石头记》,不知为何人之笔。曹雪芹得之,以是书所传叙者,与其家之事迹略同,因借题发挥,将此书删改至五次,愈出愈奇,乃以近时之人情谚语,夹写而润色之,借以抒其寄托。”裕瑞,清朝宗室。生于1771年,死于1838年,可见他是接近曹雪芹(约1715—约1763年)那个时代的,所言是最接近真相的,也具权威性。

    程伟元序文曰:“红楼梦小说,本名石头记,作者相传不一,究未知出自何人,惟书内记雪芹曹先生删改数过。”均明明白白地指出曹雪芹并非《红楼梦》作者!否则也不会有如此之多的异议了!




    曹寅的祖谱显示,曹寅和曹雪芹之间没半毛关系,曹寅根本就没有曹雪芹这个孙子,子虚乌有的事。这是最直接的证据,可笑的是红学砖家们至今还在故作睁眼瞎。而且红楼梦里的曹雪芹和敦诚口中的曹雪芹也未必有半毛关系!!自古以来同名同姓的多了去,《红楼梦》里不是也有两个王熙凤吗?第五十四回,女先儿道:“这书上乃说残唐之时,有一位乡绅,本是金陵人氏,名唤王忠,曾做过两朝宰辅,如今告老还家,膝下只有一位公子,名唤王熙凤。”众人听了,笑将起来。贾母笑道:“这重了我们凤丫头了。”媳妇忙上去推他,“这是二奶奶的名字,少混说。”贾母笑道:“你说,你说。”女先生忙笑着站起来,说:“我们该死了,不知是奶奶的讳。”凤姐儿笑道:“怕什么,你们只管说罢,重名重姓的多呢。”。。。此句,作者早就暗示书中提到的人物,你们不必考证了,都不过是个虚名罢了!!在今天,单单一个浙江省就有26个新生儿的名字叫曹雪芹呢!!!



    若“曹雪芹”果真是《红楼梦》原作者的话,按“壬午除夕,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这个壬午除夕,也应该是1703年2月。也就是说他早在1703年就死了,年龄和红学砖家们口中的曹寅不相上下!所谓曹寅的孙子说,便是无稽之谈。红学砖家们从一开始就判断错误了,后面自然也就漏洞百出了!请看下节《红楼梦》成稿之精准断代!




    要知端的,请听下回分解。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我是酒家
    • 来自:天涯-国际观察 前往来源
    • 【活跃174天 / 跨度342天】
    • 开贴:2017-07-08 13:38
    • 更新:2018-06-16 11:26
    • 阅读:65788 回复:851 楼主:360
    • 字数:约97千字
    • 图片:5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